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可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神经向来大条的褚慕柏,察觉到她情绪中的异样,收敛起所有的不羁和笑闹,略显惴惴地问了句:“你怎么了?为何如此看着我?” WWw.5Wx.ORG

    安雅郡主暗暗地深吸一口气,忍住想要涌出的泪花,移开了视线,口中却强硬地道:“你管我怎么看?我反正是付了钱的。”

    褚慕柏难得没有回嘴,一路上变得有些沉默起来。安雅郡主轻拉缰绳,让烈焰慢下来,跟顾夜并排而行。她的视线,不时凝聚在那个挺拔的背影上……

    安雅郡主双手环胸,睁圆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俊脸看。烈焰跑到前面,她还扭过身子,回过头,死盯着褚慕柏瞧。

    顾夜听着有些不对劲儿,看向安雅郡主时,发现她的眼中含着浓浓的悲伤和怅然。她以为今日五哥的话语和态度,让安雅郡主不高兴了,忙开导道:“安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五哥就这德性!我娘都说他人嫌狗厌的,哪有什么声誉可言……”

    “小妹,我都听见喽!你其实是庆王府上失散的姑娘吧?总向着别人说话!”走在最前面的褚慕柏,忍不住抗议道。

    褚慕松忍不住开口道:“小五,你也不看看你做的什么破事儿!人家小姑娘瞅你一眼咋啦?能给你瞅掉一块肉不?你竟然跟人家小姑娘要银子。出息!”

    “指不定谁先出来的呢!说不定,那接生的婆子弄错了,我才是哥哥!”褚慕柏一脸不爽。从小到大,两人顶着一样的脸孔,却总被比较。什么哥哥比较稳重,哥哥练武比较快,哥哥比较懂事……总是被压一头的感觉,超级不爽的!

    “这话,你有本事在父亲和母亲面前说一遍试试?”褚慕松可不像他,性子跟炮仗似的一点就着,脸上的表情让人想要捶他一顿。

    这话,褚小五并非没有在母亲面前假设过。母亲已经明确告诉他,当时除了接生婆子,还有她的乳母和陪嫁丫鬟,绝对不会搞错的。褚小五还要胡搅蛮缠,被他爹狠狠揍了一顿,屁股肿了好些日子,吃饭时都不敢挨凳子呢!

    一直到庄子上,安雅郡主都没在跟褚小五说话。就连褚慕柏无聊的挑衅,她也视若无睹。不过,她那略带哀伤的眼眸,不时地瞥向那个身影……

    顾夜巡视了药厂的厂房,无论是设计还是建造,都非常满意,尤其是供暖方面,简直绝了!安雅郡主评价说,比庆王府正院的地龙还要先进。

    建造厂房,麻烦就麻烦在供水和供暖上。现在瞧着麻烦,以后每年的冬天,至少能少放两个月的假。这两个月所能创造的价值,比起修建这些,要多得多!

    镇国公府上依然是周管家在监管着。隐魂殿的人,虽然隐魃不在,不过负责人能力却不错,指挥着手下们,紧锣密鼓地进行着收尾工作。

    周管家说了句公道话:“姑娘,您找来的这些人,起了大作用了。没有他们,别说宿舍了,就是这厂房,都未必能完成一半呢!老奴无能,差点耽误了姑娘的大事儿!”

    顾夜笑道:“周叔不必自责。术业有专攻,他们每个人都是建造业的翘楚,建造厂房自然擅长些。如果换他们去做一府的总管,他们绝对比不上周叔您。周叔,这些日子您辛苦了。我这里有保健的药丸,你每天服用一颗,包你吃得香睡得好!”

    “多谢姑娘!”周管家双手接过药瓶,心中激动不已。姑娘真是有心了,竟然知道他最近总是失眠。果然如国公爷所言,还是女孩子贴心啊!

    “小妹,视察完了没?不是说要猎野兔吗?再磨叽,可就赶不上午饭了!”褚小五最近在大营里憋得有些狠了,难得休沐的日子,自然要可着劲儿地撒欢了!

    顾夜笑着对几位哥哥道:“你们先去玩吧!我跟安雅随后就到。多打些兔子和野鸡,中午伙食的质量如何,可就靠你们了!”

    褚小四、小五和小六,带着顾茗,呼啦啦朝着不远处的小山催马奔去。顾夜又巡视了厂房中的最高建筑——水塔,又为安雅展示了自来水。在安雅郡主惊羡的目光中,很是得意了一把。

    瞧了一圈儿,她来到宿舍区,虽然每间屋子都盘了炕,却不如前世某些单位的集中供暖。她灵机一动,如果可以的话,是不是可以像前世一样,给员工供上水暖?

