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绛云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安逸自从老爷子搬走以后,很久没有来过成都了,跟当年的街道相比,已经截然不同了,很多小时候俩兄妹印象里的好去处,都已经不见了踪影。

    “林兄且说。”

    “绛云楼!”

    把大家安顿完毕之后,除了江如月要留在府中为科考做准备外,其他三人则一起走出府门,欲往成都街道上去寻些吃食,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绛云楼算是成都府最雅致的去处了,风流才子无数,达官显贵更是随处可见。这地方外面是个茶楼,里面是听曲儿看戏的去处。只不过和一般的青楼不同,里面的姑娘都是卖艺不卖身的。”

    “那这些个风流的公子哥儿,就每天看着摸不着,白白往水里扔银子?”

    林牧之似乎早就料到安逸会有此一问,会心一笑的朝安逸低声道:“看中了哪个妙人儿,带出绛云楼就是。”

    绛云楼就在成都县的中心地带,三个人走了一盏茶的功夫就已经置身在楼前了。

    朱红色的大门透着古韵,三阶白玉阶上只有几个侍者在迎来送往,彩色的琉璃瓦在夜色下仍能折射出灯火的光华。两根红木漆柱分左右而立,各书对联一副。

    上联是:

    半榻梦刚回 活火初煎新涧水

    下联是:

    一帘春欲暮 茶烟细扬落花风

    正前方是一面玉石屏风,上覆黑瓦,墙头砌成高低起伏的波浪状,琴音和着曲声从后面隐约传来,上书“绛云楼”三个水墨大字。

    安逸心道,这好一个优雅的风月所,本来一副看似透着茶香的对联竟然也是如此香艳。仅仅从这外面来看,门口并没有打扮的花枝招展来揽客的姑娘,几个迎来送往的侍者显得有些单薄,但这丝毫不耽搁绛云楼门前的车水马龙,锦衣玉靴。

    “三位客官,看您几位面生,可是第一次来我们这绛云楼?”安逸他们刚到门前,立刻就有侍者迎了上来。

    安逸笑着对侍者道:“我们是外府来的,听闻绛云楼大名,且给我们推荐个雅致坐间吧。”

    这侍者天天在门口迎来送往,可是练就了一双敏锐的眸子,达官显贵一眼就能分个高低,文人墨客一瞥就能判个高下。看到安逸这身打扮,自然不会怠慢。

    “那几位跟我里面请。”

    侍者把腰一躬,闪身一旁,做了个“请”的手势。

    绕过屏风便是一处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中间是个水磨石的大方台,上面一位婀娜的女子在拨弄着琴弦。方台四周皆是玲珑精致的亭台楼阁,高高低低错落有致。方台的对面起了一座高耸的楼宇,上面每层有着三三两两的屋舍,几明几暗,交相辉映。

    安逸看着对面这座建筑,问那带路的侍者:“那对面的楼宇是何处?”

    侍者回身解释道:“那座楼便是我们的绛云楼的主楼,上面屋舍里多是一些我们这儿的贵客。那最上面一层就是我们的绛云阁,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有从大夏朝各地而来的妙人儿来做这阁主,谁能答上她的话,谁就能有缘做她的入幕之宾。”

    “哦?那我倒想知道如何才能成为你们这儿的贵客?”

    侍者笑道:“在我们绛云楼做这贵客其实很简单,只需要您有两口气。”

    安逸不太明白,“两口气?什么气?”

    “拟把疏狂图一醉的才气,黄金白璧买歌笑的豪气。”

    “哈哈哈哈~”安逸听完是放声大笑,没想到这“奉旨填词”的柳三变几百年后还能做的这绛云楼的座上宾。

    侍者将安逸他们带着距离方台不远的一座雅致的亭台里,引他们落座。

    “几位来点什么?”

    “给我们来点实在的,我们赶了一天的路,都有些饿了。”安逸对侍者道,

    侍者应声而去。

    “少爷,您慢点!”

    安逸几人刚进去不久,绛云楼的门前从马车上下来一众人等,为首一个男子身高七尺,穿着一袭绣绿纹的紫长袍,腰间挂着一块极品镂空羊脂玉佩,足蹬一双白鹿皮靴,左右两边的靴子上各镶着一颗六角形的大翡翠。

    男子好像有些微醺,被众人扶着走下马车,手里还拿着一根丈八长、通体雪白的长枪。

    门口的侍者显然是认识此人,连忙上前招呼道:“哎呦!曾少爷,您大驾光临也不让下人给小的知会一声,这东西我帮您拿着吧...”

    侍者殷勤的相帮男子接过手里的秘银枪,谁知道那男子并不领情。

    “啪~”

    反手打了那侍者一个耳光,带着些许酒意冲他骂道:“你算个什么鸟东西,爷这杆湛金枪是刚刚打出来的,精钢黄金混铸而成,弄脏了他,戳你一身窟窿!”

