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剑问北燕 199.一线天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所以对于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和尚,他只是随手挥出了一道气劲,便瞬间击溃了几乎已经毫无破绽的宗闲大和尚;而正当他挥手劈开了牢房上那道小臂粗细的铁链之时,那个刚刚撞在墙壁上的大和尚,竟然又再次扑上前来!

    看来修习过金刚伏魔之力的得到高僧,的确是比其他人更加抗揍一些!

    白衡抽空看了看牢中那三位人质,见他们全都正处于昏迷之中,心中不免有些急躁。

    “所以,您想要带走他们三位可以,但你也得留下几手能耐!否则的话,老衲也无法向任何人交代!” WWw.5Wx.ORG

    对于白衡自己来说,想要亲手制造出这么一个活死人,简直再容易不过了;或是直接掐断破坏掉一节脊椎;或是运起一个恰好伤而不死的力道,直接敲在对方的后脑之上等等,诸如此类的手段,就犹如闪烁在天上的繁星一般;而对于白衡来说最大的难点,就是该如何控制自己出手的力道、避免对方当场身亡罢了。

    然而如果是毒物或是迷药的话,那白衡完全就是两眼一抹黑了。这就仿佛是请来一位兽医,去给几只蚂蚁看病一般;这些天灵脉者惯用的疗伤手段,如果放凡夫俗子的身上,那简直与抽刀子杀人无异。

    即便同样一剂药方、同样的一种病症、用在不同的人、不同的物种身上,都会带来截然不同、乃至完全相反的效果。

    这还是宗闲纵横江湖几十年的生涯之中,唯一一次从心底生出了无力之感。如今他感觉自己修练了大半生的韦陀金身,在白衡的手中,就犹如晾干的煎饼一般脆弱!人家连运转真气的迹象都没有,就是单纯靠着自己手上的力道,竟然就彻底掐死了自己任何挣扎的余地!

    “咳咳……白衡,强悍如你这般的天灵脉者,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吗?直说了吧,老衲现在落在你的手里,的确没有半分的还手之力,要杀要刮你都可以动手了;不过嘛,他们三个人的性命,如今也落在老衲手里,你又能如之何呢?白衡啊白衡,不如你现在就去摸摸他们的鼻子,看看那三个小家伙,还有半口气在吗!”

    白衡一听此言,立即松开了那只犹如铁钳般的大手;随即他又飞起了一脚,踹碎牢房的木门之后,伸手向李乐安的鼻尖下面弹出二指……

    随着指尖传来了两道均匀平和的气息,白衡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立刻也有所警觉:上了宗闲的当!

    依常理而言,白衡现在就该转头起身、痛击那个阴险狡诈的宗闲大和尚;然而他自恃天孕地育的半仙之体,根本也没把宗闲的所谓武艺当成是一回事;对于白衡来说,眼下最急切的问题,就是要立刻确定另外两个人的魂魄,是否还好端端的住在那副沉睡的躯体之中……

    而且身为一只大象,被蚂蚁踹上个一脚两脚的,完全就是件无所谓的事。

    正所谓凤非梧桐不栖,白衡既然出现在了侯府的地牢之中,那么他此行的目的,也就暴露无遗了。宗闲虽然居于弱势,但也只说了一句妄语,便直戳白衡心窝而去;仅靠着一句假话,竟然就困住了上天入地、劈山赶海的天灵脉者,宗闲此生也足矣自傲了。

    白衡探察三人鼻息的这个空档,已然足够宗闲这种顶尖高手,施展出自己的搏命一击了……

    南林禅宗的武功,其实都是那种表面平静然而内藏刚猛,而且还是至刚至猛的武功路数。就比如在形意拳之中,也有一种发力距离极短、起手架势极小的半步崩拳;一拳击出,看起来就只是向前踏了半步、再探出手去,从对方怀里取出什么东西一般轻柔;但实际上,就是这看似绵软的一拳,内里却蕴含着极其强大的穿透性与破坏力!

    即便威力已然如此巨大,但天灵脉者与反人之间,仍然存在着一层看不见、摸不着、想不通、穿不透的隔阂;就犹如禅宗讲究的顿悟一般、天机一时未至,一切努力奋斗便皆是徒劳无功。而且,这一点不光是白衡心里有数,就连宗闲自己,都从未奢望自己的禅宗功夫,能够伤到白衡的半根汗毛……

    可是为何他明明心里清楚,却仍然轰出了这注定徒劳的一掌呢?

    更何况白衡其人,还是天灵脉之中的头号高手;他曾经挥出一剑,便轻松斩杀了三位天灵脉者;而且即便是在百年以前,在那个天灵脉者井喷的年代、他也从来没有尝过半次败阵的滋味。

    所以像他这样活在传说之中的老神仙,只要报出自己名号,就只会得到两个结果:要么,就是被人当成一个混充字号、蒙吃蒙喝的老骗子;要么就是把人吓得屁滚尿流,只恨爹娘少给自己生了两条腿!