    她把这个想法,写在一张纸条上,不知道工科出身的尘哥哥,能不能想到办法。在顾夜心中,尘哥哥又是会制造玻璃,又会制自行车,貌似什么都难不住他一样。

    顾夜招了招手,让隐魅把自己刚写的纸条,带去给尘哥哥。隐魅出现后,迟疑地道:“属下在附近发现了可疑人的踪迹,现在离开的话,只怕姑娘会遇上危险。”

    “可疑的人?厉害吗?”顾夜随口问道。

    “瞧着……还好!不算是顶尖高手!”隐魅实话实说。

    “那有什么好担心的?我身边有花好和月圆在,哥哥们也都在附近,凉开喊一嗓子就能出现。再说了,也只是可疑而已,未必就是冲着我来的。我现在可是高等级的药师,想动我得衡量衡量!”九级药师的身份,成了顾夜引以为傲的保护伞。除非跟整个药师界为敌!

    隐魅犹豫了片刻,掏出一个爆竹一样的东西,递到顾夜面前道:“如果遇到紧急情况,你就朝天上拉响这个。庄子上的匠人们中,有几个是隐卫中人,会及时赶过去的!”

    安雅郡主伸手接过信号弹,翻来覆去地看着,小声地对顾夜道:“你这暗卫未免太小心了些。这儿离京城不远,隔壁又是东平侯府的庄子,即便又宵小之徒,也不会选在这儿动手的!”

    顾夜接过信号弹,塞进自己的包包里,笑道:“小心无大错!有备无患嘛!走……带你去打猎!”

    安雅郡主斜睨了她一眼,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的小身板儿,目露不屑地道:“就你?弓箭都未必拉得开呢,还带本郡主去打猎?走,让你见识见识本郡主的厉害!”

    顾夜望天空翻了翻白眼,从挎包中取出一把小巧的**。漆黑的**,闪烁着幽幽的寒光,光看材质就知道其不凡。安雅郡主“咦”了一声道:“你这是什么?玩具弓弩吗?”

    可惜……安雅郡主恨恨地瞪了某人的后背一眼……她的一腔感情错付,居然喜欢上一个木头疙瘩!

    “你瞪我做什么?”褚慕柏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猛一个回头,捕捉住她“凶狠”的眼神,气哼哼地质问道。

    安雅郡主从手腕上捋下一个大金镯子,朝他扔过去,道:“这个金镯子我三百多两买的,够不够?”

    “安雅!你跟我五哥,真是一对活宝!太逗了!”顾夜一直在咧嘴无声地笑着,这热闹看得好不欢脱。

    安雅郡主淡淡地一笑,道:“叶儿妹妹,以后……你还是少拿你五哥跟我凑在一起,本郡主怕带累了褚五少的声誉。”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安雅郡主反问道。

    “是你先看得我!”褚慕柏针锋相对地道。

    “褚小四!你少教训人,你只不过比我早出娘胎一炷香的工夫而已,还真当自己的老大哥了!”褚慕柏像吃了枪药似的,逮着谁都怼。

    褚慕松斜睨了他一眼,道:“早一炷香工夫,我也是兄长!有本事,你怎么不抢在前面出生?”

    褚小五故意气她,拿在嘴边用牙咬了一下:“嗯!纯金的。”

    把金镯子揣进怀中,他挑了挑眉,做了个最帅的pose:“你想看就看吧!今天之内,无论你看多少眼,都不再收费了!”

    她不想像福安县主一样,抛弃自尊,迷失自我,把自己践踏到泥里。她不想为了一个男人,跟好不容易交到的好朋友,反目成仇。就这样吧……就当跟数年前,怦然心动的自己,做个了断吧!

    “你这小姑娘!真是不害臊!”褚慕柏脸皮再厚,也禁不住她这么盯着看呐,他有些赧然地佯怒道,“哪有你这样看人的?”

    “你管我!反正我是付过钱的,本郡主爱怎么看就怎么看!”今天,她最后一次纵容自己。今日之后,她就要清醒地面对,斩断没有希望的痴缠,对她和他来说,才是最好的吧?

    安雅郡主心中有些失落。是啊,褚二哥的亲事已经定了下来。楚大哥从边关回来,差不多也该定亲了。下面除了褚三哥,就剩下年岁相当的褚小四和褚小五了。

    镇国公府圣眷正隆,府里的公子们,亲事根本不用愁。至少,她知道的不少闺秀,对于嫁进镇国公府上,是带着期待的。因为,褚家的六位公子相貌堂堂,天资过人。君夫人的性情温柔,没什么脾气,不像是个挑剔的婆婆……这样的人家,上哪求去?

    “看你怎么了?褚五公子就这么金贵,看都不能看了?”两个人像吵架的小孩子,又开始开撕了。

    “不能看!看一看,三两半!给银子!!”褚小五幼稚地道。

阅读农园医锦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沦陷的妻子快穿:被系统卖菊花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飘飘欲仙为了女儿,我说不定连魔王都能干掉女配修仙之逆天改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