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撑船的大和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无念忙道,“那是自然。这会儿正好有两条浮木舟,五位客人上船吧。” WWw.5Wx.ORG

    千玥笑道,“既然遇上熟人,怎么能不坐你的船呢?”

    话落,她迅速踩上浮木舟。

    出家人打什么妄语呢?

    裴卓打着折扇,摇头叹息,“作孽啊~”

    随即,跟着坐到杨迟钧身边。

    君殊和君梦看得一头雾水,在无妄的邀请下,踏上另一条小舟。

    如今她也是金丹修士,再也不用称那老秃驴一声前辈。

    无念忙道,“仁远师叔前不久刚刚出关,佛心甚稳,劳前辈记挂。”

    “啧~”

    千玥靠在舟壁上,右臂架着大腿,顶着下颚,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这老秃驴竟然过得好,太让人失望了!

    无念瑟瑟发抖,默默加快速度,想要远离煞神。

    千玥又问过宁安的近况,得知他金丹有望,倒诚心实意地说了一声恭喜。

    这般一人欣喜一人恐惧二人看戏的古怪气氛中,浮木舟终于抵达彼岸。

    裴卓明显察觉到无念松了口气,嘴角不受控制地抽动。

    千玥扔出一只乾坤袋,摆手道,“船资。”

    无念稳稳接住,高兴地说道,“前辈慢走。”

    千玥纳闷地扫过大和尚,暗道如今龙山寺很穷吗?

    怎么这点船资就高兴成这副样子?

    真是不能理解!

    君殊走近,“十六姑娘,我们走吧。”

    五人没有御器,疾行朝东奔去。

    一刻钟后,众人抵达最近的人修地盘。

    灰雾朦胧的苍穹之下,是人头攒动的小型集市。

    这里的居民衣着更加古旧一些,多是对襟交领的白色和月色,十人里有八人以棉带束发,很是朴素。

    而道路两旁的屋舍,多是又矮又圆,家家户户门前都立着一尊小腿高的石碑,地上插着几柱香火,看着好生古怪。

    “诸位前辈,可是从河对岸而来?”搭话的女子练气修为,肤色白得吓人,双眼希冀地看着他们。

    裴卓立刻摆出招牌笑容,亲切地回道,“正是,姑娘可是本地人士?”

    女修激动地点点头,发间的月白长条随之摆动,语带兴奋地说道,“晚辈司灵玉,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修士。诸位来此历练,可是需要向导?”

    河对岸来荒域历练的人不少,本地居民遇见外来修士也不像一开始那样恐惧,反而带着一种宰肥羊的兴奋。

    司灵玉就是其中佼佼者。

    她长得顺眼,又不至于美得扎人,在男修女修之间都很吃得开。

    裴卓立刻问道,“荒域都有什么好玩的,你说来听听?”

    司灵玉声情并茂地说道,“晚辈从小在荒域长大,这里环境恶劣,灵气稀薄,而且要常年受灵怪所扰,受点阴气就得疼上好几个月呢。可自从一年前的异变之后,荒域也能照进来几缕天光,往日的阴气也稀薄很多。哦,今日的天气是差了些!”

    许是五人面色有异,司灵玉体贴地解释了一句。

    千玥抬头望天,很难想象这里会有什么好天气。

    “半年前龙山寺的师父们来到荒域,在黄土地上建立庙宇,佛光显盛,咱们这里的人有空就会去上香听道。前辈们如果感兴趣,也可以去庙里看看。此外,绿林中灵怪繁多,却长有一种养魂草,能够治疗神识之伤,还有几种阴性灵植,都有类似的功效。”

    蕴养神识,那确实是珍贵之物。

    “小姑娘,我且问你。这门前的石碑可有什么意义?”

    司灵玉看向一身玄衣的女子,只觉她的气势比旁人还要厉害几分,恭敬地回道,“这是给灵怪准备的,龙山寺的师父为了帮助我们免受灵怪所扰,特意在每一户人家门前设下镇魂禁制,又以灵香供养,两不伤害。”

    “灵怪伤人,龙山寺弟子为何不直接灭杀?”君梦好奇地询问。

    “诸位前辈可能不知,荒域的灵怪有好有坏,有些从未害过人,也有些作恶多端。佛修前辈说了,善恶有别,不能牵连无辜。若是灵怪在镇魂碑前作恶,恶念会即刻被镇压,释放的阴气则被吸入碑中。不过镇魂碑吸的阴气越多,禁制损坏的速度越快。”

    千玥勾了勾唇,暗道龙山寺的和尚在赚取功德方面,还是一如既往的睿智。

    “绿林中的灵怪实力如何?”君殊出声道。

    “未曾涉世的灵怪不会攻击人修,我们按照龙山寺师父的吩咐,也不会对它们出手。但被恶念沾染的灵怪并不在此类,它们十分狡猾,很会迷惑人修,即便是身死也会放出阴气。这种阴气能够穿透灵力防御,钻入经脉,阻塞灵力运行。若是火灵根修士,会占一些便宜。”

    顶点

    千玥挑了挑眉,“前辈”唤得是自己没错吧?

    “小师父认得我?”

    原来是故人,千玥亲切地问道,“常悲呢?他可还好?”

    无念心里想哭,脸上依然笑得殷切,“应当的,前辈坐好,小僧这就送你过河。”

    杨迟钧兴奋地跟在千玥身后,盘腿安坐。

    浮木舟渐渐靠岸,无念手脚僵硬地走到千玥身前,在无妄疑惑的眼神中,恭敬一礼,“昔年在神狐秘境中,小僧曾与前辈有过一面之缘。”

    千玥恍然大悟,目光细细扫过他的脸,发现确实有几分眼熟,“你是无悲的师弟?”

    无念驱动浮木舟,推开浓黑的河水,往彼岸游去。

    不妨千玥摆出一副唠家常的架势,“仁远老师父可好啊?”

    无念拿出身为出家人的涵养,压下心底的委屈,回道,“师兄心怀佛祖,固守龙山寺中,修炼勤勉。”

    一旁的无妄见鬼似地看向自家师弟,常悲郁结于心,修为停滞不前,状况一度十分糟糕。

    “既然都是熟人,两位师父可否快些载我们过河?”忆起当年的裴卓,十分同情地看向无念。

    无念心里却道,打妄语不要紧,只要这位姑娘别打人就行!

    千玥欣慰地点点头,“如此甚好。”

    “无妄师兄,又有客人搭船啊?”来人立在舟头,一身白色裟衣随风飘荡,笑声爽朗,双手合十。

    充满慈悲的双眸扫过岸上五人,笑意卡在玄衣女修身上,神情顿时一变,露出几分惊恐,“杨……杨前辈?”

    无念笑得难看,强行解释道,“师兄法号常悲。”

    这会儿不仅是千玥,杨迟钧和裴卓也记了起来,当年她独吞异火之后,逼在场的修士发下心魔誓,常悲一度以死明志,最后还是乖乖屈服。

阅读魔君从良以后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万古最强宗武破九荒牧神记天龙武神诀重生影帝:首长大人,花样宠妻本宫巡房:将军,解战袍!最强帝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