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看到整个世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过,现在的条件已经很好了。

    虽然此刻低着头,可是孟轲眼神之中某种情绪,却是已经积蓄到了快要爆发的程度。

    前世父母双亡,贫苦一生,出生入死却被兄弟出卖,既然老天又给了自己一次机会,那就要好好的活一次。

    孟轲是大唐帝国孟家家主孟战的大儿子,因为先天不足,无法修炼,母亲也早早去世,所以在家族的地位并不高。

    孟轲想着刚刚看到的御剑飞行、驾鹤西游的画面,眼中满是火热。

    龙门会是大唐帝国第一世家孟家内部人才甄选会,取鱼跃龙门之意,只要是孟家之人,无论奴仆还是小姐,只要你天赋足够,通过考验,就能获得家族资源的支持,家族的功法秘籍,天才地宝,将会无限量的向你供应。

    几年前,孟轲第一次参加龙门会。

    至此之后,孟轲地位一落千丈。

    一条幼龙,却跃不过龙门,只能在潜水中遭鱼戏。

    这一世的孟轲就是心灰意冷,早早的躲了出去,不愿去讲武堂面对那些闲言冷语。

    只是不知为何,一觉醒来,此孟轲却已非彼孟轲。

    孟家,讲武堂。

    孟轲在福伯的带领下,绕过曲曲折折的园林,来到这座古朴的木楼前。

    三层的木楼,远远的看过去,并没有多大,可是进去后,孟轲才发现里面的空间异常宽敞,竟有四五个足球场的大小。

    “咦!”

    孟轲惊奇的叹了一声,回头望了下进来的木门,发现木门外恍恍惚惚,似乎有蒸腾的雾气隔绝了门外的世界。

    这就是小说里阵法什么的吧?看起来蛮厉害的样子。

    孟轲像乡巴佬进城一般,四处的打量着。

    “孟轲!”

    冷冷的声音传来。

    孟轲顺着声音望过去,不远处的兵器架边上,坐着一个半大的小子。

    “这人是?”

    孟轲低头问福伯。

    “这是你表弟孟龙,是外郡投奔过来,你俩的关系不太好。”

    关系不好啊!

    孟轲看着这个面色冷冷的小正太,有些想笑。

    那是以前了。

    毕竟我穿越过来之前最擅长的可就是哄小孩了。

    他笑眯眯的走过去,对小孩拱手道:“孟龙表弟,不知有何见教?”

    惊讶于孟轲今日的态度,孟龙明显有些不适应,他也微微拱手道:“孟轲表哥,你毕竟是我孟家长子,代表的是我孟家的颜面,资质不好,那不是你放纵自己的理由,希望你在外面放浪形骸的时候,不要忘了你的身份。”

    这些话要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说出来,可能还有些许威严在里面,可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装做老成持重的模样,摇头晃脑的说出这番话……

    好可爱呀!

    孟轲强忍着要去摸摸这个小正太脑袋的想法,双手抱拳,一脸诚恳的看着孟龙道:“表弟说的对。”

    “表哥知错了。”

    “表哥下次不敢了。”

    额。

    孟龙看着眼前诚恳认错的孟轲,一时间有些慌乱,这家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他不是应该扯着脖子跟我吵上一段时间嘛?你不跟我吵,我后面那么多话该怎么说出口嘛!

    一时之间,孟龙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

    “我……”

    “反正你好自为之吧!”

    孟龙开口支吾了半天,扔下一句,匆匆离去。

    “表弟慢走啊!”

    看着孟龙的背影,孟轲一脸笑意的吆喝道。

    转过头,却看到福伯一脸怪异的表情看着自己。

    怎么?我脸上有朵花?不就是逗个孩子嘛?大惊小怪的。

    “少爷?”

    “嗯?”

    “您长大了!”

    孟轲左脚拌上右脚,差点没原地摔死。

    三两步走到这屋子中间的讲武台,台上盘腿坐着一个鹤发童颜的道士,一身道袍,正襟危坐,看起来有几分名师的样子。

    台下此时已经来了不少学生,三三两两的盘腿坐在地上,看到孟轲过来,不少人满是热情的围过来。

    “呦,孟少爷!”

    “孟公子,稀客啊!”

    “孟少爷昨夜没在春晚楼买醉?”

