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司机一脸尴尬,措不及防还被喂了一嘴的狗粮:“哦,哦,这样啊。” WWw.5Wx.ORG

    他又从镜子里看了一眼俩人身上的校服,心里道了句,现在的年轻小夫妻可真会儿玩。

    司机不再说话,但是车速总感觉快了许多,迟夕在陈昏身上像个小猫哼哼唧唧的耍赖撒娇,小手也不规矩,顺着人的上衣衣摆钻了进去,软乎乎的小手蹭着他的腰,又隔着卫衣覆在他的腹肌上。

    陈昏:······

    陈昏垂眸看了一眼身前的少女,啧,她喝醉酒之后,怎么,这么缠人呢?

    陈昏去年生日的时候,爷爷送了他一套房子,后来不愿意放假回家见到他爸的时候,陈昏就会来这里住几天,装修简单,东西齐全。

    在经历迟夕撒丫子跑进花坛里说自己是朵花,已经要脱衣服躺下睡觉后。

    小姑娘噘着嘴,在墙边稍息立正,陈昏越看越可爱,赶紧拿钥匙开门,好不容易开了门了,正要将人扶过来的时候,左腿上突然一重。

    陈昏低头,迟夕正仰头看着他,眼睛水汪汪的,满脸的委屈,死死的抱着他的小腿,小小团缩着:“妈妈你不要把我自己留在家里。”

    陈昏心梗了一下,他从来没有听她提过她家里的事情,少年俯下身摸了摸她的头,“好,那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

    迟夕点了点头,但是依旧不肯起来,陈昏要抱她,她嘴巴一扁就要哭出来,陈昏没辙,只能一步一移的拖着人进了屋。

    他打开客厅的灯,耐心的哄着将人安置在沙发上,让她乖乖坐好,结果前脚刚踏进厨房,后脚腿上就多了重量,一低头,果然,少女小小一团眼巴巴的看着他。

    陈昏叹了口气,带着腿上多出来的个挂件,烧了壶热水,又将毛巾浸湿拿着手里,带着人又回了客厅。

    迟夕躺在沙发上,一双眼睛明亮,双颊通红,陈昏将她的碎发全都掖到耳后,然后用热毛巾一点一点的擦过她的额头眉眼还有樱红的唇,大概是因为毛巾还带着温度,覆在脸上的感觉很舒服,迟夕高兴的双脚在沙发上扑腾了两下。

    陈昏又将人扶起来喝了几口水,小姑娘好像突然又乖巧起来了,小口小口的嘬着杯子里的水。

    都收拾完,陈昏看了看时间又抱着人进了卧室,脱鞋,上床。

    冷灰色的被子底下,只露出一双小鹿般水润的眼睛,陈昏伸手过来捂住她的眼睛,低沉开口:“睡吧,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迟夕很快又睡了过去,陈昏确定人睡着了之后,才舒了口气,起身出了卧室。

    少年活动了下筋骨,然后直着腿懒懒的靠在沙发上,从口袋里摸出来手机,问陆川班主任今晚在不在。

    陆川回复的还挺快,说是没走,来过教室好几趟,见他们俩座位空着就出去了,还问他们俩什么时候回来,陈昏揉了揉脖子不确定,这得看卧室里那位祖宗什么时候醒了。

    陆川在那边开始说骚话,让他们俩注意安全,第一次要多注意小姑娘的感受,陈昏瞥了一眼,将手机关了屏幕随手扔在了一边。

    只是现在一空下来,他脑子里边就开始浮现出来他和迟夕在体育馆外面接吻的场景,陈昏冰凉的手指在自己嘴角摸了摸,突然就又低低笑出了声,他仰头靠在沙发背上,盯着客厅上方中央的灯,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啧,怎么就跟个毛头小子一样没出息呢,不就是亲了一下吗?

