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女儿也是这个学校的,她今年也读高三呢。”阿姨说起自己的女儿时,脸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眼角的鱼尾纹很深很深,头上的白发也很显眼,虽然那张脸上满是沧桑,但是却神情骄傲。

    迟夕曾经也见过这样的神情,但是那是她很小很小的时候了,那个时候她在幼儿园手工课得了奖,她妈妈都会骄傲的跟见面的朋友们炫耀,说她的小迟夕有多么多么优秀。

    可是后来她长大了,带回家无数个第一名,她妈妈却再也没有像小时候那样摸摸她的头夸她一句:“我女儿真棒!”

    “可以可以。”清洁工阿姨闻言和气的点点头,“扔吧。” WWw.5Wx.ORG

    “阿姨,我坐的车要来了我走啦。”她挥挥手和这个刚刚认识了不过几分钟的阿姨告别。

    “好好好,走吧。”

    迟夕小跑着奔向陈昏,身后的马尾辫左右晃荡,小姑娘脸上的笑容明媚。

    陈昏往那个阿姨那边看了一眼,看见人的模样似是想起了些什么,眉头微动,但是没说话,迟夕也没察觉到,正好他们等得公交车来了,两人上了车。

    公交车上的人有点多,没有位置两人都得站着,他们面向玻璃窗户,清洁工阿姨已经收拾好,戴上了手套骑上了自己的车子赶往下一个地点。

    深秋的寒风,吹动梧桐树上的仅有的树叶,荒凉又萧瑟。

    迟夕因为个子原因要是拽着车子上的拉环太过费力,而且她坐公交车向来平衡力不太好,她不想在陈昏面前出丑,于是扶着旁边的座位的靠背上。

    公交车在马路慢悠悠的开,迟夕可以清晰的闻到身旁少年身上佛手柑的味道,她偷偷瞄他一眼,紧致的下颌线还有紧抿的唇,少年五官分明,虽然因为年纪还显得有些青涩,但是依然十分帅气的。

    迟夕咬着下唇,想要开口说点什么,突然想起来她只跟着他上车却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呀?

    “陈昏,我们要去哪儿?”

    一只手毫不费力的拉着拉环的少年闻言微微低头看她,话里带着戏谑:“你终于想起来了?我还以为要等我把你卖了你才能反应过来呢。”

    迟夕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 去崇明街,那边玩的地方和吃的都很多,你应该会喜欢。”

    迟夕的书包带子总是往下掉,陈昏给她扶了一两次就有点没耐心了,索性让人把书包给他。

    “我给你背着。”

    “不好吧?”

    “快点给我,就给你这么一次机会啊。”

    迟夕闻言麻溜的就把书包从背后脱下了,递给陈昏:“那就谢谢大哥了。”她笑的像个小狐狸一样狡猾,细长的眉眼上挑,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陈昏伸手去接,公交车提醒要转弯,注意安全,迟夕没扶稳,身子一歪就栽到了陈昏怀里。

    明明以前从来都没有感觉的,但是似乎是因为耿老师在办公室说的那番话,迟夕听着陈昏的心跳声莫名的就脸红了。

    陈昏拍拍某个在占自己便宜的小姑娘的脑袋:“啧,我说替你背书包,可没说要背你,别赖。”

    迟夕从他怀里起开,将书包给他,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越发觉得自己有点心虚,但是又怕陈昏看出来,故作凶狠道:“你想的美,我才不让你背呢。”

    车上陆续有人下车,他们站着的地方的座椅空出来两个,迟夕坐下,然后他们旁边一个拿着很多东西的小姐姐也想要坐下,但是看着迟夕和陈昏他们俩似乎是误会了什么。

    “没关系,你坐吧,他不用坐的,对吧陈昏?”

    迟夕笑嘻嘻的让小姐姐坐下。

    陈昏看着座位上的迟夕,虽然无奈但是又只能纵容,点了点头:“嗯,我不用坐。”

    “谢谢,谢谢。”

    小姐姐虽然如愿坐了下来,但是还是觉得十分尴尬,旁边的这两个高中生明显就是男女朋友关系,身上散发出来的粉红泡泡都要把她给淹没了,这坐下还不如她继续站着呢。

    迟夕的别扭维持到下车在看到建造的古色古香的崇明街之后也就烟消云散了。

    “哇,好漂亮啊!”扎着高马尾的小姑娘惊叹道,脸上的表情生动。

    崇明街算是临城的一处有名的景点,所以不管是什么时候人都很多,迟夕眼睛亮晶晶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活像是个没见识的。

    陈昏排队给她买奶茶,一个没留神,人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陈昏面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手里捏着才没奶茶的少年,开始思考自己带她来这里是不是个错误的决定。

    迟夕本来在一个卖鸟儿的摊位边上,一边看鸟一边等着陈昏回来,只是刚过了一会儿,余光下意识的就瞥到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伸手在掏前面一个女人的包,那个女人一点察觉都没有。

    迟夕不想管的,就像陈昏说的,这世界上的事情太多了,难道以后自己每看到一件不好的事情都要管吗?

