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战场玫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军中“对敌人要像严冬一般冷酷无情”的教育是极其到位的,张佳玉自小就觉得敌人必然狡猾而暴戾,有一名真正混到他身边的人是一名土人侏儒,乍看起来如同小女孩一般,混在乡下的人群中到张佳玉身边看病,她在队伍中的另一名同伴被识破了,侏儒猝然发难,打晕张佳玉,想借着混乱,劫持张佳玉,转而逃离。

    但是他们低估了南洋军对医院的守护,在背着小姑娘翻墙的时候被弩箭射中大腿后被擒获,和经过审问得知是一个部落酋长安排来的,这个酋长仰慕其美色,在求婚不得的情况下,出此下策。

    对于这些遭遇他并不迷惘,其后父母同伴匆匆过来的安慰也只是让他觉得温暖,但并不觉得有必要。但好在更为简单直接的一些东西,也即将到来了。

    进入苏门答腊之后,她发现这片天地并不是像大夏本土哪样的。这里的原住民中,头人和酋长们不事生产,生活却丰盈而富庶,生活糜烂。

    现如今珂沙里十几万人的入侵,战火烧至占碑后,被南洋大夏军队的强大表现,他们的进攻,赫然止步。

    到得六月二十三这天,大夏主力开始从双溪向占碑推进。

    张佳玉所属的军医大队,在阵雨停歇后,迅速启动,向更靠近交火的地方转进,午时三刻,第一批伤员被担架抬过来,张佳玉等护医们也进入一种疯狂的繁忙的工作之中。

    前、后、左右,都是奔行的同伴。他将手中的石片递给旁边的同行者,对方便也卸下了枪锋,挥手打磨。

    他们都知道,再过不久,便要面对珂沙里的王宫近卫队了。

    “老子在占碑城,杀了三个人。”磨刀的青石与枪尖相交。发出清冽的响声,旁边的同行者擦过几下,将石片递给另一侧的人,口中与龚海江说话,“你说这次能不能杀三个近卫军?” WWw.5Wx.ORG

    “咱们还怕过谁吗。”龚海江低头说了一句,声音沉闷。这个时候,他全身的血脉都在动,感觉脑子里突突突的响,视野微微颤抖。奔跑纯是本能,前后左右所有人,几乎都是这样。不奔跑是不行的。

    自上一次杀穿占碑之后,他们接下来要面对的,不是什么杂兵,而是这支名震南洋的珂沙里近卫军。谁的心中,都酝着一股紧张,但紧张里又有着自傲的情绪:咱们说不定,真能将这强军压过去。

    徐州城外面对草原人时的感觉已经淡漠了,而且,当时身边都是逃跑的人,就算面对着天下最强的军队,他们到底有多强,人们的心中,其实也没有概念。跟王蛟南来之后,众人心里大约才有了些骄傲的情绪,到得这次破占碑,所有人心中的情绪,都有些意外。他们根本想不到,自己已经强大到了这种地步

    随着军医队活动的日子里,有时候会感受到不同的感激与善意,但与此同时,也有各种恶意的来袭。

    自跨海移民的这些年来,这南洋土著对于他们这些外来者,从麻木、漠不关心到嫉妒贪婪,大夏人也曾经希望带着原住民一起奋斗,但在他们懒惰与不劳而获的思想驱使下,总是对于勤劳的人们产生的恶意,其实一直都没有断过。

    几天后又有一次,这次只要土贼的投扔石块在准一点,她怕是再也不能站起来,这次是和甘胜孙女甘露合力杀死隐藏在死人堆里的土人伤兵,到得如今,未满十四岁的少女,手上已经有两条人命了。

    二年前南洋军对不合作和冒犯的土著进行清理,大军的行动军吓跑了一批本地的原住民,他们大多出海向更靠近赤道的小岛移民,因为那里有更多的自然食物,更适应这些懒惰的人们。

    后来当地强大的珂沙里王国的强势插入,是南洋这片拥有一千多个海岛的地区,局势变得不明朗起来。

    南洋军对于内部的整治与管理卓有成效,部分阴谋与骚扰,很难伸到以学校生活中心她们一家,但随着这两年时间地盘的扩大,向张佳玉这样家庭的生活天地,也终究不可能收缩在原本的小圈子里。

    作为中心管理层,负责商贸最高官员张老实的唯一女儿,又是享誉巨港的小才女,且美名在外,这其中,张佳玉加入军医的消息,也不胫而走。

    小半个时辰前,南洋军主力。

    龚海江一面前行。一面用手中的石片摩擦着长枪的枪尖,此时,那长枪已锐利得能够反射出光芒来。

    对于张佳玉而言,亲自出手杀死敌人这件事并未对她的心理造成太大的冲击,但从逃难以来这八九年的时间,在这复杂天地间感受到的诸多事情,还是让她变得有些沉默寡言起来。

    从来到这个富饶的岛屿开始,南洋移民内部的物资都算不得非常充盈,互助与节俭一直是他们中提倡的事情,张佳玉自幼所见,是人们在艰苦的环境里相互扶持,父辈们将对于这个世界的知识与感悟,分享给移民们中的后来者,面对着敌人,大夏移民中无论是战士、还是其他人都总是顽强不屈。

    这些人为何要这样活呢?张佳玉想不清楚。一两年的时间以来,对于这些头人和酋长处心积虑要赶走他们,因为自己过于美貌的容颜,偶尔扮成可怜兮兮的人要对她出手,过后就是被抓起来审问,这些丑陋下贱的人也觉得理所当然。

    在他们的下头,普通土人过着浑浑噩噩的生活,他们把最好的物资贡献给掌权者,但因为这里过于富饶,满山偏野都是果实,天天躺着也不会挨饿,并且阳光充足,没有寒冷的冬季,他们从来都不知羞耻,不知道织布遮挡一下他们那些丑陋的身体,连女人也是一样。

    他们自小就养成懒惰、自私的性格,都以为这是理所应当的,大部分人们甚至于对下乡赠医施药的大夏移民医务工作者的成员抱持敌视的态度。

    自幼时在这样的环境里长起来,也是因此,张佳玉自小见到的,多是贫瘠的环境,也是相对单纯的环境,父母、敌人、朋友,各种各样的人们都颇为清晰。

    随着南洋军和周围的土人起了冲突,张佳玉加入军医队后,周围才渐渐开始变得复杂,他开始看见大的原野、广阔的大海、巍峨的高山、鳞次栉比的良田、穷奢极欲的人们、目光麻木的人们……这些东西,与在南洋军范围内看到的,很不一样。

    在现代这个时代,十三四岁的女孩已是嫁人生子的年纪,张佳玉从十三岁起的一年中,他一共遭遇八次提亲,心中始终被那个少年影子填满,虽然父亲也和她谈了几次婚姻大事,都被其坚决的拒绝。

    在军医队这一年,还发生三次危机,其中有一次就发生在眼前,六月初战争开始时一次,在她和两个小姑娘到河边为伤员取水时,遭到了附近被冲散的土人溃兵的偷袭,那是她第一次出手杀人。

阅读山河英雄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特种兵之超神萌娃特种兵之神级专家特种兵之最强天帝三国:基因提取特种兵之王者归来抗战:我能复制一切装备抗战之红警基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