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哇——”林母听到后腿一软倒在沙发上就开始哭,“我的儿啊,你怎么这么命苦!”

    南荨也有些不忍,看着林父有些尴尬,“他让我来看看你们的,他可能觉得自己不听话,也没能赚什么钱,更没有好好孝顺你们,但是他已经死了,希望你们以后能好好地过。”

    有些话是他自己加的,林永进灵魂消失前愧疚和遗憾的样子,现在都还印在南荨的脑海里。

    南荨笑了两下,探头看了眼客厅里坐着的一双憔悴的父母,对他们说:“我代林永进有些话同你们说。”

    不过那司机也太可恶了,下楼的时候南荨问符焰:“那肇事逃逸的司机怎么办?”

    “逃不了的,”符焰冷声说:“活着就归人间管,死后才有地府管,警察查不明白的,生平录上也会写得清清楚楚。”

    听后南荨松了口气,两人出了单元门,南荨身上忽然泛起了一丝丝的金光,闪烁了几下才慢慢消退,这是功德之光。

    天色已经不早了,两人出来后就上了车,南荨上了驾驶座,老实说虽然拿到了驾照,但是除了训练时开过,他是没机会碰车的。

    小红说:“阿荨啊,你怎么有点紧张?”

    南荨跃跃欲试:“第一次嘛。”

    小红无法克可说,在南荨开车的时候全程用羽翼盖住眼睛。

    对于南荨青涩的车技,符焰倒是无所谓,视线一直看着窗外,虽然只是个小镇,但显然已经和他记忆里的差距太大了,夜晚的路灯广告灯晃花了眼。

    南荨看到什么就和他介绍介绍,只要符焰表现出有点兴致的样子,他就会停下车,两人进去看看,到商场店铺开始陆陆续续关门的时候,他们已经买了不少东西,塞满了后备箱。

    从镇上回去的路上就一下子清冷了起来,没有路灯,南荨要一直开着远光灯,他第一次走山路,小心翼翼的。

    符焰指挥小红继续开车,“你开了一晚上了,让她开吧,休息会儿。”

    确实有些乏了,好在这路上不会有什么人,南荨看小红已经掌住了方向盘,就松开了手,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颈部,“其实开车挺有意思的,虽然有点累。”

    男人对车都有种情愫,像是与生俱来的一样,南荨从学了驾照就想着以后工作了一定要先存钱买辆车的。

    符焰安静了一会儿,“这车……丑丑的。”

    南荨莞尔:“有好看的,这车是吴桐的吗?他都没有驾照就买车了吗?”

    “阿荨你想太多了,”开车的小红说,“吴桐连学驾照的钱都不舍得出,更别提买车了,这车是隔壁山头借来的。”

    南荨发现隔壁山头是个壕吧,什么都有,一应俱全。

    就算有术法加持,车也只能开到山底下,不用南荨说话,符焰一下车就掏出了爱马仕乾坤袋,南荨抱着小红站在旁边,看着他把后备箱里的东西一样样扔进去。

    南荨庆幸刚才自己没买什么易碎品。

    东西装完了,符焰十分自然地直接把车也收进了乾坤袋。

    南荨:“……那个什么,车也能装啊。”其实自己不应该这么惊讶,他可能惊奇的是这么多东西混装在一起,找的时候好找吗?

    符焰看他一眼:“你喜欢的话,也可以进去。”

    不不不,南荨说不用了,“我能走的。”

    小红也摇摇头,如果南荨要进去,它肯定也得进去,“外面的空气多好啊。”说完就被符焰扫了一眼,吓得它赶紧缩着脖子埋进南荨怀里。

    回去才发现又面临了一个问题,这庙里没有电没有冰箱啊,这么菜什么的放哪里啊?南荨说,是我大意了。

    吴桐一听,“小事小事,我到隔壁山头要一个去。”

    自此,隔壁山头上的那个老板,慷慨程度让南荨记忆尤深,之后见到本神之后,呵呵呵呵,当然这是后话了。

    取冰箱也很快,但是吴桐带回来的显然不只是冰箱,“大人,南澄湖水神送的一百斤大闸蟹到了。”

    这么快?!

