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块砚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沈端砚远远看着纪想落荒而逃的背影,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

    这个圈子给了纪想无限荣光,星光璀璨,令人艳羡。可唯独没有给她平淡生活的权利。有太多双眼睛盯着她了,她始终无法像普通人那样正常出行,正常谈恋爱。每次出门都必须全副武装,躲躲藏藏。而与自己的这段关系也爆不得光。

    他深知她不愿被外界舆论左右,不愿他和沈家陷入争端。不愿被别人说是“花瓶”,“傍金主”。可整整五年,这段地下恋却委实谈得憋屈。

    她用力抱了抱沈端砚,努力扯出微笑,佯装云淡风轻,“好了沈老师,不过就是十天半个月,搞得这么伤感做什么,我马上就回来了。” WWw.5Wx.ORG

    第二天一早《武当》举行开机仪式。场面浩大,好几家媒体都做了现场报道。

    开机仪式结束后,立马就投入紧张的拍摄工作。

    浅都六月的天气已经很热了。最近一段时间气温一反常态,直线飙升。摄影棚里的气温都高达四十度。

    艰难地拍摄了一周,剧组的军心都开始涣散了,全组上下无不抱怨这鬼天气。

    霍声远听从副导演王东亭的建议,全组聚餐,鼓鼓士气。

    当晚他就派人在江南府邸定了个大包厢邀请了制片人、剧组的演员和工作人员一起聚了聚。

    一大群人吃完,大家伙又提议去K歌。

    霍导对手底下那群人确实没话说,有求必应。二话不说就领着一大群人去了时代皇宫。

    时代皇宫是周最家的产业,全国连锁,安全性和隐密性都挺不错,也不怕被粉丝给撞见。

    这种闹腾的场合纪想历来喜欢。她喜欢人多热闹。一大群人聚在一起唱唱歌,喝喝酒,气氛搞起来,相当的嗨。

    她出道至今,形象一直很亲民。在剧组拍戏和那些工作人员的关系也处得非常好。

    包厢里灯红酒绿,美酒加美女,气氛活跃。男生喝酒猜拳,女生则凑在一起喝喝酒渐渐圈子里的八卦。

    霍声远叫上制片人周最、副导演王东亭,外加影帝黎瑭,他们一起组了一桌麻将局。

    麻将这种国粹真是大佬们的最爱,不管走哪儿都爱摸上几圈。

    纪想不爱唱歌,也不喜欢搓麻将,就坐在一旁和宁等等几个化妆师聊天。

    这部剧没让周显星演,宁等等姑娘可是可惜了好久。

    她一把抓住纪想的胳膊郁闷地说:“也不知道流风哥哥得罪了什么人,竟然被派到梵于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去拍纪录片了。”

    纪想:“……”

    去梵于拍纪录片是周显星主动要求的。目的就是为了远离她,省得他俩三天两头上热搜。她家那位醋坛子打翻了,一个冲动就会断了周显星接下去的演绎生涯。毕竟沈端砚在圈子里影响力那可是杠杠滴!

    上次“约会门”事件闹得那么大,周显星本着“惹不起,躲得起”的原则,赶紧去犄角旮旯多一阵子,避避风头。

    身为罪魁祸首的纪想,她只能保持沉默。

    四人搓麻将搓得起劲儿。

    一边搓麻将,一边还不忘八卦。男人一旦八卦起来,真没女人什么事了。

    话题是王东亭先引出来的,“你说王帆二奶一个接一个,圈子里谁不知道。可这么长时间都没事,也没被爆出来,这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在阴沟里翻了船,热搜闹得那么大,举国沸腾。”

    “碰!”黎瑭干脆利落地碰了王东亭打出来的三条,“常言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他蹦跶得太厉害,总有人看不惯他的。”

    “早不爆晚不爆,偏偏是在纪想和显星闹上热搜的第二天,你说巧不巧。”王东亭抓了一张牌,低头看一眼,然后转手抽出一张五萬,缓缓道:“说起来想妹子和显星这次还真多亏了王帆,不然他俩那事儿不知道还要闹多久。”

    突然被点名,纪想竖起耳朵听了一嘴。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她心里隐隐觉得这件事不太简单。等回去问问沈端砚。

    霍声远手气那叫一个好,圈圈胡牌。霍大导演赢钱赢得心花怒放。不过玩了几圈过后,他家老婆大人就来电话了。

    霍导出了名的妻管严。老婆大人的电话是必须要接的。

    他拿着手机起身,直接点名纪想,“想妹子你来替我打一圈,我接个电话。”

    纪想惶恐不已,频频摆手,“我那半吊子的水平,可不敢替您打牌!”

