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迟夕的眉眼间装的越发不在乎,陈昏站定在她面前,就在她以为下一秒他要开口羞辱她的时候,陈昏伸手,将她指间的香烟拿过来凑在嘴边吸了一口。

    而后平静点评:“不好抽。”又嫌弃似的扔在地下用脚踩灭。

    迟夕:···???

    迟夕深吸了口气,将已经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身后背着的手,又回到身前,她食指弹了弹烟灰,又将香烟凑在嘴边吸了一口,吐出的烟雾正对着陈昏。

    “这么晚了还不回寝室,不用睡觉了?”他继续开口。

    “哦,哦。”迟夕扶了扶肩膀上的书包带,傻乎乎的就要走。

    “等一下。”陈昏从背后拽住她书包上的小装饰,将自己指间的烟扔掉踩灭,随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漫不经心,“顺路,一起走吧。”

    迟夕跟陈昏出了教学楼之后,外面的冷风擦着脸吹过才让人神智清醒过来。

    她偷偷瞧了一眼身边的少年,抿着嘴角,眸光沉沉。

    陈昏拿着手机在回消息,夜里的温度降得很低,少年瑟缩了一下,不愿意在打字,点开语音,不耐烦的道了句:“知道了,马上就回来了。”

    回完消息他扭头看她,两个人的视线又撞到一处,他伸手在她头上不轻不重的拍了拍,声音里夹杂着刺骨的寒风却意外的温柔:“你这小脑袋瓜儿里又想什么呢?”

    今晚的发生的一切太过出乎她的意料,尤其是陈昏的态度,让她摸不着头脑,她下意识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你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我想想啊。”陈昏手指杵着下巴,看似思考了一下,校园里这个时候很安静,大家差不多都已经在寝室里开始洗漱安顿,学校外面还有汽车路过的声音,路上醉酒的大汉,大声的叫喊着。

    迟夕心脏就又开始扑通扑通的跳:要来了吗要来了吗?最后的审判···

    陈昏上衣的拉链拉在最上面,将脖子遮掩起来,他皱了皱眉头有点不太高兴,“你冷吗?我有点冷啊。”

    迟夕:-_-||

    “你想半天就是为了问我这个?”

    陈昏挑了挑眉,“不然呢?你想让我问什么?”

    迟夕总觉得他的表情就像是在等着她主动开口一样,索性跟他挑明了,“你不觉得,我···”她顿了一下,犹犹豫豫的道了个,“不太好吗?”

    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

    陈昏双手揣在口袋里,嘶了一声,吸了一口的寒风打了个寒颤,他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反问,“那你觉得我呢?”

    “你?”迟夕想了想,忽而神色认真,“我觉得,好像很熟悉,你有点像我以前见过的一个人。”

    陈昏好像提起了点兴趣,“哦?男朋友?”

    迟夕笑了笑,像是深秋寒风里盛开的一朵花,“不是,是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说实话我甚至都忘了他长什么样子了。”

    陈昏面色低沉了几分,本来扬着的嘴角渐渐淡下去,“叫什么也忘了?”

    她摸了摸头发,有点不好意思,“···嗯,过去很久了。”迟夕逐渐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嘴角挂着温柔的笑。

    但是陈昏嘴角的笑却彻底沉了下去,少年冷哼一声,嘲讽道,“忘了模样忘了名字,你该不会把人的性别也忘了吧。你才多大啊,脑子就这么不好使了?改天我去给你买箱六个核桃补补脑子。”

    迟夕不高兴嗔了他一句,“别胡说八道。”声音娇软,“他对于我来说就像一道光一样,你懂吗你?”

    在我难捱的岁月,每每想起来和他相遇的那一晚,城市的霓虹灯在他的身后闪烁,他就像一道光一样,温柔的照进她心里一个小角落,然后她开始期望,期望可以成为像他一样美好的人。

    她努力维护着那个忘记了模样和姓名的少年,像个英勇的骑士,守护着心头的白白月光。

    现在连朱砂痣都沾不上边的陈昏抿了抿嘴角,气说不出话来,他猜得十有八九她说的那个人就是他,但是他又不能自己跟自己吃醋。

    吃醋?啧,为什么会用到这个词呢?

    陈昏有点烦躁,将人送到女寝外不远,楼里说话洗漱吵闹的声音听的清楚。

    迟夕挥了挥手和他再见,走了没几步被陈昏喊住,身姿挺拔的少年,在外面昏黄的灯光下的衬托外更加的俊朗,他的大手带着些温度覆在她的头顶。

    “没人能做你的光。”他的手掌在她的头上动作轻柔的抚摸了两下,语气也愈发温柔,“你就是你自己的光。”

    迟夕整晚睡得意外安稳,陈昏却几乎睁眼到天亮,翻来覆去的在床上动作,扰的陆川也睡不好,问他怎么了,少年阴沉着脸都不说话,憋了一会儿才问了句:“失眠怎么才能睡着?”

