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没……没有。”

    “那你为何还要跟着我?”

    小乞丐一愣,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做答。

    “吃饱了?”

    “你为何跟着我。”

    “我…我……”小乞丐喃喃道,眼中透出一丝迷惘,“我爹说要知恩图报,拿了人家的东西就要替人家做事,况且……”

    沈枚说到着,眼里流露出一丝坚定:“你们是好人。”

    沐云闻言望向沈枚,见他神情不似说谎,眸中厉色更甚。

    一个乞丐如何见过楚家的玉牌?

    沈姓……

    沐云思索了片刻,实在没有什么印象,他抱着剑冷冷道:“跟紧我。”

    “你若骗我,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沐云带着这个拖油瓶,脚步自觉放慢许多。但对于沈枚来说,跟一个习武之人依旧费力。

    眼看着那鹰就要飞出视线,沈枚咬了咬牙,硬是托着脚蹦了几步,这才不至于掉队。

    雄鹰掠过长街,于一片高空盘旋。它拍打着双翅啸了几声,落在不远处一座高楼上。

    那楼有三层高,朱门玄柱,顶上挂着一个黑金色的牌匾,上书“云水涧”三字。

    “到了。”

    沐云回头对着气喘吁吁的沈枚道:“你跟着我,莫要多言。”

    沈枚点点头,神色颇有几分紧张。

    雅间内,一人坐在方椅上,身着玄衣劲装,乌发以紫冠束起,四方脸型轮廓深邃,眉骨处有一道疤。他的相貌并不出众,却带了股杀伐气势,不怒自威。另一个瘦高的男人战战兢兢的站在他身侧,眼底的乌青十分明显。虽是打足了精神,神色间依旧难掩疲态。

    沐云推门而入,叫了声三爷。

    罗震点了点头,向瘦高的男人介绍:“这是沐府的侍卫,沐云。”

    瘦高男人闻言上前一步,对着沐云作揖道:“沐侍卫,小人王才,是王元辉的管事。”

    沐云抱着剑回他一礼,不作言语。

    王管事也是半个人精,别的本事没有,察言观色的本事却是炉火纯青。见两人都没了下文,他拎起桌上的茶壶,陪笑道:“三爷和沐侍卫先聊着,我去让小二添些茶水来。”说罢便提着壶走出了屋子。

    沈枚站在沐云身后,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得局促不安地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罗震目光越过沐云,来到沈枚身上,确认自己从未见过这人,疑惑问道:“这位是?”

    “他叫沈枚。”

    本想低头做鸵鸟的沈枚突然被沐云推出来,沈枚攥紧了破烂的袖口,一张泥污不堪的脸微微发白,只得神色慌乱地向罗震行了一礼。

    罗震对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目光落在他的跛了的脚上。

    楚怀珝不会随便带一个瘸子在身边,沐云也不会。

    果然沐云又开口道:“他知晓二爷去向,亦识得楚家的玉牌,我便先留他在身边,待二爷回来再向他说明。”

    罗震闻言微微点了点头,这个沈枚应是某个落魄官家子弟,只是他常年不在朝中,也不晓得朝内近几年是否有沈姓官员,帮不上什么忙。

    想到这,罗震不再看沈枚了,他敲了敲桌子,问道:“说起来,二哥究竟去哪了?”

    “云州府牢。”

    依旧是冷漠的声音,不知为何,沈枚听出了几分无奈。

    偷偷看向沐云,发现他依旧冷着一张脸,沈枚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罗震闻言突然笑了一声,他揉了揉鼻子道:“我倒是没想到他都能跑到哪里去。”

    “你们可是有查到什么了?”

    沐云点头,将沐春阁蛊毒之事一一告知于他,最后还不忘冷着脸加一句:“王元辉是二爷叫来的,沐春阁的事拖得久了难免夜长梦多。”

    罗震闻言沉吟片刻,道:“我方才问了王才,王元辉乃是坐马车进城,再有一日便到;兴许是怕耽误事,便先唤王才带着官印快马加鞭前来。”

    “一会儿你若有什么问题,直接问他便可。”

    罗震说罢,食指弯曲放入口中吹了声哨子,窗外想起一声鹰啸,紧接着那只为他们带路的黑鹰自窗口飞入,落在罗震手边,亲昵的蹭着他的手指。

    罗震手指拂过鹰身,道:“我近日有事需回京都一趟,凑巧路过了云州,若不是贪狼发现了你,我还不知你们如今便到了云州城。”

    说到着,那唤作贪狼的鹰挺着胸歪头看向沐云,眼里分明带着些许骄傲。

    罗震从怀里掏出一根墨绿竹哨放在桌上道:“蛊虫之事,想来颇为棘手,况且二哥还有左相交代在事务在身。”

    “此处据浴血营甚远,我今日将贪狼留给你,若有事便就吹响这个哨子,贪狼自会予我报信。”

