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神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天地间那低沉的嗓音再次升腾,响彻在宁州大地之上。

    “尔敢!” WWw.5Wx.ORG

    那声音响起,宛如万钧雷霆于同一时间落下,已然夜深人静的宁霄城在那样的低吼声中被猛然惊醒。

    但老人却笑脸盈盈,他上观天地,下俯九幽,那身湿漉漉的长袍蓦然鼓动,白发长须猛然扬起。

    伴随着那声怒吼落下,云海猛地旋转、搅动,化作了一道宛如要吞噬天地的漩涡,更加庞大的紫电雷霆开始在漩涡的深处酝酿。百姓们看得目瞪口呆,根本不理解这样异象因何而且。

    当然他们也并没时间再去将眼前的一切想得真切,因为就在下一刻,黑云聚集的漩涡深处,紫色的电蟒终于再也不受云层的束缚,在那一瞬间猛然落下。

    粗大的紫色雷霆如巨蟒,如蛟龙,呼啸的去向宁霄城,那宛如神罚一般的景象将所有人都惊呆,他们一动不动的看着那道电蟒,任由自己的脸庞被电光所照亮,一览无遗的惊骇写在了他们的脸上。

    这处宅邸更是如海中扁舟,在风雨摧残之下,摇摇欲坠。而这道威压与紧随威压而来的雷霆显然目的直指初七,在冥冥之中那股强大的意志的催动下,那股威压近乎半数都落在了初七一人的肩上,而魏来等人所承受于他们看来几乎不可抗衡的威压却只是这股浩然杀机的余波而已。初七的身子在那时一矮,险些栽倒,好在他一咬牙,竟是强行稳住了身形,即使脸色苍白着,也要缓缓拜下这天地。

    但仅凭意志对抗那冥冥中强大的存在显然只是妄想,宛如神罚的天雷紧随那庞大的威压之后,正轰然落下。至少在魏来看来,以那股天雷威势,只要微微接触便足以将他碾为粉剂。

    哗哗哗!

    一连串急促的声响在头顶升腾,那是这座宅院的房顶雷霆的余波下开始瓦解,而很快这样的瓦解便会轮到他们。

    “哼!”就在这时,那静坐着的曹吞云忽的发出一声冷哼,他的手掌伸出猛地一拍桌面,眸中寒芒亮起,他背后的剑匣猛然开始颤抖,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在那时破笼而出了一般。

    “雁回。”

    曹吞云的嘴里吐出了这样两个字眼,他背后颤抖着的剑匣忽的停滞,而后,剑匣打开,一道青色的剑光猛然从剑匣之中爆射而出,直取穹顶。

    房顶猛然碎裂,无数碎木烂瓦倾落,众人纷纷祭起各自体内的灵力将那些倾落之物隔绝身外,而后仰头看向天际。

    只见那道青色的剑光直扑向由穹顶落下已然来到诸人头顶的巨大电蟒,相比于那贯穿天地的电蟒,青色的剑光宛如萤火,不可与之争辉。但青色的长剑却并无半点退缩之意,直直的迎上。清冽的剑光在巨大雷蛇之下,开始不断的颤抖,所激发出来青色剑芒亦是摇摇欲坠,似乎下一刻便会崩碎。

    曹吞云站起了身子,那只手再次重重的拍在了桌面上。

    “琼将、璧衍、昊皇、秋星、春冉。”

    五枚神剑裹挟着各色光芒在那一瞬间再次从老人背后的剑匣中涌出,拖着五道光华各异的流光猛然冲向天际,与那道已然落在诸人头顶的紫电雷光狠狠的撞在了一切。

    轰!

    一声闷响荡开,之前那道青色神剑所激发的眼看着就要崩溃的剑意,在另外五柄神剑到来后,终于是堪堪稳住了颓势。虽然远不至于能击溃这道紫电雷光,但却阻止对方的继续下坠。

    而初七与魏锦绣,也终于在那时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拜”。

    初七的面色惨白,额头上冷汗密布,魏锦绣却是面色如常,似乎无论是那冥冥之中倾泻而下的威压,还是此刻已经悬在头顶的电蟒都并未给这位女子造成半点的影响。而唯独让她困惑让她不解的,只是眼前这个男人的执着。

    她不太明白凡尘中的情爱,却多少知道成亲意味着什么。

    白头偕老、长相厮守,又或者简单的肉 欲、情 欲。但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她都给不了对方,她只是希望对方能够明白事情的不可挽回,熄灭掉她不曾知晓可以保留因果残余的功法。她不想走最后那条路,用斩尘剑将之斩杀,用这样的方法灭掉这最后一道红尘,于她来说是下下策。而现在,她以为在见识过来自归元宫的怒火后,男人会明白她的用心良苦。

