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唐皇李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沉默片刻,孟战冷冷开口道:“查,我倒要看看是谁在孟家耍这些手段!”

    福伯走进书房,看着低头沉默的孟轲,还以为他被孟战训斥了有些不高兴,开口安慰道:“少爷,那老家伙就是那脾气,他知道你受伤的时候,那可是紧张不得了。”

    孟轲没有理会,过了许久,他抬起头一字一句道:“福伯。”

    只是孟九这一死,一丝牵绊就这么缠绕在他心中,他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也开始改变。

    福伯看着孟轲,隐约觉得自家少爷经过这生死劫,似乎变得有些不同。

    在福伯的指引下,孟轲来到孟九的家里,准备看看孟九的母亲。

    孟九生前也是个可怜人,幼时父亲去世,随母亲卖身葬父,被孟家买入府中,因干活勤勉,这才得了一个入讲武堂旁听的机会。

    孟轲正要进去,却听院内吵了起来。

    “他大少爷在外面宿嫖,被小舅子发现,却拿我们下人过来挡刀,这也太不是人了,你说是不是!”

    “就是就是,自己在外面胡来,我要是他小舅子,我也得捅他几刀,为姐姐出气。”

    “孟三,你也在场,你来说说,那个混蛋是怎么害你们的!”

    “你们吃喝皆在孟家,请你们对少爷尊重一点,而且,今日之事,全怪我逞强要救少爷,这才连累孟九,和公子又有什么关系,你们要骂,就骂我吧。”

    “胡说!”

    “你说谎!”

    “为什么要帮那个魂淡说话。”

    院内的声音突然激动起来。

    “砰。”

    福伯脸色铁青的推开院门,院内顿时鸦雀无声。

    福伯在孟家没什么特殊的职位,算是孟轲的贴身护卫,可是谁都知道这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老人绝不好惹。

    “少爷。”

    孟三看到了福伯身后的孟轲,从院子中小跑过来,引他进来,指着屋内枯坐的一位老人,红着眼睛说:“这是孟九的老娘亲。”

    院内人这才看到孟轲,顿时议论纷纷。

    “他还好意思过来?”

    “猫哭耗子,假慈悲。”

    一个身穿锦服的少年越过人群,对孟轲拱手道:“孟轲表哥,请你不要再演戏了,我孟文虽然不才,却也知廉耻,这里的人都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出去,出去。”

    一群人围着呼喊着,声音越来越大。

    孟文看着众人群情激奋,他撇嘴一笑,心中暗爽,看你这次怎么下得了台。

    昨日18人入初境,孟轲算是立了大功,虽然这消息被孟战下了封口令,可是管得了下人的嘴,谁又能管得了主子们的嘴。

    尤其是孟家小一辈,眼看着这几年孟轲被打入凡尘,可是忽然之间,这家伙似乎又要爬起来,怎能让他们不着急?

    这才有了眼前这一幕。

    恶主草菅人命,害死忠仆,我真是个天才!孟文被自己的想法感动到,越发觉得孟家未来要靠自己来引领。

    孟九生前为人不错,吃些小亏也不与人计较,得知他出事,前来探望的孟家仆人不少。

    此时众人情绪被孟文三言两语撩拨起来,将孟轲团团围住,虽卓主仆之别,他们不敢动手,但是总有人隐藏在人群中,污言碎语骂上两句

    人群中,福伯脸色阴沉,就要出手教训这帮人。却见孟三双眼通红的窜出来,站在孟轲面前,指着这帮人怒骂道:“你们这群王八蛋,不分尊卑,孟轲少爷岂是你们能辱骂的!今日谁要不服,就来跟我比划比划!我看你们有什么能耐,我这板砖今天是见了血的!”

    他握紧板砖的手在空中微微颤抖着。

    福伯看着孟三的背影,越发觉得顺眼,这孩子平日不曾得过孟轲半点恩惠,只因孟轲昨日无心之举,他却将这份恩情牢记在心,这样维护孟轲。

    这样的好孩子真是越来越少了!

    孟轲看着孟三的举动,心中也是一暖,看来这个世界也并不是那么无趣啊。

    孟文越过人群来到孟三面前,冷冷的注视着孟三:“怎么?要打人啊?来,我看你这个养马的下人有没有这个胆量。”

    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看着孟三不屑的吐了一口口水,转身对着人群道:“什么尊卑?这位孟少爷自己出去嫖娼被自己的小舅子抓到了,小舅子要教训他,他竟然让下人去送死?这是尊卑么?这简直就是孟家之耻!”

    还未等众人附和的声音响起。

    “砰!”

    一声沉闷的声响。

    孟文满头是血,应声而倒。

    却是福伯再也忍住不住,他夺过孟三手中的砖头,狠狠地拍碎在孟文头顶。

    “今日还有谁不服?站出来!”