    有着这样一段恩怨,所以凭着白衡的地位与辈份来说,就算是挤兑了宗闲大和尚两句,其实都算做是抬举他了,毕竟白衡叫他一声重孙子,宗闲答应之前、还得琢磨琢磨是不是高攀了呢!然而就在此时此地,双方显然都没有论资排辈的那份心思。

    他记得自己逃离苗巫寨之前,漫山遍野都飞满了虎头蜂;而沈归等人在那样的情况下,究竟能不能逃出生天、他自己心里也就没什么底。所以在他心目当中,沈归拜托自己帮他救出三名同伴的请求,几乎就等于是他的临终遗言了!

    虽然眼前这三位人质的胸口还在正常起伏喘息;但刚才自己与宗闲大和尚说话的时候,谁都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也没能吵醒其中的任何一人。这样的情况下,他实在摸不准到底是因为迷药还是毒物把他们给麻翻了?还是这些人的身体机能,已经彻底被废了。

    然而眼下这位盘膝坐在地牢正中的宗闲大和尚,自然也不是个庸人;他知道自己的能耐到底有几斤几两、也曾听闻过白衡白文衍的显赫战绩。即便如此,他仍然如此气定神闲、谈笑自若,也不知道他心中的那份勇气,到底是来源于超脱了生死轮回的崇高信仰,还是自知已然必死无疑、想要保留生命最后尊严,破罐破摔了……

    这个勇气可嘉的宗闲大和尚,可是南泉禅宗当代的绝对中流砥柱,身体机能还没有完全衰败、临敌经验也积攒的足够丰富,兼具青年人的冲劲与老师傅的狡猾于一身,正是习武之人一生之中最为宝贵的那几年。然而,即便他多年前已然登上江湖顶尖高手之列,但对上天灵脉者的他,仍然还是没有任何胜算的,半分希望都没有;而且这个提前注定的结局,还不会受到任何意外所影响。

    白衡紧皱眉头、一把上前揪住了宗闲的僧衣,就犹如捏起一片羽毛那般轻松,一只手就把这个肚大腰圆的和尚举过头顶,认真而诚恳的对他说道:

    “他们现在之所以会昏睡,到底是因为中毒还是受伤?不要说谎,老夫认为你该知道这一点。当然,你同时也该知道,我白衡有着不下千百种的手段,可以把你痛苦的送到佛祖面前;可是我不愿意这么做,你也千万不要逼我出手!”

    “白衡,以您的身份地位,本不该行出此等藏头露尾的小人行径;不过既然你已经来了,想必是接受了沈归的嘱托。如此算来,你我便都是他人的助力,也就不言前事、不计旧仇了。你我都是江湖人,谁手里握着天大的理,终究都说不过一个拳头去;按照这个道理来说,我宗闲一见您老人家的面,就该马上转头离开,任凭你把这三位客人带走;然而宗闲我也是得了掌门师兄的法旨,才会前来长安城辅佐小秦王的;既然遵了法旨,就断然不能让任何人坏了侯爷的好事……”

    说到这里,宗闲大和尚看似有些笨拙地站起身子,轻轻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摆出了一个起手式,语气坚定地说道:

    白衡显然没有多余的时间,继续耗在这个大秃脑袋身上。他心中一直都摸不准升平坊正在发生的那一场混战,到底会在何时、以何种方式结束收场;而自己又能不能带着三个累赘,赶在城门吏的尸体被人发现之前,安全逃出长安城的南门。

    话虽然说的足够客气,然而表达的意思却是截然相反的。看来这位宗闲大和尚,还真的打定了主意,要与白衡拼死一战了!

    对于他这种不自量力的行为,已经不能再用勇气来形容了;如果沈归今天在这里的话,一定会送给宗闲大和尚三个字:不要脸!

    可以说华禹大陆的历史何等源远流长,武学文化的思想与底蕴,就是何等的山高海深;然而即便是这样,也始终没有一个人能够在真正意义上褪去肉身的桎梏,化身为一名人造天灵脉者。

    天灵脉者无论在他们的领域之中是高是低,但只要是放在凡夫俗子的领域之中比较,个顶个都是天下无敌、超然于世的半仙之体。

    只不过区区一层窗户纸的差距,结果却是这么的令人绝望!

    其实不仅仅在各为其主的劫狱事件,他们两位之间,还有这一段已经成为了陈年往事血海深仇。为何现在的禅宗,会分为两派呢?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曾经被白文衍一剑斩杀的三位天灵脉者,其中就有一位大德高僧。也正是因为自家老祖死在白衡剑下,最终才导致了那些原本应该沐浴在青灯古佛之下、虔诚侍奉佛祖的僧人,分裂出了另一批性格勇猛精进、以除魔卫道为己任的武斗派禅宗弟子。

阅读马过江河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三国:基因提取特种兵之神级专家特种兵之超神萌娃特种兵之神级虫皇抗战:我能复制一切装备抗战之红警基地特种兵之幽灵战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