    他们虽然对孟轲拱手弯腰,看起来礼数齐全,可是说话的语气,嘴角挂着的嘲讽的笑意,却瞒不过他们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孟轲似全然不觉,笑着对他们一一拱手还礼。

    台上闭目养神的老道此时睁开双眼,看着台下孟轲从容的与众人闲侃胡聊,眼中有些思索。

    大公子今天似乎与往日有些不同。

    “肃静。”

    老道轻轻道,众人皆闭口不言,孟轲也学众人席地而坐,安静的听老道开讲。

    这老道士水平很高,孟轲今日早晨穿越过来,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但是这老道却能用通俗易懂的方式,让孟轲明白了初境阶段的修炼法诀。

    初境是修炼者的入门阶段,如大梦初醒,明白世间真谛,踏入玄妙之门。

    这一步最重要的是能感受到这世界的呼吸:元气。

    或借元气施展法诀,或借元气淬炼身体。

    幸运的是之前的孟轲成功初境,并且结果十分出色。

    其他修炼者入初境看到的世界或是一条小溪,或是一方湖泊,大唐第一高手,孟家族长孟战,当年初境看到的也不过是一条大江。

    而孟轲入初境看到的是一片汪洋!

    漫天遍野,无边无际,他能看到整个世界!

    修炼者的世界甚至都没有这样的记载!

    虽然当时孟战封锁了消息,但还是被人泄露出去,在各门派引起了轩然大波。

    不少人认为这是一个骗局,一个为了家族利益而精心编造的骗局,孟战甚至被好事者冠以大唐第一忽悠称号。

    随后孟家龙门会,孟轲无法越过龙门,一个传言初境看到世界的人,竟然无法修炼!

    一夜之间孟战大唐第一忽悠的称号就彻底坐实了。

    不过碍于孟家势力,孟战当年也是个火爆脾气,重伤了几人,其中某个王公之后若不是动用了家族秘宝,只怕立马就要驾鹤西去。

    这之后,再也没人当着孟战的面喊过这个称号。

    不过孟家这次也是丢脸丢到了整个人间。

    那之后,孟轲在孟家也有个称号,在私下悄悄流传。

    孟家之耻。

    当台上老道讲到初醒后眼中所见的河流湖泊,不少人都想到了当年传得沸沸扬扬的故事,有几位新入学的孟家子弟,虽然听过这故事,但是并没有见过孟轲其人,此时在各位“前辈”的指引下,脸上带着鄙视之意,纷纷侧目孟轲。

    只是孟轲没有一点孟家之耻的自觉,此时他正努力按照刚才的老道教的方法,放松身体,放松四肢,放松所有的毛孔,去感受这个世界。

    “哗啦,哗啦。”

    慢慢的有水流声从耳边传来,声音越来越大,直至最后,海浪惊涛,一波一波的拍打岸边的礁石。

    孟轲睁开眼睛,他看到了无边无际的大海,与天混为一体。

    虽然是海,可是孟轲感觉自己看到了整个世界。

    这是2018年好不好,出来骗人也要有点专业水平。

    孟轲心里这样想着,愤愤不平的推开了门,看到了楼下的热闹景象,然后沉默不语。

    孟轲看着自己眼中看到的风景,良久之后,他捏着自己的脸,有些神经质的笑了两声,喃喃自语道:“这是怎么了,难道我穿越了?”

    修炼?

    凭什么别人可以,我就不行?

    此时应该是早晨八九点钟左右,远处太阳刚刚升起,楼下正是热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顽童,有老叟,有身穿劲装腰配宝剑的侠士,有风度翩翩轻摇折扇的才子。

    远处是鳞次栉比一直蔓延到天际的亭台楼阁,桥廊榭舫 。

    本是天之骄子的孟轲,却无法催动龙魂。

    孟家孟战老爷子前前后后找了无数能人异士,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大公子先天神魂不足,若是没有什么机缘,此生怕是难入修炼一途。

    通过对福伯的旁敲侧击,孟轲渐渐了解了“自己”的身世。

    也许是个巧合,孟轲现在身体的主人也叫孟轲,而孟家,却是大唐帝国的第一世家!

    孟轲有些无奈的扶额。

    现在娶有一妻,但是夫妻感情并不好。

    额,福伯,夫妻感情不好这些你就不用说的啊,就从早上捉奸的那一出我也能看出来啊!

    骗术!这一定是骗术!

    这个老头和这个姑娘说的实在太过离谱,夫人?捉奸?

    天空中或有一人潇洒御剑而行,疾驰而过。

    或有一人乘白鹤翩翩,出尘若仙人。

阅读极品绝世废柴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尚食女官在现代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密爱甜心,哥哥宠上瘾《傲世太子妃,妖孽不要跑》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腹黑总裁狠给力影后是国师[古穿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