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明明是她先自称是白骨变得妖精,他才顺着她的玩笑开下去的。

    不过,细细回想,刚才自己确实做得过了点,家里面本来就只有他和苏婵两人,自己刚才还把她困在这里,那举动在苏婵看来可能确实有种危机感,以为自己要对她做什么……

    赵渊的手指传来痛感,他这才回过神,手上的烟已经燃完,烟头烫到他的手。他起身进屋,将烟头扔到烟灰缸中。

    她趁着赵渊失神的当头,推开他,逃也似的回了自己的卧室。

    赵渊不是个会低头道歉的人,说完之后见屋内没有动静,便自己回房休息去了。他原本就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这事虽然有点点困扰,但一倒下床没隔多久便睡着了。

    他又梦到那个蒙着面巾的女人,女人一脸娇媚地坐在他腿上,伸手抚摸着他的脸,“阿渊,我是白骨精变的,每到月圆之夜就要和人交合,吸取精血才能活下去。阿渊,我们交合吧!我会让你快乐的。” WWw.5Wx.ORG

    女人说着,便开始亲吻他,从他的脖子一路亲到嘴巴,赵渊知道不太对劲,便道:“苏婵,别这样。”

    他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昨晚被苏婵打了一巴掌,结果就做这样的梦,还和上次的梦境能联系在一起。这次梦见的女人,和上次梦见的是同一人,都蒙着面巾,眉眼和苏婵极为相似。

    想想苏婵那冷若冰霜的性子,再想想梦中女子媚骨天成的模样,简直两个极端。

    为什么自己的春梦对象是苏婵?

    自己一定疯了。

    赵渊看了一眼时间,草草地去洗了个澡,然后匆匆赶去上班。路过苏婵卧室的时候,他还想起昨晚的香艳梦境,更加觉得梦这种东西荒诞离奇。

    刚到办公室,他就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赵队,嫂子很猛啊!”

    “赵队,你到底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脸上都有五指山了。”

    “头儿,你被家暴了?”

    ……

    赵渊今天早上因为多洗了个澡,所以时间很赶,再加上他本来就没有照镜子的习惯,所以都没看。现在听到众人这么一说,才知道苏婵昨天打的巴掌印还在。

    赵渊这一肚子火正好憋着没处发,便道:“一大清早就嚼舌根,你们很闲是吧?手上的工作做完了?案子有线索了……”

    众人只好悻悻地去自己岗位接着工作。

    赵渊把电脑打开后,又起身去厕所。他前脚一走,后脚大伙就开始讨论。

    “头儿今天好可怕。”

    “脸都被打成那样了,头儿多半是在嫂子那里受了气,你们悠着点,别撞枪口上。”

    “春儿,你很有经验嘛!听说上次还被你媳妇罚跪键盘。”

    “滚滚滚,单身狗,闺房秘事的乐趣岂是你们能体会到的。”

    赵渊站在卫生间的镜子面前,其实他的脸没有他们说的那么明显,不过这些人一个个都是人精,一点点不同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今天还有个会议要开,又要抛头露面,赵渊心中烦躁啊。

    不过,苏婵提供的那些画像也确实给他们提供了新的方向,他们现在不仅盯人,也可以注意这些古董交易,如果一旦有这些文物出现,那他们也可以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

    忙碌的一天又很快过完,赵渊在办公室加班到九点,这才慢慢回家。

    虽然昨晚和苏婵因为误会闹了点不愉快,不过总是要面对的,这误会也该解释清楚。

    赵渊买了些宵夜,提回去给苏婵,他估计苏婵今天也没有吃东西。

    回到家,苏婵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对方见他回来,便要进屋,赵渊叫住她:“我给你带了宵夜,先过来吃。”

    苏婵见赵渊语气如常,这才停下脚步,接过赵渊手上的饭盒,去餐桌那边坐下吃。

    抬眼的时候,苏婵瞟到赵渊脸上还有淡淡的手指印,心中莫名有些心虚和……懊悔。

    赵渊也拉了一条椅子坐在苏婵对面,“我说你昨晚下手也太狠了,你看我今天还肿着一张脸,到办公室被他们笑了一整天。”

