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精了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但符焰显然已经明白了什么,勾着唇角笑起来,拍拍旁边无措的小朋友:“没什么事,下次洗干净就行了。”

    南荨:“……”洗干净什么?纯天然果汁机吗?

    不过吴桐很快就知道了,虽然南荨并不了解其中的过程曲折,但吴桐一点都不介意,反而跃跃欲试着想要把猕猴桃也扔进去试试。

    南荨睁大了眼睛看着,符焰问他:“怎么了?”

    吴桐躲到了一边去,那颗猕猴桃继续飞行,被路过的符焰捏在了手里。

    吴桐趁机告状:“大人,这聚宝盆老是欺负我,哎,我好像忘了洗猕猴桃了,是不是皮也得去掉啊?”

    符焰没吭声,走过来站在南荨跟前,然后把手里的猕猴桃继续丢了进去。

    吴桐:“……”它果然就是欺负我!

    虽然吴桐一直说聚宝盆欺负他,但他还是会充满兴致地给它喂水果,聚宝盆也舍得离开南荨的腿了,跟着吴桐去巡逻果园子。

    这一圈下来,聚宝盆喜欢吃草莓吴桐是看出来了,等领着它转一圈回去,聚宝盆又跳着跑厨房找碗盆。

    它这次倒出来的浆体是好几种水果混合的,吴桐跟如获至宝一样,抱着聚宝盆亲了一口。

    聚宝盆从他手里挣扎着逃出来,捡了南荨厨房用的抹布蹭了蹭刚才被亲过的地方,成功让吴桐炸毛了。

    “我的嘴怎么也比那洗脸抹布干净啊!”

    聚宝盆虽然个小腿短,但胜在灵活,吴桐自然不能把它怎么样,随便捡了块南荨要做菜用的肉砸它。

    聚宝盆见状也不跑了,直接把肉给吞了,然后开始很慢节奏地扭动身子,吴桐吓一大跳,对南荨说:“没事吧?”

    南荨现在知道聚宝盆其实很有灵性的,看它这样子,倒像是在加工肉,就是不知道会弄出什么出来。

    他蹲下来看着努力扭身子的聚宝盆:“如果是肉泥的话我就做肉饼,碎肉的话我就包饺子。”

    过一会儿,聚宝盆应该加工的差不多了,倒出来十几块饼状的肉块来,还有一大盆的碎肉。

    南荨:“你给他喂了多少肉这是……”

    吴桐表示无辜,“我真的就拿了你肉板上的那一块呀!”

    聚宝盆闻言扭了扭身子,往上挺了挺身子一副求表扬求夸奖的样子,它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看来效果还不错。

    南荨也喜闻乐见,把肉饼煎至两面金黄,厨房里就飘出肉香气,吴桐眼馋了半天了,南荨做好一个先让他品尝下。

    吴桐抱着盘子就去找符焰了,“好香,我先让大人尝尝。”

    南荨笑着摇摇头,等吴桐再一溜烟回来,盘子已经空了,“大人说味道不错,哎哎哎,给我也来一块!”

    吴桐几口就吃进嘴里咽下去,南荨有些羡慕:“真羡慕你的胃。”

    吴桐几下擦干净嘴角:“铁打的流水神仙的胃,这大概是让我觉得幸福的一件事了。”在吃自助餐的时候更加明显。

    又看了眼锅里正在煎的肉饼:“大人也很喜欢吃,不知道够不够……”

    这肉饼还带着一股水果的清甜,可能是聚宝盆没洗就直接做肉的原因。

    他发誓他真的就是随口一说,但是南荨腿边的聚宝盆抖了抖身子,南荨见状拿了盆放他旁边,它又疯狂倒出来一盆的肉饼,堆得高高的小山丘随时都可能倒。

    吴桐:“大人的话未免太好使了吧……”

    南荨:“……”这无处不在的威慑力。

    吃饭的时候,符焰用筷子点了点聚宝盆,眼睛眯了眯:“你还有很多可以发展的空间。”

    聚宝盆抖了抖。

    南荨假装看不见。

    虽然每天都是做饭看菜地逛果园,但依然每天趣事不断的,光吴桐和聚宝盆时而友好时而斗翻天,不觉几天就过去了。

    南荨的这个暑假过得分外的舒心。

    关小鑫的电话是在下午打来的,她这次重新买了套现房,装修什么都没动,想先请南荨帮她看看。

    符焰本来没什么兴趣,南荨说家里的肉已经吃完了,调料什么的也要买了,符焰就答应了。

    关小鑫知道他们住在山上,特地要亲自来接,南荨手痒着早就想开那辆新车,就拒绝了。

    关小鑫还有点不好意思,直到第二天见了南荨开着车一脸高兴才觉得自己想多了。

    关小鑫的新房子这次离市区近了很多,其实这个位置来说,本来不该存在房子都建好了却售不出去的情况,这里除了贵没什么毛病。

    贵就贵了吧,关小鑫是打算和姐姐姐夫一起住,楼上楼下,而且姐姐这么多年没有孩子,听说家里有孩子气会有希望。

    南荨和符焰房里房外都转了一遍,符焰摇摇头:“这房子没什么问题,你看看想给她添点什么运势。”

    这南荨得具体问问关小鑫了,毕竟来之前她已经付了费用,这次是一百万,这是关小鑫打听到的最高的市场价了。

    关小鑫:“我只求家人平安就好,我们女人不怕外面有多辛苦,只希望有个安稳的地方,不管发生了什么,只要我回到这里可以全身心放松就行。”

    如果时时还要警惕着再遇到那种东西什么的,关小鑫再也不想有那种体验了。

    “那这很简单,”南荨应下来,说到这里,“那你之前的房子怎么处理的?”

