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尾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想到这里,孟轲双手抱拳,长揖及地道:“都是福伯教导有方,孟轲在这里谢过福伯。” WWw.5Wx.ORG

    孟三见状,也站到孟轲身边,学着孟轲的样子,不伦不类的作个揖。

    虽然是简单地一句话,福伯却是老泪纵横,他上前扶起孟轲和孟三,感叹道:“好孩子,都是好孩子,我家孟轲长大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孟轲身上。

    孟文擦擦眼睛,就要转身离去,却听身后孟轲喊他:“哎,孟文兄弟,你是来给我加油的?多谢啊!”

    孟文回身,正要说自己兄弟何必客气,就听孟轲一脸坏笑继续问道:“那个,孟文兄弟,头还疼么?”

    *%*!

    福伯弹了孟轲脑袋,无奈笑道:“你又何必这样,这不是给自己树敌吗?”

    孟轲耸了耸肩道:“我可是很记仇的,那天他在孟九家说的话,我可全记在小本本上了。”

    说罢,几人说说笑笑的离开了演武场。

    远处的看台之上,孟战看着孟轲与福伯嬉笑打闹,喜极而泣。

    有那么一刹那,他竟然有些嫉妒福伯。

    那可是我孟战的儿子!

    只是自己身为人父,怎可在儿子面前露出如此孱弱的一面。

    袁天纲在身后,似乎看出了他的心事,他上前一步道安慰:“始终是你的孩子,别人抢不走的。”

    孟战摇头叹息道:“这些年我逼他有些狠了,这孩子怕是心里恨我。”

    袁天纲笑道:“望子成龙,人之常情,这孩子长大了,当了父母,就能体会你现在的用心良苦。”

    “别想这些了,今日你孟府如此盛事,双喜临门,你不请我喝两杯你珍藏的美酒,那可说不过去!”

    孟战抬头撇了他一眼,不屑说道:“你个江湖骗子,幸好当初没有信你的鬼话,不然我儿哪有今天。”

    两个在大唐身居高位的男人,此时勾搭着肩背,晃晃悠悠的下楼。

    苍茫人世间,浮沉流转,百年兴衰,名利欲望,谁人能看淡。

    且看今朝,今人尊贵,当浮一大白矣。

    梅园。

    此时王文茜像个小孩子一般,和春花,春桃蹲坐在门槛上,将自己的小脑袋放在双膝上,她双手抱着腿,安静的听着春花春桃讲述着演武场上的万张金光,满天金龙。

    想象着自己如意郎君意气风发的样子,王文茜嘴角忍不住挂上了微笑。

    春桃看到了,取笑她道:“咦,小姐,你笑的春心萌动。”

    王文茜小脸一红,她伸手去呵春桃痒痒,嘴上骂道:“你这个死丫头片子,竟敢取笑你家小姐,今天让你知道孟夫人的厉害!”

    春花受到两人波及,她无奈道:“哎,小姐,你别挠我啊,我没说什么,啊!春桃!你往里哪里摸!”

    孟轲走进院子的时候,就看到眼前这一幕,三个小丫头,蹲在屋子门口,闹作一团。

    几人的衣衫也有些不整,看到孟轲进来,春花春桃羞红了脸跑进屋子,王文茜小脸也是红扑扑的,她小跑到孟轲身边,仔细的打量着,过了半晌,才喃喃自语道:“怎么越过龙门好像也没什么变化!”

    孟轲翻了个白眼,帮她整理了一下散乱的衣衫,开口道:“胡说八道,哪里没有变化,你相公我明明变帅!”

    “哼,哪里帅了,我怎么没发现,丑八怪。”

    王文茜环住孟轲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胸膛,许久后,抽泣着说道:“相公,你终于,终于跃过龙门了。茜儿心里,很高兴。”

    “你,好好地怎么哭了!”

    孟轲手忙脚乱的抱着王文茜,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秋日的阳光照耀下,小小的院子里,一对璧人相拥而立,远处的尽情绽放的菊花上,有辛勤的蜜蜂正在劳作。

    真是天凉好个秋!

    看起来十分亲切,可为什么一想起这个女人,心中如此的酸楚呢!

    孟轲感觉有些难受,一手揉着胸口,一手揉着小腹,转身看到传功长老一脸呆滞的看着他,他忙作揖问道:“长老!怎么样,这龙门我是不是越过了!”

    孟轲欣喜的接过剑,比划两下,这才高兴的谢过长老,转身下台。

    一旁的孟文有些尴尬的站在一旁,孟轲如此天赋,以后在家族的地位肯定和之前是天壤之别,他本想等孟轲下台之后,说几句恭喜之类的话,缓和一些彼此的关系,却不想他几人竟然这样抱着哭了起来。

    娘的,还真有点感动。

    传功长老有些麻木的盯着孟轲,他担任传功长老数十年,从没有见过今天这样的动静,说不得,以后还要在家族史中留下一笔,听到孟轲发问,他连忙挤出一丝微笑道:“少爷天赋过人,自是越过龙门了。”

    说完他转身从旁边桌子上取过一把通体碧绿的飞剑,递给孟轲道:“此剑名折柳,是少爷通过此次大会的奖励,具体用法,想来福伯会告诉你的。”

    靠!这个贱人!

    孟文愤愤不平的转身离去。

    只是这现场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

    上台之前,各种呼喊,喝彩,如今似乎有些太过冷静,偌大的场地中,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竟然没有一丝声音。

    福伯是自己这一世娘亲的仆人,母亲去世之后,他一直守护在自己身旁,虽然孟轲才穿越过来这几天,可是孟轲真实的感受到,这个老头是真心的为自己好。

    这让孟轲有些慌张,他匆忙下台,走到福伯身边,正要问这是怎么回事,就听孟三一脸兴奋的开口道:“少爷,恭喜少爷跃过龙门,少爷你好厉害,刚才你闭着眼睛没看到,满天的龙!”

    福伯一脸笑意的看着孟轲,待孟三说完,这才抱拳道:“老仆在这里恭喜少爷跃过龙门,了却多年的夙愿。”

    当孟轲从初境的幻象中醒来之后,天上的龙纹已经回到了盘龙柱身上,盘龙柱如同他刚刚上台时的样子一样,一个石头雕刻的柱子,静静的立在演武场的比武台上,看起来平平无奇。

    他揉揉自己的肚子,虽然是幻象之中,可是现在丹田附近还是有些隐隐作痛,甚至双手也有些发抖,只是,幻境之中见到的那个女人,是谁呢!

    这剑本是孟战在北面草原上缴获的战利品,放在这龙门会上,已经数年,但多是为了激励孟家的年轻子弟,平日里天赋好些,多是赏些丹药。

    不过孟轲公子如此天赋,自己这样做,想来也不会有人反对。

阅读极品绝世废柴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锦绣良医圣武星辰极品全能狂医咬定卿卿不放松重生八零年:娇妻,有点甜古董店主鬼事多最懵幸孕:竹马太酷挡不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