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确认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安无名松了口气,还是她有计谋,演技无双,现在这死丫头想必要被她精湛的演技哄骗……

    突然一把大扫帚从炕外扫进来,直戳安无名肚皮。

    安无名惊呼:“我的妈耶。”

    完了,王灵鸢还真是为昨天那事来的,从会用王家香开始这丫头心里就疑虑着,昨日又见她使了云凊然的花伞,降了小哈,定是七八分猜中了她的身份,如今跑来对质呢。

    安无名被呛得睁不开眼,又被扫帚扎的痛痒难耐,不由抓着脖颈见那温润的牌子求饶道:“云咳咳咳凊然,快咳咳咳救你咳咳咳老子!” WWw.5Wx.ORG

    门被人轻轻推开,一铅色绣梨花的靴子稳稳迈入柴房。

    “灵鸢,别闹了。”

    王灵鸢怒:“你……”

    云凊然淡淡的扫过去,王灵鸢气焰减弱了一半,样子很委屈:“熙宁姐姐不是说她是装疯癫的么。”

    云凊然尚未言语,安无名便道:“我自然是装的,我这么文武双全的人怎么可能真的疯魔,我只是演戏罢了。”叹气道,“既然已经到了这份上,我也不再遮掩,实不相瞒,在下以前是南江城的一个戏子,名唤陌邀莲,因一部戏本需要演绎疯癫人士,在下才到临儒那里一边游山玩水一边揣摩角色,谁知竟遇上了王姑娘,接下来的事情,姑娘都知道了。”

    王灵鸢:?

    云凊然:。

    王灵鸢摇头感叹道:“安宁啊安宁,没想到多年未见,你胡说八道张口就来的本事一点没退且更有精进,真是令人敬佩。”

    安无名被一句话点破身份吓得背后徒然升出一层细汗,后退一步说道:“姑娘为何总对在下心存误解,似乎总将在下认成什么人,这不好,在下不愿当别人的影子。”

    “话都让你说了,理都让你占了。”王灵鸢冷笑道,“我向来都知道你最会狡辩耍诈,且让我探上你一探,便什么都清楚了。”

    说着就上前薅住安无名的头发,将她往庭院拽去。

    安无名恼了:“你撒开!我头发本来就少,你要是给我薅秃了,怎么赔?”

    王灵鸢反手将短剑横在了安无名脖子上。

    安无名老实了:“姑娘随便薅,别被小的头发勒坏了手才是。”嘴里这么说,眼睛却向云凊然求救。

    云凊然似乎完全没接收到安无名的求救,跟着二人也去了庭院,坐在亭中的石桌前,淡定的为自己斟茶。

    连茶都备好了,云凊然这厮怕是早就料到会有这个热闹可看了罢。

    王灵鸢松开手,扔了一把短剑给安无名:“安宁武功极差,从来打不过本小姐,就是靠修习禁术和亥冥殁的帮衬才强大的。今日我们比试一场,若你能赢了本小姐,就证明你不是安宁。”

    安无名一脸懵的接过剑,就这么简单??她还以为王灵鸢这丫头还能想出什么办法来试探她呢,原来只是比武罢了,这也太没有可比性了。照王灵鸢那花拳绣腿的功夫,她闭着眼都能锤爆她。

    没想到太过得意,竟一不下心把最后那句心声说了出来。

    王灵鸢甩过来一条绢帕,凉飕飕道:“哦?既然你这么厉害,那就把眼睛蒙上罢。”

    “……”

    蒙好眼睛后,王灵鸢先发制人,一剑劈了过来,剑气凌厉,扫起微风阵阵。安无名自信的拿剑格挡,向后凌空一跃,反手一刺……

    空空如也。

    沉默片刻。

    安无名道:“打住,我还是摘了这帕子罢。”

    就又摘了帕子,安无名往手上呸了两口为自己打气,不过就是个小丫头片子罢了,要真能被她降服了?

    安无名又被踢了一脚。

    安无名放下剑,准备跟王灵鸢讲讲道理:“大小姐,您比过武吗?您知道每一回合前都要有个指令吗?您知道比试前双方武士都要互相行礼以示尊重吗?哪有什么都不说上来就拳打脚踢的!你这在比武场上可是要得黄牌警告的。”

    王灵鸢道:“你就是打不过我才寻了这些理由,赶紧招认,你就是安宁!”

    “?我打不过你就是安宁?世间若是都是打不过你的,那都是安宁了?你可真是讲道理。”安无名气愤的很,用脚尖踢起剑,反手握住,便向王灵鸢刺去。昔日江师父多教武功法门之学,却鲜少教习她们舞剑招式之诀窍,好在她另外从别处学了,此刻用来教训王灵鸢刚刚好。

    王灵鸢转身接剑,但因内力低,步伐局促,险些被安无名这一剑掀翻在地。后稳了稳心神后又转身劈来,使了一招平沙落雁。安无名点剑避开,向下一滑,半仰避开剑锋,来到王灵鸢身后,报复性的给了她一脚。

    王灵鸢被踢个正着,摔了个狗吃屎。

    若是换别家身娇体贵的小姐恐早就羞恼哭闹了,但王灵鸢爱武如命,被踢了一脚反倒兴奋起来:“好功夫!再来!”

    那就再来,安无名也索性活动活动筋骨儿,王灵鸢善用武当的神门十三剑,此剑法虽招式少但锐不可当杀气甚重,她就用太乙玄门剑来以柔克刚。十招过后,挑开了王灵鸢手中的剑。

    收势,回鞘。安无名道:“现下可还疑我?”

