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

    顾檀回到沐春阁,发现阁内冷清了不少。他强压下心中浓烈的不安,抬步走上楼梯,正巧在楼梯口与白雪撞在一起。

    “哎呦,走路怎得不长……”

    楚怀珝望着窗外的美景沉思了片刻,转身向着梳洗台走去。那梳洗台乃是黑色雕花檀木制成,台中摆放着一块精致的铜镜,铜镜上镶着三颗珍珠,十分华美。铜镜的左边放着一个圆形妆匣,楚怀珝将匣打开,只见里面仅有几条简单的青色束发带,发带上绣着的几朵蓝色小花很是小巧可爱,他眼眸闪了闪,淡淡道:“看来这位张大人是真的很喜欢合欢花。”

    见他无心理会自己,白雪努了努嘴,冲他嘀咕道:“你们这一个个的,出去也不说一声,这几日楼里来了好些奇怪的客人,还不得由我一一招呼着。”

    顾檀停下脚步,皱眉道:“你刚刚说什么?”

    白雪哼了一声,他心里本就不满,闻言立刻大声道:“我说,这几天楼里来了些奇怪的客人,还得我一一招呼着。”

    “昨日就离开了。”白雪回答。

    顾檀又问:“陆瓯呢?”

    “陆爷啊,”白雪耸了耸肩:“自你走后便没在见过了,算起来,应该有七日了吧。”

    顾檀闻言脸色微变:“七日?”

    白雪点头,“我刚开始还以为你与陆爷一同出去了呢。”

    似是想到了什么,白雪从怀里拿出一张纸,疑惑道:“对了,还有你两天前寄来的信。”

    “你说的什么‘凝魄寒玉’,什么‘暂避风头’,都什么意思啊。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你说的什么玉啊。”

    顾檀抿了抿唇,袖中手指慢慢攥紧,突如其来的疼痛使他手腕一颤,那道自不问行被□□划出的伤口又裂开了。他抬起那只受伤的手,目光却在手腕上的那方手帕上顿了一顿,随后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快步向外走去。

    …………

    从云州府出来已是未时,楚怀珝看了看微微阴沉的天,神色微微有些放松。

    宋乔跟在楚怀珝身后,将他送至门口,突然道:“之前二爷让我查沐春阁的那位顾檀琴师,如今也有些眉目了。”

    “哦?”楚怀珝回身看向他:“查到了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宋乔抓了抓头:“这位顾琴师来云州的时间并不长,大概是沐春阁易主陆瓯后,他才以琴师之名进入阁中。而且这位琴师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平时就上台弹弹曲助助兴,多为艳俗靡靡之音。”

    楚怀珝含笑道:“还有呢?”

    宋乔顿了顿,苦笑一声:“没有了,只查到这些。”

    楚怀珝道:“陆瓯是什么时候接管的沐春阁?他与陆瓯关系如何?”

    “大约两年前吧。”宋乔回忆道:“至于关系如何,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两人之间倒是没传出过什么不和的消息。”

    楚怀珝闻言点点头:“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本分而已,二爷客气了。”宋乔叹了口气:“我现下只愿二爷能早日找出沐春阁养蛊的铁证,把那帮害人的狐狸精一锅端了才痛快!”

    是夜。

    屋外狂风吹动树叶沙沙作响,乌云大片压下,不一会儿响起了阵阵雷声。

    楚怀珝坐在桌前,手里拿着的是一本厚厚的卷宗。那是宋乔三个时辰前送来的案集,楚怀珝知晓他对沐春阁的事即为上心,却没想到他真的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东送过来了。

    沐云走至一边将窗户关上,将嘈杂的风声隔开。沈枚打了个哈欠,见灯火暗了,又重新拨了拨烛芯。

    火光跳动中,楚怀珝随手翻完最后几页,这才抬起头来,伸手按了按太阳穴。

    他叹了口气,问道:“何时了?”

    “亥时了。”

    原来这么久了。

    楚怀珝合上卷宗,这么无聊的东西,也不知晋逸是怎么做到可以面不改色连看三天的。

    沈枚见他合了书,轻声问道:“二爷看完了?可有什么发现?”

    楚怀珝点点头:“围绕沐春阁的案子无非就那几种,唯一的疑点大概就是案发频率与时间线了。”

    他起身动了动手腕,道:“我让宋乔整理出三年沐春阁近三年的案宗,第一年大约有案件三十余件,第二年十余件。”

    “而今年,从一月到今年八月,单单云州府接到的讼状,已有二十五件。”

    说到这,楚怀珝皱眉道:“四月当月便出了八件案子,这也太不正常了。”

    沐云闻言不解道:“查这些到底有什么用?既是沐春阁有蛊,二爷立刻将他们封阁查办,都抓了便是,随后在一一审问,那还用得着这么麻烦。”

    楚怀珝闻言笑了,“你啊你,若真给你一个官做,这天盛恐怕就要出不少冤案了。”

    “凡事都是讲究证据的,更何况我们现下连那蛊虫的影子都没瞧见。”楚怀珝淡淡道:“想要找到更多的证据,就要查他的动机。”

    “沐春阁有蛊不假,可你有没有想过,天盛养蛊乃是诛三族的事情,他陆瓯究竟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来做这件事呢?再者说,他一个小小楚馆的掌柜,又如何会了解蛊虫这种东西。”

    楚怀珝叹了口气:“这蛊究竟是怎么来的呢?”

