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发突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别拿孩子跟我说事,我早就想休了你了,我当初就说怎么看阿荨都不像我的种,你以为我南志勇傻好糊弄是不是?”

    这是常年在外打工的南志勇,南荨以前叫他“爸爸”,他有时候会看着他,但那目光没有任何温度。

    “我还不是为了留住你,我们自己的孩子我没保住,我那时候要是没孩子,你不是正好跟我离婚好跟那个狐狸精跑?”徐小娥嘶吼着。

    走近了看清是村长还有其他的人,南荨打了声招呼:“阿爷,叔公们,你们在这干什么呢?”平白的这么热闹,真是奇怪。

    南志勇实在是厌恶极了这个泼妇,却是忽然间领悟到了什么,睁大了眼睛:“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可怜的女儿!”

    结合村长说的那些话,南志勇有了个可怕的想法,他用手指着徐小娥:“我就说你那个时候很不对劲,你你、你是不是在县医院生的是个女儿?”

    徐小娥生孩子的时候南志勇不在家,他打工的地方提供宿舍但是宿舍里没有电话,加上南有金烦徐小娥整日跟个怨妇一样,就很久才通个电话,也是草草几句就要挂断。

    南志勇在这个瞬间觉得浑身发凉,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比他想象的更加恶心。

    破罐子破摔一般,南志勇把徐小娥猛地推倒在地上,“跟你这种人我也没什么可说的,我们当年没有领证,我现在已经有合法的妻子了,并不是你以为的那个女人。”

    “比你比那个女人都好一百倍,我们在市里有好几套大房子,我本来愿意每年回家是因为我们没孩子。”

    徐小娥恼怒地不停在地上踹他,绝望地哭喊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出去的男人没有能抵得住诱惑的,我这么些年呀,真是喂了狗了!”

    说罢又爬过去撕扯着南志勇的衣服,“你把我儿子还给我!他是我拼了命才生下来的!”

    南志勇不耐烦地又踹了一脚徐小娥,徐小娥身后刚好是桌子,这一脚让她脑袋朝后仰,刚好重重地磕在了桌角上,整个人大睁着双眼看着南志勇,也不说话了。

    南志勇也是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第一件事是拿上包就往门外跑,但他显然不知道门口几个人看了半天戏了。

    外面的人也是被这一连串的消息砸晕了,都没反应过来,直到符焰用手摸了摸南荨的脑袋,怜惜地看着他。

    没曾想一推开门看见这么多人,南志勇额头冒了些冷汗,他看着南荨佯装镇定道:“你妈不小心磕到桌角了,我上街给她拿药去。”

    说着也不等人反应就要往外跑,村长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又倏忽一变,示意其他人按住他。

    “哎你们抓我干什么,放开我,你们这样我是不可能掏钱修路的!”

    村长带着人进屋查看,南荨和符焰对视了一眼,看南志勇一时跑不了,跟进去看。

    徐小娥坐倒在桌角下,地上已经一片鲜红。

    南荨看到了从徐小娥身体里跑出来的鬼魂,对村长他们说:“……死了已经。”

    徐小娥的鬼魂刚开始有点发懵,想明白怎么回事之后四周寻找着南志勇的身影,但是她一出门就被太阳烤焦了一片肉,赶紧缩了回来。

    刚成形的鬼,还不成气候。

    村长长长地叹了口气,拍拍南荨的肩膀:“别太难过。”他还不清楚南荨早就已经知道了真相的事。

    南荨:“我一点也不难过。”

    这就是一对出轨男和神经病女人的故事,每个人都是咎由自取,杀了自己女儿什么的,南荨真的不敢想象。

    所以她在遇到危险被救时,非常自然地就偷走了别人的儿子!

    南荨朝着徐小娥鬼魂的方向看了一眼:“这种人死后也会下十八层地狱吧,我忽然很谢谢她这么多年对我不闻不问,这样我在知道真相时才能毫不犹豫地……讨厌她。”

    村里的人都沉默了,因为说起来,大家多少都有闲话,却没有一个人去劝阻徐小娥对南荨好一点。

    这个孩子也不过是能看到某些东西罢了,而那些东西也是原本就存在的。

    村长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只能叹了一次又一次气,然后对南荨说:“你是个好孩子,阿爷对不起你。”

    南荨说:“阿爷不是你的错,你说过她很多次了,光我知道的就不少,是我……命不好。”

