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遇(捉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南荨从他开始尖叫就忍不住捂上了耳朵,难听就算了,还那么大声,看着已经陷入魔障一般不停用手用力捶打自己头部的郭立斌,南荨觉得这也算是恶有恶报了。

    关小鑫从头到尾都和姐姐还有女儿在房间里,甚至早有防备的给女儿带上耳机让她看动画片。

    听到郭立斌痛苦大叫,她也觉得解气不少,她刚才查过自己所有账目,李毅已经从她这里转移现金一千五百万。

    “啊啊啊啊!这是什么!”郭立斌吓得站不稳坐在地上,慌里慌张地往后退,退到墙角,感觉到手上湿腻腻的,他举起手来一看,脸色更白了。

    屋子里死了个人,尸骨全无,虽说郭立斌犯的案应该由刘磊管,但毕竟人都疯了,还在一直捶自己的头,都头破血流了。

    所以南荨还是给陈寅打了电话,让他们派人来处理比较好,包括这个鬼气很重的房子,那么多鬼还在,也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这房子不可能住人了,等一楼清理地差不多,她就带着珊珊跟姐姐姐夫回去了,关小淼还有些放心不下,让妹妹带着孩子在家里住几天,换换心情。

    南荨总希望好人都能有好报,“看您的面相是有后福之人,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您下一次一定能遇到良人。”

    关小鑫虽然相信南荨,但毕竟这种事可遇不可求,她是真的看淡了,摆摆手:“那就顺其自然吧,我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照顾好我的珊珊,是我当年眼瞎,才让她遭遇了这些。”

    这也不失是一种明智,当然四个月以后她遇到了今生可以托付的人,三十多岁女人的脸上又重新有了少女的娇羞。

    两人在生意伙伴的宴会上结识,对方比她有钱比她家世好,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之前没有婚史,他和他的家人都无条件地愿意接受和爱护珊珊,这些都是后话了。

    陈寅这边处理也需要时间,南荨作为人家法器的最大干扰,选择早早地退出去。

    要超度这么多鬼还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陈寅和几个手下都有点头痛,唯一庆幸就是昆瑶这个惹事精被她爹谴回家去了。

    这么多鬼……陈寅先挑了张限鬼符出来,双手迅速地掐了个手诀出来,一个大大的空气罩就罩住了整个别墅,这可以缩小此范围内的鬼力,也可以防止有鬼脱逃。

    陈寅扫了眼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鬼,先从哪一个开始呢?

    关小鑫的钱也到账了,还要了符焰的电话号码,符焰当然没给,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电话号码,只知道南荨的。

    南荨留了自己的电话给她,“还有事的话可以找我。”

    关小鑫本就是为以后做准备:“我有意换个房子,到时想请大师帮我看风水,不知方不方便?”

    南荨倒是会看一些风水,都是跟着玉矣大师耳濡目染的,但也不算精,他看看符焰,符焰朝他点头,南荨就乐呵呵地答应了。

    有大佬这个外挂在,天上地下无所不能。

    这个小区是个别墅群,地处近郊,远离市区的喧嚣,离镇上就比较近,其实这小区本身风水是非常不错的,南荨也想不通怎么会有了个凶宅。

    他们进来的时候,南荨是靠着刘队分享的位置跟着导航过来的,这会儿手机没电了,南荨凭着记忆领着符焰找别墅小区的出口。

    中途路过小区的圆形喷池,旁边就是公园,有不少老人家在那里下棋聊天,这倒真是个颐养天年的好地方。

    符焰全程也不说话,悠哉悠哉地跟在南荨身后,等他因为还找不到出口不好意思了,符焰道:“不急,离晚饭还有点时间。”

    南荨:“……”开车回去还需要点时间呢。

    又走了一阵,都是一栋挨着一栋的别墅,南荨有点后悔了,刚才应该找那些爷爷奶奶问个路就好了。

    又经过了一栋房子,南荨意外发现对方的院门没有锁,南荨仿佛看到了希望,对符焰说:“你等我会儿,我进去找人问问路。”

    根本不等符焰说话风一样就跑进去。

    这家大门大大地敞开着,南荨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他确实也没看到什么东西,院子里也没有大狗看家,这家主人要么是年纪大了,要么就是太没有防备心了。

    走到房子门前,南荨抬起手要敲门,门却自己先开了,门那边什么也没有。

    南荨暗道不好,二话不说扭头就跑,边跑边喊:“大人大人,救命!”

