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你说谁不懂事!”陈落莹跳到顾檀身前,怒瞪着一双杏目:“我告诉你,本姑娘今天就把话放这儿了,这玉我要定了,想从我陈落莹的手中夺走,门都没有!” WWw.5Wx.ORG

    说罢,她拽了拽宋明的衣袖:“宋师兄,我们走!”

    宋明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自然而然道:“多谢兄台割爱。”

    宋明向前走了几步来到顾檀身前,礼貌道:“方才莹莹失言,我在这里向公子赔罪了,还请兄台不要与她计较。”

    顾檀靠上身后圆台,挑眉对宋明道:“这当然是不愿割爱的意思。”

    陈落莹闻言冷笑:“这东西本来就不是你的,你愿不愿意割爱关我们什么事?”

    “当然关你们的事,”顾檀抚上腕上银镯,好整无暇道:“这块玉倒是十分合我的意,就这么贸然被你拿走了,我确实不甘心。”

    几道视线同时望向男人,男人看看顾檀又看看陈落莹,神色颇有几分无奈。他本是从一开始就听见了三人的对话,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根本插不上嘴,只能站在一旁静等着这几位吵完。

    “什么这样那样的,”陈落莹皱紧了秀眉,对着卖主道:“你这玉多少钱,我买了。”

    卖主闻言拒绝道:“我若是为钱而来,这枚寒玉就不会被我摆在暗区了。”

    陈落莹微怒:“有钱都不赚,你是不是…”

    “莹莹!”

    宋明伸手拉住陈落莹,望她一眼示意她不要乱说话。陈落莹被这么一瞪,心底莫名泛起一丝委屈,她一把甩开宋明的手,仰着头不再吭声。

    顾檀本是站在一旁抱臂看戏,看到这儿,心下不免对宋明生了三分钦佩。敢在此种龙蛇混杂之地带这么一个小祖宗出来,真不知道该夸他耿直还是心大。

    宋明无奈地看了一眼生气的陈落莹,对卖主道:“我与师妹也是第一次来这儿,如有逾矩的地方,请阁下见谅。”

    卖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在意,随后从怀里掏出一页纸,拿起一旁的黑白棋子,就这么在圆台上摆起来。只见台上黑白棋子交错,白龙游离击左视右,黑蛟矫健攻后瞻前,两者各张其势,杀伐之气迎面扑来。

    棋局摆好,那位卖主对两人道:“既是你二人争玉,残局博弈乃是最好的方式。”

    “这是我与亡妻所下的最后一盘棋,你二人就以此对弈,获胜者,我自以玉相赠。”

    顾檀扫了眼桌上的残局,见陈落莹犹豫,挑眉道:“姑娘若是不想比,可以直说。”

    陈落莹闻言飞快道:“谁说我不想比,本姑娘可是棋艺一绝!”

    两人自棋桌旁落座,顾檀看了眼盘上黑棋,手指没入棋罐中拈起一枚黑子,随意放上棋盘。

    见他落子,陈落莹求助地看向宋明,宋明想要提示,顾檀却撑着下巴提醒他:“宋公子,观棋不语真君子。”

    眼见宋明是指望不上了,陈落莹咬了咬牙,拿起白子在棋盘空白处一放,对顾檀狠狠道:“该你了。”

    两人你来我往的下了一阵,只要陈落莹落子抬手,顾檀马上便跟着落子,其出手之快,简直让宋明怀疑他根本没有思考。

    事实证明,顾檀确实没有思考。

    就在宋明眼睁睁的看着顾檀将一枚黑子落于无气之地时,终于忍不住开口:“这位公子,哪里不能下。”

    “是么?”顾檀抬眼看向卖主,见后者点头,复又转手将黑棋拿起又重新换地落下,问道:“那这里能下吧。”

    卖主没有说话。

    本以为顾檀落子飞快、神色悠然,以为遇到了高手,哪成想人家根本是在瞎下,再看看那位姑娘,更是惨不忍睹。

    于是一盘好好地残局硬生生被两人下的乱七八糟。

    那位卖主似乎也没料到这两人棋艺居然差到此种地步,瞪着眼盯着棋盘看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话。

    顾檀又胡乱落下一子,抬眼望向陈落莹,陈落莹与他视线相对,突然扔下手中棋子,恼怒道:“不下了!”

    见她扔棋,顾檀漫不经心的站起身,对卖主道:“那这棋的胜负该怎么算?”

    怎么算?难道还要为两个一窍不通的人数子么?

    望着杂乱无章的棋局,卖主叹了口气,他目光游离片刻后瞥见了宋明腰间的玉箫,神色一动,转头问顾檀道:“公子可懂音律?”

    顾檀点点头:“略知一二。”

    卖主又问陈落莹:“这位姑娘呢?”

    宋明立刻明白了卖主的意思,他向前一步道:“在下在音律方面算是小有所成,若公子不介意,这次就由在下同你比曲乐如何?”

