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万三的聚宝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南荨一回来就扎进了厨房里,忙活了半天做了一桌子菜出来,他做菜的时候,吴桐跟着符焰去地里面了,上次种的种子还剩了一点,符焰想种完。

    前天种的,浇过了水,已经冒绿芽了。

    那两天浇水快没把吴桐累折了,可是大人似乎对这些小菜种子很上心,他为了自己的腰就费了点法术把水浇了。

    符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画面,也点点头笑了,“就它吧,回去告诉老铁,谢谢他的心意。”

    符焰:“闭嘴!”

    真是个不讨喜的人。

    南荨做好了饭摆上桌,出来叫他们吃饭,活还有一点没干完呢,吴桐手里还有一袋种子,但他现在很饿,他小心翼翼看一眼符焰的眼色。

    南荨对这个吃饭积极干活摸鱼的吴桐也是没办法,无奈地笑了笑,站在原地等符焰过来了一起进去。

    吃完饭吴桐收拾桌子的时候,说:“阿荨你怎么还长尾巴了呢?”

    南荨:“……”这个玩笑不好笑。

    符焰:“……真的,这是从那里带回来的‘东西’吗?”

    见符焰也这么说,南荨终于意识到自己在车上无意中摸到的东西,扭头朝自己腰后方一看,顿时哭笑不得。

    南荨:“这看着像个香鼎,扣在我腰上跟兔子的短尾巴似的……”

    “就是说嘛,”吴桐也放下了手里的活计,凑过来满脸好奇:“我用我一万三千年的寿命发誓,这个东西起码有好几百年了,不会是成精了吧?”

    符焰:“感受不到什么脏气息,我之前一直没有发现。”

    吴桐也是,他刚才看见了还以为是人类新的造型设计呢,“大人都感觉不到的,那这是什么东西?”

    两个人的目光都盯着那个盆状的小东西,南荨扭着头看的不全面,看材质像是青铜一类的,此刻才意识到两个人都盯着他屁股的位置看,虽然不是屁股,但也有些难为情。

    他赶紧转个身过去,“不用看了,我自己把它拿下来试试……”

    他刚一伸手,就被符焰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什么都要摸一摸看一看,你才更容易招惹这些东西,还不知道它是什么呢。”

    南荨:“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我觉得它不是要伤害我。”

    就是粘在这个位置怪尴尬的。

    见他这么说,符焰还是不让南荨上手,“我来——”

    吴桐和南荨两个人都紧紧盯着符焰,符焰忽然转头看向吴桐,“地还没种完呢,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这里没你的事了。”

    吴桐:“……”大人,我哪里做错了您说,我一定改!

    吴桐走了,符焰伸手先摸了摸那个不知道是盆还是香鼎,虽然岁月挺长了,但表面还是很光滑,所以应该平时也有人在打理才对。

    可能是符焰的威慑太强,他一伸手那鼎就掉了出来,看起来就像是跳到符焰手心一样。

    而他显然又不是很爱待在符焰的手里,待了一会儿就滚到了南荨的脚边,然后盆底竟然长出了三根……东西,它站了起来,那三个应该是它的脚了。

    南荨:“……”他真的觉得这里面藏了什么东西,东西喜欢他才这么跟着一路回来了吧?

    想起在别墅区的那个古怪的环境,他打开了门,然后……是把这个东西放出来了吗?

    符焰大概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了,“他喜欢你,你也喜欢的话就留着玩吧,不喜欢的话……”

    南荨一听,就觉得自己要是不喜欢,这个小香鼎的下场应该会比较凄惨,它刚才跳到符焰手心应该就是一种示好。

    南荨:“喜欢的,留下来吧。”

    符焰“嗯”了一声,这香鼎算是暂时安全了,南荨觉得符焰的目光依然不太友好,想转移下他的注意力,“吴桐不是在种菜吗,我们一块去看看?”

    符焰又“嗯”了一声。

    南荨发现香鼎自己会移动,而且三条腿走得还很稳当,但还是把它捡了起来,他走在前面小声交待香鼎:“这位大人比较厉害,你要小心不要惹到他,不过他一般都是很好说话的。”

    香鼎:我才没有这么好骗呢!

    一看吴桐的动作就知道这是没种过田吧,就是种过也得是几百年前了。

    他正在弯着腰,一个一个种子地埋进去然后把土填平。

    抬起头吴桐看到符焰和南荨,当然还有南荨手里那只三条腿的东西,“这是刚才那个东西,还有腿居然?”