    南荨远远看见吴桐从乾坤袋先掏出来冰箱,紧接着又拽出来一个巨大的箱子,上面还特意打上了大大的蝴蝶结丝带,整个给人一种跟高大上的感觉。

    吴桐说:“大人要的东西,当然是越快越好,”大人最没有耐心了,“从我说了大人想要大闸蟹,南澄湖水神就一直马不停蹄挑了最好的来着,挑完就赶紧送过来了。”

    吴桐迫不及待地开了箱子,里面是被五花大绑的螃蟹,个头都十足的大,一个就得有五六斤。

    这一箱算下来,怕是两百斤都得有。

    原本还在吐泡泡玩的螃蟹们,在箱子打开后,忽然就安静了。

    吴桐搓搓手,就差直接流口水了,看着南荨:“什么时候做啊?”

    看他那意思,当然是今晚最好了,但是南荨真的有点累了,他们晚上是在街上吃的,一如既往只有吴桐吃的最多,南荨因为旁边有林永进看着,他只能看不能吃,馋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南荨就吃不下。

    “还是明天吧,我等会儿做点简单的宵夜给你们吃。”

    符焰:“先去睡觉吧,你今天很累了。”一路上就看见南荨打了好几个呵欠。

    南荨摸摸头,“没事,我看看能做什么宵夜。”

    为什么大家都怕他啊,虽然话少,但是很会为人着想的啊。

    吴桐想起来什么,又去掏他的乾坤袋,“哦对了,”水神跟他说还另外挑了上好的小龙虾过来,如果大人也喜欢的话,吃完了他再送。

    “小龙虾你会做吗?”吴桐双眼放光看着南荨。

    南荨之前没有做过,“我试试吧。”他把手机翻出来准备网上找个做菜步骤,但是信号真的太差了,半天都刷新不出来。

    南荨:“……”败给这信号丢人吗?

    吴桐这次没有揶揄南荨,把自己的手机递过来,“用我的呗,我用术法加持过了。”

    合着你的术法都用在这些地方了,难怪每天要吃那么多饭,你不是大胃王,你是真饿啊。

    南荨也不客气,接了过来继续找菜谱。

    好在步骤不难,南荨看了一遍差不多记住,就把手机还给吴桐。他把自己新买的牙刷拿出来一支,捏住小龙虾的背部,右手用牙刷对着水龙头冲洗干净,把它们的须减掉。

    小龙虾原本也是活蹦乱跳的,但是南荨一捏起它们,它们自己就老实了。

    南荨每一只都说了对不起,然后剪掉了它们的须。

    十几分钟后,小龙虾爆炒结束,汤汁也收干净了,吴桐已经在旁边眼馋半天了,“真香啊,不知道这一锅够不够?”

    南荨哑然失笑:“你记得这是宵夜吗?”刚才就应该让吴桐来跟每一只虾说对不起才对,反正最后肯定又是他吃得最多。

    出乎南荨意料的,符焰似乎也很合胃口,在南荨给他剥了一只之后,他就学会了,自己津津有味吃了起来,虽然吃小龙虾难免显得狼狈些,但符焰的动作自始至终都是一副慢条斯理。

    再看旁边吃得满脸油光的吴桐,南荨默默移开了目光,真的是天上和地下,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这么大一锅,足足有十人份的量了,三个人吃了二十分钟就结束,吴桐还望眼欲穿看着盘子,一手摸着肚子意犹未尽的样子。

    南荨不忍直视,站起来收拾桌子碗筷,要赶快收拾完厨房才能睡觉。

    符焰跟着他站了起来,“给我吧,你去休息。”

    南荨知道他以为自己累了,之前是,不过做完饭吃完感觉好多了,他还想出去走走呢,他还没来得及拒绝,吴桐已经飞速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然后近乎狂野地抢过了南荨手里的筷子和盆。

    “我来我来我来!大人怎么能进厨房呢……”

    南荨觉得,吴桐的狗腿已经到了不可超越的程度。

    符焰带着南荨一起上了山神庙的房顶,两人坐在上面看月亮。这两天在这里好像就是做饭的事,这也能让他暂时什么都不想,而且现在会觉得,做饭还挺有意思的,尤其吃的人那么捧场。

    他之前也做过饭,上大学后,远离家乡,在A市读书,他小姨小姨夫也在A市,作为老师的小姨夫对学习上进的南荨更是喜欢的不行,把家里的旧房子让南荨住,逢节假日就带着小姨去看南荨,给他买好吃的买衣服。