    可是一转身又傻眼了,他眼前是一片苍茫茫的地方,什么都没有,又好像是他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他伸出手揉了揉。

    再看还是这番景象,他叫的符焰也没有反应,南荨还是跑着,先跑再说。

    跑了一会儿累得不行,南荨终于克服恐惧回了头,刚才看到的房子也没了,门也没有,南荨停下来,往四周看看,和刚才一样,什么都没有。

    低着头,扶着自己的膝盖喘气,至少目前确定这个困住南荨的东西并没有打算伤害他,“你好,我……叫南荨,你是有什么事找我吗?”

    空荡荡的世界根本没有人回答他的话,像是被按下了静音一样,忽然背后有个阴影显现出来,南荨回头,是一扇门慢慢地出现。

    见过吴桐之前开过的鬼门之后,南荨就知道很多门都不能随便打开。

    但是眼下似乎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南荨犹豫了下,有些无奈,对着四周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想你应该不是要害我,这扇门是让我进去吗?”

    他说完,门“嘎吱”一声打开了,门那边……看起来和这边没有什么区别。

    南荨还是决定过了这扇门再说,他试探性地先把脚伸过去,然后用手巴在门框上,往门的另一面看过去,发现并没有他伸出去的这只脚,说明,门内门外的确不是同一个空间。

    做好了准备,南荨深深呼吸了一下,按理说他什么稀奇的事没有遇到过,然后挺直身体进入这道门。

    “嘶——”头部的疼痛让南荨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但感官却告诉他好像回来了,南荨一边用手揉着头,一边睁开眼睛。

    符焰放大的俊脸出现在眼前,他正低着头查看南荨,两个人距离有些近,南荨都有些对焦了。

    他伸手把符焰的脸推开一点,“大人,我刚才遇到鬼打墙了……又好像不是,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鬼打墙吗?”符焰这次却皱起了眉头,目光看了他腕上的手串一眼,“可是我看到确实你跑得太快然后撞到了门框上。”

    南荨:“……谁?撞墙了我?”难怪头那么痛,所以是晕眩导致出现的错觉?“可是刚才不像是幻觉……”

    符焰嘴角轻轻勾起来,这倒是有点意思,有什么东西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算计了南荨。想

    想起来什么,伸手画出了一道千里书,不知道写了什么,然后就收了起来。

    哇,南荨看得目瞪口呆的,那像个古书卷一样,通体发出柔和的金光。

    符焰:“你喜欢吗?想要我可以送给你。”

    南荨摆摆手:“就算给了我也是摆设,我没有法力不能写。”

    符焰:“我可以给你一点,你阴气太重,盛不了这法力太久,但一次也够用几天的。”

    南荨一想到他们的法力消耗了需要时间才能恢复过来,就更加坚定地摇摇头。

    他们面前很快涌起了一阵风,南荨看到地上的树叶都圈成了一个圆圈,还是龙卷风吗?

    他正想着,圈里从下往上出现了一个人的影子,来人是个穿着素色长衣的女子,柳叶眉桃花眼,眼下有颗小泪痣,是个极好看的仙子。

    仙子朝符焰拱手做了个礼,南荨就愣了一下,他这个礼应该是男人……啊,仙子说话了,南荨才恍然。

    “小仙孔一雀,给大人行礼,自吴桐提起大人梦劫一醒,我等小仙都盼着能与大人见上一面,倒是让我先一睹大人的尊容,他们又该嫉妒我了。”

    这孔一雀南荨是有印象的,他不光人长得好看,说话也说的漂亮极了。

    孔一雀这又将目光放在南荨身上,“这位就是南荨小盆友了吧,这些时日,多谢您照顾大人了。”

    他的态度是友好又不显得生疏客气,让人听了如沐春风,南荨:“是大人帮了我不少忙,我那只是举手之劳。”

    在他们二人即将进入这种你来我往的死循环时,符焰说:“这是你的地盘了,我们刚才在这遇到点奇怪的事,这里你有发现过什么吗?”

