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我从雪山走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两位兄台,咱们相遇即是缘分,要不要一起喝两口?”王守亦尽量让自己表现得翩翩有礼,风度高雅,笑着对李逸二人提议。

    盖伦笑了笑,没有出声回应。

    不过他心中却是知道一点,那就是面前的这位书生,肯定是不认识李逸。

    目光最后在玥儿身上,多瞅了两眼,顿时有一股惊为天人的惊艳,几乎下意识地眼眸一亮。

    毕竟这些人,明日可是打算去书院,找李逸切磋的。

    盖伦忽然就有一种看戏的心情。

    李逸一见王守亦端来酒菜,又先前从店小二那里,听说了这群书生点菜太多而吃不完的窘境,顿时明了。

    此时,他已经决定留下来了。

    “兄台点了多少特色酒菜?一份还是几份?”王守亦一股自来熟的架势,毫不客气地笑坐在空余的座位上。

    将手中酒菜放下,然后,他很严肃地提醒着,“二位兄台,这醉仙楼的特色菜,可是很多的。” WWw.5Wx.ORG

    此时的王守亦以为,李逸也与他一样,没见过醉仙楼的世面,菜肯定会点多。

    于是,王守亦一本正经地继续说:“这醉仙楼的特色菜啊,不知道的人,肯定会多点,就好比我,刚来长安不了解,点了两份过后才发现,一份竟有二十多道菜,这不是坑人嘛!”

    “二位兄台,你们可千万不要点多了,吃不完的!”

    王守亦好心好意地提醒着。

    李逸见状,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倒是旁边的盖伦,一听王守亦此言,又想起刚才店小二在李逸耳边,说着神秘悄悄话,心中顿时了然一片。

    感情……这些从江南来的书生,被李逸暗中坑惨了…

    现在却来到面前,与他们讲这些话?

    这特么……有点尴尬啊!

    一时之间,盖伦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只有‘可怜’两个词送给他。

    恰巧也在这个时候,店小二已经端着酒菜,来到了天‘字’一号房。

    只不过,在李逸的房间内,看到王守亦的同时,店小二心中不由一愣。

    “这位爷,您怎么在这儿?”店小二纳闷道。

    王守亦一见店小二,浑身顿时就没好气:“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刚不舒服地骂完,看见店小二端来的,的确是醉仙楼的特色菜,王守亦不由一本正经地教训道:“小二,这就是你们醉仙楼,做事不厚道了,这几位仁兄,都是从雪山来的,你坑了我们也就算了,难道……你们现在还再想坑人?”

    “什么雪山来的?什么坑人?”店小二是一脸的懵,愣了愣,他便不再去搭理王守亦,而是笑呵呵地讲几份酒菜放下,“公子,您慢用。”

    “嗯,你先下去吧。”李逸颔首点头。

    “是。”店小二恭敬一笑,然后便退出了包间。

    直到店小二离去,再也没看见有人继续上菜,桌上除了两壶酒之外,也就三四碟的特色菜,王守亦仍旧是一脸的懵。

    这情况很不对啊!

    特色菜,他们怎么就点了这么几碟?

    一般人,不是应该点一份嘛?

    还有‘公子’?

    难道,此人是长安城的贵胄?

    王守亦知道,在大唐,凡是能够配得上‘公子’这一称呼之人,在怎么也是长安城的贵胄才敢答应的。

    一般人,就算你是富家子弟,也不敢应答,只能以‘郎君’相称。

    王守亦顿时有些失神。

    而李逸与盖伦,则是不管不问,给玥儿使了个眼色,玥儿便也坐了下来,开始给李逸斟酒,然后给她自己倒了一盏,便没管盖伦。

    盖伦顿时就不满了:“玥儿,你也太偏心了吧,就管你家公子,不管我了?”

    玥儿面无表情,甚至带着鄙夷与嫌弃:“你自己有手有脚。”

    “……”盖伦被吃了一个干瘪,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过去,索性自己倒酒。

    “来,兄台,要不要一起喝两口?”李逸笑着举盏,对向王守亦。

    盖伦也同时举盏而起。

    此时,王守亦才恍然回神,几乎是习惯性地举盏。

    四人一饮而尽。

    放下了酒盏,王守亦才满脸震惊,突然身子一凝,看向李逸,严肃道:“你……你是李伯安?”

    “嗯,怎么了?”李逸瞥了他一眼,然后就继续自顾自地夹菜吃。

    盖伦也是一脸好奇地看向王守亦。

    可王守亦整个人,顿时就不好了,神色一片黯然。

    甚至,嘴角还不停地抽搐着跳动,如同抽筋了那般。

    他竟然是李伯安?

    那我刚才……还在他面前,说着醉仙楼的特色菜,到底是多少碟菜?

    这特娘……

    太丢人现眼了!

    这不是在关公面前舞大刀嘛!

    此时此刻,王守亦方才愕然回神,认真地盯着李逸,但他却浑然没有发现,在李逸身上,有传言的那般不羁与桀骜神色。

    更没有盛气凌人的架势。

    反之,却是平易近人。

    “你真是李伯安?”王守亦不信地再道一声。

    不过,李逸并没有回答他,只是笑了笑。

    倒是盖伦,看了眼有些失神的王守亦,笑着大笑:“怎么了兄台,你不相信,他就是李伯安?”

