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也是女的(捉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刘队不知道对方阻碍公务的自信是哪里来的?果园给你的吗?

    立马掏出手机来要给上面打,他们这个案子本来就是上面特批的,国家对于学生的关怀力度很大。

    电话放在耳边听了一会儿,表情变得有些难看,刘队说:“信号不好。”

    “我搜个山要什么搜查令?”刘队要被眼前这个瘦皮猴气死了,一上来就让他们赶紧出去,要水要吃的去山底下的人家。

    想起生死未卜的果果,李诚廷的目光黯淡了下去,好在他看到了南荨。

    刘队终于顺利地打通了领导的电话,他把情况大致说了一通,谁知对方直接来了一句,“山搜完了就算了,这个果园不能搜。” WWw.5Wx.ORG

    “为什么?”刘队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声音发冷,“这里是最后的希望了……”

    “那丢了的女学生……”刘队表情很严肃,李诚廷也是,耳朵都竖了起来。

    南荨觉得要是电话那头人说“不管了”或者是再从长计议之类的,李诚廷和刘队肯定要手撕了这领导。

    “特别调查局的同事们已经到山脚下了,我之前接到消息给你联系过,提示你们不在服务区,”

    领导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他虽然不确定果园主人的来头,但是跟那方面沾了关系的,不要招惹就对了。

    挂电话前就对他们说他们赶紧回去。

    特别调查局?

    如果说刘队之前还奇怪为什么要搞个特别警局,现在脑子里就有了点猜测。

    刘队有些一言难尽地对李诚廷说:“这次的事情我们处理不了,你……”

    李诚廷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个答案了,接过自己的手机,“我知道,你们先走吧,我留下来跟他们一起找。”

    紧接着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个陌生的来电,李诚廷想起什么,把电话给了南荨。

    是陈局他们到了!

    南荨说马上就下去接他们,他偏头看一眼符焰,走过去,“我刚才看见个女鬼,好像很凶。”果果应该是她找的替死鬼,目前她没有怎么出手,其实南荨根本不知道对方的实力。

    “那东西应该不是这里的……”南荨几乎见过了附近所有的鬼怪。

    符焰点点头,看了眼焦急的李诚廷,“确实不是这里的,是被人招过来的。”

    “我跟你一起去。”

    南荨不觉松了口气,下山过程中,他悄悄打量符焰的神色,“你刚才生我气啦?”他不知道那果园竟是他的巢穴。

    符焰道:“没有,我不会生你气的。”

    南荨的良心得到了一丝慰藉。

    刘队一直有个问题想问南荨,看他和旁边那个不好惹的说完了话,他才逮住机会说话,

    “特别调查局是处理……那种问题的吗?”

    南荨觉得他的觉悟似乎一下子提高了,“是,我之前协助过他们办了几次案,跟他们局长认识。”

    刘队想想那个走路带风,经常双手合十拜神拜佛的年轻人。

    “我以前打死都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鬼神,但是……”他沉默了半晌,似乎想起了什么,“是这样的,我老婆的妹妹前段时间生病了,他们都说病的蹊跷,想找个大师看一看……”说着低下了头。

    南荨:“你没让找吧……”

    刘队点头:“我那时候觉得他们都疯了,有病当然看医生了,可是……我也觉得那病来得很奇怪。”

    刘队这次是彻底看明白了,南荨肯定是会点玄学界的东西,不然陈局也不会跟他那么熟。

    马上就要到山下了,刘队掏出来自己的手机,“能留个联系方式吗?你什么时候方便了帮我们看看,”见南荨没说话,刘队又赶紧说:“该给的钱一分不少。”

    “不用,我能帮的我就会帮,”南荨把自己的电话号码输进去。

    “要,干嘛不要,”符焰突然出声。

    南荨看到符焰认真的眼神,点头说:“那就要。”社会我山神哥,知道钱的重要性。

    刘队这才安心地回去了。

    陈寅手心里放着罗盘,一靠近南荨就反应巨大,这他是知道的,本来就是想测个吉凶,但是当罗盘靠近南荨身边的人时……

    罗盘则是彻底的不动了。

    不阴不阳是个什么东西?