    宋明话音刚落,陈落莹眼里迸射出无数欣喜的火花。宋明的音律天赋她是知道的,努力压下唇角的得意,陈落莹还刻意装模作样的皱起了眉。

    本想着顾檀一定会犹豫一番,哪成想他答应的十分爽快:“好,就比曲乐。”

    锦琛,暗区。

    一曲《云裳诉》突兀响起,箫声悠幽,若虚若幻,还没等人反应,又有琴声徐徐而来,洋洋盈耳。

    琴箫和鸣,余音绕梁,不多会儿便吸引了众多看客。

    就在众人以为这就是一场普通的合奏时,原本悠长的箫声突然凄厉起来,宛若待发的金戈,只向顾檀逼来。

    顾檀略微皱眉,腕上银镯磕上琴枕发出一阵轻响,他轻轻转动手腕,手指快速拨出几个杂音,嘴角淌出一丝鲜红。

    见他琴音已乱,宋明心下微喜,一曲《十面埋伏》流泻而出,顾檀眼神微眯,手上动作不敢怠慢,错了几个音后很快跟上了宋明的节奏。

    似是没料到顾檀还能接上这首曲子,宋明再次将内力凝入箫声中,正待动作,却发现自己手指慢慢僵在了箫孔上,再不能动弹半分。

    箫声戛然而止,只剩下那悠扬的琴声还在继续。

    陈落莹焦急的直跺脚:“宋师兄,快吹啊!”

    宋明也是着急,无奈手指仿佛黏在玉箫上一般,根本无法动弹。心下惊疑想要抬头去看顾檀,却发现自己此刻居然是连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暗处,一位中年男人僵硬的扭过头,对这旁边带着白色面具的人道:“阁主,他,是凤家的人。”

    百晓紧紧盯着顾檀的手指,半晌,斩钉截铁道:“他不是。”

    顾檀划动琴弦拨出几个音,只见他指尖微颤,悠扬的乐声中立刻多了几个错音,再看宋明,已是随着琴声慢慢放下了自己的左手,只剩下一只右手扔在握着玉箫,十分滑稽。

    人群中渐渐响起私语声,

    “他怎么不吹了?”

    “不知道啊,刚刚不是还挺好的么?”

    有人盯着宋明看了半晌,惊疑道:“他……好像是被控制了。”

    听到这儿,人群中突得响起一声轻呼:“以音御人,这难道就是幻音?他是凤家的人?”

    “凤家?哪个凤家?”

    “你知道几个凤家?”

    “就是那个有凤来仪,九天之音的凤家?”

    “不会吧,传闻来仪堡不是只收女子么?”

    楚怀珝隐在人群中,耳畔满是嘈杂的议论声,他抬眼望向低头抚琴的顾檀,眼底满是了然。

    “果然如此么。”

    眼前的景象与记忆中林魁的招数叠在一起,楚怀珝想起云州时沐云向自己描述的情景,若有所思地看向顾檀的手指。

    要说林魁以丝线为媒,控制的是娃娃;那顾檀此刻分明就是控制了宋明本人。他以琴弦做掩护,奏琴之余默默挑动指上银丝。只是若要控人,必然无法奏琴,这才有的前面那段突兀的乱音。

    四周的议论声越来愈大,顾檀再次拂过琴弦,一阵寥寥之音自琴上传出,宋明手上的玉笛应声掉落,滚至一旁。

    琴声悠悠落下尾音,顾檀随意抹去嘴角血迹,抬眼望向宋明:“承让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还是没赶上26号,哭唧唧QAQ

    感谢糯米月与一抹雨天的阳的地雷~

    少女闻言沉了脸色,她冷笑一声:“本姑娘怎么说话关你什么事,你长得倒也人模人样,怎么就不说人话呢?”

    顾檀挑眉:“这对人,自然要说人话,可要是对这其他嘛,就得先想想它听不听得懂了。”

    “可是…”

    “割爱?”顾檀低笑一声,伸手拦住了两人的去路:“凭什么?”

    宋明皱眉,没想到这人竟当真是丝毫不让,不由语气也强硬了些:“兄台这是何意?”

    “你!”

    橙衣女子还要争辩,却被人抓住了手腕。

    宋明这下听明白了,他退了一步,看向顾檀:“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顾檀向旁边移了移,伸手指了指圆桌后的男人,“你应该问问这位卖家,他想怎么样。”

    宋明冲她摇了摇头。

    陈落莹轻哼一声,将头偏向了一边,不再理会顾檀。

    宋明闻言笑脸僵了僵,一时没说出话来。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顾檀本是冷眼看着两人互动,见宋明带笑向自己走来,当即也勾起一个笑。

    “哪里哪里,”他笑着开口:“不过是小姑娘不懂事而已,说赔罪就言重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少女一身橙衣,向顾檀扬了扬手中方匣,眉宇间皆是轻蔑:“是你自己手慢没抢到,现在东西在本姑娘手上它就是本姑娘的东西。你若不服,来抢啊?”

    似是没料到少女如此蛮不讲理,顾檀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抱臂轻笑道:“你这姑娘长的到也算标致,怎么说话如此不中听,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女子怒气冲冲地回头,却在看见来人后扁了扁嘴,“宋师兄…”

    “莹莹,别说了。”

阅读公子何日不风流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绝世武侠系统妖孽邪帝,太撩人!重生影帝:首长大人,花样宠妻凌霄之上都市极品撩妹狂少都市之全能术士极品妖孽教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