    她控制着自己不再去看,笼子里翠绿色小鸟活泼的上窜下跳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少女的眉间却越蹙越紧,最后不悦的道了句‘烦死了’,站起了身。

    男人往外拿手机的手突然被人抓住,反手一拧,痛呼一声,手机掉在地上,那个被偷的女人终于有了察觉,转身发现地上的手是自己的赶紧捡了起来。

    “看看还有没有丢别的东西。”迟夕使着巧劲,那个男人越是反抗,手腕越是疼痛。

    他龇牙咧嘴的为自己辩解:“小姑娘你快点放手,我可什么都没干。”

    迟夕手里捏着买的充气锤子在男人脑袋上锤了几下:“闭嘴,还敢撒谎,叫你撒谎叫你撒谎。”

    那个女人检查了自己的东西没有丢别的,然后在一旁事不关己似的看热闹,迟夕见周围的人没有反应,甚至还有笑呵呵录像的,生气道:“你们快点报警啊。”

    没人应她。

    那个被抓住的男人估计也是这一片的惯犯,见没人帮迟夕,越发无赖。

    “哎呦,你这个小姑娘怎么随便冤枉人的呀,我的手要是被你拧坏了,你可是要去给我看病的,看你穿的校服还是个学生吧。”

    “你说我偷东西,你看这里谁能给你作证呀,小小年纪不要血口喷人啊,老师怎么教的啊。”

    迟夕面色难看,她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场面,没人站出来帮她,明明是偷东西的人怎么现在能反过来开始指责她了,迟夕往那个被偷手机的女人身上看了一眼,那女人像是没有看见她的视线一样。

    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的?

    迟夕有一瞬间的慌乱,眼神迷茫,手上的力气渐渐松动,她现在想抽烟,烟呢?

    那个男人察觉到迟夕抓着他的手力气已经小了很多,使劲儿挣脱开后,还推了迟夕一把,迟夕后退了几步险些摔倒在地上。

    偷东西的男人神情更加得意,正要开口奚落的时候,突然被人从身后给了一脚,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我之前见过一个视频就是车上一个大妈硬要跟一个小姑娘换座位,然后车上的乘务员吗还是什么人,就是来跟大妈讲道理,大妈说话特别难听,但是那个小姑娘不仅没人开口帮着乘务员,还在自己座位上笑呵呵的偷着录像。

    这就叫‘好心没好报’。

    但是我们还是要努力做一个好人啊,明天见。

    深秋的小路上落满了泛黄的梧桐树叶,迟夕背着粉色的书包,和陈昏并行。糖葫芦有点酸,棍子上还剩下两颗,迟夕有一搭没一搭的拿在手里晃荡。

    陈昏看了她一眼:“不想吃了可以扔了。”

    迟夕在附近看了看,站牌附近一般都会有垃圾筒,果然,有个穿着橘红色马甲的阿姨正在清理,

    迟夕呼了口气,脸上的笑容越发好看,她开口称赞,:“那很厉害了啊,我是转校过来的,这个学校很难考的。”

    阿姨似乎很喜欢迟夕,大概是因为和女儿年纪差不多,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公交车要来了,陈昏在站牌那里喊她。

    迟夕不赞同:“那多浪费啊。”

    陈昏不再管她,两个人找到最近的公交站牌,陈昏在手机上看了看他们要坐的公交车还有好几站的距离,他说要打车,但是迟夕不同意,非要坐公交,陈昏拧不过她,只能陪人一起等。

    陈昏很喜欢她笑,因为她每次笑的时候都会感染到他,少年见她右边的书包带子掉下去了,伸手给人挂好,语气温柔:“扔个垃圾这么半天?”

    “没有,我跟那个阿姨说了几句话,她女儿跟我们一个学校的哎。”

    迟夕颠颠的跑过去,乖巧的问道:“阿姨,我可以直接扔在你车里吗?”

    因为阿姨正在清理垃圾桶,迟夕感觉自己要是直接扔进垃圾桶有点不太好,还不如直接扔进垃圾车里。

    迟夕身上穿着临中招牌深蓝校服,笑容灿烂:“对呀。”

    垃圾车里已经装了不少的垃圾,散发出阵阵令人作呕的味道,车子上还放着不知道用了多久的很破很破的扫把。

    车里的垃圾画面有点反胃,迟夕赶紧将棍子扔了进去,清洁工阿姨清理好了回头看她:“小姑娘你也是临城中学的啊。”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十九章:

    迟夕其实来临城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也没有怎么好好逛过这座城市。

    迟夕捏着棍子的手有点冷想缩回袖子里,糖葫芦也吃不下了,犹豫了会儿有点不好意思:“我吃不了了。”

    “那就别吃了。”他一点也不意外。

阅读在挨揍的边缘试探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一医成瘾:神医王妃惑天下特种兵之国术宗师调戏文娱重生末世:军长的最强甜妻无限修道系统最懵幸孕:竹马太酷挡不住和妹妹一起的日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