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白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好,”白候青袖口朝着仇家家主甩出一把细弯刀,“我想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仇家家主脸上全是惊恐之色,捡起细弯刀,似有千斤重般,压得他手不停地抖动。

    一咬牙,单手挥刀,朝着另一只胳膊落下。随着刀光落下的,是一只血淋淋的胳膊。

    “是要我点出来吗?”微微加强的语气,但下面却是有人早已坐不住了。

    “说说你们进了鸾香水榭后的情况。”白候这才将眼中的杀气给收起,但那斜飞的双眼,仍旧让他们不敢直视。

    南家家主战了起来,弯腰说道,“回白候,走到里面之后,我们进到了媚娘的主位,暖阁之中。”

    “哦?”白候不明所以的轻起一声。

    南家家主向来喜欢揣测,自然知道现在什么才能让白候将对他们密谋夜袭鸾香水榭之事的注意力给引向别处。

    白候钻研权谋之术,自然会对他所说的那个青年感兴趣,所以虽然及其不愿意提尚老先生这四个字,但他也只好硬着头皮说出:

    “尚老先生的唯一记名弟子。”他说这几个字时,特意将语速放慢,眼中透过袖口,看着白候。

    白候一听这话,嘴角微裂,固然是很对他的口味,可是心中尚有疑虑,因为从来没听到过,人族智者,一生参研权谋之术的尚老先生的座下,收过弟子。

    南家家主也知道,白候会对自己所说之人的身份产生怀疑,因为他也没听过尚老先生收得有弟子,但他目的明显达到了,只需要白候暂且忘记他们密谋之事即可。

    他才不关心那夜媚娘的话是真是假,可话都说到这了,要再不往前推一把,岂不是功亏一篑。

    转念一想,南家家主接着又说道:“鸾香水榭明天不是正好宴请白候吗?白候大可见见那男子,也可辨辨真假。”

    白候听了之后,左手不觉地往玉椅一边的架上握了握,这时,从外面急匆匆地跑来一位家丁停在议厅的红门外。

    朱管家走了出去,低语与那家丁说了几句后,神情却是慌张了起来。

    “什么事?”白候问。

    “正门外无故地摆放着两具尸体。”朱管家回道。

    白候眼光淡变,让朱管家传家仆将他们抬到议厅来。

    “是他们,魂狱派来的俩位魂使。”朱管家一眼就认出这两具尸体来,他们曾于深夜求见过白候,被他盛情招待后就打发走了,原本以为他们已经回去了,没想到,却是双双死了。

    “他们也曾参加过那夜鸾香水榭的夜宴。”其中一个家主看罢之后,说道。

    事发之后,他亲自向那夜寒烟湖旁的看客们询问过,关于那夜参加酒宴的所有青年才俊,这两位,是最后到的,也是使他们记忆最深刻的。

    看这两具尸体的穿着打扮竟然和那些看客们所言的半点不差,这位家主才敢说他们也曾参加过鸾香水榭的夜宴。

    这下,更加合南家家主的心意了,所有焦点都在鸾香水榭,白候的关注不可能再回到他们密谋一事之上了。

    白候扫过尸体两眼,接着就坐回了玉椅。

    “怎么办?是不是应该通知魂狱?”朱管家请视白候。

    “怕是魂狱已有了别的打算,已经是不需要我白府了。是吧,仇家家主?”白候的眼光一转,就刺向一旁刚断了胳膊的仇家家主。

    在座的各家主听到白候的话后,一脸茫然,不解其意,所以都转过头去看向仇家家主。

    仇家家主额间冒汗,双腿不停地打着颤。

    “你就没有什么向我禀告的吗?”白候继续发问,仇家家主两腿一软,顿时就跪了下去。

    仇家除了依附于白候府之外,背后还有魂狱的势力,魂狱派来的使者一般都是先经由他们接待,再来拜访白候府,可是本该在第一眼就认出此二具尸体的他却自尸体被抬进后没有说过半句话。

