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师妹(十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敲门进去并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后,老妇人有些恍惚,想来是年纪大了,头脑有些不大清晰。

    “我这次所来,是为了晏归巢双亲一事。” WWw.5Wx.ORG

    直至老妇人听到季昙说了这么一句话,她面上才终于有了反应。

    季昙则抬头看了眼天色,见天色尚早,又思量了一下路程兴许自己能在天黑前回来,便运起轻功,抄了捷径赶往老妇人所在的青云乡。

    季昙道:“她挺好的。”

    却不想老妇人皱起眉来,说:“你莫不是看我年纪大了,就骗我?晏姑娘都四岁了,还不会说几句话呢!”

    说罢,竟红了眼眶,连连说了“可怜”。

    听她这样说,季昙心下一噔,便蹲下身去靠在老妇人膝盖附近,仰头看着她柔声问:“老夫人,您能跟我说说二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事吗?”

    老妇人低头看她,脑子似乎又有些迷糊了,“你是谁?”

    “我是……季昙。”季昙柔声回道,“我跟晏姑娘是很好的朋友。”

    “她有朋友陪着她了?好,好,是好事啊。”老妇人露出一个笑来,又说,“你来找我,是为了她?”

    季昙点了点头。

    “我告诉你后,你会告诉她吗?”

    季昙回道:“如果她应该知道,而且想知道的话,我会告诉她的。”

    “我希望你能替我保守秘密,”老妇人叹了一声,“就像我守着这个秘密一样。”

    ……

    天黑了。

    季昙沉默着赶回红亭宫,最后站在了晏归巢的房门前,但却迟迟没有敲门。

    过了一会儿,还是屋里的晏归巢耐不住,上前来打开门,假装才发现季昙来了一样,说:“大师姐?”

    季昙见她开了门,自己再躲就显得奇怪,只好点点头,从怀里掏出来桂花糕,说:“下午出门的时候顺带给你带的。”

    “谢谢大师姐。”晏归巢欢快地接过了,又见季昙看着自己的目光复杂的很,便歪了歪脑袋问,“怎么了?”

    季昙抿了抿唇,摇摇头。

    “……”晏归巢觉得自己虽然傻,但还没傻到连这么明显的不对劲也看不出来。

    可季昙不说自有她的道理,晏归巢并非打破砂锅问到底,穷追不舍的人,便想了想,劝慰说:“大师姐,凡事都会过去的,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我们还是要开心地过日子哦!”

    “……”第二次被她安慰的季昙简直哭笑不得。但不得不说,听她这样说,心中一直纠结的问题倒烟消云散了。

    “二师妹说的是,是我过于在意了。”季昙露出一个释怀的笑来。

    晏归巢有些不好意思。

    “以后的日子,我会努力开心地过,也会尽力让你开心的。”季昙又说。

    ……

    回应她的是晏归巢瞬间红了的脸,跟耳边那句“大师姐晚安”和当着她的面关上的木门。

    ……

    好像确实说的有点容易被误会了。

    对着紧闭的木门,季昙自己都觉得脸上有点发烫。

    她干咳两声说了句“那我走了”,等了几秒见里边的人不像要回话的样子,只好略觉尴尬地屈起食指轻轻挠了挠脸颊,迈步离去。

    但刚看到杜清凌自己的屋子,还没踏进屋门,便有一个候她已久的外门弟子对她行了礼,一板一眼地道:“大师姐,宫主唤你书房谈话。”

    闻言季昙脚步一滞,过了一会儿才说:“知道了,你下去吧。”

    “宫主命我替大师姐带路。”外门弟子又说道。

    可杜清凌在宫里当关门弟子待了多少年了,怎么可能连书房的路都不认识?

    知道宫主这定是知道自己去找了老妇人,所以才急着跟自己谈话,季昙心中不由暗暗吃惊于宫主的长目飞耳。

    她沉默了一会儿,也不为难外门弟子,道了句“那你便前面带路吧”,便随着他去了方念玉的书房。

    进了书房,方念玉正负手看着墙上挂着的一幅仕女上香图。

    季昙关上门,上前对她行礼道:“宫主。”

    “你来了?”方念玉转过身来,然后微微颔首,说,“跪下吧。”

    闻言,季昙一声不吭地顺从做了。

    方念玉低头看着她,说:“你都知道了?”

    季昙道:“是。”

    “倒也诚实,”方念玉露出笑来,然后缓声续道,“念在我们师徒一场,你最后还有什么想要说的?说吧。”

    季昙沉默一会,然后叹了口气,道:“对错师傅自有主张,弟子无话可说。”

    “哈,你二师妹还说与你关系好了,现在看来也不尽然,”方念玉收拢了面上的笑,冷冷地看着她,又问,“你不为她求情?”