    往前肆意妄为无法无天谁都看不上眼的临中一霸,突然好像整个人都柔和了,他盯着吊灯的光晕,开始想象未来多了个女朋友的生活。

    迟夕这一觉睡到了八点半,外面的天彻底黑了下来,迷茫的环视了一下自己的四周,有点不知道今夕是何夕的感觉。

    少女身子动了一下,感觉出来不对,伸手在被子里摸了摸,瞬间睁大了眼,她,她的内衣,为什么,是解开的?!

    迟夕转学来之后跟寝室里的人相处很好,有个小姑娘很喜欢看小说,大家下了晚自习之后又要洗漱又要洗衣服,只有迟夕愿意听她讲今天看了一本什么什么样的小说,里面的男主多么多帅,后来没事的时候,迟夕也下了个app躺在床上有事没事翻两眼,前两天她正好看了一个,男女主酒后乱性的故事,那作者把过程写的还挺细,迟夕看到时候脸红了好几次。

    只是现在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就不怎么美好了,毕竟生活不是小说,迟夕面色有点发白,坐起身将内衣扣好又检查了自己其他衣物,校服外套不见踪迹。

    陈昏拎着洗干净烘干的校服外套进来的时候正好对上了少女的眼睛,他勾唇笑了笑,想尽量表现的自然一些:“你······”

    话还没说完迎面扔过来一个枕头,陈昏扭头侧身躲开,眉头皱了下,刚回过头来,迟夕已经站在他的面前,抬脚出拳,招招透着凶狠。

    陈昏躲着她的攻击,将校服外套扔在床上,空出左手手握住了她的右胳膊,迟夕皱了下眉,抬起左手袭来又被陈昏困住,少年挑了挑眉,刚想说这下你没招儿了吧,迟夕腿就朝着他踢过来,但是下一秒就被他夹住。

    两个人现在是死死的纠缠在一起,迟夕皱着眉挣了两下挣脱不开,微仰着头直视着陈昏就开骂:“你这个流氓王八蛋!!你趁人之危!!”

    陈昏面色也沉了下来,这人刚醒过来就算是没有害羞脸红吧,但是也不应该是跟自己打架啊。

    “你胡说什么呢?酒还没醒?”

    “我胡说?!那你告诉我,我···”迟夕突然顿住,耳根一红,吞吞吐吐的质问,“我,我的衣服,是谁给我解开的!”

    陈昏以为她说的是校服外套,坦坦荡荡,“我啊。”

    那衣服上酒味太重了,不洗洗的话,到时候回学校谁都能闻出来,这姑娘怎么不识好人心呢。

    迟夕没想到这人耍了流氓还能怎么有理,果然是个王八蛋狗东西。

    “你,你不要脸!!”她被气坏了,脑子短路,搜肠刮肚的想要找出些狠话来,结果只记起了一句不要脸。

    陈昏这下又糊涂了,怎么了啊,怎么给她洗个外套还成不要脸啊,他又没有对她做别的,明明是她,她,那个啥他了啊!

    “不是,咱俩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你都亲口承认是你把我内衣解开了!”

    “什么?!!”

    陈昏声音有点大,眼角上挑,高贵的模样再也维持不住,满脸震惊,“我解你内衣干嘛?!”

    话说完,屋内一片寂静,陈昏觉得好像奶不对,舔了下干涸的嘴角。

    “陈昏!,你这个臭流氓!!”

    迟夕以为他这是在嘚瑟她,剧烈挣扎,这事没解释清楚,陈昏不能放开她,将人缠着的更紧,两具身体隔着衣服紧紧贴在一起。

    “不是,你听我解释,我说的衣服是你校服!”

    迟夕不听,他只能伸手一拉将人抱进怀里,紧紧箍住,“真的,我发誓,我就是帮你洗了校服外套。”

    “·额,还擦了个脸”

    “···行吧我还脱了你的鞋。”

    “对了,还喂你喝了点水。”

    陈昏抱着她絮絮叨叨的汇报,迟夕可能也是疯球了,听完她追着问了一句:“你怎么喂的?”

