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文茜之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王文茜此时脑袋有些呆呆傻傻的,好一会她才反应过来,想要将孟轲推开,却又贪恋这一丝温暖,最后只能任他越抱越紧,眼泪无声滑落。

    哦,你这该死的温柔。

    孟府,讲武堂。

    此时看着妻子脸上的担心,孟轲心中一暖,有些安慰,又有些心疼。

    也不知福伯在孟家究竟是什么地位,他挥出袖中一令牌,守门人也不盘问,挥手就让他进去了。

    今日,福伯要正式开始教他修炼。

    孟三因孟轲入修行之途,昨日他的表现让福伯十分欣赏,这才决定让他随孟轲一起修行,兴许还有机缘。

    入门虽晚,但是孟轲的修炼天赋,修炼速度,却震惊了整个世界。

    接下来孟家的龙门会,他无法跃过龙门,甚至当场堕境。

    孟家孟战遍寻名医为孟轲诊治,事情传到唐皇李朔耳朵里,甚至派国师袁天纲亲自前往为孟轲治疗。

    只是结果都是一样的。

    孟轲修炼天赋惊人,因早产,先天神魂不足,今生无法修炼。

    他年少意气,始终无法接受自己不能修炼的事实,每日坚持到讲武堂修炼。

    只是无论怎么努力,孟轲再也无法入初境。

    到最后,有好事者戏称,孟战为大唐第一忽悠。

    孟轲为孟家之耻。

    至此,孟轲彻底放弃了自己,每日沉迷花酒,斗鸡走狗。

    昨日孟轲却突然又入初境,这中间,是哪里出了问题,或者他有了什么奇遇?

    只是自己每日都跟着他,暗中保护,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同啊!

    要说到不同,也就是那天早上,失忆那天,这小子似乎有些奇怪。

    福伯沉吟不语,打量着孟轲。

    后者此时同孟三一样,盘腿而坐,一脸期待的望着福伯。

    许久之后,福伯似乎是受不了孟轲的眼神,他无奈挥手道:“你现在先回忆一下自己如何入初境,现在重新给我回到那个状态。” WWw.5Wx.ORG

    孟轲闭眼,许久。

    海浪拍打岸石的声音传来。

    孟三就在孟轲身边,听到孟轲体内的声音,似有所感,他闭眼静心,不一会,体内潺潺溪流的声音传出,一呼一吸间,似乎在迎合孟轲。

    看来少爷的先天不足已经不是问题了。能够第二次入初境,龙门会已经没有问题。

    福伯看着仍自闭目的孟轲,老怀宽慰。

    夫人在天之灵,也可以安息了。

    只是这件事仍需保密,到时候吓死那群王八蛋。

    千年前的圣人曾经河边观察流水感慨道:时间就像这流水一样不分昼夜的流逝。

    孟轲、孟三这些日子每日随着福伯在讲武堂修行,稳固境界,恍惚间半月已过。

    三皇子殿下当时被王信一剑射中胸腔,只差毫厘,就射中心脏。

    幸好孟龙习医多年,在一旁及时抢救处理,这才没有什么大碍,这段时间被李朔禁足于宫中,说是伤好之前,不得出宫。

    王信当街伤人一案,这段时间审了几次,杀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只是他辫称自己是看不惯姐夫寻花问柳,想替姐姐教训他,打起来场面失去控制,失手杀人。

    大唐民风淳朴,并不畏官。

    审判之时,衙门外很多百姓围观。

    看着王信头上被绷带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一副伤重的模样,大家也都多少信了他的话。

    甚至有女子指着王信对自己的丈夫说道:“看见没,我弟弟就是这样,要是让他发现你出去宿嫖,小心一刀砍了你。”

    几日之后,京城盛传,孟家之耻孟轲因宿嫖被自己小舅子狠狠地教训了一顿,成为不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只是死去的那个马夫,无人在意,毕竟,只是个下人。

    这期间远在江南的王家派人上京,带了大量金银,四处打点,希望王信能从轻处理。

    拜访了几位京城有交情的大员后,对方均表示爱莫能助。

    开玩笑,你儿子砍了皇上的儿子!

