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但是看着他们这个组合又有点奇怪,放下了批改作业的笔,有点严肃问道:“出什么事了吗?”她都有多长时间没见过陈昏进办公室了。

    张晨阳等到了老师面前了又开始怂了,不敢说话,许空在后面搡他,让他开口。

    “许空你干嘛呢?”

    嘴里含着的水一下子就喷了出来,打湿了迟夕的刘海。

    “张晨阳你说,有什么事?” WWw.5Wx.ORG

    许空把人推在前面去,不满的催促:“你倒是说呀。”

    张晨阳抬起脑袋来,正好对上迟夕鼓励的微笑,他鼓起勇气,直视耿灿开口:“老师,十二班的孔超,他,他从高二就开始朝我要,要保护费···还,还打我···”

    耿灿的脸色在听张晨阳说完之后,沉了下来,自己班里的同学受了这么长时间的欺负,她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耿老师,上周日返校的时候,我们四个目睹了全程,可以为张晨阳同学作证,他没有说谎。”

    迟夕语气平静,但是声调比平时说话要高几分,女孩子穿着临中干净整洁的校服,直挺的背着手站在耿灿面前,乖巧但是又带了几分坚定。

    陈昏就站在她的身后,他其实一直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那么热心的非要帮忙,视线落在女孩子背后两根食指紧紧纠缠在一起的手,她在紧张,但是在紧张什么呢?

    耿灿的神情凝重,突然陈昏就上前一步,跟迟夕并立站在一起,耿灿抬眼看了他一眼。

    面色冷漠的少年,不带什么感情的开口:“嗯,迟夕同学说的对。”

    耿灿:······

    迟夕坚定的脸有一瞬的变化,眉头蹙了一下,身后一只大手覆在她纠结的手指上,四两拨千斤的将她的手解开,在办公室没人敢这么放肆,除了···她身边的···

    迟夕抬头看向陈昏,迎上少年上扬的嘴角。

    刚才的一幕许空和陆川看的清清楚楚,许空神情激动的又不能说话,只能一个劲儿的碰陆川的肩膀,正是青春年少的少年,撞得的人生疼,陆川受不了他,瞥了人一眼,嗤了一声:“没见识。”

    和他拉开了距离。

    就算心里已经相信了十之八九,耿灿还是不能现在就给他们一个说法,摆了摆手让他们先回教室,说是自己会再了解一下情况的。

    出了办公室迟夕走的有点快,陈昏在后面紧跟不舍,两个人也不说话,只是迟夕抿着嘴角,但是陈昏脸上却带着笑意。

    终于可以说话,许空第一句就冒出来个‘艹’:“这他妈明面是在热心帮助同学,暗地里就是在他妈在调情啊!!!”

    陆川早就觉得两人之间可能有点什么,所有没有太过激动,甚至还可以十分嫌弃的鄙视许空:“好好学习吧,不然你以后吃惊也就会说‘艹’和‘他妈的’了。”

    翻译过来完全就是在说:瞧瞧你那没有文化没有见识的样子。

    迟夕回了教室坐在座位上不看陈昏,反而是心情极好的少年,直接面对这着她坐着。

    “生气了?”

    “没有,。”迟夕冷漠开口。

    “啧,那你怎么满脸都写着‘陈昏你这个王八蛋,老娘恨不得一拳锤爆你的头’?”

    迟夕嘴角隐隐上扬,酒窝又显露出来,后来撞进陈昏含笑的双眸里,嘴角的笑意再也控制不住。

    “你胆子怎么那么大呀?万一刚才被班主任看见了···”她还是忍不住想要控诉他。

    陈昏不等她说完就接过话:“不会的,她看不见。”

    少年说着话的时候一脸笃定,让迟夕莫名相信他说的。两个人对视着,迟夕的耳根慢慢开始发烫,她摸了摸,视线飘忽到别处,从书架里随便抽出来一份试卷。

    “你转过去吧,大家都在午休,我要写作业了。”

    陈昏看了一眼她手里早就做好的批注的试卷,没有点破,带着笑转回了前面。

    迟夕松了一口气,余光看到自己试卷上红笔做好的注解,脑袋嗷呜一声嗑在桌面上。

    这也太丢人了吧。

    孔超被处分的结果是在两天后出来的,说是让回家反省半个月,走的时候背了一书包的试卷,他们班班主任还说反省回来的时候要是发现有一张试卷没做,就要再给他发一套。

    孔超被处罚,年级里也渐渐传出来了被处罚的理由,张晨阳在班里越发沉默,上课的时候甚至连老师提问都听不见。

    晚自习下课,大家都收拾东西回寝室,迟夕不愿意去挤所以都是等得人走的差不多才走。

    明亮的教室里渐渐安静下来,黑板上还留着晚自习数学老师讲的题,满满一黑板。

    第三排的男孩拿着历史书在背,声音低低的。

    迟夕过去敲了敲他的桌子:“打扰你一会儿?”

    张晨阳放下课本,点了点头,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儿。

    迟夕斟酌着措辞开口:“···错的不是你,是那些仗着自己无知又愚蠢而去欺负别人的人。”

    张晨阳嘴唇动了动:“我,在大家眼里是不是特别懦弱?”