    “属下不知,属下不知。”仇家家主直摇头。

    “我还没问你,你何处来的不知?”这是自白候进入这议厅第一次真正的发怒,声音一阵,底下的全部都五体跪拜。

    “属下并不知道他们是魂狱的,也不知道魂狱这段时间曾派遣过使者拜见白候,属下真的不知。”他头低得贴紧地面,磕得咚咚响。

    “哼!”白候中指一指,其中一具尸体的袖口张开,从中飞起一张请帖,翻折开来,上面写的是:

    “得知魂狱使者亲临天魅城,居于仇家高门之中,鸾香水榭明晚宴请城中青年才俊,还请二位能够到鄙楼一聚。”

    这下,仇家家主面如死灰。

    “只要你肯说出此次魂狱派他们来所见的是何者,我不仅让你今晚好好走出我府邸,还会留你仇氏满门的所有性命。”白候轻声细语,但仇家家主却是依旧面如死灰。

    仇家家主知道,现在他说不说结果现在都一样,白候的手段他不是不知道,就算现在答应,难保日后他不会再下狠手,况且就算白候不动手,他若是将自己知道的都说出,魂域和另一方会放过他吗?

    他必死,他的家人也是必死的,可是他宁愿自己早死,也不愿意看到全家上上下下被满门屠杀的场景。

    眼一闭,聚拢内海,快速浓缩体内的精元。

    周围的各家主一看他这样,纷纷退步,自然是猜出他想干什么了,他要自爆。

    “砰。”一声震动,将看守白候府的所有魅军全部给吸引了过来,集结在门外。

    白候看着那一团被砸成一团的血肉,眼神凶残寒冷,对着朱管家说了一句:

    “传令,屠杀仇家满门,一个都不能放过。”

    眼睛颤巍巍地时不时往摆在正前方的那白玉镶珠椅上瞧看。

    “白候到了。”站在玉椅旁的朱管家立刻朝着下面的各家主吱了一声。

    白候没有说话,只是轻扫一个眼神,所有家主顺势就坐了下来。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我不管鸾香水榭是不是真的杀了你们儿子后辈,我说过,有关鸾香水榭的事必须经由我的允许。若是以后在座的敢有再犯,到时候我这盈月刀,斩下的,就不止是一条胳膊那么简单,而是你们头上的脑袋。”

    声音回荡在厅内,激的下面的各位家主无不寒从胆边生。

    所有家主立刻全部整衣站起,眼睛尊望着正前方。

    大厅的门刚被不知什么东西推开,只觉得一阵沉重的气氛直压心间,后脑勺顿生凉意。

    鸾香水榭楼主媚娘虽然不似舞绝第一的潋舞那般向来极少露面,但却从来不曾让宾客进入过她三楼的主位鸾阁半步,仇南俩家家主能够进去显然让他颇感意外。

    “可在我俩还未说出对鸾香水榭的怀疑时,就已经被媚娘一口否决。”南家家主继续说道:“不过,我们在里面遇到一个青年。”

    “今夜夜袭鸾香水榭,是谁做的主?”虽是一种极寻常的口气,但配合他那两边斜飞,暗藏杀气的双眼,却是使得下面的各家主无不心惊胆战。

    大家面面相觑,都不敢作答。

    “记得,白候。”

    “白候,是我。”说话的仇家家主。

    “我临走前说过,有关鸾香水榭的事,你们都不可自作主张,一切都得通过我的允许,可还记得。”

    白候府的正堂议事厅,此刻灯火通明。偌大的房间中,只唯独在左右两边摆下数十个座椅。

    房间虽然宽敞,但椅子上坐着的,连同天魅城五大外氏名家在内的一应家主,从面色上来看,却是十分小心翼翼,拘谨得很。

    再一转眼,玉椅上面,早已坐上一青衣白冠,凝霜之颜的男子。

    “参见白候。”所有家主齐声出口。

阅读谋战之伐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古董店主鬼事多卿卿不语寒门武帝《网游之斩皇创世纪》《师父如此多娇》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抗战之泣血残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