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春又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陈安然要了份牛排,还吩咐厨子多加俩蛋,要给自己补充下蛋白质。

    问了服务员好几遍,确定这个饭店里没有韭菜炒蛋这道菜之后,陈安然大呼可惜,因为中医上说韭菜能补阳气,可以增加战斗力。

    欧阳锦皱了皱小鼻子,冲陈安然做了个鬼脸。

    欧阳锦脸颊通红,蝇声细语道:“先去沐浴?”

    从尚海地头蛇一把手洪哥想到那个名声显赫的竹叶青,陈安然有些好奇,这两个人到底有什么底细,能在这个尚海做到现在的地位。

    这个时代可不像早些年,敢拼敢闯就能闯出名堂的社会了,这是个法制社会,尤其尚海这种国际大都市,这两个人的灰色产业怎么坚持下来而没被丢进监狱的。

    想着想着想到了陈六牛,陈安然就

    陈安然有未雨绸缪的习惯,等到船头自然直,都是些懒散之人的言论,或者无计可施的状态下的举动。

    《孙子兵法》中有一句话,陈安然很喜欢,而且觉着很受用,“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简单来说就是,胜利之师不打无准备之仗。

    洪哥要有人去调查,那个所谓的竹叶青也要调查,至于那个雀爷的干儿子,陈安然准备有时间亲自会会他,毕竟雀爷这个梁子结的更早,而且这狗东西想暴露老叶的两个闺女,这特么雀爷岂不是老寿星吃砒霜,活的不耐烦了!

    思量来思量去,身边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说的更确切些,他陈安然现在就像一个孤家寡人,能用的三棍子去了哪儿都没给他说一声。

    其实那个眼睛还有柱子都挺合适去接近洪哥,但一个在肥河不愿出来,他陈安然也就不强求,一个还在辅佐山虎蚕食肥河的地下。

    “头疼……”陈安然揉揉眉心,有些犯困,动车上他愣是一会儿也没睡着,一歪头,躺在浴缸里昏昏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欧阳锦入了浴缸,在对面替他擦拭着身子,她的手有些凉,尤其在那些伤疤上不经意的略过的时候,弄的他有些痒。

    “欧阳。”陈安然轻喊出声。

    欧阳锦嗯了一声,没有说话,陈安然抬起头,顿时困意全无,弄得有些热血冲头。

    那件衣衫比发来的照片还要勾人,除了三点重要部位被保护住,其他的肌肤都暴露在了外面,尤其欧阳起身给他擦拭后背的时候,可人的柔软物,就抵住了他的脸庞。

    “欧阳……”陈安然觉着嗓子有些干,就像好几天没有喝水一样,干燥、难受。

    欧阳锦轻嗯了一声,有些娇羞道,“我在听。”

    陈安然捉住了一只白兔儿,不大,却也不小,虽然不用去摸跟叶洛洛那个冰山女总裁有差距,但手感软糯温润,再说,叶洛洛的他又摸不住。

    欧阳锦身体有些颤抖,明明已经做好了准备,却还是有些……说不清的感觉,是矜持?还是娇羞?她自己也不得而知。

    脑子一片空白的她,都不知道什时候被陈安然抱回了那张心形床丨之上,搂紧了眼前人的脖颈,递上了娇艳的红唇,“安然?”

    陈安然疑惑的嗯了一声,搂住她su软疲惫的身子,“怎么了?”

    欧阳锦耳朵根儿都红了,脸上都有些发烫,“今晚,我是你的。”

    陈安然没有说话,直接行动证明自己那颗不安分的心,想做些什么。

    “刺啦,刺啦。”黑纱被撕裂的声音在这个房间里响起,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完好的衣衫,就变得褴褛不堪,在这个深秋的夜晚,在这个房间,春意盎然。

    他自然是不乐意,图书馆里那么多书籍,自然也有各种专业的书,自己想学什么去看便是,大学本来就是八成靠自学,要还等着老师像初高中那么尽职尽责的教学,根本没几个老师做到那种地步。

    出了车站,就看见被秋夜的寒风吹的瑟瑟发抖的欧阳锦,焦急的在出站口左顾右盼,生怕错过了接陈安然。

    陈安然到了酒店房间,揉了揉这丫头的脑袋,“破费了。”

    一顿饭结束,陈安然牵着欧阳锦这样丫头的小手,回了房间。

    放好水,陈安然开始泡澡,泡澡的时候人都喜欢瞎想,陈安然自然也不例外。

    今天的欧阳锦穿了一身白色卫衣,显着很有青春气息,下面紧身牛仔裤,把双腿的形给勾勒了出来。

    陈安然摆摆手,才刚出站,欧阳锦红着脸拥住了陈安然,“你回来了啊。”

    突然释然了,尚海大是大洪哥牛批是牛批,但一跟陈六牛这个几个省里能横着走的,黑色大佬,免不得不够看。

    洪哥早日就结下了梁子,洪哥的人还设计想坑杀自己,这事儿日后定要清算一番,但具体什么时候就不知道了。

    房间很大,足足有二百平,浴缸、沙发、投影仪除外,还有好几种物件儿,那个心形床更是让陈安然哭笑不得。

    那个床上有个按钮,一按之后就会自己缓慢摇动,还可以调节快慢,貌似很适合那种运动,陈安然撇撇嘴,自己这种龙精虎猛的大小伙子,哪里用得到这玩意儿辅助。

    酒店里自然有餐厅,做的食物中规中矩,总觉得跟家里做的差了那么点味道。

    陈安然笑道:“做了五个小时的车。肚里有点空,先弄些吃食儿,我嘴虽然不刁,但愣是吃不惯火车上的食物,真是怪了。”

    “是我疏忽了。”欧阳锦红着脸,直骂自己不知羞耻,光惦记着那件衣服,却忘了问陈安然有没有吃饭。

    陈安然到了尚海,有些唏嘘,原本不过是想简简单单做一个拜师任务,那想惹出来那么多事儿。

    许国士也没说到底要不要收自己为徒,陈安然很是无奈,难不成自己还真要回去读高三,去浪费一年光阴以后再考一所理想大学?

    正是应了那句话,你走时我不会送你,你开时风雨交加我也要去。

    尚海的天气雾蒙蒙的,刚下过一场雨,二人刚坐上回酒店的车时,又是瓢泼大雨砸了下来。

阅读绝品透视狂医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她的名字叫玛丽方皇权女使逍遥小农夫早安,高冷同桌měi nǚ总裁的特种高手庶女桃夭修真聊天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