第三百四十七章 后背中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程姝闻言,推开怀里的吴悠悠,紧盯她:“身份,你什么身份,怎么了?你的身份有那么不堪,难道就不能嫁到高门大户去!你要记住了,自己得有信心才行,你是母亲的女儿,是成国公府嫡女教养的嫡女,不比京城其他的贵女差。记住母亲的话,什么时候都不要妄自菲薄,你背后有母亲,外祖父和外祖母,再不济还有你的舅舅、舅母,虽说大舅母对你态度冷淡,可你要清楚,她一日是你的大舅母,那一辈子便是,谁也改变不了。

    你大舅母的身份,你也可以利用,你是福安郡主的外甥女,谁敢欺负你!悠悠,母亲在来的时候,不是再三叮嘱你,一定要心胸开阔,放宽心,听母亲的话,绝对不会有错。你呀,别胡思乱想,万事有母亲。”母亲说的话,她都知晓,可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该嫁给谁,心仪谁。罢了,有母亲在,她总不会害了自己。

    思及此,吴悠悠认真的点头道:“好,母亲,我听您的。”“嗯,这才是母亲的好孩子,乖,母亲这就去找你大舅母,你且等着我的好消息。”程姝轻柔的拍着吴悠悠的手背,叮嘱她。回来这些日子,程姝算是清楚了,小谢氏这个当家主母,也只是在府上行得通,给吴悠悠找的那些公子哥,无论家世、品貌都没她看的上眼。

    顾廷菲轻拍着春巧的手背,搀扶着她起身,道:“好了,我相信你,别跪着,对身子不好。只是春巧,你得记住了,我今日也回绝了二少爷,看样子,他并不会轻易放弃。你往后别一个人单独出去,最好跟春珠在一起。实在不行,你就在我身边守着。” WWw.5Wx.ORG

    她尽心尽力的给吴悠悠找一门好的亲事,得不到程姝的半点夸赞,在谢氏和成国公跟前一句好话都没说,现在倒好,程姝不领她的情,眼巴巴的送上门去找福安郡主,那不是在给她难堪,觉得她不如福安郡主吗?

    这口气,小谢氏怎么都咽不下去,越想越觉得气恼,还准备将手边的另一个茶盏扔在地上,被嬷嬷快速的止住了,心疼道:“好了,二夫人,您就别跟自己过不去,气坏了身子,谁会心疼您。奴婢觉得郡主不一定会帮姑奶奶,回头姑奶奶还少不了要麻烦您出面。”

    福安郡主那可是出了名的冷淡,连成国公和谢氏都不放在眼里,程姝送上门,想必也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吃。被嬷嬷这么一说,小谢氏的心底舒坦多了,轻轻的挥挥手,捂着胸口,道:“嬷嬷,我知道了,你先下去,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就算在不放心,嬷嬷也只能躬身退下。

    顾廷菲的一颗心悬在半空中,衣袖下的双手紧捏着,双腿似乎有点儿站不稳了,她心底最坏的打算就是福安郡主出事了。千万不要啊,程子墨刚离开京城没几日,就出了这样的事,突然有一瞬间,顾廷菲很思念程子墨,若是他在身边的话,此刻会觉得很安心。

    马车急促的停下来,车夫二话没说就跳下马车,对着顾廷菲喊道:“少夫人,您快叫人过来,将大老爷抬下来。”大老爷,说话间,车夫已经掀开了车帘,映入顾廷菲眼帘的是程勋后背中剑了,福安郡主此刻正在他身边低声不知道说些什么,程勋神色异常,嘴唇发紫,面对福安郡主他还是很镇定。

    顾廷菲再也没心思去周奇府邸了,急忙走到马车跟前,春巧和春珠则是催促门口的小厮赶紧去准备将程勋抬下马车,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得赶紧将程勋抬进去。福安郡主见程勋被小厮们抬进去,立马回头吩咐管家,厉声道:“快去拿本宫的帖子进宫去请太医,快去!”