    南荨点点头,“你家大人说我跟它之间应该存在了某个契机,才有了它能在不惊动你们的情况下就和我有了联系。”现在南荨也习惯跟着他们叫符焰大人了,毕竟真的是大人物啊。

    吴桐:“大人就是厉害。”

    南荨没有身上没有能装下这个香鼎的口袋,就把它放在边上土少的地方,“这里干净些,你就待在这里吧,我很快就种完。”

    他一转身,问吴桐要了一大把种子,被符焰分去一些,南荨找好了地方就开始干活。

    香鼎才不是个听话的,南荨一走,它立马蹦着跟上来,因为周遭的土很软,它一蹦就会陷下去,蹦到南荨跟前也着实费了一番功夫。

    南荨一低头,发现脚旁边跟着那个香鼎,无奈地笑了起来:“调皮!”

    他收回视线专心种菜,弯腰的时候有种子不小心从他手里滑了出去,南荨下意识用另一只扒拉土的手去接,没接着。

    那香鼎见状,又蹦了起来然后用自己的身体接住了种子,重新陷进了泥土里,想把三条腿往上拔,没□□。

    南荨见状笑了,吴桐更是笑得十分夸张,一直用手拍自己的肚子,也不顾手上多脏,“哎呦卧槽,这就是个搞笑的,就它那高跟鞋一样的腿,树都能让它踩穿,还敢在这里乱蹦跶!”

    香鼎知道自己被嘲笑了,很有骨气地放弃了挣扎,因为它发现自己一动,那个傻货就笑得跟个二百五似的,它不仅不动了,还把腿收了,整个底稳稳坐进了土里面。

    这是……气得要坐穿土地?

    南荨不忍心它被嘲笑,走过来准备把它拿起来,视线不经意扫过它的里面,顿时愣住了,“它……会产种子?啊不对,它好像……”南荨一时想不起自己应该怎么说才对。

    那里面居然是满满的一盆种子,这是实体版的黏贴复制吗?不然怎么一下子就多了这么多!

    吴桐三两步跳过来一看,把这香鼎从南荨手里抢了过来,“阿荨,你撞大运了,这宝贝都能让你得着!”

    他说完又朝符焰激动地喊:“大人,大人,这是聚宝盆吧!”

    符焰点点头,忍不住挠了下耳朵,“吴桐,你这么多年除了嗓门据日剧增外,有别的长进吗?”

    吴桐想了下,聚宝盆已经又把脚伸出来从他手里逃了出去,立马奔向南荨,吴桐说:“据我所知,没有,关键我还想了好半天!”不禁内牛满面。

    南荨没想到这东西居然是个宝贝,看吴桐的反应对神仙来说也是个好东西,这个聚宝盆在历史上有过很多传说的。

    相传元代的时候有个传奇的富商,他很会做生意,一次钓鱼的时候钓到了一个盆,拿回家后夫人的金钗不小心掉了进去,然后发现多了很多的金钗,放什么进去都会变出很多个,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说,也是聚宝盆名字的由来。

    南荨没想到真有个这么玩意,还能完好地保存到了今天,只是奇怪,“不应该谁拿着它都会很有钱,道理它很抢手才对,被好好供着……”怎么会到处乱跑。

    符焰只想不通这东西跟南荨之间的联系,他能感觉到一丝,也是这一丝让他没有发现这个东西的存在,“这个东西它挑主人的,在沈万三出现之前,它宁可沉于水底数百年,或许千年都不止,非神非怪才是最奇怪的。”

    “所以沈万三的传说是真的?”南荨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吴桐搓了搓手,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百元钞票来,“来来来,让我试试有没有那么神奇,”他兴高采烈地把盆里的种子都拿了出来,就要把钱塞进去。

    南荨有点无语:“你就算没钱也不会饿死,至于这么视财如命吗?”

    “我得批评你这个人类两句,‘有钱能使鬼推磨’你不知道吗?神仙爱财取之有道就行。”

    南荨想你这算哪门子有道,要不是这聚宝盆不好找,你怕是早就翻遍每一寸土地也要把它揣自己怀里吧?

    符焰的表情已经说明了对吴桐有多鄙视,南荨本以为他会教育两句,但他似乎也饶有兴趣地看戏一样。

    见状,南荨把目光放回聚宝盆上,见吴桐已经迫不及待把钱放了进去,然后第一次对这聚宝盆说尽好话,“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宝贝,让我看看你的本事是真是假吧!”