    本来只是回来取点东西,没想到撞见了这么一出大戏,最终以徐小娥死亡而南志勇被送去公安局调查而结束。

    南有金一直觉得这么多年对孩子不起,徐小娥的死也让他明白有些事不是都能打马虎眼的,于是他向警察说了南有金重婚一事,这样的话这个案子的走向就忽然变了。

    因为有故意杀人的嫌疑了。

    村长离开派出所之前,去看了一眼南志勇,“善恶到头终有报,我不能再看着你作孽了。”

    南荨名义上的弟弟前一天就被南志勇以老母亲要看孙子为由从徐小娥手里骗走了,现在正在南志勇老婆家里。

    南荨虽说没什么难过,但是心情很复杂也是真的。

    他拿走了自己的户口本和需要的东西,最后一次看了一眼这个家,然后走了。

    走之前,他把自己的钱只留了一部分生活和学费,其他的都给了村长,“修条路吧,这么多钱,能修多长修多长吧,不够的话,我以后挣了再汇过来。”

    南有金摆摆手:“要不了这么多,你再拿回去一些……那个,阿荨呀,你别嫌爷多嘴,你怎么会有这么多少啊!”

    他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啊。

    南荨指了指符焰:“都是大师帮我挣得,我们接了一些灵异类的案子,苦主出手都很大方。”

    村长若有所思地看着符焰,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以后……想回来就回来看看,只要阿爷还活着一天,这里就永远有你的家。”

    南荨转头,拉着符焰头也不回地走了。

    路上南荨也不说话,符焰想了想,对他说:“还是难过的吧?”

    南荨愣了一下,他自己也说不清这种心情,感慨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你说,老天爷是想培养我成什么呢?”

    符焰被孩子逗笑了,伸手摸摸他的头:“培养你……如何面对不平也要堂堂正正的做人。”

    南荨握紧了拳头说对,然后大声背起了……《少年说》

    符焰嘴角的笑意渐渐加深。

    我们每个人这一生都要经历高低起伏喜怒哀乐才是完完整整的人生,我们总想问为什么是我或者为什么不是我,可是有时比答案更重要的,

    是怎么在寻找答案的过程中仍然坚守着自己的本心。

    在淤泥里也没什么可怕,出淤泥而不染才难能可贵不是吗?

    南荨的那些困扰永远也没有一个正确的答案,但是想通之后就轻松了不少。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南荨:该说点什么呢……

    符焰:别说了,我感觉你想哭

    谢谢收藏!谢谢支持!鞠躬!

    匾额上的字也掉了掉,早就看不清了,更不要说里面落得灰,倒也是如此,才让南荨有了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

    仿佛与世隔绝。

    南荨只嘿嘿笑,好像这样就能摆脱小时候的蠢萌。

    “你来劲了是不是,我说了多少遍那是我老板家的侄女,我看上人家,人家也未必看得上我啊!”

    “好啊,你这是承认了,你就是打上对方的主意了,亏我好死歹活地非要给你生个儿子,怕别人瞧不起我们,要不是为了这个儿子,我女儿也不会死!”徐小娥用手掌拍打着南志勇的胸口,喋喋不休,一股脑把不该说的话都吐了出来。

    “我考大学的时候,阿爷一直跟我说让我学农业或者畜牧,最差就是回到村里当村官还能带着大家一起致富,我嘴上应着,还是坚定地选了古建研究,”

    南荨不好意思地摸摸头:“我想着也许能公费就把庙修好了呢,实在不行,我也会技术,可以自己弄。”

    南志勇看着徐小娥跟个恶魔一样,“你把我女儿卖了还是……弄死了?”

    徐小娥头发扰乱,目光涣散,哈哈大笑了两声:“怎么,其实你心底里更喜欢女儿吗?可惜,晚了,我把她装进袋子里扔进医院的垃圾桶里了?”

    南荨的家在村子的最外围,临着路边,寻常没什么人头走动。

    这会儿却远远地看见门口站了几个人,旁边还有辆黑色的轿车。

    扔东西应该只是情绪使然,更大的动静来自一男一女的争吵。

    村长脸色很难看,不知道因为什么气得嘴唇打颤,他刚想对南荨说什么,院子里传来了有东西被扔出来的声音。

    南有金叹了口气,罢了罢了,该来的总要来。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南荨笑了开来,隐隐能看到他两侧的小虎牙,“我那时候只想早点把山神庙重修一下,”跟果园子里不同,真正的庙宇早就废弃很多年了,大门都缺了一扇,很可能是被村民当柴火烧了。

    便宜又放心。

    符焰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你都不知道是什么庙,倒是拜得挺勤进。”

阅读山神来种田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变身电竞萝莉鲜妻太火辣:军少,快接招打开方式错误的守护神咒便携式桃源人品兑换系统[娱乐圈]我失眠,你就温柔点豪门盗情:她来自古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