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诳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叶知秋笑了笑,道:“公公方才已经说了,‘忠于圣上’” WWw.5Wx.ORG

    李公公不明白,脑中如云山雾罩般地看着叶知秋。

    “我与李公公是同一条心,都是忠于圣上,只是在未能确定公公心意之前,我不得不有所掩饰。”

    这个事儿他方才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叶知秋究竟想要什么?

    “太子信任我不假,然而我叶某人肯效忠的向来就只有一人,那便是手掌江山的九五之尊。日后帝位更迭是日后的事,我叶知秋的一品官印是圣上所授,只要圣上尚在位一日,我绝不会三心二意另生意图。”

    “哼,叶大人的脸翻得比书还快,这唱的是哪一出,老奴可真是看不明白了。”李公公显然不信。

    叶知秋知晓他不会就凭这几句话信了去,点头道:“李公公,今日初见时你也说了,当有真凭实据方可定罪。所以我这半日便是去筹谋这证据去了。只不过想要定的,不是公公的罪,而是太子的罪。”

    他伸手递了过去,说道:“公公不妨看一看,这是太子方才差人送过来的信。”

    李公公接过细细看了起来,只见信上将温帝乃慕云氏而非李氏的事写得清清楚楚,然而对李重延自己的身世却只字未提。

    李公公是看着李重延长大的,从他小时候学写第一个字开始就看在眼里,对他的字迹十分熟悉。

    而眼前的这封信显然就是李重延的亲笔,无论是勾画捺撇,无不是他平日里张扬的笔触,就连言辞都是惯用的那些。

    他哪里想得到这是叶知秋花了整整三个月潜心临摹,平日在礼部无事就拿着李重延写的公文仔细揣摩,后来又得叶夫人指点,这才能一挥而就写出真伪难辨的假信,且字里行间所述的内容无不是触目惊心的皇家秘密。

    若说叶知秋早就知晓这些秘密,李公公是怎么也不能相信的,何况墨迹尚新,于是更加认定了是李重延刚刚写给叶知秋的,当下执着信纸越发恨恨地骂道:“畜生……畜生!”

    叶知秋见他信以为真达到了目的,不想让他继续细看生了破绽,便伸手要回了信纸。

    “李公公,你现在应该能明白了,千年龙涎香这等贵重之物,虽然你李公公可以取到,但太子一样可以取到。它能成为你李公公的僭越私藏的罪证,就能成为太子冤罪于你的罪证。有了这东西,再加上这白纸黑字的书信,待圣上他日归来,不怕不能还你的清白。我这奔波的半日之苦,实是为了李公公你啊!”

    顺理成章,毫无漏洞。

    你不信?由不得你不信。

    这便是叶知秋的本事。

    李公公幽幽叹了一声道:“叶大人……其实老奴这条命又有什么要紧的,本来就至多也活不过几年了,老奴又是孤身一人没有子孙,不怕连累了后代,更不在乎什么身后的骂名。只是老奴心里……心里实在是放心不下我阴牟黎氏的血脉。圣上他已是末子血亏,老奴只愿能伺候他一生便心满意足,所以如果那个畜生对圣上的身世只字不提,老奴是打算把这个秘密带到坟墓里去至死不说的,没料到……没料到,唉!”

    叶知秋闻言宽慰道:“李公公的忠心,朝野上下都看在眼里,有谁能像李公公这样五十年如一日地伺候了太后又伺候圣上,只可惜……太子实在是太糊涂了。”

    “你果真不在乎圣上的身世,对圣上姓慕云而不姓李心无芥蒂?”李公公仍是有些不能相信。

    “圣上就是圣上,是万民称颂的仁德之君。他姓什名谁叶某其实

    根本就不想知道。叶某只知道,有圣上这般的明君,方保得我国泰民安与四海皆平,方引得各国来朝与万民景仰!李公公觉得我只是个儒生不足为道,可正因为我是个读书人,就更明白仁政的意义。叶某身在礼部,遍访过无数国度,没有见到一位君主是如当今圣上这般仁德厚载的!这样的君主我不效忠,难道去帮着一个乳臭未干唯恐天下不乱的黄口小儿颠倒黑白倒行逆施吗!”

    叶知秋越说越激昂,却只字未提太子二字,外面曹飞虎听了一耳朵,还纳闷不知道他在说谁。

    然而李公公却被他说得落下泪来。

    “好……好……好,叶大人深明大义,是我阴牟的福分,更是圣上的忠臣!是老奴错怪了叶大人,老奴给叶大人赔礼!”

    叶知秋慌忙扶住李公公,口中说道:“不过是人之本分,怎能受此礼数?”