    “被伤害的人是师傅,除了师傅,无人能说她无辜。”

    “……你倒是唯一一个觉得我不是罪人的人。”方念玉喃喃细语。

    但季昙与她凑得近,一字不落地听到了,便说:“李老夫人她也从未觉得师傅做错了。”

    “我没做错么?”方念玉笑着反问,“若非是我,你二师妹怎会心智不比常人?”

    “但是那味药不是师傅下的。”季昙回道。

    闻言方念玉身体一怔,“你说什么?”

    “那味药,李老夫人瞒着师傅给扔了。”季昙叹了口气,“二师妹如今的模样,乃天生所得。”

    “……原来如此。”方念玉哈哈两声,却似笑非笑,又突然甩了下手袖,甩出一道罡风贴着季昙的手臂而过,砰地一声将木桌给击成两半。

    “原来如此啊。”她又道了一遍,却是用的惨恨的语气。

    季昙知道这对她打击极大,因为上天着实对她太狠了。

    未婚夫与最亲的人在她以为自己最幸福的时候,背叛了她。

    但是没等她报复完,就撒手人寰,扔给她一个他们的孩子——晏归巢。

    她本以为晏归巢如今的模样是自己复仇的成果,她觉得痛快,却也觉得痛苦。

    而现在,上天连让她可以痛苦的机会都给夺回了。

    李老妇人希望季昙能替她保守这个秘密,但是季昙选择让方念玉知道真相。

    因为人不能永远活在过去,她希望方念玉能当放下,过好日子。

    “师傅,您该走出来了。”季昙低声劝道。

    方念玉不语,只冷着脸缓步走到她的面前,然后轻轻将手搭在她的头顶,“你说完了?”

    季昙道:“是。”

    “看在你为红亭宫尽心尽力了这么多的份上,为师会让你走得痛快些。”

    “多谢师傅。”

    “……”方念玉慢慢收紧手,丝丝内力逐渐凝聚于她指尖。

    但在季昙面色刷白下来,脸上忍不住露出痛苦的表情时,她还是猛地收回手,怒声道:“劣徒!带着晏归巢,离开红亭宫,永世不得踏足!”

    说罢,她甩袖离去。

    季昙则对着她的背影深深行了礼,道:“是。”

    虽然调查起来有些麻烦,但好在整理红亭宫人员名册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个十五年前回乡养老,现已过杖朝之年的老妇人。

    后来季昙又调查到,有个外门弟子与老妇人是同乡,便找来了这个弟子,要他画出去他们家乡的路的地图。

    “请大师姐放心。”见她似面色不愉,外门弟子不敢再推脱,弯着腰接过了酬劳。

    “晏姑娘她还好吗?”

    老妇人问道。

    “大师姐,我已经把地图给画好了。”门口处,已经等候了季昙有一小会儿的外门弟子看到她过来,便对她行礼说道。

    季昙点头,继而接过他手中的地图展开一看,见上边方向与一些标志性建筑都有画清,便露出笑来,道:“辛苦你了。”

    “现在她已经二十岁了,李老夫人。”季昙说道,“她很善良可爱,武功也学得很认真。就是瘦了些,不过以后会养胖些的。”说到最后,觉得自己身负重任的季昙忍不住微扬起嘴角。

    而老妇人闻言,道了句“那就好那就好”,随即流下泪来,说:“事情都过去了,宫主看开了就好,毕竟晏姑娘是无辜的啊。”

    “好了,你去忙你的吧,如果还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我会找你的。”

    “是,弟子告退。”说罢,外门弟子在季昙的点头示意下离去。

    故而季昙几乎是没费力气的,就知道了老妇人住在了哪里。

    青云乡是一个人口才约莫两三百的小村庄。

    这种小村庄有一个特点,每家每户之间都特别熟悉。熟悉到什么程度呢?随便揪一个能记事的少年出来,他能从村口第一条巷子的第一户人家有几口人,分别都做的什么,给你背到最后一条巷子的最后一户人家养了多少牲畜,有几亩地。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季昙离开了晏归巢的屋子后,便直奔红亭宫门口。

    她忙碌的那五天里,空闲时间除了规划自己以后的日子,也开始着手调查晏归巢双亲一事。

    “大师姐言重了,这点小事算不上辛苦。”外门弟子受宠若惊。

    “这银子你拿着,”季昙将地图放好,又给他递过去一些银两,见他不收,便蹙眉说,“与宫中事务无关,这是我的私事,故而该给你的酬劳我一分都不会少,只是希望你收下后,也为我保密才好。”

阅读女主她命犯桃花[快穿]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如果恶魔对我笑[重生]东宫藏娇(重生)七零娇气美人[穿书]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从修士到寡妇[七十年代]厮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