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龙门大会 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怕今日之后,孟轲又回到曾经堕落的“孟家之耻。” WWw.5Wx.ORG

    从背后环住孟轲的腰身,王文茜轻轻道:“别勉强自己,你要知道,不管你是不是修行界的天才,不管你家世如何,我始终都在。”

    温声细语,言语之中满是关怀。

    这段时间两人关系缓和不少,孟轲也没有出去花天酒地,每日刻苦的修炼。

    “呸,哪里英俊。丑死了。”

    “啊!你说我丑,我不开心,我要找爹爹告状去!”

    “嘻,你去吧,看爹爹不打你几个板子。”

    他转过身子,将王文茜抱在怀里,轻声安慰道:“好了,别担心,我去去就回。”

    孟轲将她的头发揉乱,看她皱着眉头,趁她不注意亲了一口。

    王文茜作势要打他,却看他逃得飞快,模样甚是滑稽,忍不住笑了一声。

    相公最近说话怪怪的,像个小孩子一样。

    只是这样的相公,很可爱呢。

    文茜很喜欢。

    怀春的少女在秋日烂漫的阳光中开心的笑了起来。

    孟家,演武场。

    此时周围的看台上已经坐满了人,主位的高台上端坐着几个人,看着台下的青年指指点点。

    孟家一长老的指着台下的一名青年对着旁人介绍:“此子名孟闲,乃是孟家近几年来实力最强弟子,本来这次龙门会不该他来参加,是家主希望他出面露一手,以此激励孟家众弟子。”

    名叫孟闲的青年身着一身黑衣,极为懒散的斜靠在一颗树旁,不时打个哈欠,看起来困顿无比。

    这该死的孟闲,昨晚又跑去哪里玩了?那长老暗骂一声,赶紧把众人的目光引向一旁。

    “那边领头的是孟三,那些人原本是我家仆役,前段时间刚刚入初境,也是有很大的希望能够跃过龙门,今年姑且让他们来试试手。”

    因其中有名仆人曾经侍奉过他,也是他亲手推荐这位仆人入讲武堂修炼,此时说起来,也是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孟家慧眼识珠,野无遗才,仆役之中也能出现修行者,而且还能给与参加龙门会的机会,此等眼光与见识,真是佩服!”

    “就是就是。”

    能被孟家邀请邀请前来观礼的,都是京城的王公贵族,一个个都是八面玲珑的角色,看到孟家展示自己的底蕴,也都十分识趣的吹捧两句,花花轿子众人抬,你捧我一下,将来,他总要还你一下的。

    只是总有一些人,不是很识趣。

    “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打断了这位长老的话,那长老脸上闪过一丝不满,他顺着声音望过去,只见一位满脸苍白的中年汉子正以手掩面咳得厉害。

    这长老掩去脸上的不满,面无表情的问道:“不知李大人有何见教?”

    咳得厉害的那位正是李家家主李来福。

    这名字很土气,很平常,但是没人敢轻视,因为他是大唐帝国与孟家齐名的世家,李家家主的名字。

    李来福咳了一阵,似乎是要把肺都咳出来,好一会,他止住咳嗽,喘气道:“哎呦,老喽,身子骨不行了,我琢磨着,这几天是不是要把位子传给我家小李儿啊。”

    说完,他顿了一下,环视四周,似乎是在找着谁:“咦,你家老大呢?如此盛会,你家老大不出来,这可不符合他性子,哦,是了,前段时间京城里那案子闹得沸沸扬扬的,不知你家老大伤的怎么样?”

    虽说言语之中似是关切问候之意,但是李家主脸上,确是遮掩不住的嘲笑。

    京城谁人不知孟家孟轲无法修炼,是孟家之耻。

    前段时间那场闹剧,据说就连三皇子殿下也牵连其中,身受重伤。

    一时间,看台上,窃窃私语,不少人就等着看热闹。

    孟家长老面色一寒,正要上前,旁边一人伸手拦住他,沉声道:“我孟战的儿子,想来就来,不牢来福兄记挂,我看来福兄还是琢磨琢磨自己的身体,多撑几年,今后的路还长啊。”

    说罢,孟战意味深长的看了李来福一眼,不再言语。

    李家家主年轻之时与战场上受过重伤,虽然被救了回来,可是身体却落下了病根,如今每年都要无数的汤药续命。

    李来福冷哼一声,正要开口。

    两人中间端坐的大唐国师袁天纲无奈扶额,这二位这么吵下去,怕是一会就要打起来了。

    他苦笑开口劝道:“两位,吉时已到,再不开始可就耽搁了。”

    大唐国师开口,众人之前,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孟战和李来福冷冷对视一眼,不再言语。

    孟战起身,来到台前。

    台下人群渐静,直至鸦雀无声。

    孟战这才威严喝到:“孟家龙门会,现在开始!”

    随着孟战一声令下,现场的气氛瞬间燃烧起来。

    伴随着无数的喝彩声,一位位孟家各房的青年才俊来到场中央,接受喝彩或者鲜花。

    极少有人不能通过考验,因为来到这里的,敢于登台的,都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够越过那道门槛。

    王信也在今天出京。

    前些日子让京城吃瓜群众热闹好一阵子的小舅子当街教训姐夫的案子终于宣判了,王信被判杖三十,流三千里。

    许是上药的人手重了点,王信痛苦地嚎了一声,转过头一脚揣在那丫鬟身上,怒骂道:“你他娘的要整死我啊!”

    孟轲心中感动,但是现在这种氛围实在不适合说一些煽情的话,不然怕是两人就要抱头痛哭了。

    “呦,这是在担心英俊潇洒的本相公?”

    以王家势力,只要离了京城,那流三千里,其实也跟公款吃喝旅游一般。

    只是那杖三十,那可是实打实的打在屁股上,富家公子哥的皮肉嫩滑,三十杖下来,半条命已经没有了。

    说到这里,小姑娘嘴角已近挂上了微笑。

    没办法,孟轲前世除了打架下手狠,也就擅长撩小妹妹了。

    孟轲毫无即将被杀的自觉。

    此时他在王文茜的服侍下,洗漱修整,准备参加今日的龙门会。

    王文茜知道是上次王信给了他阴影,想要努力变强,只是她已经知道今日结果怕是和往日一样,她喜欢这样朝气蓬勃的孟轲。

    勤奋的样子,大家都看在眼里。

    只是,相公你先天不足,无法修炼啊。

    贞观十五年,壬戌月,癸酉日,大吉。

    孟家龙门会将在今天举行。

    老管家心疼的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看到杖责完毕,赶紧上前给各个官差塞了一锭碎银子,把王信扶到一旁早已备好的车厢内,给他上药。

    王信此时趴在车厢内,疼的满头是汗,面目狰狞咬牙切齿道:“孟轲!我必杀你!啊!”

阅读极品绝世废柴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无疆英雄联盟之盖世神王不死人皇医本轻狂:冒牌王妃不好宠最懵幸孕:竹马太酷挡不住无限之创世主神活在大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