    孟文毕竟是孟家二房的二公子,修行天赋卓绝,早已入了初境,身份尊贵,却不想福伯一块板砖,说拍就拍。

    没有人敢说话,片刻之后,三三俩俩的人群就这么散了,其中几名仆役搀扶着孟文狼狈不堪的离去。

    孟轲苦笑着对福伯说道:“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大的火气,再说了,我也没生气啊,他说我两句又不会少块肉。”

    前世打群架的时候,问候的可都是娘亲父母,祖宗八代,现在这些人骂的不要太过文明。

    孟轲根本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一群跳梁小丑而已。

    按照前世看的那些小说里面,这些人不过是活不过三集的配角而已。

    开玩笑,我是主角啊!

    待到人群散去,孟轲看着仍自枯坐在庭院里的老人,有些心酸,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他搀扶着老人把她送到屋内坐下,老大娘眼中仍是没有焦点,嘴中喃喃自语道:“我只是让他出去买些肉,怎么说没就没了?你说,那些人是不是在骗我?不行我把房子腾出来,我不住了。他们不眼红我,就不会骗我了。”

    唉。孟轲心中微微叹气,他揉了揉脸,温柔的开口道:“大娘,这房子就是您的,您放心,没人赶你走。以后,孟家,就是您的家。”

    孟轲说完对孟三交代道:“以后你若是有空,多来瞧瞧,要是缺钱少粮,就来找我。”

    孟三红着眼睛道:“公子何须客气,今后,孟九的娘亲,就是我娘。”

    大明宫,御书房。

    当今世上权利最大的男人,唐皇李朔,狠狠的把自己最心爱的茶盏摔碎在地,愤怒的咆哮:“反了!朕的儿子在这京城被人重伤!王珪!你王家好大的胆子!简直目无王法!”

    当朝宰相王珪一脸惶恐长跪在地:“是臣疏于管教,还望陛下容臣亲自审理此案,若是逆子犯法,臣绝不姑息。”

    李朔冷冷的看着王珪道:“好,朕倒要看看你王珪是不是大义灭亲,来啊,传我旨意,此案着令三司会审,告诉他们,谁要想在此案偷奸耍滑,小心他们的脑袋!”

    看着王珪满头大汗的退出御书房,李朔端起一杯刚刚奉上的热茶,啜了一口,沉吟片刻道:“去和孟战说一声,让他孟家消停一点,这次竟然伤到了朕的儿子,他要是管不了,朕替他管!”

    一旁服侍的小太监出去宣旨,李世民望着御书房外湛蓝的天空,心中不禁感慨:这是朕的大唐盛世,希望这样平静的生活能久一些,再久一些。

    孟轲点头。随后道:“他准备动我的时候,并不知道我是谁,只因为我在春晚楼和他抢了媚娘。”

    他低头看了看身上已经包扎好的伤口,咬牙切齿道:“我受的伤无所谓,只是孟九因我而死,那个小兄弟也为救我受伤,我要王信一命偿一命。”

    孟轲坐在长椅上,低头沉默。

    “嗯?”

    “我想变强。”

    孟战冷哼一声道:“哼,一命偿一命。你可知你口中的小兄弟是谁,那是三皇子殿下,若是他真有什么好歹,你与王信二人能有几条命来赔!”

    “王信是你小舅子,怎么不砍别人,偏要砍你?你若是洁身自好,如何沾上这一身腥臊!”

    这房子是因孟九昨日入了修行一途,家中管事连夜安排,今日早晨才刚刚搬进来。

    不过一日,只是孟九家中却已挂起白帆,远远的就能听到屋内悲怆的哭声。

    孟轲上辈子也曾见过生死,身上甚至背有几条人命,只是前世尔虞我诈,兄弟背叛,谁曾想这辈子竟有素不相识之人为之而死。

    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本就混混沌沌,对这个世界充满陌生,没有任何感情。

    美君是孟轲的生母,猛然间听到这个名字,孟战眼中一片迷离,依稀间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风华绝代的少女。

    孟战走出书房,看到门口的福伯,皱眉问道:“今日早上你怎么没有跟在孟轲身边?”

    福伯冷笑一声道:“你孟家讲武堂一早就来请我去帮那18名学生稳固境界,却不曾想,这竟是调虎离山之计。你应该庆幸孟轲今日没事,不然我就替美君小姐拆了你孟家。”

    孟府,书房。

    孟战看着低头沉默的孟轲,半晌后问道:“你说他是王信?文茜表哥?”

    “此事你不要再过问,这些日子就在府中好好休养吧,休要再出去厮混。”

    说罢,孟战大手一挥,转身离去。

阅读极品绝世废柴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不死人皇最强皇道系统之召唤诸神魔法武神邪少宠爱成瘾合租仙尊重生之出魔入佛天道图书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