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演技大比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老三,怎么回事?你先起来!” WWw.5Wx.ORG

    “姐,你答应我,你不原谅我,我就不起来!

    我跪死这里算了!”赵培军又开始耍无赖。

    “顺便通知邢翔,让他组织人,把所有的工程检查一遍!”

    “姐,你原谅我,你原谅我我就起来!”赵培军哭嚎着死活不肯起来。

    “阳子,怎么回事?”老爸看着余庆阳问道。

    余庆阳鄙夷的看了赵培军一眼,自己这位小舅也是奇葩了。

    “这是怎么了?军军怎么跪地上了?

    快起来,地上凉!”余庆阳的大姨心疼的去拉赵培军。

    “二姐夫,这是怎么回事?老三怎么躺地上了?”余庆阳的二舅赵培文看着余庆阳的老爸问道。

    “我哪知道?我和你姐一来,他就跪地上求你姐原谅!”余福根摇摇头说道。

    “二舅,大姨,爸,妈,是这么个情况!

    今天小舅找我,想让我开除关家硕,让他当华禹一建的老总。

    结果我一查,小舅负责的工程,他勾结公司内部人员,偷工减料,给工地造成直接经济损失几千万,间接损失上亿!”余庆满脸悲痛的说道。

    “什么?”

    “多少?”

    二舅和大姨惊呼道。

    “现在还没统计完成,不过初步估计,直接经济损失数千万,间接损失上亿!”余庆阳再次说了一遍。

    余庆阳说的时候,也耍了一个滑头。

    只说造成的损失,没说是几个人造成的。

    在余庆阳老爸老妈,二舅大姨听来,就是余庆阳的小舅给工地造成这么大损失。

    “乖乖,好几千万?够杀头的了吧?”余庆阳的大姨下意识的说了一句。

    “啊!姐,你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我不能死啊!咱爸妈都七十多了,亮亮才十二!

    姐,你看在咱爸妈的面子上,原谅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赵培军被余庆阳大姨一句话给吓傻了,抱着余庆阳老妈的腿哭求道。

    傻人也有傻心眼,他知道这屋里求别人都没用。

    只有二姐能救他。

    “啪!”

    不等余庆阳老妈说话,余庆阳的大姨上前就是一巴掌。

    “我打死你个混蛋玩意!我打死你算了……”一边骂一边挥手往赵培军身上打去。

    余庆阳在旁边看着偷乐,大姨演技真不错。

    颇有一副大义灭亲的气魄。

    只是,你别忘背上打,你往脸上,再不济往头上打也行啊!

    不过,长辈们都来了,这里也没他说话的份。

    看着就行。

    反正到了这个地步,谁也护不住他。

    二舅和大姨要是敢说,当这事没发生过,让小舅继续跟着公司干活。

    他就……

    不用他,老妈也会爆!

    感情钱不是你们家的?

    当然,估计小舅这边损失的钱是要不回来了。

    二舅大姨生活虽然不错,可是也拿不出几千万来。

    真拿出来,余庆阳也不敢要。

    一个公务员,一个事业单位的小干部能拿出几千万,基本上二舅和大姨里进去不远了。

    “阳子,到底是怎么个情况能不能想想办法,把损失降低?”余庆阳的二舅看着余庆阳小声问道。

    “小舅干的地下车库,少放了五分之三的钢筋。

    把钢筋到处去卖了!

    现在整个车库都要砸掉重新建!”

    “我问人家了根本不用重建抽掉那些钢筋根本不影响质量!”赵培军在旁边喊道。

    “这些房子都是给水利厅领导,东城区领导修建的集资房,是按照抗震十级设计的!

    你抽掉五分之三,说没有问题,这个责任谁敢担?

    万一出了问题,找你还是找我?”

    “啪!”

    “啪!啪……啪啪!”

    “我打死你个混账东西什么钱你都敢贪啊!”

