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 暮气沉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女生激动是以为这个花美男,身边终于少了个沈秋水,这样她们也有机会下手了。

    女生的主动,简直让所有大感意外,一个班里只要稍微有点姿色的女生,都围到陈安然跟前,索要微信号。

    而沈秋水身边却是没有一个男生,因为他们幻想着沈秋水能主动的选择他们,可谓之可笑,不主动永远没有故事。

    课上到一半,一个身影姗姗来迟,吸引了班级里绝大部分的眼光,胖子三人冷哼一声,极为不屑,因为来的人是沈秋水。

    “卢二!红鲤的病我找到原因了!”陈安然有些激动,他可以确定,那玉骨虫就藏在秋水的身体里,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找不出来。

    卢二更是激动的话都

    说不出来,这可关系到他妹妹的命。

    他有绘画的功底,儿时一直幻想着给那个亭亭玉立的童养媳姐姐画一张没衣服遮掩的人体彩绘,可惜一直没有得逞,但也占了不少便宜,也算没白费他为了明正言顺的看齐眉的身体,才去学的绘画。

    天一黑,陈安然就被拉扯着喝酒去了,菜还没上,桌上就摆了二十瓶打开的啤酒。

    “走一个!”陆峰吆喝一声,率先吹了一瓶啤酒,三个人只能硬着头皮跟了一瓶。

    “接着!”陆峰扬起来脖子又是一瓶,冰冷的啤酒灌进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没有一个小时,三人伶仃大醉,被灌了不少酒的陈安然到是清醒的很,他属于那种越喝越清醒的,醉是最醉的,但永远会保持住理智,如果实在忍受不了,会去厕所吐一番,然后接着喝。

    送几个人回了寝室,陈安然有点堵的慌,出了学校闲逛,酒后你会想起来谁?

    为他挡子弹的老叶?把身子无悔奉献给他的吴瓷、孙妍珠?还是其他人?

    脑子里的人过了大半圈,发现这会儿觉得最亏欠的无非是吴瓷、还有沈秋水……

    亏欠吴瓷是因为他要了这丫头的清白。亏欠沈秋水,是因为他觉得这个姑娘跟一个不喜欢的人订婚,是他的莫名的牵连。

    眼睛是凌晨时,在路边找到陈安然的,他刚想去喊醒陈安然的时候,差点被无时无刻保持戒备的陈安然用一根银针捅进喉咙。

    陈安然回到床上的时候,眼睛说“少爷,缺女人便去找,您妈家又不缺银子,招招手就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排着队等您的宠幸。”

    “你不懂,我不想亏欠任何人。”陈安然酒醒了大半儿,头疼的厉害,大半夜的一边走一边儿怼白加啤差点把自己喝成傻子。

    眼睛笑道:“我是个粗鄙的人,学的东西都点坏肠子,可少爷啊,谁都不可能一辈不亏欠别人一星半点的,可为何您总是为难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陈安然点着一根烟没有说话,他总是想着不去亏欠别人,去为难下自己,活的总是有点憋屈。

    “人就这一辈子,还是趁年轻活的没心没肺点好,一些事儿是老的该考虑的,您不适合活的那么暮气沉沉。”眼睛拿来了烟灰缸,退了出去。

    陈安然吐出一口烟雾,这是第几次有人说自己活的暮气沉沉了?

    算了算了,你沈秋水该怎么样怎么样,还有吴瓷也好、孙妍珠也罢,你俩娘们要是还能遇见看老子怎么用大棒子收拾你俩小娘皮子!睡了大爷就想跑?天下可没有那么好的事儿……

    又是这天凌晨,肥河市机场走出来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一头蓬松的头发,穿着个拖拉板儿,但是有人看到了她的脸以后,顿时惊为天人,跟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狐狸精一样。

    陈安然只能舔着脸跟沈家打了电话,把沈秋水激动的不行,可一听陈安然是要吴瓷的照片,骂了一句狗男女,直接挂了电话。

    “我相信你!”陈安然语重心长的拍着眼睛肩膀,气的眼睛直翻白眼儿,一个偌大的肥河,一点信息没有,光知道名字,知道长得好看,上哪儿找去?!

    进了班级,韩庆三人张牙舞爪的扑上来,一顿乱锤,放言威胁道,赶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赶紧说你陈安然跟秋水大妹子哪里快活去了。

    为了给陈安然找回一点场子,陆峰引来陈安然一顿笑骂,不过这么一来心里却是舒服了许多。

    一下午没课,陈安然在宿舍里专门研究起了那本无名医书,专门翻了翻玉骨虫,顿时心头直跳,这东西是个害虫也是特娘的个宝贝啊!

    陈安然没有说话,反正任务下达了,怎么解决看你自己的了。

    卢家兄妹不用管,这儿会还没多大事儿,陈安然就回学校上课去了,反正在这儿浪费时间也是浪费,不如在这个待不了多长时间的学校多学点东西。

    陈安然率先冷静下来,“卢二,眼睛如果回来了,让他把吴瓷的事儿放一放,先让他搜集玉骨虫的资料。”

    过了二十分钟,陈安然画好了玉骨虫的图纸,甚至连介绍都给详细的点明。

    陈安然淡然道:“她跟其他人订婚了。”

    一时间三人有些尴尬,韩胖子拍拍陈安然肩膀,歉意道:“安然,对不起,这事儿胖子我不知道,今天晚上我自罚三杯。”

    一句话,直接引爆了在座的所有人,男生激动是,陈安然单身意味着沈秋水也是单身,他们有可乘之机。

    在他们眼中,沈秋水已经成为了始乱终弃的代名词,根本配不上自己兄弟。

    下了课,陆峰吆喝着大家先别走,站在了讲台上,清了清嗓子,“我兄弟陈安然,目前单身可撩!妹子们赶紧行动起来啊!”

    清早的时候,陈安然把沙发上的眼睛踹醒,给他安排了个人物,让他找一个叫吴瓷的女孩。

    就在眼睛舔着脸要照片的时候,陈安然来了一句没有,差点把这哥们气死,我又没见过,您让我拿什么找?

    干翻陈六牛的路还很远,他陈安然得抓住各种机会往上爬,即便是多拿几个证书,也算是另一个种大文盲陈六牛的方式。

    另一个原因是,寝室里那几个舍友也算是可交的朋友,这两天的没有回学校,这三个家伙差点把电话都给打爆。

阅读绝品透视狂医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野玫瑰极品全能狂医限量宠婚:老公缠上瘾鲜嫩娇妻:凶猛老公,狠狠爱重生在横店二战之我是蒋纬国引诱反派的正确方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