    迟夕摸了摸脖子,深呼吸:“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人,你问我这种问题,我也回答不上来,反正我自己没有这样觉得,而且,现在高三大家忙着复习没人会每天都去关注你是谁的,这件事情很快就会被大家忘掉,记得的只有你自己。”

    迟夕舌尖顶了下后槽牙,有点讨厌煽情,她站起身来,看着沉入思考的张晨阳,“我觉得,你要是为这事耽误学习了,挺不值得的。”

    说完拎着自己的书包出了教室。

    教学楼为了方便四五楼的学生上厕所,厕所都是两层的,这个时候那里没人。

    迟夕背着书包上了三楼,从书包里找出来隐藏的极好的烟和打火机。

    硬硬的烟盒捏在手里,犹豫了下,还是从里面抽出根烟叼着嘴边,幽蓝色的火光将香烟点燃。

    迟夕吸了一口,闭着眼睛吐出,眉间的郁气才舒展开,她靠在厕所尽头的暖气上,指尖夹着烟,看着自己的脚尖。

    她为什么要那么热心的帮助张晨阳呢?真的是因为好心吗?还是因为好像突然看了很久很久之前的自己?又想起了那个恶心的同桌,和不分是非黑白的老师呢?

    她今晚跟张晨阳说的那些话,不也是在跟自己说吗?放下吧,错的不是你。

    可是又怎么可能那轻易放下呢?刚刚十字开头的年纪,碰上了那么恶心的事情,午夜梦回的时候,那一幕幕浮现在眼前,还是会让汗水打湿枕头。

    明德师傅说,凡事有因必有果,那她是做了什么样的错事,才结下了那样的恶果呢?

    迟夕从来没有开口问过,她将这一切掩藏的很好,让大家以为她早就忘了。

    少女姣好的脸上自嘲一笑,将烟叼在嘴边,走出女厕。

    陈昏在楼下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迟夕下楼,不放心只能又返回教室,但是张晨阳说她跟他说完话就走了,陈昏犹豫了下没问他迟夕跟他说什么了,在楼层转了一圈也没看到人,心里堵了一口气,皱着眉上了三楼。

    少年嘴里叼着烟,背靠在暖气上,面色很是不好。

    不知道什么时候,迟夕已经能这样牵动他的情绪,这感觉让他很不适,虚无缥缈,抓不住。

    陆川问他是不是喜欢迟夕?这就是喜欢吗?少年徐徐吐了口烟,不是吧,不过是因为他从前见过她,所以多注意了些而已。

    自以为想通了的陈昏叼着烟出去,打算再去四五楼找一圈人,听说高三学习压力大,跳楼的人很多,再怎么说,他也应过她一声‘爹’,不能坐视不管。

    然后,两个嘴边各叼着支烟的人,同时从厕所里出来。

    迟夕:你······Σ(⊙▽⊙”a

    陈昏:你······Σ(⊙▽⊙”a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更新早一点,不然怕晚上了又不舒服。

    没有收藏的读者朋友收藏一下吧~

    感恩,

    明天见。

    陈昏抿着嘴角看不出来喜怒,桌子底下的手指摩挲,忍了一会,才面色平静的询问:“你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吗?”

    哎?当然是汉语字面上的意思啊?

    迟夕偷偷嘁了一声,这人也太记仇了。

    “啊?咳,那什么耿老师,张晨阳有话要对你说。”

    耿灿看向低着头在后面缩小存在感的张晨阳,说实话,张晨阳平时学习成绩就是班里中等水平,又不爱说话,也不闹事,这样的学生省事是省事,但是在各科老师眼里都没有什么存在感。

    “知道呀。”迟夕左手支着下巴,微微歪着头,眉眼之间尽是单纯。

    陈昏也不道破,眼角微微上扬终于带了笑意,迟夕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少年伸过来胳膊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知道就好,记住你说的话。”

    迟夕的目光一直注视在他身上,张晨阳脸憋得涨红突然就不想再说下去了,太难堪了,自己把这些受欺负的事情这样讲出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显得他难堪又懦弱。

    “来,叫声爸爸听听。”陈昏拧开自己的杯子喝了口水,还没咽下去就听见迟夕不情不愿的喊了一声。

    “爹。”

    迟夕她们是在午休开始的时候五个人一起到老师办公室找到耿灿的,把耿灿给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出什么大事了。

    迟夕深呼吸吐了口气,桌面上的手握成拳手,湿哒哒的刘海滴着水,咬牙切齿道:“狗贼!”

    “不是,你听我是解释,我真不是故意的····”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十五章:

    “我错了,真的。”迟夕双手合十,眼神真诚,可怜巴巴的扁着嘴继续开口,“不然下次我让你当爸爸,我不当了,好不好?”她大方的做出让步。

    “说话就说话打我干嘛啊!”

    “谁让你今天乱说话的。”

阅读在挨揍的边缘试探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科技王座闪婚密令:军爷宠入骨[综]今天的婶婶也很任性呢清朝之宠妾医本轻狂:冒牌王妃不好宠九天神龙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