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迟夕最近越发嚣张的不把陈昏放在眼里,少年顶了顶后槽牙,但是眼里含着笑意:“你这是跟爸爸说话的态度吗?小心挨揍,再说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WWw.5Wx.ORG

    “真的?”

    “真的。”

    “哎呀。”迟夕去扒拉开他的手指,抿着嘴巴哼哼唧唧了半天,“我那个···就是,不小心听到了嘛。”

    陈昏伸出手和她拉钩:“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迟夕仰起头将旺仔牛仔喝光,随手一扔,扔进教室后门角落的红色垃圾桶里,得意的打了个响指。

    小傻子就是小傻子。

    那份试卷有点难度,迟夕花了一个课间和半节英语课才完成,期间还差点被英语老师发现,主要是她已经很久没有遇上过这样的难度的试卷了,一不小心写起来就着了迷,不写到最后一道大题心里就总是想着。

    迟夕写试卷写的这样艰难,陈昏拿到之后不过随意过了几眼就将她的错处找出来,打了个鲜红的145,巨大,生怕迟夕看不见。

    迟夕本来做完之后还挺高兴的,得意洋洋的拿着卷子去给陈昏看,结果现在看着那鲜红的145,一下子就成了霜打茄子,蔫了。

    陈昏看着人的样子,没有安慰,自己坐到陆川那边去,让迟夕坐在自己位置上,抽了张没用的草稿纸,将迟夕那道错题看了两眼,在草稿纸上就开始列公式。

    少年讲题的样子有点严肃,不像他们平常打闹的时候,修长的手捏着碳素笔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声音低沉,逻辑清晰。

    最后解出来的结果和答案一样,他停下笔问了一句:“会了吗?”

    迟夕是因为在解题过程中用错了一个公式,她脑子也聪明,在陈昏讲了一遍之后就会做了,乖巧的点了点头:“会了。”

    陈昏把手中的笔给她:“会了就给我讲一遍。”

    少年左手支着脑袋,侧着脸看着她,迟夕吐了口气,将草稿纸换了一面用笔一步一步的列方程解题。

    陈昏讲完题之后面色柔和了很多,尤其是现在看着迟夕乖乖做题的时候,女孩子的睫毛长长的像是个小扇子忽闪忽闪的,神色认真。

    迟夕最后还剩下几步就能得出结果了,陈昏抽了她的笔:“行了,后面不用写了。”

    陈昏让她写一遍是怕她在听的时候听懂了,但是自己上手做的时候又出现问题,但是在一边看着的时候,她步骤逻辑清晰,就不用写完全部浪费时间了。

    迟夕被陈昏抽走了笔,扭头看向他,有点失落但是又不好意思提起他们之前的赌约:“那,没事了,我就回去了。”

    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陈昏整天上课睡完下课睡的居然会解这么难得题。

    她的情绪陈昏都看在眼里,点了点头,装作不太在意道:“行,回去吧。”

    “哦。”

    迟夕起身,失落又觉得自己不争气,刚迈出去一步,被陈昏喊住。

    “等下。”陈昏倚靠在后面迟夕的桌子上,手里拿着那份145分的数学卷子,眼里含笑,“字写得还挺漂亮,给你个卷面分吧。”

    说完就在145后面加了个5,合起来就是150分,满分。

    迟夕很久没见过这种操作,不,应该说她上了高中以后就再也没有听说过卷面分这种东西了。

    有点难以置信:“这样也可以?”

    陈昏站起来,扬了扬手里的试卷:“走吧。”

    “去哪儿?”

    “出去玩之前当然是去跟老师要假条了。”

    办公室。

    “什么?你再跟我说一遍?”耿灿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理直气壮的陈昏和理不直气不壮的迟夕。

    “陈昏你自己平时玩也就算了,你不用高考了愿意干嘛干嘛我也不管你,但是迟夕,她跟你可不一样。更何况她是个女孩子,你带她出去玩?先不说我同不同意,你觉得合适吗?”

