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 一 大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席话,说的小李替这个老人心酸不已,第一次大规模动用自己手里的权利,却又草草收手……

    武警收队了,却还有人没收,比如那群吃了亏的蝮蛇,几个人同时盯梢,还能让人从眼皮子底下溜走,其实当时陈安然是正大光明晃悠着出去的,甚至还故意扭着身子,摆了几个妩媚的姿势,不管怎么说,这事儿对蝮蛇来说,就是天大的耻辱!

    几番排查以后,蝮蛇的人终于确定了,陈安然是怎么逃走的了,这个畜生在试衣间里换了一身女装,还给自己花了一个妩媚的妆容,就那么正大光明的从他们面前晃悠着走了!

    “营长……”小李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欲哭无泪的牛禄要把陈安然这小子给逮住,然后想队友们证明自己的清白,时间只有三天,虽然王震虎说了行动结束,但他们不甘心啊,尤其是牛禄,这关系到自己的名誉问题,他得证明自己是个男人,而不是gay。

    陈安然知道自己女装瞒不了多久,娱乐一下就行,毕竟那是蝮蛇,快能跟龙组并驾齐驱的组织。

    找了个比较时下比较流行的dd打车,商量好把他送到城市的边界后给司机两千块,那司机满脸兴奋的答应了,毕竟这种单子不好赚。

    陈安然有些犯困,索性一歪脑袋在座位上睡着了,反正自己是个大男人,怕甚?!

    司机车越开越偏,肥河的边界正好是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儿,警察来都得一个小时以上,司机见陈安然睡着,胆子大了起来。

    “小姐?”司机试探着喊了几声,见陈安然没有反应,冷笑道:“送到嘴边的肉,不吃下去,那老子可真要遭天谴了。”

    手在陈安然的腿上试探性的摸索,见陈安然没反应,心里一声冷笑,这女人看起来高贵,其实也就一个心里怀春的娘们啊,摸了那么久都没反应,估计是八成出来找刺激的,谁家的女人会没事儿大半夜跑那么远。

    其实陈安然早就腻歪的想一锤把这杂碎打的他妈都认不出来,老子可是男人让另一个男人猥琐了?

    陈安然决定光打是不行了,要是这王八犊子敢往那个部位摸。陈安然会打残废他!

    终于,这个不知死活的司机摸到了一个不该有的,一脸懵逼。

    陈安然冷着的脸阴沉的能滴出水,一字一句的从牙关里蹦出了这两个字儿,“大吗?”

    “大……大?”司机听陈安然说话的声音是男声,直接懵逼了,自己摸的不是一个女人吗?

    五分钟过后,陈安然把这个司机打的鼻青脸肿,那只摸了他的爪子,被他直接给打骨折了,最后把女装给换了,撕成布条把这个司机给捆了起来,又气不过,哼唧哼唧又甩了这司机两耳刮子,“怎么有你这样的败类?我特么我特么……”

    陈安然恢复男装,听着司机哎哎呦呦的声音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又赏了他两脚,“曹尼玛的死变态,幸亏是老子碰见你,让你恶心了几下,要真是个黄花大闺女坐你的车,还不被你糟蹋了?”

    秋天的夜很冷,尤其这种乡下这种没有高楼大厦阻挡风的地方,把司机给扒光了丢在车外面出一夜风,这小子绝对得烙下病根。

    捏着嗓子装女声报警,说自己被滴滴司机猥琐了,说完地址然后电话一挂,晃悠着走人了。

    “真恶心,尼玛的死变态……”

    “回帝京啊!”王震虎笑骂了一声,开始让人吩咐下去,该走的都走吧,如此调兵遣将的就为了逮一个后生,忒大动干戈了。

    王震虎的转变之快,让小李都有点懵,不是信誓旦旦的要逮那让庆之吃了亏的小子吗?咋说回去就回去了。

    小李想到了王家大大小小的人物,有想了王家一群蛀虫所干的事儿,放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可是得枪毙不知多少回的,什么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全都他娘的放屁。

    有个家伙冷不丁的来一句,其实这小子化妆还挺好看的,惹来数道异样眼光,顿时他就感觉不对了,怎么解释,他队友都不听。

     

    特警队长前来汇报准备收队的时候,王震虎看见这小子穿的有点少,伸出去摸了摸他衣服的布料,痛骂一声,“他娘的!给孩子们穿的东西都敢偷工减料!”

    那小队长一脸懵逼,还不清楚咋回事儿,王震虎拍了拍他肩膀,“孩子,辛苦你们陪我这老头子一顿嬉闹,赶紧收队吧,外面那~冷~”

    陈安然看着司机眼睛老有意无意的从后视镜里瞟自己,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刚才为了避免误会他捏着嗓子用女声说话,现在看来又惹出来不必要的麻烦。

    司机年纪不大二十五六左右,看着后视镜中陈安然裹着黑丝的双腿,眼睛漏出阵阵猥琐的光芒,这女人是模特吧?身高那么高,脸蛋儿那么好看,啧啧啧,这种货色不好遇见啊……

    整个王家也就庆之对他口味,这小子狠,对谁都狠,小时候大院儿里就没不怕他的男生。

    惹了祸从不往家里说,王老爷子也发话了,该拘留拘留,该教育教育,可派出所一掉出来档案,谁敢说一句?不还得乖乖给送回王家。

    “你妈了个巴子的,还敢学老子骂人?!”王震虎一瞪眼,笑骂道:“他王庆之是孩子,陈安然这兔崽子就不是孩子了?还是那样,让庆之该打打该闹闹,我这种老不死的参一脚,也就忒没品了……人家老子都没参活,我这老不死参活干嘛,儿孙自有,儿孙福嘛!咳咳咳……老毛病又犯了……咳咳咳”

    王震虎笑了,“怎么?想问我这个事儿怎么就算了?”

    小李嗯了一声,“我知道您这次是动了真怒了,想替庆之这孩子出口气……毕竟那他娘的事儿,太恼人。”

    王震虎清了清嗓子,对小李笑道:“回去吧。”

    小李懵了,那个叫陈安然的小子还没抓到呢,“回哪儿去啊?营长”

    啪的一声,小李司机一滴泪珠砸在了方向盘上,硬撑着没有哭出声。

    王家人都说自己家老爷子不近人情,也就小李看明白了,最近人情的还是这个老爷子,只是这个家有大家跟小家……

阅读绝品透视狂医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野玫瑰极品全能狂医限量宠婚:老公缠上瘾鲜嫩娇妻:凶猛老公,狠狠爱重生在横店二战之我是蒋纬国引诱反派的正确方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