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字壹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甲字方向再没有传出声响。

    望着前来送剑的两位示宝人,顾檀忍不住笑出声来,道了句:“二爷真是大方。” WWw.5Wx.ORG

    可不就是大方么。

    楚怀珝加了价,顾檀感觉身边所有人似乎都望向了甲字壹号方向。

    两人均对这些不感兴趣,待拍买结束,楚怀珝便立刻站起身,向着甲字壹号的方向走去。

    穿过人流来到甲字区,再看壹号客位,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难道不是沈家人?

    可倘若不是沈家人,何必出价五千来争这把剑呢?

    倒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了。

    “二爷在想什么?”

    见他低头沉思,顾檀忍不住轻笑道:“难不成是后悔了?”

    楚怀珝悠然开口道:“明珠送佳人,宝剑赠英雄。”

    “既是物尽其用,何悔之有?”

    他说完,回头望向不远处的的二层梯口,开扇对顾檀颔首微笑道,“劳烦这位佳人,随我上去看看如何?”

    不问行二层名曰“锦琛”,以珍宝玉器交易为主。

    两人沿梯口走至楼上,一个木雕月洞门赫然映入眼帘,门上挂着一层白纱幕帘,幕帘上镶着少许珍珠,颗颗饱满圆润。

    厅内中央放着一个巨大的圆环木台,木台从当中划分为两半。左一半为明,上摆物品均是明码标价;右一半为暗,暗台上只有物品,没有价码。环形之上、屋顶正中悬着一颗巨大的夜明珠,所发之光如同皎月一般,十分柔和。

    楚怀珝自明区拿起一枚成色不错的玉佩端详片刻,果然在那玉佩的背面看到了一个不太显眼的门型标记。

    三个门型标记一模一样,楚怀珝沉思片刻,一个想法自心头涌上,他放下手中玉佩,抬眼向四周望去。

    一般市坊,珍宝玉器价格高低均取决于品质成色。这里既是自由交易之所,自然会有专门的鉴定验宝之地。他环顾四周,果然在那月洞门的最左角看到了一方矮桌,矮桌上摆着一块松木板,上书“鉴宝”二字。矮桌后坐着一位女孩,女孩编着两个细辫,紧张地盯着来往客人,时不时低头搓搓手指,神色满是拘谨。

    这位女孩叫胡杏,是‘锦琛’资历最深的鉴宝人胡款的孙女,也是他唯一的传人。

    要说巧也巧了,平时胡款带着胡杏鉴宝,虽会教她东西,却从不让她上手;可偏偏胡款今个早上吃坏了肚子,在那五谷杂粮轮回之所来来会回跑了好几趟。

    眼瞅自己就要脱力,无奈只得先让孙女顶班,自己去行外寻郎中抓药去了。

    楚怀珝佯装成初来乍到的普通卖家,自怀中取出那枚白玉扳指,抬步走至胡杏面前,轻笑道:“姑娘可是这儿的鉴宝师?在下手里有扳指一枚,想借机出手,还请姑娘为我估个价。”

    胡杏终究是太过腼腆,只见她面上红了红,喏喏道:“我不是……我爷爷才是,他现下有事走开了,公子请稍等,他一会儿就回来。”

    楚怀珝举着扳指微微蹙眉道:“不知姑娘若能帮忙鉴定一二?实不相瞒,在下的朋友还在那边等着……”

    “我?”胡杏指了指自己,犹豫道:“我恐怕……”

    “无妨,姑娘大概估个价便好。”

    见他态度陈恳,胡杏这才接过白玉扳指,先是放在耳边敲了敲,又仔细看了看它的成色与材质,舒了口气道:“我听这声清脆纯净,这形细密、温润,应是上好的羊脂玉。”

    她说完,手指又绕过玉璧,“质地也算细腻滋润……”

    待摸到扳指上的印记,胡杏顿了顿,抬眼对他道:“公子这扳指应是由我行中所出吧?”

    “正是,”楚怀栩点头,佯装惊讶道:“姑娘识得这扳指?”

    胡杏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话,只见她手指沿着印记来回摩擦,口中念念有词:“乙…未…”

    她放下扳指,从桌下隔层处掏出几本册子,沾着碗里的清水翻了翻,最终停在一页上。

    只见那页纸上密密麻麻满是绿豆大的小字,字与字之间十分紧凑,一眼望过去简直宛若天书一般。

    楚怀珝扫过那页黄纸,只觉眼晕。

    胡杏就这么翻着‘天书’,手指着文字一个一个往下找,片刻后停了下来,对他道:“公子的这枚羊脂玉扳指乃是我行三年前交易之物,当时的价位是六百两。”

    她将扳指还给楚怀珝,轻声道:“按行内规定,这扳指若在三年之内出手,价钱不得高于六百两。”

    “原来如此,”楚怀珝恍然,又突然皱起眉来: “六百两?这可不对。”

    他疑惑的望向胡杏:“三年前在下分明是以八百两买入此枚扳指,怎得就变成了六百两,姑娘是不是看错了?”

