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穿心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楚怀珝轻笑:“人间处处景相似,只不过相看之人不同,心中所感自然亦是不同。” WWw.5Wx.ORG

    顾檀闻言挑眉道:“想来二爷在京都,定是见了不少相同却又不同的‘美景’了。”

    楚怀栩低笑一声,不予置否。

    楚怀栩随他的目光望去,只见窗外皎月高悬,月光如轻纱般笼罩于地面,微风吹动树叶翩跹,偶然夹杂着几声凌乱的虫鸣。

    “二爷独自在行内转了这么久,可有什么收获?”

    楚怀栩摇了摇头:“毫无头绪。”

    他将墨扇置于桌上,随手拿起顾檀刚刚斟满的茶水,放在唇边轻啜一口:“倘若贪欢不是出自不问行,那我之前的一切猜想,恐怕都要推翻了。”

    “二爷信那少年所说?”

    “那少年目光澄澈,言语间虽有犹豫,却无不安,应该是不曾说谎。”楚怀珝道,“传闻苏画未退隐之时,曾收过一个徒弟,那徒弟因为犯门规而被她亲手废了武功,逐出了师门。”

    顾檀举茶的手一顿,抬眸看向楚怀珝:“二爷什么时候也信传闻了?”

    楚怀珝闻言失笑:“我什么时候说我信了?”他将茶杯放置桌上:“真真假假假亦真,假假真真真作假,传闻这种东西,从来就不是用来信的。”

    “而是要去印证的。”

    …………

    百晓站在癸字零九号房不远处的一颗树上,垂眸低声喃道。

    “顾檀……”

    他望一眼窗内,神色微微有些复杂。

    “阁主,鸽子。”

    “放了。”百晓淡淡道:“东西留下,信……原封不动的送出去吧。”

    阿柘闻言愣了一下,还是点头道:“是。”

    不问行二层,锦琛。

    一红一蓝两条身影涌入鉴宝处。

    顾檀自怀里摸出碧落珠,莹绿色微光顿时照亮了眼前的黑暗。眼前除了一方漆黑的木桌和一把椅子,其他东西早已被人撤走。

    楚怀珝思索了片刻,指了指楼下的拍卖厅,对顾檀轻声道:“下去看看。”

    两人飞身来到拍卖大厅,那空旷的拍卖台前已是落下一层红色幕布,在碧落珠的映照下呈诡异的暗褐色。

    楚怀珝迈步来到台边,刚上台走了几步,便听着底下传来一阵空旷的回响,他顿下脚步蹲下身,手指轻轻叩击足下地砖。

    回响声再次传来,楚怀珝心下了然:这下面应是还有一层。

    “二爷,你看这里。”

    顾檀在拍卖台的一边踱步,只见那台边每隔五米便有一个小巧的貔貅雕像,那雕像虽只有巴掌大小却十分精美。

    楚怀珝闻言向顾檀走去,不料一不留神绊上台边的貔貅像,手中墨扇掉落在地,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

    “什么人?!”

    突如其来的响声吸引了行外巡逻的绛岫。听着外面脚步声逼近,顾檀连忙将珠子收起,随楚怀珝一起躲入厅角幕后。

    望着眼前熟悉的脸,楚怀珝不由想到了两人第一次躲在沐春阁地窖的情形,不由伸手抚了抚唇。

    “点灯!”

    绛岫一声令下,不问行内立刻亮如白昼,只见一人斜靠在客座的角落边,歪着头闭着眼,显然是睡着了。

    似是听到了绛岫的动静,那人蹙了蹙眉,慢慢睁开了眼。

    “好大的阵仗啊,”他起身伸了个懒腰,皱眉道:“这是怎么了?”

    带看清眼前的人,绛岫冷笑一声:“百晓阁主,不问行的开放时间早就过了,阁主不在房间内休息,在这里干嘛?”

    百晓好似对着突如其来的光亮无法适应,他眯了眯眼,打了个哈欠:“已经散场了么?”

    绛岫皱眉:“早就散了。”

    “是么?”百晓惊讶道:“惭愧惭愧,不小心睡着了。”

    “不小心?”绛岫冷冷道:“阁主这般‘不小心’,可是很容易让人怀疑成别有居心啊。”

    百晓看她一眼,不屑道:“别有用心?你这里的东西,难道还有我不清楚的?”

    绛岫闻言脸上泛起一阵青白,她咬牙道:“规矩就是规矩,阁主还是注意些好,万一下次忘了点灯,到时候黑灯瞎火,刀剑可是无眼。”

    “好说好说。”

    见他不甚在意,绛岫虽心有不甘,却也只得咬碎了银牙和血咽。毕竟对方是百晓阁阁主,若是真的别有居心,自己也是没辙。她侧身向百晓让出一条路:“客椅到底不如床铺舒服,如今天色也已经很晚了,还请阁主先回房休息吧。”

    听着几人脚步声渐远,顾檀缓缓松了一口气。楚怀珝从帷幕后走出,若有所思的盯着百晓离去的背影。

    他不确定百晓说的究竟是真是假,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从头至尾都没有发现过百晓的存在。

    难道百晓在帮他们?

    楚怀珝微微皱眉,不可能吧。

    且不说他们只是今日才相识,就算百晓知道行内有人,又怎么会笃定那人就是他和顾檀呢?