    管家毫不犹豫的应道:“是,奴才这就去。”急冲冲的接过秦嬷嬷递来的帖子,快速准备离开。普通的大夫根本就医治不了程勋,程勋后背中剑。福安郡主看都没看顾廷菲一眼,急忙进去,想必陪着程勋,对此顾廷菲不觉得有什么,反而觉得很高兴。

    看到程勋和福安郡主两人这般亲昵,程子墨若是知道,想必也会很高兴。顾廷菲看着春巧和春珠:“先去看看。”程勋中箭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成国公府,成国公不在府上,谢氏差点儿一口气没喘上来,面色苍白,拉着嬷嬷的手,重重的咳嗽了几声,抬高声音:“你说什么?”

    嬷嬷吞咽了口水,继续道:“老夫人,大老爷他中箭了。”“勋儿怎么会中箭,勋儿又没得罪什么人,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些扶着我去看看勋儿,对了,你赶紧派人出去将公爷找回来。”谢氏直跳脚,她有点儿不高兴,福安郡主和程勋一起出府,坐在同一辆马车上,怎么程勋后背中剑了,福安郡主反而没事,好端端的活着。

    其实谢氏在这一刻,甚至怨恨道,中剑的应该是福安郡主才是,加快脚下的步伐,很快便到了福安郡主的院子。门口还站着小谢氏和二房的孩子们、程姝和吴悠悠、顾廷菲,见到谢氏来了,众人赶紧给她请安,谢氏摆摆手:“行了,不用多礼了,你们怎么不进去?都处在门口做什么?”

    说完便要抬脚进去,被秦嬷嬷伸手拦住,面无表情的说道:“对不起,老夫人,郡主有令,太医在给大老爷诊治,现在谁都不能进去打搅!”不让她们进去,凭什么,福安郡主还真是厉害了?谢氏急的面色涨红,张口就反驳道:“凭什么不让我进去,那里面受伤的可是老身的儿子,秦嬷嬷,你最好快些给老身闪开,否则可别怪老身对你不客气了!”

    福安郡主身边的嬷嬷居然敢拦住她,她可是福安郡主的婆母,未免太不像话了。她还不知道程勋到底怎么样了,必须得进去亲眼看看,听太医亲口告诉她,要不然她总会觉得福安郡主有什么猫腻瞒着不让她们知晓。

    顾廷菲清幽的双眸漾起暖意,道:“祖母,我们都知道您担心父亲的安危,可现在太医已经来了,郡主这样安排,是有利于太医给父亲诊断,安静一点好,祖母,您是父亲的母亲,想必也是关心则乱,我们就在外面安心等着,很快就能有消息了。”

    小谢氏等人谁都没有出声阻止谢氏在外面吵闹,太医诊断需要安静的环境,她们一大群人进去,你一样我一语,会打搅太医诊断,反而对程勋不利,就此看来,福安郡主还是很关心程勋,要不然也不会为他如此考虑周全。

    “是,少夫人,您别着急,奴婢这就去。”春珠急忙应道,方才程子砚突然求娶春巧,把她也吓住了。

    很快春珠就带着春巧一前一后走进来,春巧一身蓝色的素衣,面色泛红,急促的跑过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急切道:“少夫人,奴婢自知身份卑微,不愿意嫁给二少爷。”她只是一个丫鬟,还是顾廷菲身边的丫鬟,嫁给程子砚算什么?做妾吗?她不愿意,她的亲事得由顾廷菲做主才行。

    倒是春巧最让她担心,不管她心里有没有马成岗,那都是她曾经心尖上的人,要想将马成岗抹去,不是一时半会的事。

    与其继续浪费时间,还不如她主动去找福安郡主,大不了就热脸贴冷屁股,回头她也好找程勋说道说道。程勋是吴悠悠的大舅舅,总不能不关心她的亲事。如今最重要的就是抱紧大房的大腿,父亲和母亲那是指望不上了,在他们心里,吴悠悠的身份摆在那,能靠着成国公府嫁到什么高门大户,况且成国公对程姝颇有微词,当年的事还记恨着她,程姝不愿意去找成国公帮忙。

    得知福安郡主和程勋一同出府,还未回来,程姝执意要留在院子里等他们回来,丫鬟自然就没说什么。小谢氏气的把手边的茶盏抄起来扔在地上,听丫鬟说程姝去了福安郡主的院子,她别提多生气了。