    沐云闻言皱眉思索了一会儿,不再说话;沈枚也是一愣,半晌开口道:“那二爷找到证据了么?”

    楚怀珝轻笑:“我有一个猜想,已经印证了七分,剩下的现在还不能确定。”

    他话音刚落,便听着屋外传来一声嘹亮的鹰鸣响起,只见那乌云下正盘旋着一只黑鹰,树叶砂砾随风而来,它振翅滑翔了一阵,不一会儿便停在了窗前。

    “是贪狼。”

    楚怀珝眼眸微闪,吩咐沐云道:“开窗看看。”

    沐云刚把窗户打开,贪狼便立马扑进来,它抖了抖身上的羽毛,似乎很是不满那人开窗的速度。

    沐云被它抖了一身灰,冷下脸来,“你这只鹰怎么矫情的跟四爷家的鹦鹉似的。”

    他自贪狼的脚上解下一根木管,只见那木管中塞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包着一层薄薄的油纸,到也不用担心遇水损坏。

    沐云将纸条打开,纸条内的字迹瘦劲清峻,落款处写着一个苍劲的‘逸’字。

    “二爷,左相的信。”

    楚怀珝从沐云手里接过纸条,仔细得看了一遍,半晌,幽幽叹了一口气:“事情果然没那么简单。”

    沈枚和沐云面面相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左相找到了南诏王的亲信,并问出了金玉蟾的秘密。”楚怀珝淡淡道:“金玉蟾里有一颗无忧丹,乃是南诏王献与先皇的寿礼。”

    沈枚不解:“无忧丹是什么?”

    “南诏的圣药,生无忧,乐无忧。” 沐云冷声道。

    “可解百毒,避万蛊。”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一个活跃在凌晨的手残作家QAQ

    又没赶上昨天,哭唧唧。

    但是我爱你们的心是不变的!!

    相信我!!!

    沐云将头扭至一旁,不愿再看王元辉那夸张的表情,沈枚抬头望天,心想着王大人的演技着实是有待提高。

    楚怀珝望着丁香出神片刻,他合了折扇,问宋乔道:“张思是什么时候回乡探亲的?”

    楚怀珝抬步走至门口,刚一推门,便有一阵灰尘扑落下来,呛得沐云连连咳嗽,楚怀珝摇扇扇去面前灰土,这才走进屋中。

    白雪揉揉胳膊,刚抱怨了一声,却在余光瞥见那抹红色时,抬头道:“顾檀?你这几日去哪了?”

    顾檀并未转身,他边走便道:“出去玩了几日。”

    宋乔想了想,道:“三年前的四月中旬。”

    “你把近三年有关沐春阁案件的卷宗都找出来,送到云水涧。”他说罢,转头又指着那前面的那间客房对王才道:“你说这是张思的房间,从未收拾过,对么?”

    说到这儿,白雪向顾檀走进几步,低声道:“你说咱们陆爷最近是不是惹上什么麻烦了?我看那些人,好像都是找他的。”

    顾檀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反问道:“那些客人呢?”

    张思的屋子本来是个偏厅客卧,地方不大,突然进了五六个人,顿时显得拥挤不堪。屋内仅有一张床,一方梨木桌与一架梳洗台。

    床上挂着淡青色的薄纱帷幔,薄被和枕头整齐的摆放在床头。距离床尾不远处便是那方梨木桌,木桌上摆着一个蓝色的广口玉瓶,玉瓶中插着几株枯黄的杂草,仔细辨认才发现,那其实是干枯的丁香花。木桌上方是一青色竹窗,楚怀珝将竹窗向外推开,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一簇簇娇艳的翠菊与丁香。

    “这是什么?”

    沐云从楚怀珝手中接过妆匣,沈枚伸手想要从中拿出一根,却在手指抓到发带的瞬间发出一声惊呼。他迅速将手指缩回,只见右手食指的指肚上似乎被什么东西扎出一个小孔,微一使力,便有血珠从伤口里渗出。

    以拇指将手上血珠拭去,沈枚将那根染上红色血渍的发带拿出,端详的片刻,从里面取出一根约莫三分长的银针。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王元辉闻言倒吸了一口气,他痛心疾首道:“张大人此举真是……哎,痛失胞妹的确可悲,却也不该因此自甘堕落啊。”

    他偷偷看一眼楚怀珝,又重重叹了口气:“如此结局,实在令人喟叹。”

    王才点点头:“是。”

    “进去看看。”

阅读公子何日不风流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惹火撩情:宝贝 ,你真甜不灭修仙诀Boss追宠:霸道总裁太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美娱]好莱坞女王之路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戚先生观察日记[娱乐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