    说着就提起这湛金枪刺向那侍者,他本就带着酒劲儿,一枪刺偏,扎在了这门口的白玉阶上,坚硬如铁的白玉石被砸出了一个拇指大的缺口。左右见状赶忙将他拉住,好言相劝道:“少爷,您小心闪了身。”

    那侍者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惊魂未定的却又不敢逃走,只得爬起身不停的鞠躬赔罪,赶忙也不多说,引着这一行人奔主楼而去。

    他们穿过游廊时,中央那座水磨石大方台上的抚琴的女子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妙曼的女子,身着一袭红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外罩品月缎绣兰衣,内衬淡粉色锦缎裹胸,袖口绣着精致的金纹牡丹,胸前衣襟上勾勒着几处蕾丝花边,裙摆一层淡薄如清雾笼泻绢纱,腰系一条金腰带。

    那位被唤作曾少爷的男子,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这水墨台上的女子,嘴里念念到:“真是个尤物啊。”

    旁边的随从哪还不明白曾少爷的意思,一把拉住前面带路的侍者问道:“喂,我且问你,这女人可是新来的吗?”

    那侍从忙转过身解释道:“是是是,这是今天刚刚到我们这儿的紫韵姑娘,是从江南来的,是我们目前的绛云阁阁主。”

    曾少爷看着方台上正在向众人作揖行礼的女子,一脸淫笑的对随从道:“你们看这江南女子可真是水灵着呢,今晚侍候老子再合适不过了。”

    随从连忙赔笑称是.....

    安逸和江如月他们倒还好,毕竟是男子。安欣这丫头离着成都还有三五十里的光景就开始喊饿了。于是,他们一进城便分作两处,安逸带着江如月还有林牧之他们去老宅安顿下来,高影疏则带着安欣去了逸仙楼。

    安府的老宅就在距离逸仙楼不远的地方,院外粉墙环护,一根根已经光秃秃的柳条耷在院墙上,可以看出春夏之际也是绿柳周垂的美景。

    “好!”

    安逸听后笑了笑,说道:“这名字可够香艳的,林兄所说的可是个风月场所?刚到成都就往这往这风月场子里钻,我这可就甭想再进蜀王府的大门了啊。”

    林牧之和金铭尹听他说的,都不禁笑出了声,林牧之却道:“哈哈哈,安兄想到哪儿了去,我也不只是那不知轻重的人,怎么会一来就把兄弟往那窑子里带。”

    推开这落满尘灰的院门,就见到这内设的三间垂花门楼,四面抄手游廊。院中有一带已经干涸的水池,水池上有一白石板路跨在上可通对岸。内院里甬路相衔,山石点缀,五间抱厦上悬“书香门第”匾额,整个院落虽已经多年未曾打理,落满尘灰,但仍掩盖不住当年的富丽堂皇,雍容华贵。

    “安兄这府院虽是多年未曾打理,但是当年的奢华可见一斑呐。”林牧之看着这宽阔的府院,夸赞道

    这倒是头一回听说,安逸觉得这个地方的掌柜倒是个有想法的人,这样的方式更加能迎合达官显贵们的胃口,再加上文人墨客的渲染,比上那明码标价的青楼女子,不知道要多丢上几倍的银子。

    安逸点点头,“走吧,那我们就也去看看这座绛云楼到底有多大的魅力,引得这些成都的显贵们流连忘返。”

    众人应道。

    安逸无奈的摇摇头,他拿出几张银票,让金铭尹安排几个民兵去扛些米回来,让大家先饱餐一顿。

    林牧之听后神秘的一笑,冲安逸道:“安兄,几年前我来过这成都,我倒是知道有个好去处。”、

    “逸哥,咱们不去找欣儿姐和影疏姐吗?”金铭尹问走在前面的安逸,

    安逸冲他摆摆手,说道:“让她们俩在逸仙楼说说体己话儿,咱们四个老爷们去算怎么回事。”

    第二十八章·绛云楼

    一行人进了成都已经是傍晚了,作为成都府做繁华的地方,夜幕下的繁华自然不是华阳县可以比拟。街道两旁店家纷纷将各自门前的街灯点亮,橘红的光焰,花苞似的灯罩,给这肃穆的秋日街道染上了一层胭脂般的红晕,一片迷离恍惚。

    安逸站在老宅里,仿佛能从空气中嗅到儿时的味道,院墙上的蔷薇和那水池里的锦鲤,都好像流淌在时间的溪水中。他收起思绪,对众人道:“牧之这边人多,就安排弟兄们住在外院吧,如月和铭尹跟我去里院,最里面两间留给安欣。屋子都是多年未曾打扫,明天我让欣儿去集市上买些家仆回来,不过今晚可要劳烦诸位自己动手了。”

    林牧之咧嘴笑道:“比华阳县那个黑窄的巷子不知道强上多少了。”说完他冲着身后的人马喊道:“弟兄们,承蒙公子收留,今晚把这府院给老子打理干净,就当是交租子了!”

阅读布衣天国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无上大天尊三妻四妾记tfboys之冰冷三姐妹全球论剑《一切从斗破苍穹开始》邪宠大小姐:绝世狂妃最强恶魔妖孽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