    交代了许多,罗震自座位上站起,差沈枚到外面去喊王才。

    站在一旁充作雕塑的沈枚听了这话仿若得了特赦令,连忙出门去唤王才。

    沈枚关上屋门,罗震似是又想到了什么,道:“二哥之事,你不用太过担心,也不必为难王才。他若想出来,便有的是办法。他若不想出来,只怕左相来了都不一定叫的动他。”

    沐云闻言点了点头,他奉沐清泽之命随楚怀珝来云州城,虽是第一次,却也在一路相处中通晓楚怀珝脾性。

    当然,通晓是一回事,适应不适应是另一回事。

    王才自门外提着一壶新茶回来,他走至桌旁,从桌上翻开四个扣下的紫檀茶杯,挨个倒上茶水。

    虽说沈枚一身乞丐装引起了他的好奇,不过没人向他介绍,他自然不好怠慢。

    碧绿的茶水沿着壶嘴流至杯中,房间里登时茶香四溢。

    拿起桌上的茶杯,罗震仰头一饮而尽,对沐云道:“你与王才还有事要商议,我便不多留了,下次有机会,可与二哥到浴血营同我一聚。”

    送走罗震罗三爷,沈枚松了一口气,王才却不敢放松。他弓着身子看向两个年纪不大的少年,神色不敢有半分懈怠。

    看得出这位王管家已经很累了,赶了一天一夜的路,刚到云州城便遇上了罗震,一番盘问根本没来得及喘口气又迎来了沐云。

    沐云也晓得老人家身体经不起折腾,况且他本就从罗震那里得知了王元辉的消息,随意问了几句便差他回去休息了

    王才出门不久,便有小二前来敲门,只见他一手提着一桶热水,另一手托着一身干净的衣服;再他身后,两个壮汉抬着一个五分满的大水盆。

    显然是刚刚王才托人准备好的。

    待小二将水盆放入屋中,沐云从怀里掏出一钱银子递过去,便抱着剑随小二一同出门去了。

    行至门口,回身对着窘迫的沈枚道:“洗完后不必穿袜,直接唤我。”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打滚求收藏,求评论~

    “你是什么人?”

    “哎呦……”小乞丐吃痛叫出声,却还是咬着牙说道:“那天和你一起的那位公子,被宋捕头带走了,他让到我告诉你,他在云州府牢做客。”

    “先吃饭吧。”

    他略微思索了一下,犹豫着开口道:“我叫……沈枚”。

    沐云翻了一个白眼,也不知道这小乞丐真傻还是假傻。

    “云州府牢……我家二爷可有说别的么?”沐云眸色一深,手上不由多用了几分力。

    小乞丐眼前一黑,眼泪混着鼻涕流了下来,他大叫道:“没有了没有了,好疼啊,你松手啊!”

    好人?难道给顿饭吃的都是好人?

    像是看穿了沐云的想法,沈枚摇了摇头,小声道:“你家公子身上的牌子,我曾经见到过。”

    小乞丐惊讶的抬起头,只见自己面前多了一个瓷碗。碗里黄澄澄的汤水浸着白花花的云吞,翠绿的葱花飘在汤上,很是诱人。小乞丐怔了怔,刚擦干净的眼泪又流了出来,他接过云吞,咽了咽口水,紧接着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最后一个云吞入肚 ,小乞丐打了个饱嗝,随即红了脸颊。

    沐云向雄鹰飞去的方向追去,小乞丐见他跑了,心里有些着急,不管三七二十一硬生生拖着不方便腿脚跟了沐云两条街,终于在一个转弯处撞上了沐云的后背,沐云看着他,奇怪道:“我家二爷可是还有别的口信?”

    “恩。”

    沐云付了钱,转身正要离开,一声嘹亮的鹰啸从空中传来,只见一只漆黑的雄鹰直冲他们飞来,小乞丐吓了一跳,差点瘫坐在地上。那鹰直接落在沐云的肩上,亲昵的在他的肩膀上蹭了几下,随后又展翅飞翔远处。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沐云在城东的官道上发现了一个可疑之人,那人总是鬼鬼祟祟的跟着自己,目光躲闪却从来没有从自己身上离开。

    眼看着马上就到了云吞铺子,沐云一个闪身走到了边角的桌子旁,就看到那人急急忙忙追过来,正好进入自己的攻击范围,沐云二话不说,直接把人按在了云吞桌上。

    沐云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松了手上的力道,又看了看他漆黑的脸上两道被泪水刷出的白印,抽了抽嘴角憋出两个字:“抱歉。”

    小乞丐没说话,他低着头揉了揉自己的胳膊,又顺手蹭了蹭脸上的眼泪,拖着跛脚就要离开,却被沐云一把抓住。

阅读公子何日不风流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无上大天尊三妻四妾记tfboys之冰冷三姐妹全球论剑《一切从斗破苍穹开始》邪宠大小姐:绝世狂妃最强恶魔妖孽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