    没有抄家灭族,那是圣上仁慈。

    你竟然还想着轻判。

    无奈之下,王家老管家只能求到了宰相王珪府上。

    王珪捧着一盏香茶,喝了几口对老管家道:“这是惊动了圣上,伤的是皇家血脉,想要轻判,是没可能的,不过你让老二放心,毕竟是我王家的香火,我会保他一命。”

    谁不知道这件事轻重,只是毕竟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少爷,老管家忍不住开口埋怨道:“咱家信儿一向是规规矩矩的,只是为了他表姐出口恶气,却不想摊上这事,文茜的姑爷真不是东西!”

    王珪放下手中茶盏,冷冷道:“哦?文茜姑爷不是东西,那王信就是什么东西?说的好听!还不是因为在妓院争风吃醋!真当京城的人都是瞎子不成!”

    那老管家讪讪道:“都是孩子间闹些别扭,怎么就闹得如此之大。”

    王珪被这话气乐了,他怒极反笑道:“孩子?你家信儿当街杀人!当今圣上的三皇子差点死在他的剑下,这是一句孩子能带过的事情?”

    “算了,这几天应该就要判了,到时候路上打点一下,少受些罪,就当是买个教训。你下去吧。”

    说罢,他冲那老管家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老管家张嘴还想说话,但是看到王珪一脸冷漠,只能转身走了,隐约还能听到他小声的嘀咕:“不就是杀个马夫,至于么?”

    王珪坐在厅上,看着老管家离去,他卸下人前伪装的威严,有些无奈的扶着额头。

    王家兴盛百年,只是这一代无一人成材,一个个娇蛮跋扈,惹了不少是非,只是不知道自己还能照看他们几年?

    该不该进去呢。

    毕竟王信是她表哥。她若是为表哥求情,我该怎么办呢?

    打量一番,没有看到什么伤口,她揉着孟轲脸上的乌青柔声问道:“痛不痛呀?”

    此时天还未亮,孟轲、福伯还有孟三已经到达屋内的一间密室。

    这讲武堂因藏有孟家的各种功法秘籍,神兵利器,所以平日只有授课之时才会对外开放,周围更是有高手暗中潜伏,如有人想要强行闯入,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

    想昨日在屋外的紧张徘徊,孟轲不禁苦笑,不过穿越两日而已,怎么每次将要面对这一世妻子的时候,心情都如此复杂?

    长叹一口气,孟轲推门进去,反正两人关系已经如此了,又能糟到哪里去。

    当年孟轲之母因受伤,导致他提前出生,本就身体孱弱,孟家多少天材地宝不要钱的撒下去,这才保住孟轲一命。

    因身体孱弱,在他十二岁那年,这才开始在讲武堂随众人修炼,一日入初境,见大海,望世界。

    “这个混蛋,明日我就去找父亲,让他严惩王信,京城之中,简直是目无王法。”

    王文茜毕竟是宰相之女,此时生起气来,言语之中,自有一番气度,但是在孟轲看起来,她毕竟还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此时蹙眉发火,看起来十分可爱!

    有多久没有和自己的夫君拥抱过?

    从别人嘴里听到的孟轲,完全是一个花花公子,纨绔子弟的形象,他是何德何能,让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爱他爱的这么深?

    孟轲向前一步,将仍自絮絮叨叨说着话的姑娘紧紧地抱入怀中,抚摸着她的秀发,温柔开口道:“好了,我没事,这件事,你就别劳烦岳父大人操心了,我会处理。”

    孟府,梅园,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孟轲看着屋内亮着的那盏灯,有些踌躇。

    看到孟轲进来,王文茜放下手中的书,匆忙走过来,仔细打量,眉目之中满是焦急。

    “怎么样,伤到哪里了?痛不痛?”

阅读极品绝世废柴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绝色武神:修罗大小姐蜜宠甜妻:狼性总裁狠狠爱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妖之火超品猎魂师和妹妹一起的日子惹火撩情:宝贝 ,你真甜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