    这次是真的打脸了余庆阳的大姨已经不再是演给余庆阳一家看这次是真打,劈头盖脸的打。

    作为街道办事处妇女主任,政治敏感度还是很高的。

    这些房子是給领导修建的,那这个问题可就复杂了。

    余庆阳的老爸没有说话,在旁边冷眼旁观。

    余庆阳的老妈呆呆的站在那里,气的说不出话来。

    余庆阳的二舅和大姨也麻爪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办。

    大姨只能上一个劲的打小舅。

    “大姐,先别打了!你打死他,也解决不了问题!”半晌余庆阳的老妈才缓过劲来。

    此时的赵培军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鼻子都被打出血了。

    可见余庆阳的大姨是真下狠手了。

    是恨,也是悔。

    赵培军有今天,与余庆阳姥爷的教育有关。

    余庆阳的姥爷从小给他们灌输,老三老四笨,没出息,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你们当哥哥姐姐的,要多帮助两个不成器的弟弟妹妹。

    因为不成器,所以余庆阳的姥爷一贯的纵容小舅和小姨。

    在余庆阳姥爷的教育下,兄妹五人真的很团结。

    赵培军八十年代末结婚,余庆阳的老妈张罗着给买房子,买家具。

    余庆阳大姨张罗着给买的彩电冰箱洗衣机。

    余庆阳二舅给买了一辆摩托车。

    插一句,八十年代买房子,真不比买彩电冰箱洗衣机这些东西多花钱。

    赵培军一分钱没花,家里置办的比市长家都气派。

    二舅和邻居闹矛盾,打架的时候,小舅二话不说,冲上去就打。

    当然是一块挨打。

    兄弟俩个双双住院。

    小姨和小姨夫闹矛盾的时候,小舅跑小姨家里,用酒瓶把小姨夫头给开了瓢。

    后果就是,本来是小矛盾,闹几天就完了,最后差点因此离婚。

    不管怎么说,小舅也是出于好心,虽然办了坏事。

    这算是,余庆阳小舅唯一做的两件让余庆阳看上眼的事情。

    兄妹是很团结,一家人都惯着小舅。

    现在出了问题,一家人傻眼了。

    让赵培军去坐牢,肯定不行。

    可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他们也没有注意。

    关键是这祸惹得太大了。

    “爸,妈,二舅,大姨,你们听听这个!”余庆阳又加了一把火。

    把刚才几个人争吵,互相揭底的录音放了出来。

    不等录音放完,余庆阳老妈甩手就是一个嘴巴。

    “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

    你这么对你姐夫,你还有点良心吗?

    你去死吧!”余庆阳老妈转身就走。

    以前爱有多深,现在就有多恨。

    余庆阳的老爸握了握拳头,最终没有说话,转身离开办公室。

    余庆阳的二舅,大姨已经彻底傻眼。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弟,居然做出这么丧良心的事情。

    简直就是猪狗不如。

    余庆阳见火候差不多了,才开口说话。

    “大姨,二舅,你们做个见证!

    这件事,我拦下来了!

    厅里我去做检讨,亏空的钱,我们家补上!

    但是,从今往后,我们家和他断绝关系!

    他不再是我的小舅!”

    “阳子,这怎么行,这不是耽误你的前程吗?

    自己惹出来的事自己担着!

    让他去坐牢好了!

    大不了,亮亮我们替他养着!”余庆阳大姨赶忙开口说道。

    一个亲弟弟,一个亲外甥,手心手背都是肉,余庆阳的大姨还说不出让余庆阳替她弟弟担责任的话。

    “阳子,你大姨说的对,这件事怎么能让你担呢?

    你小舅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坐牢就坐牢吧!

    他这个样,这次不坐牢,下次说不定惹出多大的事来呢!

    你的前程可耽误不起!”余庆阳的二舅也开口说道。

    “大姨,二舅,你们以为这件事,我想不担,就不担吗?

    小舅是我妈安排进公司干活的!

    小舅出了问题,上面肯定追究我妈的责任!

    我不担,就是我妈担。

    这可不光是刑事责任,还有民事赔偿责任。

    是我妈去坐牢?还是我小舅去坐牢?

    最后就算是小舅坐牢,也要赔钱!

    几千万啊!”

    “哪有那么多钱?我就分了不到一百万!”赵培军争辩道。

    “钱呢?别说你都花了?

    如果那样的话,你就去坐牢吧!”

    “我……我买了一辆车……还剩……二十多万!”

    “二舅,大姨你们听到了?

    几千万的损失,到小舅手里还不到一百万,手里还有二十多万!

    就算是房子充公,存款都冻结,也不够还的。”余庆阳摇着头,伤心欲绝的对二舅大姨说道。

    “几千万,要是拿不出来,小舅要做一辈子的牢,弄不好判死刑都有可能!

    让他去坐牢,判死刑?

    毕竟怎么说也是亲娘舅,算了!

    这算是最后一回!