    陈寅有生之年罗盘就发生过两次不正常,第一次是遇见了南荨,他的罗盘就找不到鬼了,被耍的团团转,白白浪费了不少稀有的符纸。

    这是第二次了啊,陈寅看着符焰明显不耐烦的脸色,有种不妙的预感,数了数自己身上带的所有符纸,整个人开始变得紧绷起来。

    南荨一看他走路都有点顺手顺脚了,“陈局,稳住,”看一眼符焰,他说:“这把稳赢。”

    陈局悄悄翻了个白眼,“你上次跟我打游戏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结果被另外的队友骂我们是菜鸡。”

    南荨尴尬地摸摸头:“每个人都有短板嘛,我之前就说我不会玩游戏。”一加微信好友,南荨就被陈寅拉着排游戏,这不能怪他。

    陈寅:“我教你怎么玩以后你是这么说的吗?”

    南荨见符焰很好奇两人的对话,就跟他简单说了下游戏的事,而符焰对于裤兜里那块砖头除了能千里传音传信传图像外还能玩游戏表示出了十足的兴趣。

    于是南荨说:“抓完今天的女鬼,我教你玩。”

    “好,”符焰终于对捉鬼一事有了丝兴趣。

    算上陈寅的人,一共六个人,符焰让南荨不要离他太远,陈寅一听,让手下把家伙都掏了出来。

    山路不好走,南荨脚底下有根树枝,他迈过去抬头往前看,我去,前方树旁边突然多了个女人,还是红色的衣服,披散着长发。

    南荨脚步一顿,看了眼同样红衣长发的符焰,嗯,他应该也看到了,似乎不高兴跟对方撞衫了,眼见着他手指一动,换了一身玄青色的。

    陈寅他们都没反应,南荨想来符焰用的就是障眼法了。

    女鬼的目光幽幽地看着他们,缓缓扯开了一个诡异的笑容,随着他们的靠近,她笑意加深,嘴角和眼角流出红色的血来。

    实在是太难看了,南荨走不下去了,他停了下来。

    陈寅往前看了看,什么都看不到,罗盘也不能用,他只感觉到一股凉气。

    他家里是阴阳世家,在画符的造诣上天赋颇高,加上祖传的罗盘,是阴阳界有头有脸的人物,不过,陈寅还是羡慕南荨这种天生就能看到的,省了不少事。

    陈寅:“在前面吗?”说着甩出去一个符纸,让他们几个普通人能看见。

    猛然看见那女鬼,队里唯一的女孩子昆瑶有点嫌弃,“这么丑……”

    女鬼听到有人说自己丑,立马就狂怒了,凶狠地朝着他们的方向飞过来,她看到南荨,眼睛亮了下。

    南荨早就习惯了,有符焰在旁边他才不怕,女鬼疏忽就到了他们眼前,抬起袖子,南荨注意到她白骨森然的手。

    她应该是想直接对着南荨出手,陈寅来不及反应,随便扔了张符纸丢出去,一看那女鬼身上爆了雷电,不禁有些懊悔。

    挑了张最难画的居然,回头瞪了昆瑶一眼。

    雷电符打中了女鬼,痛得女鬼尖叫了几声,在地上打了两个滚,她好像没受太大影响,转眼露出尖利的牙齿又要爬过来。

    陈寅赶紧翻剩下的符纸,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鬼,雷电符都不能伤到她几分,忽然就看见南荨身旁的人一脚踩在了女鬼的头上……

    她发出了极度痛苦的吼叫,两只白骨爪立刻想抓住符焰的脚,但是刚碰到就听到“滋滋——”的响声,女鬼慌张地放开,叫的更凄惨了。

    陈寅他们都看见那对白骨手已经有部分变得焦黑,空气里还能闻到一丝烧焦的味道。

    昆瑶忍不住捏了捏鼻子,“咦,比烧垃圾的味道还难闻。”

    陈寅:“……”我求求你少嘲讽这些鬼了,搞不好哪天被暴怒的boss解决掉后悔都来不及。

    那鬼倒是有意挣扎,符焰却纹丝不动,淡然地看了陈寅一眼:“你要来吗?”

