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山雨未至,风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前方数人尽是白衣,男女都有,各自立于一柄浮空长剑之上,海风吹动几人衣袂,轻轻飘摇,海上翻涌着的波浪全然不在他们眼中,好一番仙家气度,看得城卫军众人目瞪口呆,这传说中的仙人竟然真的就在眼前了。难道那些有关仙家修士御剑而行,一日千万里,道法通天,搬山填海皆为等闲的话本志异都是真的不成?

    好似知道属下心中疑惑一般,萧青云哂笑一声,淡然道:“不必惊奇,他们不是仙,是人,只不过修得几分道法而已,那里面有些人真正本事怕是都不如你们练外家功夫的庞统领。”大家闻言都看了看那身披黑色重甲的大统领。对庞统领的本事,他们自然是有着最深刻的认识

    不过说是这么说,不过大多城卫军脸上的惊奇仍旧没有散去,城牧大人见多识广自然不会为此失态,可他们不一样啊?他们那里见过这等手段?不倒头便拜都已经是有别于一般民众了,实在不能如何坦然。

    阿木穿好衣服,进屋看了一眼,小丫头睡得正香,随后他便急匆匆地出了门,直奔城外礁石海岸而去。

    “萧青云,你……”那男子也是脸上挂不住,正要发作,却是被一声突如其来的巨响打断

    众人同时抬眼望去,海面上空无一物,只有那一声雷鸣般的巨吼提醒着他们,这东胜海滨,并不是看上去那般平静……

    是齐爷爷在大红樱树下把兄妹俩带回来的,阿木帮他做一点工,他管兄妹两人的吃住。后来感觉自己身子一天不如一天,索性便将自己的手艺尽数传授给了阿木,阿木十二岁的时候他去世了,他总说只是雇了个小伙计而已,不让阿木叫他师傅,总说阿木赚的钱要请他喝酒,可到头来他走的那天也没能喝上一口阿木买来的酒,还留给兄妹俩这一所老房子。

    城牧大叔知道兄妹俩和老人的事之后也是多有帮衬,城中的人们了解之后也都愿意在许多事务上伸出援手。城牧大叔说了,桑海不久之后就要扩建,他们的这所房子到时候就是内城建筑了,卖出去能翻好几番的价钱,在外城买一处新的住所之后还能富余许多,足够兄妹二人生活同时兼顾木兰的身子调养了,阿木再要赚钱也不打紧,反正他的小摊也不必非要在内城才能摆。

    “城卫军,这么晚了,去做些什么?”阿木感觉有些奇怪,不过也仅此而已,他可没无聊到想去了解这些大人的去向。于是便坐回桌旁,继续自己的工作。

    这边正议论之时,那边已经有人向这边飘然而来,一名年轻男子御剑行至桑海众人上空,轻笑着开口:“萧师兄,既然来了,何不上前一叙?你不会已然忘记师门道法如何御剑吧?” WWw.5Wx.ORG

    萧青云面无表情地回道:“各自山门辈分不一,当不起各位仙人一句师兄,往日并无交集,何必一叙?我来此只想知道各位到我桑海意欲何为?若要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我也好遮掩一二。”他将仙人二字咬得极重,言语间竟是没有半分客气,这也让一众城卫军甚是诧异,这可不像平日那个和善城牧大人

    阿木把睡熟了的妹妹放到床上,为小丫头盖好被子后自己一个人坐到外屋,点起灯盏,拿过桌上摆放齐整的工具,开始对着一块不规则的木头细心雕刻起来,这就是齐爷爷练给阿木的手艺,小小的木雕当初可是养活了爷孙三人,每年赏樱时候外地客人都会买点这样的小物件带走,这个季节也是阿木最为繁忙的时候,今天耽搁了一天,他还得赶做一些出来。

    这一件木雕,他准备做一只飞鹰,那些来桑海的文人打扮的客人们不知为何,偏偏就喜欢这一类的猛禽凶兽。阿木做生意,总要照顾客人的喜好。

    “不对,齐爷爷的刻刀不见了!”阿木此时一掏衣兜,顿时站了起来,在自己身上着急地上下摸索着。发现齐爷爷留下的那柄小刻刀真的不见了。他明明记得自己是随身携带着的,怎么会不见了呢。那柄刻刀跟了齐爷爷半生岁月,对老人有着特殊的意义,弥留之际老人将它送给了阿木,他说如果哪天阿木放弃木雕了,就把刻刀埋在他的墓旁。可如今竟然不见了。阿木顿时心急如焚,连忙回想刻刀到底丢在了哪儿。

    “那里……小木棚!”他突然意识到也许是在海边给妹妹盖上自己外衫的时候,不小心刻刀掉了出来,而在那满是黄沙的地方,根本听不见声响。如果是这样那就糟了,这几天月圆正是涨潮的时候,风比平时大不少,说不定明天小木棚那里就会再盖上一层新的黄沙,那还如何去找?想到这里阿木当即决定现在就出城去,现在去的话说不定还能将其找回,多耽搁一刻都可能再也无法寻回齐爷爷的刻刀了。

    其实一众城卫军也没有多少心思在自家城牧身上,只是碍于身份,不能乱了规矩。大多数人的注意力早就集中到了前方海面上那几个凌空而立的身影上去了。

    夜幕下的大海仿佛沉睡的巨兽,不时能听见它低声的喘息,震人心魄。此刻站在海边沙滩上的百来号人看起来是如此渺小,仿佛眼前的巨兽轻微吐息便能将他们吞没干净。方才阿木看见的奔行出城的城卫甲士正保持着整齐的队形默默地站在沙滩上,面朝大海,黑色重甲的将军躬身向自己面前的男子行礼。

    男子一身青衫,文士装扮,面貌并不如何英俊,却是有着一份说不出的气度在其中,很能叫人心安。他手中提着一柄水蓝色的长剑,剑刃通透明亮,月光照拂下没有一丝反光,自是一柄有着奇特属性的利器。只见他目不转睛地往向前方的无边汪洋,头也不回地向城卫军众人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多礼。此人的身份不用多说,正是桑海城牧萧青云。

    阿木背着妹妹,走到城西一处偏僻的老房子面前,伸手推开同样老旧的木门,走了进去,这里,就是兄妹俩的家。

    说起来刚到桑海的时候,两个孩子没有地方落脚,也没有能力解决温饱。阿木有了一家又一家店铺,可没有哪家老板会觉得这么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能干活,还以为是哪家的孩子又出来顽皮了。小丫头身子弱,又吃不了苦,阿木那时候能想到的就只有跪地乞讨一途。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好像百十来人正像城外奔去,隐约还有几声细碎的马蹄声。阿木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快步走到窗前,好奇地看过去,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见屋外一队百来人的甲士手执刀枪,由一名身披重甲,骑一匹纯黑大马的魁梧将军带领着像城外去了,整齐有力的步伐跺得地面微震,发出阵阵闷响。

阅读仙途九州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大航海之最强老师超级军医女主角[系统]龙魂战尊极品妖孽教师凌天人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