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抓获主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殷立和左屠则纵上堂屋屋顶,把另外五个人拿了下来。

    ……

    殷立有些难以置信,抓这几个贼未免太过简单了吧?

    那黑甲人惊问:“什么路数!怎么像喝了百斤大酒?” WWw.5Wx.ORG

    他扣住面具男子手脉,揭开面具:“让我看看你是谁!”

    面具内是一张年迈的老脸,殷立没见过此人,陌生的很。

    可左屠却认得:“侯景!你……你……,原来是你!”

    侯景道:“我呸!无耻的窃国贼,你们都不得好死!”

    左屠冷哼一声,转身过去,以背相对,懒得搭理了。他提起那四个醉倒的汉子,跟殷立说道:“那个老家伙交给你了,带上他们去见太后,这案子就算破了。”

    殷立应诺说好,于是拧起侯景,跟随左屠直奔皇宫。

    到皇宫门外,左屠把四个醉汉撂下,说道:“我就帮到这儿了,这事跟我们御名楼再无干系。见到太后,叫她派人到地下城来,清剿妖人的事还得让她自己去做。”说完,转身回头,扬长而去。

    过一会儿,广寒闻讯赶来,把殷立迎进宫去。

    太后传话,先审反贼,让殷立在候室厅稍候。

    然后令广寒统领侍卫到地下城清剿妖人势力。

    约莫去了不到一个时辰,广寒率部凯旋而归。

    这时,太后审讯完毕,将侯景押解天牢,听候判决。等广寒进殿奏报了清剿妖人的战况之后,太后这才宣召殷立进殿,向他询问擒贼过程。殷立把宋大中略去不说,其他环节都如实禀奏,这也是宋大中的意思。

    太后听后,在大殿内来回兜步,沉默良久。

    空旷的朝殿内,响着太后脆脆的脚步声。

    除了脚声,再无其他声响,异常的安静。

    殷立和广寒侍在大殿中央,均不做声。

    太后徘徊片刻,自言自语:“真是他?”

    广寒奏报:“应该是。地下城酒肆的三个老兵,虽然服毒自尽,但他们的身份已经基本确认,这三人都曾在塞北戍边超过十年。一年前,他们因伤退役,回到帝都之后,便在地下城开了一间酒肆。诡异的是,其中一个叫秦仁的在塞北军中职位不低,曾任职中郎将,担任左先锋,击敌无数,颇有功绩。按理,像秦仁这样一个退役回朝的将军,理应留在军部述职才对,可他偏偏去了地下城,甘愿做个一介草民。”

    太后问:“我让你查的户籍伪造和贩运符咒的经受人,你查出结果了吗?”

    广寒道:“这事正要跟您禀奏。御名楼获知有妖人潜伏帝都,倒挺配合。经查,这两个经手人一个叫东尼,一个南尼,是亲兄弟。这和三年前塞北传回来的密件是一样的,负责监视少庸王子的沙郡郡守曾提到过这两人,说他们和少庸王子交好,时常相邀一起外出狩猎。只可惜东尼和南尼刚才知道事败,也服毒自尽了。尽管如此,事实俱在,容不得少庸王子抵赖。”

    太后道:“速速调取从塞北传来的档案文书。”

    广寒应诺说是,差人去把档案文书取了过来。

    董太后翻开良久,突将密件往广寒身上一丢:“沙郡传回来的消息说,东尼和南尼常常过关出境,很可能与厄尔曼人交好,有通敌之嫌,只因有少庸护佑,不好擒拿。这已经是三年前传报的消息了,哀家怎么不知道?”

    广寒慌忙跪奏:“太后,恕臣直言,这些年按照惯例,凡奏本密件,事无大小,太后都会亲自审批过问,然后再交由微臣送回档室。兴许那日朝务繁重,您看漏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关键是,师子昂栽下去,软弱无力,连屋瓦都没砸穿。他动作幅度大,把瓦片弄得噼里啪啦作响,动静闹得挺大,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反贼同伙,专门给人报信。

    “谁!”大堂内有人瞋喝,紧接着六个人破瓦而出。

    左屠道:“不急,先看看,一会儿再说。”

    他问这些人为何伶仃大醉?左屠告诉殷立,师子昂是以醉入道,这是他的悟道之法,名叫《移醉术》。此术施展开来,可将己之醉酒挪移敌手,使其烂醉,不能应战。而此间的五个人,正是中了移醉之术,故而逮获极易。

    殷立听罢,感叹之余一阵向往,这所谓的悟道当真玄奇。

    殷立拔刀硬上,却让左屠一把薅住,左屠朝他摇头。

    搞什么名堂,他这样子还能打斗吗?殷立纳闷不解。

    那面具老者侯景一边大醉呕吐一边放狂癫笑:“哈哈哈……,御名楼!御名楼!别人不知,我却知道,御名楼就是伪天子的护身符!我日向帝国就是因为有了你们这帮卖国求荣的狗东西,才致使基业更张,江山改弦!”

    左屠轻喝:“迂腐的老家伙,你懂个屁!天帝血脉一代不如一代,再这么下去,天子势弱,诸侯日强,日向帝国不久定有倾覆之危。既是如此,何不换个人坐坐。”

    屋顶上的六个人栽倒之后,当场就有四个人昏死过去。

    剩下两人硬撑着爬起,但却歪歪倒倒,犹像大醉之状。这两人一个身穿黑甲,一个头戴面具。很明显,他们比其他四人修为高得多,可惜头重脚轻,两眼发晕,难以应战了。

    “想逃,没那么容易!”师子昂脚踩莲花,划空追去。

    戴面具的站不稳,半蹲下去:“着了道,快带我走!”

    “对不住了,大难临头各自飞,您好自为之吧。”那黑甲人跟那戴面具的说罢,而后冲师子昂翘嘴冷笑一下,紧接着原地转圈,化作一团黑烟往北投去。照这情形看,这黑甲人必是厄尔曼人的统领无疑了,否则断然不会使用混沌妖气逃跑了。

    随着师子昂从空中栽下,殷立的一颗心也跟着往下一沉。

    你妹啊,还没开打,你就醉倒了,你这不是存心捣乱吗。

    然后就在这时,屋顶上的六个人噗通一声栽倒在地。看上去有些莫名其妙,师子昂明明醉卧屋顶,根本啥招式都没出,这六个人咋就栽了呢?

    殷立奇问:“左先生,他们这是……?”

阅读入我神籍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武破九荒牧神记万古最强宗全职法师万界之后宫系统龙血圣帝九天神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