    苏婵按下心中的波动,嘴上依然不饶人:“是你自找的。”

    赵渊叫屈:“明明是你先开玩笑,还说要吸我精血,你知不知道一般吸人精血的妖精是怎么吸的……”

    赵渊说着,不知怎的就想起昨晚那个旖旎的梦境,他看着苏婵那双漂亮清澈的眸子,莫名有些好奇如果苏婵笑起来的时候,是不是也和梦中女人一样媚骨天成。

    苏婵接受的教育都是很正统的,宫中没人敢给她讲妖精这种艳俗的故事,不过这并不代表她不知道。

    昨天她说出口的时候只是想恐吓赵渊,没往这一层面去想,现在被赵渊这一说,脸色一红,狠狠瞪了他一眼,“闭嘴!”

    赵渊被她喝住,不禁摇摇头,那荒唐的想法顿时消散,那真的只是一个梦境而已,现实的苏婵和梦中的女人真的天差地别。

    “你这脾气……也只有我才受得了你。”

    赵渊说着,摸了一根烟准备点燃,不过想着苏婵闻不惯烟味,阳台上又晾着苏婵的衣服,给她薰上了烟味,她又要嫌弃地再洗一次,只好去过道上的通风口上抽。

    过道上夜风飕飕,隔壁阿婆出来扔垃圾,见到赵渊,笑着打了声招呼:“被媳妇赶出来了?”

    赵渊忙解释:“哪里呢?屋里闷,在这儿吹吹风透透气。”

    阿婆一脸了然,“你这个女朋友长得端正,人也很好,今天还帮我搬了半天东西,我还没谢你们。还是小赵你的眼光好,选中的女孩子也是一等一的。要好好珍惜,烟少抽点,对自己的身体不好不说,对下一代也不好。我们这栋楼前几天就有个年轻人,因为抽烟抽多了,得了肺癌……”

    赵渊手上夹着烟,吸也不是,扔也不是。上了年纪的人啰嗦起来没完没了,简直要命。

    最后赵渊手上那根烟总共没吸两口,自个儿就燃完了。

    回到房间,苏婵还在吃,赵渊去浴室洗漱。

    等他洗漱完,准备休息的时候,苏婵叫住了他。赵渊还有点纳闷,因为平时苏婵很少主动和他交流。

    苏婵略带别扭地递了一块冰块到他面前,赵渊没接,只是饶有兴致地问她:“你这是干嘛?”

    “给你敷脸用。”苏婵扫了他的脸一眼,不过没看他的眼睛,“祛瘀消肿。”

    赵渊忽然有些心痒痒,便道:“我没敷过,不知道怎么用,你帮我敷吧。反正我也看不到哪里肿了,再说也是你动的手,该你负责。”

    苏婵微微蹙眉,不过这次倒是乖顺了不少,没有反驳。

    两人回到沙发上坐定,苏婵拿着冰块给他敷脸。但其实赵渊脸上的痕迹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只是苏婵还是有些心虚,昨天她用了多少力,她自己也是清楚的。

    赵渊的脸部线条硬朗,平时虽然不修边幅,但也很有精神,尤其是那双深邃的眼睛,苏婵有时候也不敢和他对视,很有压迫力。

    她还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和异性接触过,就算是顾北渊,他们之间的来往也是止乎于礼。

    虽说这个世界不讲究男女之防,但与赵渊这样亲近,苏婵还是忍不住红脸。

    赵渊现在也有点不太自在,他原本没想到苏婵答应得这么干脆,现在的苏婵微微仰着头给他敷脸,冷冽的灯光照在那张漂亮的脸上,显得愈加冷清动人。

    她没有看他,长长的眼睫毛微微垂着,那双波光流转的眸子在长睫的掩映下,反倒更加神秘,让人忍不住想将她面上那层冰破掉,去探究她的内里。

    赵渊忽然又想起了昨晚那个春梦,梦中的女人就似眼前的苏婵一般,勾得他十分难耐。

    屋内静悄悄的,静谧的气氛使得这份不自在更加明显。赵渊觉得该说点什么,缓解一下这种尴尬。

    于是,他道:“你这种行为,简直就是给我一棒头,再给我一颗糖。昨天你下手也太狠了,你这怪脾气,要是遇上别人,跟你较真了,那你怎么办?”