    耿灿有点生气,说话有点重。

    陈昏还算愉悦的心情,被她左一句‘她跟你可不一样’右一句‘你觉得合适吗’,彻底消散。

    面前少年阴沉着脸的样子,让耿灿有点想起来高一数学课的时候,她突然被班里同学告知陈昏上课跟数学老师打起来的那个时候了。

    那个时候的陈昏满身的戾气,不服管教,就像个长得好看点的流氓头子似的。

    “为什么不合适,您跟我说说,她跟我有什么不一样的?”

    迟夕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对,扯了扯陈昏的衣服,忙道:“耿老师,陈昏跟您开玩笑的,我们就是打了个赌闹着玩的,不是真的要出去,我们俩先回教室了。”

    陈昏回头看了她一眼,没动,迟夕是真的着急了,陈昏脾气不好,她早就感觉出来了,之前在班里的时候也多多少少听说过一点他高一时候的光辉事迹。

    陈昏慢条斯理的将手里的试卷摆在耿灿桌子上:“您看看吧,这是她今天刚做的。”

    “这是?”

    “这是陆川去年参加临大招生考试的卷子。”陈昏周身的戾气好像又消散了,眼里带着点子骄傲,“迟夕她考了145。”

    耿灿将试卷翻开了几遍,没问那后面那多加的五分是干嘛的。

    但是陈昏偏偏看出来了她眼睛里的疑惑,解答道:“那五分是我看她写字好看给她加的卷面分。”话里话外都带着骄傲。

    耿灿手里捏着卷子确实是没话说,全国招生考试难度除了清大就是临大,她们学校还没有正经的考试过一次,所以耿灿虽然知道迟夕之前的在延市的成绩还不错之外,确实是不知道她具体的水平在那里。

    现在看来,他们班除了陈昏和陆川之外,又要有一个年级前五了。

    只是······

    耿灿在陈昏和迟夕之间打量了一遍,她也是经历过高中的年轻班主任,自己上学的时候班里也不是没有早恋的。

    “你们要真想出去,也行,不过,别太晚回来。”

    耿灿在两张假条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交给陈昏,“你先回去,我有话跟迟夕说。”

    陈昏挑了挑眉,拿了假条出去了。

    耿灿朝着迟夕招招手,让她凑近,从旁边桌子上摸了个橘子递给小姑娘:“给你个橘子,我今天刚买的,旁边有凳子坐下吧。”

    迟夕说了声谢谢将凳子搬过来一些坐下,两只手捏着橘子。

    耿灿年纪也不大,十六班是她带的第一个班,代沟什么的自认为还是比较小的,而且长得好看又乖巧的孩子,不管到哪里都是招人喜爱的,更别说成绩还极好了

    “转来也有一阵了,怎么样?还适应吗?”

    “恩,班里同学都挺好的。”

    耿灿笑笑,“你跟陈昏···关系也挺好的?”可能是因为心里有了这样一个想法,不管用什么的词汇,耿灿都感觉有点怪怪的。

    迟夕听完耿灿的问话,皱了一下眉但是又很快掩饰好不让人发现,“我跟大家关系都挺好的,不光是陈昏还是许空陆川···”夕又举例了几个班里男女同学名字。

    耿灿点了点头,“嗯,不过你们现在是高三了,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想的太早了,你成绩不错,现在这个时候更不能马虎了,知道吗?要是被耽误了,就是后悔一辈子的事情了。等到了大学,到了大学想干什么都没人管了。”

    耿灿不把话说白了,迟夕就也跟她打哑谜,聊了一会儿又被灌了一脑子的大道理,迟夕有点烦了,她现在在办公室多待一会儿在外面就少玩一会儿。

    索性给耿灿吃一剂安定。

    “耿老师您放心吧,我现在心里只有学习,容不下其他的,您跟我说的这些我表姐因为经常跟我说,我心里都明白。”

    才怪,辛芮和她放假在家里的时候恨不得一天都宅在沙发上看电视玩手机,才不会跟她讲这些呢。

    或许是因为搬出来辛芮让耿灿想起来迟夕家里还有那么一位,果然放心了很多,聊了几句结尾,把人放走了。

    迟夕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了满脸不高兴的陈昏。

    少年见她总算是出来了,啧了一声,语气不太好:“终于舍得把你放出来了,我以为你们俩要在里面聊到天黑呢。”

    迟夕笑了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胡说什么呢,耿老师那也是关心我。”

    陈昏也不点破,不用想都知道耿灿把迟夕留下会说什么。

    少年扬了扬手种的假条,将手机屏的时间给迟夕看,“聊也聊了,说也说了,能走了吗 ?”