    你们帮我坐个证!”

    这次的事,我是为我妈,也是为小舅,我担下来,我去做检讨,然后该赔多少钱,我掏!

    但是,从今往后,断绝关系,我没有小舅!”余庆阳咬着牙说道。

    “阳子……”

    “阳子……”

    “二舅,大姨,你们把赵培军带走吧!

    我等等最后的统计报告,然后去厅里向领导汇报!”余庆阳满脸痛苦的充二舅和大姨摆摆手。

    “阳子,你小舅欠你的,他这辈子是还不上了!

    以后让亮亮还你!”

    “不用,我没有小舅,也不认识什么亮亮!

    你们走吧!”余庆阳再次摆摆手,不再看二舅和大姨。

    送走二舅大姨三人,余庆阳坐在沙发上,忍不住笑了起来。

    终于解决了。

    不是余庆阳冷血,今天不彻底解决小舅的问题。

    不断绝关系,以小舅的性格,以后只会惹出更大的乱子。

    可能是余庆阳都无法收场的大乱子。

    现在重要解决这个****烦了!

    不对,是几个****烦!

    这正应了那句话,no作no死。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老老实实干活,余庆阳就算是看他们再不顺眼,为了照顾老爸老妈的情绪,也得忍着。

    可是,这几个人,自己作死,往枪口上撞。

    不能怨余庆阳整治他们。

    处理完小舅的事,那边屋里还有几个呢。

    余庆阳来到旁边屋里。

    “怎么样?你们几个做好准备了吗?

    是去公安局解决问题,还是在这里解决?”

    “在这,在这解决!”

    “那好,只要你们能够赔偿给公司造成的一切损失!

    这件事到此为止!

    别说没钱,到了公安局,你们那怕做了牢,赔多少钱,也一分少不了!”

    “余……余总,我真没那么多钱!

    家里也就几十万块钱!”杨二狗不死心,试探着说道。

    余庆阳一句话没说,转身就走,对段刚吩咐道:“打电话报警!

    让公司法务部的律师跟进!”

    余庆阳现在根本懒得和他们多废话。

    先把他们送进监狱再说。

    至于说要不要的回来钱,无所谓。

    几千万,他赔的起,能把他们送进监狱,比让他们赔几千万更加解气。

    更何况,东城区的社会老大,章老大就在给公司供黄沙。

    恶人自有恶人磨。

    “是!”

    余庆阳不再理会杨二狗几个人的呼喊。

    回到办公室,邢翔和陈永发,关家硕赶到了办公室。

    “余总,我向您检讨,是我没有把好关!”

    “余总,我检讨,是我没有带好队伍!”

    “余总,我检讨……”

    三个人抢着向余庆阳做检讨。

    “检讨,先不用做了!让你们做的检查做了吗?”

    “余总,这样检查,是不是影响太大了?

    传出去对公司影响不好!”邢翔犹豫了一下说道。

    “狗屁,不做影响就好了?

    你觉得今天工地上发生的事情能瞒得住人?

    那些楼盘是谁住的,你们心里没数?”余庆阳张口骂道。

    两个人实在是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

    走吧!

    看看还有没有类似的情况存在!”

    也不是什么事,只求姐姐原谅。

    “你先起来,有什么事,起来慢慢说!”赵淑敏到是没急着答应什么,伸手去拉弟弟。

    这件事他们脱不了干系,领导责任这一条是肯定跑不了的。

    不走!

    快四十岁的人了,居然学孩子,躺地上撒泼打滚。

    “小舅……”余庆阳刚要解释,二舅和大姨一块走了进了。

    “是!”

    关家硕和陈永发如蒙大赦,赶忙答应一声,往外就跑。

    “姐,我错了!你救救我,我不想坐牢啊!”看到赵淑敏进来,赵培军一下子抱住姐姐的腿,哭嚎道。

    “是!”

    最先赶到的是余庆阳的老爸老妈。

    打完电话,余庆阳看看站在办公里有些局促不安的关家硕和陈永发。

    两个人现在真的有些纠结,这件事牵扯到他们手下的人,又和老板的家人牵扯到一起。

    一会老板的家人来了,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他们留在这里,好像有看老板笑话的嫌疑。

    “你们去带人继续把其他施工队干的活检查一遍。

阅读大国工程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如果恶魔对我笑[重生]东宫藏娇(重生)七零娇气美人[穿书]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从修士到寡妇[七十年代]厮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