    见他神色不似作伪,胡杏又拿起册子再次翻看了一遍,道:“确实是六百两,不会出错的。”

    “不可能啊。”楚怀珝轻喃,随即道:“在下姓楚名羽,可与姑娘册上记录一致?”

    “楚羽?”胡杏一愣,再次低头查看:“不对……”

    楚怀珝眸光一闪,“怎么不对?”

    胡杏皱眉道:“这册子上分明写的是阿木……”

    话说一半,胡杏突然咬住了嘴唇。

    她记得胡款曾经多次强调过,除了价钱,不问行的所有信息均不可外泄。

    “杏儿!”

    一个熟悉的声音插进来,胡杏神色紧张地合上册子,慌忙把它扔回隔层。楚怀珝抬眼望去,只见一名老人缓慢走过来,他手中提着药包,面色苍白,额上还覆着一层薄汗。

    “爷爷,你没事吧。”

    胡杏小跑至老人身边,一手将老人扶上椅背,一手接过药包,神色满是担忧。

    “没事,没事。”胡款叹了口气,自嘲道:“老了,随便吃点就闹肚子。”

    他坐至矮桌后,看了看楚怀珝,回头问胡杏道:“这位是来鉴宝的?”

    “他……”

    胡杏正要说话,楚怀珝却已经站起身,只听他微笑道:“一枚扳指而已,杏儿姑娘已帮在下验过了。”

    胡款闻言看了看胡杏,沉声道:“我这孙女学艺不精,难免出错,公子若不放心,可让老朽重新看看。”

    “哪里,”楚怀珝微笑道:“既是前辈孙女,眼光自然不会出错。”

    这话说的倒是十分对胡款的胃口,只见他伸手拂过长须,笑了几声道:“过奖了。”

    知晓这胡款一回来,自己定然再问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楚怀珝与胡款随意寒暄了两句便离开了。

    另一边。

    顾檀绕着圆台转了半圈,眼睛不停在打量台上的珍宝。

    碧玉吊坠,白玉象牙、琉璃灯、玛瑙珠、珊瑚树……

    顾檀一一细数过去,心道这不问行的珍宝的确是琳琅满目。

    就在顾檀感慨之际,一方冰蓝色润玉映入他的眼帘。顾檀眸光一闪,伸手正要拿起那它,却被另一人抢了先。

    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正捧着那方匣子,口气十分蛮横:“这玉我要了。”

    顾檀闻言挑眉:“你这姑娘真是无礼,这东西分明是我先看上的。”

    “你先看上的?”少女撇了撇嘴:“可它现在在本姑娘手上。”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今天加班了,所以更得比较晚……

    明天可能还要加,所以提前向各位小天使请个假~

    我尽量保证日更,但是偶尔可能会有意外,望小天使们体谅~

    话是对着台下所有客人说的,可那眼神分明看着楚怀珝。

    一把月白剑卖到三千已是天价,现在有人直接叫到五千,更是不可思议。

    顾檀抱臂坐回座位,眼神扫过台上绛岫,只见她弯着一双多情的眸子,正是在等这边的动静。

    楚怀珝伸手抚向月白剑剑身,心下苦笑:若不是在云州捡到了沈氏遗孤,饶是他平时出手再大方,也犯不着和人去争这么一回。

    接下来所拍的第九件珍宝是一件珍禽,名曰幽冥蝶,此蝶双翅均呈蓝紫色,翅上纹路成九瓣花形状,是传说中冥府主人爱妾的化身,养入府上便可驱凶辟邪,永保平安。第十件珍宝是一味唤作血灵芝的药材,亦是有令大限将至之人起死回生,延年益寿的功效。

    顾檀眯了眯眼,他慵懒起身,想要寻声看看这位甲字壹号客人究竟是个什么神人。可惜甲字癸字相隔太远,放眼望去满是涌动的人头,实在是看不真切。

    楚怀珝隐了唇边笑意,手指握上桌边茶杯,神色若有所思。

    顾檀跟在楚怀珝身后,一眼便看到了那个空空如也的位子,不由挪愉道:“看来人家根本无意与二爷相见啊。”

    楚怀珝挑眉,不可置否。

    没过多久,楚怀珝抬起头来,对着台上的人一笑,启唇道:“六千两。”

    倘若真是故人,散场后自会前来相见。到时说明沈枚的情况,这事也算是解决了一件。

    “不能叫了,不能叫了……”

    甲字壹号的客人歪着头思索了片刻,喃喃道:“六千两……六千两……”

    那人摇着头自言自语道:“不够,不够……”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大厅内霎时安静下来,针落可闻。

    绛岫很快回过神,脸上依旧挂着笑:“甲字零壹号公子出价五千两,可还有人加价。”

    若说自己是为了寻回故人遗物,那甲字壹号的客人又是为了什么呢?

    楚怀珝眼眸微闪:难不成也是沈睿故人?

阅读公子何日不风流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转运七十年代绝色武神:修罗大小姐北冥吞天枕上名门:腹黑总裁夜夜宠超神大管家凤凰男[穿书]活在大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