    王守亦点了点头,嘀咕着:“因为与我听到的传言,不大一样。”

    李逸倒是好奇起来,一边吃菜一边笑着说:“那你听到的传言,说我是一个怎样的人?”

    王守亦愣了愣,便有些心虚地道:“我听先生们说,公子是一个桀骜、扰乱文坛的人,对老祖宗的学问一点儿也不尊重,只知道胡乱捣鼓新学,不是一个读书人该有的样儿!”

    李逸见状,自嘲地笑了笑,“按你这么说,那我李伯安,岂不是成了天下读书人,口中的大恶人?”

    “咳咳……”王守亦顿觉有些尴尬。

    起先,他也只是听先生们常说,李伯安的为人,如何如何得不行,不尊重老祖宗的学问,可是今日一见,在李逸身上,并没有那些痕迹。

    相反而之,除了平易近人之外,李逸还待人一点儿也不桀骜。

    甚至,对于其他人口中的鄙夷,李逸一点儿也不在乎。

    因此,王守亦突然升起了一片好奇之心。

    “公子。”沉默了半晌,王守亦突然心血来潮地问了一声,“您能告诉我,您为何要摒弃老祖宗的学问,而创造新学吗?”

    李逸笑了笑,看向王守亦道:“你这话不对。并非是我李伯安,摒弃了老祖宗的学问,而是在老祖宗的学问上,再来增添一些学课,为大唐增砖添瓦。”

    “这……”王守亦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因为在他看来,这不是同一个道理吗?

    二者间,有什么区别?

    完全就没有好吧…

    可是,看着李逸如此郑重模样,王守亦先将内心的想法抛在一边,认真地端坐着,抱拳出声:“还请公子详解。”

    此刻,反倒是让李逸微微一愣。

    他没有想到,面前自来熟的这书生,竟然时如此好学。

    李逸也没有吝啬。

    笑了笑,李逸放下筷子,问他:“那我且问你一句,你饱读诗书,十年寒窗苦读,是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一下就让王守亦为难住了。

    因为他们这些人,读书就是为了当官。

    可是这个答案,在先生那里,却没有讨到好处,但具体的答案,他们先生并没有告知他们,而是让他们认真思索一番。

    因此,王守亦一下就沉默了。

    深思了片刻之后,王守亦方才抬头,盯着李逸,认真道:“自古以来,读书不都是为了入朝当官吗?”

    李逸没有否决王守亦之言,而是继续问道:“那当官的初衷,是为了什么?”

    “为国效力,让国家不受外敌欺负!”王守亦几乎想都没想,就一下脱口而出了来。

    李逸点头,“想要国家不受外敌欺负,前提是什么?”

    “前提?”王守亦愣了愣,方才回答,“国家财富强大,军队实力强大!”

    “这只是一方面。”李逸笑着摇头,提起筷子夹了一口菜,又喝了一口酒,接着说道,“自古以来,国家财富强大、军队实力强大,都需要银两来支撑,而银两从何而来?赋税!”

    “赋税从何而来?百姓!”

    “所以,无论读书的初衷,是入朝当官也好,为国效力也罢,但首先最重要之事,便是能够用自己的学问,让百姓们安居乐业,让商贾们有钱可挣,才会有富裕的钱财上来赋税,国家才会富强!”

    “所以。”李逸顿了顿,“我的目的,其实很简单,没有你们这些读书人那般高洁,只不过是想让百姓富强,让商贾富强而已。”

    “所谓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独立,则国独立,便是说的这个道理。”

    李逸笑看了王守亦一眼,便举盏自饮一盏。

    倒是边上的盖伦,听到李逸这话,再想起书院的教学理念,以及今日教导学生所受益之事,心中顿时就明白了,李逸所言的重要性。

    “公子,我敬您一杯!”盖伦举盏对向李逸。

    “请。”李逸笑着再喝一盏。

    倒是旁边的座位上,一直在听李逸陈述的王守亦,顿时陷入了沉思之中。

    “少年强,则国强么…”

    “兄台……是从江南来的?”盖伦疑惑出声。

    门口的书生王守亦,闻言稍稍一愣,随后便点头笑了笑:“兄台也是江南来的老乡?”

    可是盖伦脸上,也没有高山特有的高原红啊!

    要不然,他也不会如此说话了。

    于是,盖伦转而望向身边的李逸,让李逸来做这个决定。

    “非也。”盖伦微微摇头,“我从雪山走来。”

    “???”王守亦不由一愣。

    “多谢郎君好意。”李逸笑着拒绝,“我们已经点了特色酒菜。”

    可王守亦一听此言,脸上的笑容突然更甚。

    王守亦认真地看了看盖伦,心中很是不解。

    于是,他又看了看李逸。

    因为一直注视着女子的容貌,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甚至,还有失一个读书人的斯文。

    “好美的少女!”

    不过很快,王守亦便回过了神来。

    听到门外有陌生声音传来,盖伦愣了愣,回眸转睛一眼,便瞧见了一名书生,正满面笑容,提酒端菜而来。

    只不过,这书生的口腔,却是带着一股江南特有的韵调。

    雪山?

    难道此人……是从高山之巅来的人?

阅读盛唐纨绔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纨绔娘子出名门抗战红警之铁血少帅特种兵之幽灵战神特种兵之杀神太子爷抗日之我是楚云飞特种兵之神级初中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