    关小鑫无奈一笑:“还能怎么处理,空着吧,我总不能害别人。”

    南荨:“之前那个陈局长没给你处理干净吗?哦对了,我还没问他结果呢。”南荨打了个电话过去。

    就算关小鑫再有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房子要是处理干净了转手什么的都没问题。

    陈寅说那个宅子里的鬼审问完了都送走了,很简单,摆阵的人已死,被囚禁的灵魂也得以解脱,只不过数目确实多,足足有一百多个,这房子的前几任主人都在。

    拿人钱财□□,就是手法忒恶毒了些,有的是主人的朋友来这过夜,然后出了事,因为基本都是见不得光的关系,出了事也没被警察发现异常。

    何况,一共也只有两起报案,最后都判的自杀。

    “关小鑫的钱被那俩渣男花去了一部分,剩下的都能追回来,”陈寅说。

    “他那个前夫疯了,刘队说他家里还有个很会作妖的妈,之前他妈就没少掺和,一直撺掇着儿子找女方要钱,刘队把人直接送回去了,让他俩自生自灭。”

    陈寅还对于这母子没了经济来源的狼狈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这么多人命啊,南荨听着有些唏嘘,不禁感叹:“原来你也挺八卦的。”

    陈寅:“……”

    关小鑫等他挂了电话:“陈局长也跟我说清理干净了,我始终觉得那种地方膈应得慌,转手给别人我有点良心不安。”

    南荨点点头:“其实风水这块生意人大都求聚财运的阵,我也不太擅长这块,你看我给你做个驱邪阵和吉福阵怎么样?”

    平安正是关小鑫所求,连连点头,“那吉福阵是什么?”

    南荨说:“你做的善事就是在积聚功德,功德也会为你带来福运,可能是财富,可能是爱情,可能是健康。”

    “我懂了,那就太谢谢大师您了,我会多做一些善事的,其实,”关小鑫说,“我真没想到你们小小年纪的,居然这么厉害。”

    南荨笑着没说话,他只是占了一点天赋,往常,他用的大多是保命的,像这些东西,玉矣大师告诉他,假如有一天他还是要走入这个圈子,总归基础是都有。

    不过画符肯定不行,他聚不住灵气,得靠玉矣大师。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吴桐:为什么我总是被欺负?

    符焰:呵——

    南荨:可能你长得太善良了?

    聚宝盆:人丑还玻璃心。

    谢谢收藏!谢谢支持!鞠躬!

    又接连丢了几个进去,聚宝盆通通都吃掉了。

    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不良反应,南荨把它捧了起来:“就先吃这么多吧,万一吃坏肚子呢……”

    南荨却没有闻到任何恶臭味道,反而是一股清甜的山竹香气,南荨:“……”捧着碗有点不淡定了。

    南荨表示聚宝盆要洗一下,吴桐点点头:“不然会串味是吗?”

    等南荨把聚宝盆清洗干净,吴桐直接把猕猴桃整个丢了进去,他正搓着手,聚宝盆抖了抖身体把猕猴桃又吐了出来,差点正中吴桐的脸。

    聚宝盆没有表示抗议,全程都安安静静的,南荨觉得它可能就是吃坏肚子了。

    回去之后给它准备了一盆热水,聚宝盆在里面坐了一会儿,支着腿凑到了盆边,它的肚子抖了抖,身子扭着。

    聚宝盆老老实实地吞掉了,符焰不知道控制量,一口气又丢进去十几个,直到南荨提醒他多了他才意犹未尽的:“怕他不够吃嘛……”

    聚宝盆微微抖了一抖,这次它也不敢皮了,自己扭着身子走到垃圾桶旁边,先是把猕猴桃的皮都吐了出来,然后跳上桌子,把猕猴桃汁倒进了碗里。

    他捧着碗去找了符焰和吴桐,不知道怎么说,把手里的碗放在了桌子上。

    “喝的?看起来不错哎,”心大如吴桐飞快地跑去拿了三个杯子,一人倒了一杯,不待他们反应过来,就把自己那杯喝了进去。

    南荨支吾道:“无意中……”糟糕,他还是说不出来。

    南荨嘴角垮了垮,摇摇头,他现在不敢说什么。

    吴桐喝完了咂摸了一会儿,“好像是山竹味儿的,还带果肉的,阿荨你是怎么做出来的,真好喝!”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南荨就近摘了几个山竹,剥了壳之后把果肉丢进聚宝盆的肚子里,天色晚了,光线不太好,南荨只看见白色的果肉很快就不见了。

    莫不是……要吐吧?南荨有了这个猜测就去给它拿了一个垃圾桶来,聚宝盆摇了摇头,南荨又拿来了一个大碗。

    聚宝盆把口子朝碗的方向探了探,然后从肚子里倒出来白色的浆体。

阅读山神来种田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综]审神者画风不对后来,他成了女装大佬妃常火辣,王爷请蛋定没人比她更撩汉[快穿]邪少的极品辣妻幸得牵起你的手八零年败类生存手札(gl)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