    孔一雀认真想了一想,没什么头绪:“这里算是偏僻了,住在心里的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孩子觉得这环境不错,适合长辈养老,”

    他实在是没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没什么问题吧,阴差连孤魂野鬼也没发现过。”

    符焰:“你跟我说,哪个地方是连一个孤魂野鬼也没有的?”

    孔一雀:“?!”他一想就明白了,“还是大人英明,是属下疏忽了……”

    符焰倒是没打算为难他:“不怪你,先前是有个会巫术的人把这里的孤魂野鬼都引进一个别墅里去了,又设了阵法,鬼差发现不了也正常。”

    而且,刚刚南荨遇到的事,竟是他都没有发觉。

    几个人都没什么头绪,符焰就把这事交给孔一雀去查查看,说不定会有什么新发现。

    “那个对了,”南荨看他们说完了事情,“这个大门口在哪儿呢,我们找了半天了……”

    孔一雀悄悄打量了一眼符焰,心道大人要想走出去早就出去了,看着南荨,孔一雀加深了笑意:“顺着这里走,走到头左拐就是大路,就能看到大门。”

    南荨道了谢,继续领着符焰走。

    在别墅区外面停一天,不知道有没有被交警发现。

    刘磊把手机拿到了他面前,给他看。

    那一条条早就应该删除的信息都重新出来了,刘磊挑了一条:“‘我已经转移了五百万出来,等会儿就把你的给你转过去’够可以的啊,两个人还商量好了怎么毁掉证据?”

    符焰:“你想见鬼,那我就满足你吧。”说完对着郭立斌轻轻吹了一口气。

    她有买理财的习惯,所以只有她死了,她的直系亲属也死了,他们才能得到钱。

    想想这可恨的两个男人,真想亲手把他们千刀万剐。关小鑫也想通了,就算女儿只有自己,她也要尽力给她所有的关爱,她不需要任何男人的其实。

    刘磊气得牙根直痒痒。

    他们居然还恶心地讨论关小鑫的容貌和隐私,说还不如外面的小姐,等拿到钱包养个小明星玩玩。

    衣服什么的关小鑫一点都不拿,她想通了,“我要重新开始,就让这里的一切,和这座鬼宅一起都留在我的过去吧。”

    南荨见她似乎有点看破红尘了,心底总觉得有点可惜,她们姐妹两个都是善人的面相,“其实你大可不必太在意这些事,谁的一生还遇不到几个人渣,”

    郭立斌感觉眼睛有点发涩,闭上了一会儿,再睁开眼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他看见刚才那本事很厉害的小哥居然是一头漂亮的长头发!

    此时他看见了奄奄一息的李毅,郭立斌跑过去,“这是怎么回事啊?”正奇怪刚才怎么没看见李毅,郭立斌伸出手想去扶李毅,却发现自己的手直接从对方的身体穿了过去。

    郭立斌:“啊啊啊啊……”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指着符焰:“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这是幻象,你对我用了催眠术!”

    “血啊啊啊啊啊!谁的?”

    李毅弱弱地:“我……的,我已经死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意思差不多就够了,果然郭立斌闪过惊慌,半晌后回过神来,“我不相信,这不可能!你们又在给我挖坑,我才没那么傻呢!”

    “我艹你妈的吧!”刘磊忍无可忍把那几条删掉了,留了那条找小姐的证据,“你的后半辈子给我好好的在牢里待着吧!”

    郭立斌满眼地不可置信:“不可能,见鬼了真是!”

阅读山神来种田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异世安家魂魄天斗女总裁的王牌特工我的双胞胎老婆总裁的身体夺取计划本丸到处见鬼[综]兽黑王爷套路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