    霍声远抿嘴一笑,给她壮胆,“会打就行,赢了归你,输了算我,我一会儿就回来的。”

    《武当》的制片人是周最。受霍声远邀请,今晚也在现场。

    他看着纪想笑着说:“咱霍导都赢得满钵响了,不怕你输一两局。”

    副导演王东亭也给纪想吃定心丸,“纪小姐,我们可就等着从老霍手里拿点本钱回来呢。”

    就连惜字如金,难得开口说话的影帝黎瑭也劝她:“纪小姐为何不摸两圈,正好可以试试手气。”

    这么多人给她壮胆,纪想就放心上场了。

    沈端砚经常打麻将,技术也贼厉害。纪想跟着他耳濡目染也学会了打麻将。可惜技术不到家,不太精明。

    不会打牌的人手气往往都是最好的。纪想一连赢了两把。

    霍声远接电话迟迟不回来,纪想只能继续打下去。

    打到第三圈的时候,搁在一旁的手机亮了亮,进来一条微信。

    沈端砚:在干什么?

    纪想:和人打麻将。

    她回复完,那边就没声了。

    她专注打麻将,倒也没太在意。

    几分钟以后,包厢门霍然被人推开。三个年轻的男人人高马大立在门口。

    霍声远率先出声:“刚在外面碰到了沈公子和商总,就请他们进来喝一杯。”

    霍声远的目光最先投向纪想。因为在今天这个包厢里,只有他是知晓纪想和沈端砚的关系的。

    这个圈子不会有第二个商总,更不会有第二个沈公子。听到霍声远的话,纪想眼皮猛地一跳。倏然抬头,对上男人那双幽暗深邃的眸子。

    果然是沈端砚!

    他怎么会在这儿?

    男人今年穿了套酒红色的高定西装,儒雅英气,气质卓然。

    他的目光准确无误的落在纪想脸上,不偏不倚。眼神看似平静,可又似乎暗藏深意。

    他身旁站着盛时的Boss商离衡。同样年轻矜贵,一身业界精英的装束。

    这两位影视圈实打实的大佬,难分伯仲。

    沈端砚和商离衡现身,包厢里的一干人纷纷停下手头的事情,赶紧站了起来。

    “卧槽,大佬怎么来了?”宁等等那姑娘嗓门大,纪想离得近,将她的话听了个全。

    相较于商离衡,沈端砚在圈子里则更加低调。包厢里很多人都没见过本尊。对于他的好奇程度自然是胜过商离衡的。

    周最忙走上前,笑容满面,颇为意外,“三哥,你今天怎么会在这儿?”

    商离衡微微一笑,丰神俊郎,指了指身侧站着的沈端砚,解释:“来浅都出差,今晚和沈公子谈点事。”

    周最也是第一次见沈端砚。过去对这个人一直有所耳闻,可惜从未见过本人。

    他一直知道风暴传媒的少东家年轻有为。眼前这位年轻是很年轻的,却万万没想到模样生得这般精致。

    周最主动伸出手,“幸会沈公子,大名鼎鼎,如雷贯耳。”

    沈端砚脸上的笑容恰到好处,无懈可击,“你好周总,彼此彼此。”

    霍声远和周最把两位大佬迎进了包厢。

    一人端了杯红酒。

    周最:“初次见面,让我们敬敬沈公子。”

    众人纷纷端起自己的酒杯,附和:“敬沈公子!”

    霍声远一一把人介绍了一圈。轮到纪想时,他顿了顿,过了一会儿才笑着说:“纪想我就不介绍了,你自己来吧。”

    纪想:“……”

    纪想努力酝酿了一下情绪,装出一副第一次见沈端砚的模样,轻声说:“沈公子你好,我是纪想,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看戏精夫妇表演!

    姑娘们,元宵快乐!都吃了什么馅儿的汤圆呀?

    横桑正式进入炎炎夏日,一天热过一天。

    而《武当》的前期选角工作已经基本完成,拍摄工作也被逐渐提上了日程。

    沈公子没有她那么重的偶像包袱,直接把人揽进怀里,“你一出去拍戏就十天半个月见不到,都不抱抱我?”

    真想早点结婚,早日公开,再也不用像现在这样东躲西藏,避人耳目。

    ***

    该剧由影帝黎瑭出演男主,纪想担任女主。男二和女二也都是圈子里颇有名气的演员叶书宗和姜意南。更云集了一些老戏骨。阵容丝毫不输《永昼》。

    《武当》定在6月6日在浅都横溪影视城开机。

    演员们脸上的妆刚一上完就立马花了。宁等等为首的那群化妆师补妆都来不及,累得够呛。

    气温炎热,拍戏委实不容易。

    纪想:“……”

    纪想总是在不停的拍戏,两人这几年一直都聚少离多。沈端砚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她心里就忍不住泛酸。

    “我不能再待在这儿了,我得赶紧登机,沈老师你快回去吧,开车注意安全。”纪想不敢逗留,匆匆忙忙进了安检口。

    沈端砚慢慢松开她,刮了刮她鼻梁,“没良心!”

    机场大厅人来人往,是狗仔们常年蹲守的地方。被粉丝认出来倒是其次,要是被狗仔偷拍,那可就不好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8块砚台

    在家躺尸,时间像是被加了齿轮,飞速运转,过得飞快。一转眼一个月就过去了。

    纪想是开机前一天去的浅都。沈端砚亲自送她去的机场。

    怕被一些粉丝认不出,她全副武装,都没敢抱沈端砚。

阅读星星落在你枕边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病态占有七零娇气美人[穿书]男神一心只想报效国家[快穿]午夜诱爱狼吻总裁我程哥超甜我的1979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