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不安好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闻声将魂力运至双目,幽幽蓝光射出,朝门的方向夜视远视透视。

    就见毛毛背着它家主子站院子里头,抬起一只狼爪子,甚是有礼地隔两下敲一下门。

    她忙起身走出去,给毛毛开了门。

    她不好过,寻常那贱胚子更别想好过!

    手痒痒没忍住撸了两下,又再撸了两下,过了瘾才给急得不行差点狼嚎出声的毛毛进了屋,将曲峥嵘弄进寻伯桥屋里。

    “毛毛哇,有本小仙女在,你家主人不会有事的,用不着担心啊!”

    “来,咱先啃个香喷喷的大棒骨!”

    嗯……隔个几天给他施展一次修复术,一两个月应该能好吧?

    想到这,心一动,噼里啪啦打起小算盘。

    医院不还有药费住院费诊费来着,多养个人便要多些开销,还有她施展修复术的魂力也不是白给的,后边养伤还得买药,瞧这人衣服料子很是不错……

    一通算下来,觉着收入可观,姑娘满意了。

    花了一盏茶功夫给曲峥嵘治了遍外伤,伤口很快就有了结痂的迹象。

    又顺便给人换了身寻伯山的衣裳,寻常便哼着小曲,兴奋地拖着毛毛进了浴间梳洗。

    上辈子她做梦都想养只宠物狗,可惜身体不行,连自个都养不了,更别提养宠物了。

    如今送上门来一只这么漂亮的大狗(是狼不是狗?姑娘直接忽视了),她正好过把养宠物的瘾。

    狼生第一次,被淋湿了毛发乖巧的任人搓来搓去,再到被拖上床一动不动当大型抱枕,毛毛的内心已从最初的泪流满面,升华至麻木不仁。

    为了主人,毛毛拼了。

    便是夏天,竹屋里头也很凉快。

    左边搂着寻安娃子喷香的小身子,右边搂着毛毛满是毛的狼脖子,一整夜,姑娘左拥右抱,睡得不要太美。

    翌日。

    一大早,陈氏抱着个洗衣盆,特意绕远路打李铁根门前过,朝正弄着猪食的黄氏递了个眼色,扭着腰径自向河边方向走。

    黄氏眼珠子骨碌碌转了圈,扭头进了屋,拿上自家的脏衣服装进盆里,拎上皂角,跟李富贵说了声,便往陈氏的后头追上去。

    约莫过了两刻钟,才又抱着洗衣盆回来。

    瞧那盆里的衣服,真真是怎么兜着出去又怎么兜回来,装模作样。

    把盆里的衣裳往婆婆大李氏那屋一搁,黄氏满面掩不住的红光,脚下匆匆便进了自个屋里,冲外头左右瞅了几眼,确认没人,一把将门关了个严实。

    屋里头,李富贵刚从灶间摸来白胖的馒头,正就着腌萝卜吃得津津有味。

    黄氏捻了块萝卜嚼了两下,凑到李富贵的耳朵边压低了嗓门,笑得见牙不见眼:“当家的,有个天大的好事哪!”

    见自家婆娘压低了声,李富贵不觉支起耳朵:“啥好事?”

    “镇上徐府的大少爷看上了寻常那丫头!”

    “徐府?”李富贵想了下,睁大了眼,“那个黄城守妹婿的徐府?”

    “可不就是!”黄氏一双小眼睛里满是算计,“徐府可是镇上数一数二的大户,那徐大少爷更是出了名的出手阔绰,最爱貌美如花名声不好的,凭寻常那模样名声,买妾钱怎么也少不了!”

    李富贵听得心动:“消息可是准的?那徐大少爷啥时来提亲?”

    “提你个头!你个没脑子的!”黄氏气得拿手指狠狠戳了下李富贵的脑门,“那徐大少爷一来,可不就被二房的晓得了!到手的钱不得分一半出去?”

    顿了下,她将声压得愈发小了:“这事咱得悄悄地办,瞒得二房死死的!”

    李富贵揉着被戳痛的脑门痛叫一声,随即一脸恍然大悟:“媳妇,还是你聪明,那咱要咋说成这事?”

    “这事得抓紧些,待会咱就上镇上去,不定那徐大少爷猴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咱赶紧去,还能半道截个胡,要是没遇着,正好咱去徐府和他搭上线,悄悄地把事给办了!”

    “好主意!”李富贵把手往大腿上一拍,就要起身收拾,想到什么,又顿住了身子,“媳妇,寻常那丫头最近这性子有些古怪,她要是不从……”

    “怕啥!那死丫头片子的婚事本就归咱管!”黄氏一撇嘴,“咱谨慎些,悄摸摸的把事谈妥了,别让她听到风声,到时把人迷晕了送去,想寻死也是入了徐府的事,麻烦到不了咱家!”

    李富贵一听,彻底放心了。

    又与黄氏叽里咕噜一阵耳语,边商量着寻常的卖身钱要多少,边匆匆收拾了翻,火急火燎出了门。

    “待明日为娘找黄氏说说,就她跟李富贵那贪财样,铁定成事!”

    “还是阿娘厉害,徐家大少爷后院一屋子的女人,听说厉害的不少,就那狐媚子的长相,进了徐府还不得日日受磋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眼看她的肚子要瞒不住了,不得已只得以妾身先入林家再谋妻位!

    离得近了,寻常不禁惊艳地瞅了好几眼毛毛那在黑夜里散发着微光,霎是漂亮的蓝色毛发。

    白天的时候只感觉它一身白色的毛似带了些蓝,没想到在夜间竟蓝得这般好看!

    李小荷摸摸自个微微隆起的小腹,一双眼在黑夜中泛着饿狼般凶狠的光。

    她跟轩哥山盟海誓非卿不娶,非卿不嫁,要不是寻常这贱人勾得轩哥魂不守舍,轩哥早迎了她入府!

    玩性大起,姑娘拿了根大棒骨,逗狗似的逗了好一会狼,才给曲峥嵘治伤。

    有之前魂力消耗太多的阴影在,寻常不敢大意,既然一时半会治不好,她就预备慢点来。

    可恨,都是寻常这贱人害的!

    转念,想到寻常进了徐府的下场,李小荷又舒坦了,抚着小腹得意的咯咯笑起来。

    夜渐深,寻常被一阵动静吵醒时,魂力已经恢复了大半。

    陈氏听着闺女的笑声,亦是止不住一阵快意,她终于为她家东子报仇了!

    母女俩一头说着一头想着,不觉便一同美滋滋做起了梦,梦里寻常姑娘不晓得有多凄惨不堪。

    “阿娘,这是老天在帮咱们!”李小荷激动得尖声叫出来。

    “小点儿声!”陈氏被自家闺女尖利的嗓门唬了一跳,跟着也忍不住亢奋,“可不是,连老天爷都看不惯那小贱蹄子作恶多端!”

    何至于如今又遭变故,轩哥竟被徐家那丑八怪看上!轩哥他娘还为攀上这么一门亲事傻乐呵!

    徐家高门大户,徐英出门必带护卫,她的手又伸不进徐家去,一时半会竟是奈何徐英不得。

阅读有女不寻常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限量宠婚:老公缠上瘾人皇武装重生在横店1号新欢:总裁情意绵绵绝代医妃千亿军婚:老公,极致宠!至尊黑医:逆天狂妃,榻上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