    “啊?哦,来,我来了,”陈寅赶紧上前,这会儿掏了个送鬼符来,对女鬼说,“那个女学生呢?”

    女鬼嘴还挺硬的,只在那凄厉地笑,目光从散乱的头发里恨恨地看着李诚廷:“你找不到那个贱人的,哈哈哈,我才不怕!”

    李诚廷能感觉到女鬼对他的恨意,“我们虽然不算什么大善人,可也问心无愧不能做伤天害理的事,你为什么要害我的果果!”

    女鬼目光森然,看到李诚廷难过就开心,“我就不告诉你。”

    陈寅:“你不说也可以,我现在就让你魂飞魄散!”

    女鬼:“!!”

    女鬼也有点忌惮了,警惕地看了眼陈寅,忽然旁边昆瑶捂着嘴笑了起来。

    女鬼:“你骗我!”她恼羞成怒地不停用手抓地,诡笑着:“让姑奶奶魂飞魄散的人还没生出来呢……啊啊啊啊!”

    众人都听到了骨头碎了的声音,她的魂魄也着火了居然,看符焰一副我有点不高兴的样子,纷纷同情地看着那女鬼。

    哎……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陈寅眼看着那鬼差不多就要歇菜了,他提醒南荨还有个重要的事。

    “哦,”南荨小声道:“她还没说唐果在哪里呢……”

    女鬼听到了着急忙慌地说:“你放过我我就说,求求你了,哎呀……轻点轻点!”她的牙直接碎了几颗,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南荨:这女鬼花样作死的样子真丑。

    符焰:是因为本来就丑。

    南荨:……很有道理的样子。

    谢谢收藏!谢谢支持!鞠躬!

    符焰说:“人类不能随便踏进这里,这是我的老巢。”

    南荨指了指同样为人类的自己:“我呢?”

    “你完蛋了!”那幸灾乐祸的语气十分欠揍。

    南荨听到这一句,忽然笑了。信号不好怎么跟没妈的孩子一样。

    还是李诚廷默默地递过来自己的手机,“用我的吧。”这个卡还是跟果果在一起之后买的,为了怕果果有时候找不到他的时候会着急。

    符焰:“你不一样。”

    南荨正在想哪里不一样,因为他会做饭吗?就听符焰自己说出了原因:“你欠了我,我也欠了你。”

    “这个果园……叮铃铃,你等一下,”那头座机响了,这边只能听到“嗯”声音,片刻后挂掉座机,电话里又传出刘队领导的声音,“老刘,这件事咱们管不了了,你带队回来吧。”

    刘队和部下们面面相觑,如果不是他们清楚上司是有多嫉恶如仇,可能会以为是这果园主人花钱买通了。

    “那不让他们进来搜,他们怎么死心啊?”南荨觉得搜一下不是一劳永逸吗?

    南荨来到门口时,吴桐正在跟刘队进行交涉:“这里是私人果园,就算警察也要有搜查令才能搜。”

    “你上司只要口头同意,我就让你搜。”

    打发他们跟对待要饭的一样。

    “你不用这样看我,我不是在打发你们,你们可以搜山,那山上住的人家你们也能随便搜?你不服的话打电话问你上司,你说南乔山的果园要搜查令。”吴桐昂着下巴说,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符焰说:“不行。”

    南荨:“……”

    符焰说完已经大踏步往门口方向去了,吴桐早就扔了手里的工具,路过南荨时眯了眯眼睛,“小哥哥,我发现你胆子很大嘛,”一副你居然让人攻了大人的老巢。

阅读山神来种田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锦绣良医闪婚密令:军爷宠入骨大航海之最强老师最强狂暴续命系统一笙有喜凌霄之上重生在穿越者故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