    迟夕装模作样:“嗯,起驾吧。”然后后脑勺被人拍了一下。

    “聊天聊傻了吧你,怎么跟爸爸说话呢。”

    “!!陈昏你再打我我真的要生气了!!!”

    两个人打闹着出了学校,校门口前些日子多了一个卖糖葫芦的,迟夕早就想吃了,陈昏去给她买,迟夕回头看了一眼临中的大门。

    “我怎么有种出狱的感觉呢?”

    陈昏听见她的话,把糖葫芦让人嘴里一塞:“我是不是没骗你?”

    迟夕咬了一口山楂,点点头。

    “你知道这叫什么吗?”

    “什么?”

    陈昏眼角一挑,似笑非笑,“你爸爸永远都是你爸爸。”

    俊朗的少年说完大笑一声,就迅速跑开,迟夕深呼了口气,糖葫芦的棍子指着陈昏站的方向大喊。

    “陈昏!你等着!我今天不打爆你的狗头我就跟你姓!!!!!!”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可能是我自己上学的时候影响太深了,

    想写一个对待学生没有偏见很好很好的老师,但是总是写不出来。

    啧,生气。

    明天见。

    “你傻不傻?我说什么你都信?”

    少年推着她往前走,迟夕身子后仰借着他的力,一步一步回了座位。

    迟夕用一种‘少年你也太跟不上潮流的眼神’嫌弃的看他一眼,小声道:“他们都说林奕含喜欢···喜欢···。”迟夕总觉得这种在背后说人的作为不太好,有点不自在,用嘴型说了个‘女孩子’。

    “行。”迟夕脸上带着狡黠的笑,她伸出右手的小拇指,胳膊肘杵在桌面上,“光说不算,拉钩,你要是不能把我带出去,以后我就是你爸爸。”

    行啊,感情这是心里对于自己的辈分一直不服气呢。

    陈昏在迟夕桌面上的纸抽盒子里抽了张纸擦手,擦完就往迟夕怀里丢,“说吧,你又听见什么了”

    迟夕双手握着旺仔牛奶的罐子,啧了一声,空出一只手将那团纸巾扔进桌子边上挂着的垃圾袋子里。

    找出圆珠笔来,先填上卷头姓名班级号,就开始做题。

    陈昏在一边见她已经将刚才林奕含的事情忘在脑后,满脸欣慰,啧,激将法,成功。

    感觉现在她跟陈昏八卦这件事情,其实实质上跟刚才那些说闲话的女生的也没有什么两样。

    陈昏眉头微动,语气不太好:“那关你什么事?你还真想承担起居委会大妈的职责了?我说啊···”他从衣兜里伸出来只手,用食指点了点迟夕的额头,“你这正义感也太强烈了点儿吧,嗯?是不是以后听说了件事你都要管管啊?你管得过来吗?”

    迟夕手拿起试卷翻看了一眼,嘁了一声:“你就说大话吧,小心到时候被打脸。”

    迟夕被他说得不好意思,感觉好像有点道理的样子,“不管就不管嘛。”

    陈昏怕她又不高兴,从自己桌面上随便抽了份试卷拍在她桌子上:“呐,你不是说想出去玩吗?这份试卷你要是能答满分,我就带你出去。”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十八章:

    陈昏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没想到迟夕还真的信了。

    “你恶不恶心?”她朝他招招手,“咱们班里最近的传言你都听说了吗?”

    “什么传言?你当我是许空那个大八卦?”

阅读在挨揍的边缘试探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圣武星辰如何死得重于泰山[快穿]咬定卿卿不放松千亿婚宠,老公,极致宠!先婚后爱:顾先生宠妻如宝古董店主鬼事多凌霄之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