    “不疑了不疑了,你的武功比安宁那半吊子强多了,你肯定不是她,来把剑给我罢。”

    安无名得意洋洋的朝她走去:“那是,我在梨园也不是白练这十几年功的,要不然我怎么是当红戏子呢?”入戏太深,一时间无法摆脱陌邀莲这个虚假的人物角色,“喏,给你剑。”

    王灵鸢没有接剑,反倒突然退后一步,将身后的大水缸砰的一脚踢翻。霎时间,缸裂水撒,鱼虾飞来,将安无名从头到脚淋个彻底。

    安无名弹走肩膀上的小鲫鱼,生气道:“王姑娘,你干嘛?输不起是怎的,还要泼水来戏弄我!”

    “咦?”王灵鸢挠头,“你不怕鱼虾,面色如此淡定,看来你真不是安宁,对不住了。”又对云凊然喊道:“熙宁姐姐说的对,她当真不是那女魔头,既然这样我也不怀疑了,饿了,我先去吃早饭了。”

    说完扛着剑大摇大摆的去了前院。

    王灵鸢的身影一消失,安无名就腿软的跪倒在地,几乎是闭着眼从这活蹦乱跳的鱼虾中爬出来的。她方才哪里是神色淡定啊,她那是吓得动弹不了了!还好刚才把肩膀上的鱼虾想象成猪肘子硬撑过去了,要不然她说不定又要吓尿。

    好不容易挣扎着爬到干净的地方,却见眼前还有一方干净的裙摆。

    安无名抬头,阳光照在云凊然的脸上,让她看不清楚神色。安无名道:“哎呦,我一定是方才习武太累了,竟腿软跪倒了,让云姑娘见笑了。”

    云凊然将她扶起来,递了块干净的绢帕给她:“习武疲劳,突然站不住也是有的。”

    安无名胡乱擦着脸应道:“就是,可不是因为这一捧水就吓倒的。”

    云凊然道:“那是自然,哪有人会怕水。”

    随从已将早膳在亭中摆好,二人就坐。

    安无名见又有自己喜欢的梨花糕饼,喜不自胜,立即吞下一个,感慨道:“云姑娘府中的厨子就是好,这梨花糕饼天下一绝。我真是想赖在你家不走了。”

    云凊然挽袖盛了一碗莲子粥推到安无名面前,淡淡道:“陌姑娘说笑罢。”

    “没有啊。”

    “哦?既然想赖在我家,”云凊然不动声色的望了安无名一眼,语调神情都清清凉凉:“那先前姑娘说想与谁睡觉觉?”

    安无名一口糕饼噎住,打了个嗝。

    天阴了下来。

    王灵鸢正笔直的坐在炕头上等着她,许是昨夜没睡好,面色发黑不说,仿佛还有一团黑气从她头顶上冒出来,配合着她红艳艳的衣裙,像极了画本里画的女罗刹。

    “打扰了。”安无名立即阖门退出去。

    王灵鸢拽着安无名的脚死命往外拖,冷笑道:“可不是运气不好,自打遇见你时便一桩桩一件件倒霉事发生,不是被绑架掉悬崖,就是遇见妖兽。昨夜还被熙宁姐姐罚抄了一宿的《道德经》,我最怕写字,险些累的我挥刀自灭精元。”

    王灵鸢凶神恶煞:“你还跟我装!装什么疯子傻子痴子,昨日熙宁姐姐都跟我说了,你是假的疯魔,看我今天不戳死你。”

    说着将大扫帚对准安无名可劲儿的怼起来,掀起一片张扬的灰尘,如同下了场黑雪一般。

    就要掉头逃命。

    木门随机咯吱一声响起,她的发编就被人从后面薅住了,接着她整个人都被甩进了柴房内。

    淡淡几个字,力量不容置疑,王灵鸢刷的一下松开了扫帚,退后几步老老实实的行礼:“熙宁姐姐好。”

    讲道理的救兵来了,安无名立即探头探脑的从炕下爬了出来,见平日里骄横跋扈的王灵鸢在云凊然面前怂的像个鸡仔,不由什么仗人势起来,嘚嘚瑟瑟道:“你再捅我一下试试,我可是云姑娘带回家的人。”

    安无名遗憾的拍了一下地板:“那你咋没动手呢。”现在的年轻人,就是缺乏说做就做的勇气。

    王灵鸢怒极反笑:“我是给你脸面了,让你不知自己算哪颗葱了!你给本小姐滚出来,今日本小姐定要查明你的真身!”

    裤腿被松开了,炕头外面一时间没了动静。

    绝不能让她认出来,认出来了还不得被她抽筋扒皮做成人彘。

    安无名挺了个身,眼歪眼斜开始流口水直抽抽,做出十足的疯癫状:“小妮子,嘿嘿,小妮子,我要跟你睡觉觉,我要跟你睡觉觉。”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清晨破晓,太阳升出一寸,安无名就醒了。多年来趴云凊然房梁的习惯让安无名养成了深刻的生物钟,不管多困倦,都要比云凊然早起床一刻,从墙头返回自己的住处。

    安无名迷迷糊糊的踩着梨花树翻回柴房,一推门,瞌睡全都吓没了。

    这王府的伙食越发好了,竟把王灵鸢养的这般孔武有力,真令人欣慰。

    安无名落地第一时间钻进了炕下:“印堂黑,仇人追。我看姑娘最近大约运气不太好,还是回去念几则经文保平安罢。”

阅读江湖仍有我的传说GL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病态占有七零娇气美人[穿书]男神一心只想报效国家[快穿]午夜诱爱狼吻总裁我程哥超甜我的1979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