    是巧合么?真的就如他所说,只是单纯的睡着了么?

    眼下好像只有这个说法行得通了。

    顾檀不知楚怀珝心中所想,刚才被楚怀珝圈在怀里,整个身子都僵硬了一半。他动了动麻木的右腿,却是不小心踢到一个硬物,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脚下六块地砖忽然沉了下去,顾檀只觉得脚底一空,整个人径直向下掉去。

    听见脚下动静,楚怀珝立刻伸手揽上顾檀的腰,随他一同落入下面的暗道中。待两人掉下,那机关几块地砖立刻升起,与其他砖块拼接的严丝合缝,根本没有半点移动的迹象。

    两人落至地下,楚怀珝望着顾檀微微苍白的脸,关切问道:“还好么?”

    顾檀喘了几口气:“我无事,多谢二爷。”

    借着碧落珠的光,两人很快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他们正处在一条漆黑阴冷的长道中,身后不远处是一个阶梯,想来应是通向地面,往前便是乌七八黑的一片,看不到尽头。

    顾檀将手中珠子举了举,奈何碧落珠光源有限,太远的地方着实照不清楚。

    “这里应是不问行的密道之一,”楚怀珝淡淡道:“我们沿着条路往前看看,若是死路,再返回不迟。”

    两人沿着长道一路摸过去,走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便看到前方多了一个圆形铁门,铁门上挂着一方蛟龙图腾的方形大锁,锁边的墙上放有两盏青绿麒麟烛台。

    楚怀珝伸手摸向台内的紫烛,那紫烛油腻质软,想来应是刚换不久。

    他自怀里掏出火折子点燃烛台内紫烛,明亮的烛光顿时照亮了眼前的黑暗。

    “看来这里就是不问行的藏宝阁了,”楚怀珝拿起那方大锁,端详了片刻,轻笑道:“居然是九龙穿心锁,不问行竟然把这锁都祭出来了,想来这里面的东西定然珍贵无比了。”

    九龙穿心锁乃是前朝巧匠魏班为前朝君主打造出的一把独一无二的奇锁,此锁乃是由昆仑玄铁制成,刀枪不入,十分牢固。之所以名为九龙穿心,是因为这锁仅一个匙孔,却包含了九个锁芯。

    旁人若想开这把锁,必须在进入匙孔的一瞬间同时打启九个锁芯,才能解开。

    顾檀将碧落珠收起,对着那锁看了半天道,“二爷会开锁?”

    “我不会,”楚怀珝笑笑,“可我知道有个人一定能打开。”

    “谁?”

    “你。”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我终于赶在12点之前发文了!!!!

    感谢小鹿乱撞和erin的营养液~爱你们~

    明天早上捉虫~欢迎小天使们留言~

    顾檀按按睛明穴,问他道:“二爷还不回去?”

    “我再看看。”

    楚怀栩推开房门,见顾檀望着窗外景色发呆,便三两步走至他的身后,好奇道:“在看什么?”

    花前月下美人怀,他楚二爷虽不滥交,却也没少了些翠红莺燕的风流韵事。

    顾檀回身走至方桌旁,将桌上将倒扣上着的两个八仙杯摆正,随后拿起手边白玉茶壶,慢慢向杯中倒茶。

    从楚怀珝手中接过木牌,顾檀勾唇一笑:“二爷可要早些回来,顾檀睡得沉,若回来的晚了,二爷可就进不了门了。”

    是夜,有飞禽自空中掠过,翅声隐隐,很快便消失于远处。

    “哦?”

    茶水已没过杯沿三分之二,顾檀将茶壶放下,落座于桌旁方椅上。

    “北郡的夜景。”

    顾檀没有回头,他慵懒地靠在一边,轻嘲道:“之前在云州时,沐春阁多是请我夜间奏曲,一奏便是一夜,此种美景,也不知错过了多少。”

    顾檀向旁边让一步,直接避开楚怀栩的身子。他轻吸一口气,挪愉道: “二爷出身京都,富丽端庄、流光溢彩的景自是见的不少,这山野夜景能得二爷一句有趣,也算是荣幸之至了。”

    望着那草丛中零星几点灵动的荧光,楚怀珝轻笑道,“倒是别有一番风趣。”

    他刚一开口,热气便沿着顾檀的耳后洒入颈内,激得他微微颤栗,两人离得极近,顾檀甚至隐约可嗅到他衣襟上淡淡的兰芷香气。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顾檀将手中药瓶扔还给楚怀栩,抬手掩唇打了一个哈欠。

    楚怀珝见状垂眸看向他:“你若是乏了,便先回去休息吧。”说着将刻有“癸零九”的木牌递去。

    顾檀半倚窗边,手掌抚着腕上银镯微微转动,昏暗的烛光映上眼睫,自眼睑下投出一个精美的扇形阴影。

    屋外脚步声渐近,顾檀抿唇听了一阵。他将手中羽毛丢下,又将银镯重新藏于袖中,这才勾唇理起了鬓边碎发。

阅读公子何日不风流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野玫瑰龙魂战尊特种兵之狼神传说妖孽邪帝,太撩人!枕上名门:腹黑总裁夜夜宠至尊黄金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