    “不过叶大人虽是明事理之人,只不知道那外面的曹大人是不是也……”李公公看了一眼窗外,颇是忧心忡忡。

    “曹大人还有很多事不知情,因太子嫌他耿直又是个粗人,不肯对他说太多,不过他的忠义之心决不在我之下。只要我开口劝说,他必然与我心迹相同,这一点李公公请放心。”

    “那叶大人接下去打算怎么办?叶大人做事滴水不漏,本无须老奴多嘴,但老奴别无他求,惟有一件事放心不下。还请叶大人和外面的曹大人一定要保护好圣上和太子妃殿下……”

    “太子妃?”叶知秋心中咯噔一下,他见到那画像时其实有所怀疑,但仍是不敢断定,听李公公忽然提起,便趁势问道:“公公,太子尽管信任我,但对有些事仍是含糊其辞,还望公公将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我,好让我见机行事。”

    李公公当下不再怀疑,便从璟妃诞子到黎太君殒命未央宫,再到金泉驸马的画像与太子妃的身世血脉原原本本地全都说了一遍。

    至此,叶知秋终于将所有猜到的和没猜到的事拼成了一幅完整的事实。他紧皱眉头既不发问也不说话,只听着李公公细说。

    到最后,他重重地吐了一口气道:“此时不妙……难怪太子如此的心急要杀你,也难怪他会趁圣上不在的时候如此刻意地笼络我与曹大人……”

    “怎么?那个畜生还有什么花招?”

    叶知秋愁云满目道:“他……他想让我二人助他谋逆!”

    李公公吃了一惊,“谋逆?!”

    叶知秋扶起李公公,搀着他在椅子上坐下,这才开口说道:“就在昨日,太子忽然召我前去。我起初并不知晓内情,不料太子将圣上的身世和盘托出,让我着实吃了一大惊。而后他便说出些大逆不道的话来。”

    “究竟是什么话?”

    叶知秋面有难色,似难以启齿般地含糊说道:“说了……说了圣上如何失德又不得人心,且好大喜功为了史册留名彰显仁德而非要御驾亲征,实是劳民伤财……”

    “李公公,事到如今,我只想问一句。在你的心里,究竟是忠于谁?”

    李公公听到叶知秋这样问,忽然爆发出一阵苍凉的笑声:“我忠于谁?我自然是忠于圣上。”

    “你?”李公公冷笑一声,“你不是说了么,那个小杂种对你信赖有加,连杀人灭口的事儿都交给你来办,你与他是一丘之貉,又何须再问?”

    李公公饶是资深历厚,也被弄晕乎了。

    “你……你究竟是何意思?”

    “可是圣上其实不姓李……李公公你显然是知道这件事的,却还是如此忠心耿耿,这是让我有些想不明白,难道你的忠心不应该是对着李氏的么?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无论圣上姓什么,他都是太后的孩子,都是我阴牟黎氏的血脉!而那个小杂种,他只是圣上逼不得已养在宫中的一个摆设,一个鸠占鹊巢的贱民!他才不是什么皇太子,他什么都不是!”李公公再也忍不住憋在胸中的那一口气,破口大骂起来。

    “什么?”李公公未料到叶知秋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叶知秋从袖中取出一个叠好的纸包,拆开来一看,是一份密信。

    叶知秋摇摇头道:“李公公,我以为你是历经风雨的老人,会比常人看得透彻,想不到也不过尔尔。我若是真的一心想要替殿下杀了你,大可让外面的曹飞虎暗中派人寻个夜半时分一刀了结了你。你在宫外,最多也不过就是向官府报个歹徒入宅谋财害命的案子,又能掀起多大的风浪?何必抛头露面地与你费劲口舌还找了这龙涎香来?”

    李公公被他一说,不禁有些疑惑。

    “什么话?”

    “你不必如此拐弯抹角,你没有让人半夜行刺,必然是觉得我这老骨头还有可用之处,那你索性就明说,你到底想要什么!”李公公人老,但心思敏捷,方才被激怒之后也立刻能冷静下来。

    “我只想要公公的一句话。”

    李公公不觉心痛。

    太后……老奴无能,竟然未能守住您的秘密,连叶知秋这样的阶下之臣都已知晓。

    叶知秋终于明白过来,原来李公公是阴牟的旧人……

    他脑中飞快地思索了一番,捋了捋这几方人物的利害关系,这才开口问道:“那么李公公,你想不想知道我叶某人是忠于谁?”

阅读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纨绔娘子出名门抗战红警之铁血少帅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特种兵之幽灵战神特种兵之杀神太子爷三国:基因提取特种兵之神级专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