    但偏偏,这时男人的脸上挂满了笑意,就像是多年夙愿终于得偿所愿时的满足。

    魏锦绣开始迷惑,亦开始不解,她不明到底是自己想漏了什么,还是眼前这个男人太傻。

    但她终归没有太多犹豫的时间,因为来历莫测的老者在那时再次朗声言道:“二拜高堂。”

    初七拉着她的手,转过了身子面向台下,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有所巧合,初七正面着催动剑意的曹吞云,而魏锦绣所面对赫然是江浣水。

    二人再次躬身,便要拜下。

    “老白蛇你莫要欺人太甚,我归元宫的事,也是你这将死之物能管的?”冥冥之中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我若不是将死,你孟悬壶敢这么跟我说话?”老人笑道。

    “那就莫怪孟某不留情面了!”冥冥之中的声音再次响起。

    宁霄城的百姓们将那样的低吼听在耳中,他们终究无法知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天地间异象却随着那声低吼之后,而开始朝着更加诡诞与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了起来。

    云层翻涌,那落下的雷霆猛然收敛,归集于雷云之中。

    在一阵翻涌反复与雷霆搅动之后,密密的雷云汇集在了一起化作了一只巨大的手掌,手掌各处雷霆颤动,然后伴随着一声闷响,巨大的手掌朝着此方天地缓缓落了下来……

    与方才那雷霆不同,这道劫云与雷霆凝聚而成的手掌无比巨大,几乎将整个宁霄城遮掩。

    这一次……

    那冥冥之中的存在将他惩戒世人的目标对准了整个宁霄城!

    敖貅难以想象这世上真的会有那样强大的存在,他在对方的手中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只是三招不到,他便被对方拔下了三道龙鳞,仓惶的落败而逃。宁州是他的地盘,哪怕昭月正神的神庙还未有完全修筑完成,入主宁霄城的事情也因为那小子的从中作梗而一再搁浅,但毕竟朝廷的册封已下,身为燕地的神祇在面对外敌时他是可以调动燕地的气运以为己用,对抗外敌的,这份庞大的气运再加上他身为洪荒异种的身份,所能爆发出来的战力即使是八门大圣也有一战之力,但偏偏,他却难以在对方的手中走过三招,甚至他觉得的对方还远远未有使出全力。

    敖貅当然知道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但却从未想过,人外之人强到如此地步,天外之天高到如此遥不可及。

    哐哐哐!

    沿途的街道上,灯火亮起,无数人走出自己的家门,看向穹顶。

    那里黑云压城,仿若伸手便可触摸,万千雷霆在云层间攒动,激荡不息。

    他蜷缩在云层深处,调集着雷云将自己的身形遮掩,以期不被对方找到他的所在。这位乌盘江神就这样在云层深处躲藏了良久的光景,直到近一个时辰过去,他方才确定那位强大存在已经离去,但就在它驱散了雷云方才准备从云层中探出脑袋的刹那,一道森然的气息忽然从四面八方涌来,笼罩在整个宁州的上空。伴随着的还有一道响彻宁州大地的威严声音:“仙凡相配,有违天道!”

    敖貅根本不曾知晓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但却只觉自己在那股威压之下,浑身颤抖,体内的气机不畅,几乎到了难以流动地步。

    荣和府中的男女转过了身子,朝着屋外的天地躬下身子,就要拜下。

    而雷霆也在这时呼啸而至,那股巨大威压抢先一步将众人笼罩,魏来等人只觉肩上如有千钧,颈项如被人死死握住,宛如窒息一般呼吸困难。

    在狂风的撞击下房门不断的放出阵阵急促的闷响,它像是皮革一般,在那样猛烈的进攻性,被扭曲、拉扯、甚至变形,但却偏偏又有一股强大的力量附着在那房门之上,任凭屋外的狂风骤雨、暴雪连连却终究无法突破那房门。

    红烛再次亮起,烛光的照耀下,映衬出的是众人惊魂未定的脸庞。

    此言一落,屋外的狂风更急,扭曲的房门在这样的冲撞中近乎裂开。

    他周身的气机一震,于那时朗声言道:“一拜天地!”

    哐!

    敖貅很害怕。

    一种从灵魂深处发出战栗席卷他的全身,他躲藏在云层的深处,巨大的头颅顶端有一处扎眼的殷红,鲜血淋漓,血肉绽开,上面的鳞甲已然不在,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的撕开了一般。

    他很想知道今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日子,为什么接连会有两位如此恐怖的存在降临这边缘之地,他失去了再如之前一般去阻拦对方的勇气,只能再次唤来雷云,将自己的身躯裹藏在雷云之中,蜷缩着身子,收敛着气机,瑟瑟发抖。

    ……

阅读吞海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武破九荒牧神记万古最强宗全职法师万界之后宫系统龙血圣帝我从镜子里刷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