    其实陆川本来想说,失眠是肯定是心里有事儿,把事儿说出来让哥们乐呵乐呵你就能睡着了,但是觉得要是三更半夜他们俩在寝室打起来了传出去也是不太好听。

    翻出来自己的耳机,给人递过去让他戴上,陆川在自己的网易歌单里面翻找一遍,然后陈昏在床上躺好就听到耳机里传来一阵音乐声。

    “原来你是花言巧语,真情被你骗骗去

    原来你是空嘴薄舌,达到目的就离去

    啊...我问你,啊...我问你

    你的良心到底在哪里~”

    寂静的男寝传来一声怒骂:“陆川!你他妈给老子滚出去!”

    第一节课间,耿灿抱着保温杯到教室里来,Duang的一声杯子落在讲台桌面上,台下的学生的心也跟着咯噔一声。

    “今天早上,三楼厕所发现了两根烟把儿,有没有人现在主动站出来承认错误的?”

    耿灿等了一会儿,台下依旧无声,点了点头,面色缓和了一些,“我希望这件事跟咱们班没有关系,你们现在是高三,不是前两年了,留给你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有那个时间多解几道题,多背几道公式比什么都强,现在虽然累点,但是大学了你们就解放了。”

    耿灿在讲台上声情并茂的又开始鼓动全员,教室后门口传来外面走廊年级主任不知在训斥谁的声音。

    “不是你们?不是你们心虚什么啊?仗着最近学校监控坏了就开始为所欲为了是吧?!”

    “还敢在厕所抽烟了!你们不怕串味啊?好闻吗?!!”

    迟夕转笔的手一顿,面色有点不自然,脸颊染上红晕,陈昏估计是也听到外面的话了,他扭过头来看了她一眼。

    两个人视线撞在一起,脸上都起了笑意。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啊,这天气也太冷了吧,我都不想伸出手来。

    谢谢阅读,

    明天见。

    陈昏对于迟夕抽烟这件事早就知道,所以并没有过多的惊讶,他生气的是他着急忙慌的跑上跑下找人,结果她躲在厕所里抽烟?不孝女儿!

    迟夕赶紧将嘴边的烟拿下来,背着手藏到身后,因为长相问题,她背过手之后显得懵懂又无辜。

    她还挺喜欢自己现在这个班级的,迟夕眼睛里黯淡了几分,陈昏,他这样的男孩子,一定也不会喜欢女孩子抽烟吧,他也会觉得自己不正经,不是什么好女孩儿吧。

    陈昏看着迟夕懵掉石化的样子有几分可爱,但是还是保持着自己高傲的模样,睨了她一眼,“怎么了?你有事儿吗?”

    迟夕机械的摇头。

    迟夕一点也不想让人知道她抽烟的事情,说到底,她们还是学生,她又是个女生,被人知道了,难免会多想。

    其实刚开学的第一天,辛芮嘱咐她不要和同学打架起冲突,她自己心里也是有这样一个期望的,希望和大家好好相处,不然也不可能那么顺其自然的听从辛芮的话。

    “哦哦,好。”

    陈昏将手抄进上衣兜里,蹭了蹭手心里的汗,在迟夕看不见的地方,舌尖顶了顶发麻的脸,吐了一口气,和人一起下楼。

    之前学校的那些人在背地里都这样讨论她,以后陈昏也会这样觉得吧,迟夕突然觉的有点难过,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些什么。

    穿着跟她同样校服的少年就站在他的对面,指尖夹着香烟,五官分明但是垂眸看着她的样子却又十分冷漠,明明他就站在她的面前,怎么好像就离她越来越远了呢?

    迟夕啊迟夕啊,你果然不适合有朋友,还是一个人的好,一个人也挺酷的,不会难过也不会失望。

    她的眼角上挑,嘴角勾着笑,嚣张又懒散:“陈同学也在这儿,挺巧啊。”

    陈昏看着她熟练的动作,眉头皱得越发的紧,少年迈开腿朝着她走过去,迟夕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夹着烟手微微发抖,心里叹了口气,似是早已预料的解脱:看吧,他要来羞辱你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十六章:

    两个人同时张口,嘴里徐徐吐出一口烟雾,陈昏危险的眯了眯眼,将嘴边的叼着的烟夹在指间,似笑非笑:“迟同学可以啊。”

    在延市七中的时候,高一的时候她在校外抽烟在同班看到,第二天开学就传遍了全校,后来大家看她的眼光就都变了,之前玩的还算不错的乖巧的女孩子,也渐渐和她疏远,。

    要不是因为她学习成绩好,只怕早就被老师打上了不良学生的标签,要不是因为没人打得过她,班里出事的时候她能帮上忙,只怕她早就被孤立起来了。

阅读在挨揍的边缘试探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惹火撩情:宝贝 ,你真甜不灭修仙诀Boss追宠:霸道总裁太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美娱]好莱坞女王之路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戚先生观察日记[娱乐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