    口是心非什么的,非你莫属。

    满眼都是期待,吴桐握着双手眼睛盯着聚宝盆,刚才害怕钱太多盆不够装,他特意把一百元对折放了进去。

    时间跟慢镜头似的,他看不到想象中钱多的都要撒出来的画面,感觉十分煎熬,又不敢催聚宝盆,或许,它发功是需要点准备的。

    两分钟过去了,还是毫无动静。

    南荨微微一笑,想必聚宝盆不光是挑主人,扔进去的东西也要挑一挑,看来吴桐注定要失望了。

    等得望眼欲穿了,吴桐探个头看了看,这一看不得了,“我的钱呢!”吴桐刚才的谄媚消失不见,现在只剩下愤怒,把聚宝盆翻过去不停抖,“你不给我变钱就算了,还把我的钱吞了,这像话嘛!”

    他平时用钱那么省,当然咽不下这口气,见南荨和符焰要说什么,吴桐道:“大人阿荨,你们先别过来,我无论如何要把我的钱要回来,还没有人能在我手里成功过,我就不信了!”

    弄了半天他都气喘吁吁了,仍然是一无所获,不禁有点忧伤,“盆大爷啊,盆老爷啊,盆祖宗啊,你把钱还给我行不行,我错了!”

    哀嚎了几句还是没反应,吴桐生无可恋地只能向符焰求救。

    符焰难得一见地摊了摊手,“这我也没有办法,我不是它的主人。”

    “额……”南荨也不知道怎么去做,还是接过了聚宝盆来:“我也不知道行不行,我试试看吧,弄不出来你别怪我,可能是你把它惹生气了。”

    死马当活马医了,毕竟大人都没有办法,吴桐后悔极了:“怪我把它当成了一棵摇钱树!”心里想的却是沈万三老婆的金钗扔进去都能生出许多来,为什么我就不行,怪我是个男人咯?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口是心非桐:我们家大人脾气可好了,人可好说话了,我一点也不怕他!

    南荨:那你为什么要抖……

    符焰:他那是兴奋的。

    谢谢收藏!谢谢支持!鞠躬!

    车是小红开的,因为别墅区的停车场是要收费的,对于这种收费,符焰没有丝毫迟疑那就是让小红守着。

    小红守了一天,庆幸没有交警来贴票,贴票的钱肯定比停车场一天的收费高!

    南荨醒来时又挠了挠腰,看见卡宴也清醒了,还揉了揉眼睛,“这是老铁送的车,我给他建议的是别的款呢。”

    符焰对此嗤之以鼻:“就你这体力,连个凡人都不如了,”符焰悉心地检查每一个小苗,接着说:“这些种子是我种的,它们也是有情绪的,照顾得不好能有好收获吗?”

    符焰没有直接说他“废物”而是还讲了这么一句让吴桐十分惊讶的话,他张大嘴站在原地,“大大大人……您是不是”吃错药了?

    南荨是有点累了,主要是头上那个包还有点疼,他上了车就闭着眼睛休息,迷糊中觉得腰后侧有点痒,他伸手挠了下,有金属质感,他以为是皮带扣。

    符焰似乎在想事情,让小红开快点还要开稳点,本来抖着左腿无声唱歌的小红只能老老实实的,哪怕她的驾驶技术是在蒸汽时代就炉火纯青了也不行。

    符焰也放下了工具,准备往田外走:“先吃饭吧,吃完再干,今天干完就行。”

    吴桐欢欢喜喜撂了手里的家伙就跑了。

    符焰转头看南荨:“这个没有你说的好?”

    南荨摇摇头:“那倒不是,我推荐的那款比这个便宜……这车真酷,”南荨也很喜欢,“我就喜欢这种大车,家庭聚会什么的人多也不怕。”

    香鼎还是个什么盆?她没看清楚他俩就不见了。

    小红就这么被打发了,她一鸟一车留在原地看着他们摸摸新车,又上去坐了坐,大人才把新卡宴收了起来。

    羡慕和嫉妒的小红还在殷切地盯着他们的背影,忽然注意到南荨腰后面别了个什么东西?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小车依旧是隔壁山头的铁公鸡提供的,虽然他并不想给吴桐借,但是大人要用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到没人的地方,小红开的飞快,很快就到了山脚下,他们每天上车下车的地方还停放着一辆黑色的卡宴,全新的。

    小红停车时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铁公鸡真的也有这么大方的时候,我天,这车好帅!”忽然就开始期待下回给大人当司机了呢。

阅读山神来种田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算死命都市逍遥医圣大道三观总裁请低调十月蛇胎风流岁月之活色生香桃运小村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