    况且春巧自认为跟程子砚没什么交集,只见过两三面而已,就要求娶她。想必在来的路上,春珠已经告诉春巧了,如此甚好,省的她在多费唇舌。

    顾廷菲轻看了春巧一眼:“快些起来,找你来,就是想知道你真是的想法。在没得到你同意前,我断然不会将你随意许配人,你且放心好了。身份那都是虚的,只有两个人真心相爱才是最好,如此才能在往后的日子里携手共进。春巧,你现在认真的告诉我,你心里还有没有马成岗的位置了?”这很重要,马成岗说要给马管家守孝三年,不愿意耽误春巧,听着感觉是个借口。

    顾廷菲带着春巧、春珠两人一同出府,她现在不愿意让春巧留在院子里,万一程子砚去,那就不妙了。在她没了解清楚程子砚的为人之前,她不放心让他们接触,万一春巧有什么好歹,她后悔都来不及。

    主仆三人刚走到门口,就远远听到急促的马蹄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难道这是成国公府的马车。顾廷菲带着春巧、春珠狐疑的四处看看,果然发现了一辆熟悉的马车,那是福安郡主的马车,她的马车是从郡主府带来的,怎么跑的那么快,莫不是出什么事了?

    春巧抬起头,愣愣的看着顾廷菲,木讷的摇摇头:“少夫人,奴婢不知道,不过奴婢不愿意嫁给二少爷,私下更是跟二少爷没有任何接触,还请少夫人明察。”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春巧私下跟程子砚有联系,才会使得程子砚登门求娶。春巧的为人,顾廷菲信得过,那么程子砚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顾廷菲不觉得,养在程勋身边的程子砚没有心计,他真是的意图到底是什么,有句话说的没错,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总有一日,他会露出狐狸尾巴。

    话听着很舒服,“母亲,可是我的身份。。。。。。”这一点吴悠悠还是有自知之明,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二舅母对她并不喜欢,当着母亲的面,笑容有点儿瘆人。

    她就担心程子砚会胡来,那就不好了。马成岗现在出去办事,她院子里的小厮未必能抵挡的住程子砚,看样子,她得去周奇府邸一趟,身边需要几个身强力壮的侍卫侍卫守护着。

    吴悠悠被程姝搂在怀里,程姝亲昵的抚摸她柔软的发丝,亲吻着她的发丝,轻声道:“悠悠,你是母亲的女儿,你的亲事母亲必定会办的风风光光,让你十里红妆的从成国公府出嫁。”

    顾廷菲略显迟疑,道:“这件事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答应你,你且回去,等子墨回来,由他定夺。”若是程子墨在,她就不用应对程子砚,这都什么事。“那嫂嫂,兄长何时能回来?”程子砚想必也知道皇帝带着程子墨一行人去了江南,如此关心程子墨的归期,让顾廷菲不由的颤栗,莫非程子砚真的很喜欢春巧。

    顾廷菲神色淡淡的将程子砚打发走,目送他离开的背影,一颗心悬在半空中,和春珠对视了一眼,催促道:“别站着,快些让春巧过来,我有话要问她。”

    自从说了这件事后,马成岗跟春巧两人的关系就瞬间到了冰点,马成岗依旧替顾廷菲在外奔跑,专心致志的做事。顾廷菲有种感觉,似乎马成岗对春巧并不伤心了,春巧在宫里受伤,被程子墨接到避暑山庄去养伤,她告诉马成岗的时候,马成岗显得很平静,或许他隐藏的太深了,从面上来看,马成岗对春巧真的没感情了。

    至于程子墨身边的明觉,顾廷菲头疼的很,明路很活泼,喜欢什么就表现在脸上,他喜欢春珠这件事,她知道,也乐见其成。如此等她离开的时候,便能将春珠许配给明路,明路喜欢春巧,他又是程子墨身边的贴身小厮,想来春珠将来不会受苦。

阅读望族闲妻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如果恶魔对我笑[重生]东宫藏娇(重生)七零娇气美人[穿书]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从修士到寡妇[七十年代]厮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