    忽然想起来这些,南荨有些唏嘘,小姨……也不是他的小姨了。

    真的不能闲下来啊,一闲下来就这样。

    南荨抬头看着月亮,又看看旁边空着的一块地,对符焰说:“我今天买了一些菜种子,这几天没什么事我就种种菜吧,不过我快开学了,到时候熟了你们记得吃。”

    “不会的,”符焰转头看他,他背对着月光,南荨看不清他的表情。

    符焰说:“这里只有一季,没有四季,土壤是特殊的,种什么都只熟不老,快的话十天就熟了。”

    南荨听了满意极了,“那我多研究研究种什么,我们吃不完的,让吴桐也拿去卖。”

    符焰点点头,“你不嫌累的话,随便,多的是地方。”

    “有点事做就好,”南荨叹了口气,他跟徐小娥说的玩几天回去,可他,一点想回去的想法都没有。

    尤其一想到徐小娥对自己的母亲见死不救,他就更加抗拒。

    南荨低头把脖子里的锁片掏出来,看着上面的生辰八字,他身份证上生日跟这是不符合的,比他实际的小了一个月,最早的时候徐小娥还骗他说户口本上是阳历。

    南荨上小学就知道了,根本不是一天。

    符焰意味深长地看着南荨,嘴唇动了动,“明天可以再做一次小龙虾吗?就算是我让你做的第一件事。”

    南荨愣了一下,“你不用那三件事我也会给你做的。”

    符焰看着他,“但是这样,你会开心一点。”

    南荨:“……”我的演技是有多差啊。

    那个锁片让符焰也想起来一件事,他从胸口里摸了摸,掏出来一个手串来递给南荨,“这个送给你,对你有用。”

    南荨接过来一看,这个手串整体看起来很普通,但是中间有一颗奇形怪状的红色玉石,隐隐能看到一些瑞气。

    “是辟邪的吗?”南荨问。

    符焰沉思了下,点头:“算是吧。”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收藏!谢谢支持!鞠躬!

    南荨:这是玉吗?形状好像是……心形?

    符焰:那是用我的心头血炼化的。

    酱油桐:把你的心他的心串一串……

    小红乖巧得点了头,把车熄火了,“我等你们。”

    林永进的父母这几天也有些不安,他们原本习惯了儿子的早出晚归,时不时跑朋友家待几天,可是当有警察上门说是让去认领他们儿子的尸体,他们说什么都不信,当时还把来的警察给撵了出去。

    安静了半晌,门铃声再次响起来,林永进的弟弟林永强站起身来开的门。

    “他是中元的两天前死的,希望你们以后多给他烧点纸钱什么的。”

    从林永进家里离开时,南荨心情也有些复杂,本来好好的一家人,想来那一晚出车祸,林永进过马路也是为了快点到家。

    林永进还有个弟弟,也是坚决不相信,“我哥命大着呢,小时候我俩打架他从梯子上摔下来,满脸都是血最后都没什么事!”

    说是这么说,可是警察一走,一家子人心还是跟着慌了。这警察无缘无故怎么会说林永进就死了,难道……大家都不敢往深处想,只能祈祷着他就是出去玩了,过几天就会突然冒出来。

    南荨眨眨眼:“我以前都是把鬼魂超度过才获得功德的,刚才只不过是通知下他的家人啊。”

    符焰:“你完成了他的遗愿。”

    “你们是——”林永强看着门外站着的两个年轻人,后面那位半张脸隐没在暗处,但已然是一副漂亮的皮囊。

    而他们显然,不是警察。

    “大婶儿,您请节哀,”南荨说,“他出车祸死了。”

    林父林母一听,赶紧让他们进来,虽然后面那个长得特别漂亮的男人不太好打扰的样子。

    “我家永进怎么了?他……”林母说着就哽咽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看符焰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南荨朝着小红摆摆手,他跑过去,“你先别动了啊,等会儿吓着人,我们进去看看,一会儿就出来。”

    和从前一样。

    家里的门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三个人脸上又同时露出仓皇来,林母直接两行清泪就淌了下来。

阅读山神来种田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限量宠婚:老公缠上瘾人皇武装重生在横店1号新欢:总裁情意绵绵绝代医妃千亿军婚:老公,极致宠!至尊黑医:逆天狂妃,榻上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