    陈昏见人平静下来了,微微拉开点距离,跟她对视,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当然是用水杯,不然,你想怎么喂?”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我,栗久,熬到第四本终于可以顺v了!

    明天!11月15,我生日!大日子!!

    大家都来!

    其实我本来以为我会有好多话要说的,但是第一时间居然是想到了我第一本的读者,那些我跟他们说山高水长,江湖再见后再也没看见的人。

    嘿,我没辜负你们最开始的喜欢,你们看到了吗?

    也谢谢现在一直陪着我的读者朋友们,

    你们的id我都认得,评论每天也都会看,

    我会好好努力的,大家一起加油!

    还是那句话,感恩,谢谢阅读,明天见。

    迟夕酒品真的不太好,老实了没一会儿,就又开始折腾,陈昏本来让她靠在自己肩膀上,结果她可能觉得不舒服,往人身边凑了凑,头一下子就埋在陈昏的颈间,毛茸茸的小脑袋使劲儿蹭了蹭,像个小狗儿,热热的气息隔着衣服透进去,勾的人心痒,想把在台阶上的事儿再做一遍。

    但是陈昏知道不行,不光是因为现在不方便,更主要是迟夕她现在彻底晕了,他现在要是主动亲了她,就属于趁人之危了,跟她亲他可就是两码事了,迟夕到时候要是不讲理,他们俩这就是属于扯平,这可不行,陈昏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

    “嗯?”那司机刚才见他没答话还以为人比较高冷不爱说话。

    大概是觉得暖和,但是待了一会儿手又还要往里钻,指尖碰到陈昏结结实实的肉体时,一下子就被人握住了手。

    陈昏喉结动了一下,握着人的手继续隔着卫衣覆着,大手包裹着小手,迟夕才老实下来。

    他由着她闹,大手托着她的脑袋,一下又一下的安抚:“夕夕乖,马上就到了”声音温柔的像是蜂蜜柚子糖还加了气泡水。

    司机探究的视线从前面传来,还带着点羡慕,看看人家这兄妹,妹妹喝醉了哥哥特意来接还耐心照顾着哄着,他家那两个,整天恨不得把房顶掀了,陈昏察觉到视线凉凉的扫了一眼,司机一笑。

    陈昏软磨硬泡甚至采取了些强制手段,终于把人带上了楼,扶着人要开门,迟夕就捣乱,哼哼唧唧的要抱抱,陈昏被闹得钥匙眼都对不上,两人在门口僵持着也不是办法,他就把人放在旁边让她靠着墙。

    “好好靠着,不许乱动。”

    “她不是我妹妹。”少年透过前面的镜子,看到自己身前睡得舒服的少女,神色变得温柔。

    司机:“哦,那你们是姐弟吧,现在弟弟能这么照顾姐姐的也不多了。”

    果然司机的八卦好奇因子又活泛了起来,陈昏细长的眉眼往上挑,幽幽开口,“今天是我跟我老婆结婚纪念日,我们俩回以前上学的地方看了看。”说着又笑了笑,“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两套校服非要我穿上,没办法,只能惯着。”

    这人什么眼神!!!

    “她也不是我姐。”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二十二章:

    他们俩不能一直呆在这里,也回不了学校,陈昏背着迟夕在路边叫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报了个小区的名字,司机看他们身上穿着校服多看了两眼。

    “小伙子这是你妹妹吧?哎呦现在兄妹感情还能像你们这么好的不多啦,都是一言不合就打架的。”

    陈昏不知道这人是从那得出来他们俩是兄妹的,眼神这么不好,为什么还敢出来开出租,少年的薄唇紧抿,过了一会儿,开口道了句:“不是。”

阅读在挨揍的边缘试探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圣武星辰千亿婚宠,老公,极致宠!一笙有喜医本轻狂:冒牌王妃不好宠超品猎魂师重生盛世宠后乍见之欢,毒舌学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