    “我不会遇上别人。”苏婵用力在他脸上按了下。

    “唉哟,美女,你轻点,你这意思就是专门收拾我是吧?”赵渊故意夸张地惨叫一声。

    苏婵心情大好,抿唇轻笑,挑眉道:“谁让你欺负我,活该。”

    她笑起来时,眉间的云雾顿开,眸子像染了绚丽的光彩,明眸皓齿,一笑倾城。

    赵渊也见过很多美女,但美成苏婵这样的还真的不多见,连荧屏上精致打扮的女星也比不上她。赵渊甚至能理解周幽王为博褒姒一笑,弄出烽火戏诸侯这种荒唐事的行为,如果那褒姒长得像苏婵这样,这个典故就说得通。

    “你这幸灾乐祸的小白骨精,看我受罪,就有这么开心?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看你笑,你笑起来挺漂亮的嘛,平时干嘛跟一块冰似的?”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八岁的凉鞋扔了1个地雷

    八岁的凉鞋扔了1个地雷

    他原本就长得高大,这样近距地逼近苏婵,给苏婵一种强大的压力感。苏婵甚至能清晰地闻到他身上的沐浴露香味,以及夹杂的淡淡烟草味。

    从未有人胆敢这样欺负她,苏婵气得满脸通红,紧紧盯着赵渊,这种身高差带来的压迫感让她莫名有几分害怕,身体都不受控制地轻颤,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怕的。

    苏婵的手掌被震得隐隐发麻,她现在终于冷静了一点,其实她也从未自己动手打过人,赵渊是第一个。

    赵渊走到苏婵的卧室门口,也没有敲门,就一再门口道:“那个,苏婵,刚才你可以误会了,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也别多想了,早点休息。”

    苏婵坐在床头,闷着声,没有回应房门外的人,她的心已经够乱了。

    赵渊不由好笑,“这就怕了?我还等着你吸我精血呢,小白骨精。”

    他嘴上虽然叫着白骨精,但眼里满满都是戏谑的神情,苏婵原本是想吓吓他,哪里想到赵渊根本不信这些,现在还拿她逗乐。

    “你喜欢听你叫我小婵,阿渊,我好难受,我要你……”

    女人的声音酥软媚骨,赵渊舍不得放开,却又隐隐觉得自己必须推开她,就在这种挣扎着,闹铃响了。赵渊一下清醒过来,梦境消散。

    因为他太轻佻孟浪,简直跟个臭流氓无异。

    然而,打过之后,苏婵心中并没有觉得好受一些,反而有些心虚和害怕,还有一股更凌乱的烦躁。只是在赵渊面前,却又不敢把心中这种复杂情绪表现出来。

    第一次被女人骂流氓,赵渊又细想了刚才的情景,不禁开始反思,自己真的做得很过分吗?

    晚风拂过,赵渊的脸上还是火辣辣的,他看苏婵平时柔柔弱弱的,没想到下手这么狠。

    流氓?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12章

    赵渊一手拿着烟,双臂撑在栏杆上,胸前的睡衣穿得松垮垮的,经这一动,胸前的肉露得更多了。

    “流氓!”苏婵怒极,扬手啪一声,像拍苍蝇一样拍了赵渊一巴掌。

    这巴掌让两人都着实震惊。

阅读千年后本宫成了白骨精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牧神记后来,他成了女装大佬最强狂暴续命系统绝色武神:修罗大小姐茅山道士闯花都完美恋人:总裁女人谁敢碰凌天人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