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人老成精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小两口对视一眼,田五娘凤眸微眯,眼中闪过一道剑光:

    你拉的屎,自己擦屁股。

    林宁瞬间会意,亦是用眼神讨价还价道:

    “哎哟,对对对,是该要孩子了,是该要孩子了!你们只管生,教养问题不用你们担心,有我!!” WWw.5Wx.ORG

    林宁见状,只能轻叹一声,对春姨语重心长道:“姨,不是我们不想要孩子,我们日夜都在想念……咳!”感觉到一道锐金剑气袭来,虽没伤到,但那类似于寻常女子掐掐神功的痛觉,还是让林宁主动收敛,不要那么放浪……

    他正经道:“山寨如今虽有一名武圣坐镇,但仰仗别人,终不能始终放心。所以五娘想要更进一步,姨你别看我现在每天蹿上跳下的好像多有能为,那是因为五娘肩上一直扛着整座山寨的安危。我做这些事,只是为了不让她分心,让她尽快进步。等五娘成圣之后,根本不用春姨你催,保证三年生俩,五年翻番!”

    “呸!”

    然而却听田五娘轻声道:“都是哄人的么……”

    听闻此言中既松了口气,又有些淡淡失望的语气,林宁一个激灵,福至心灵的高声道:“哄人?我林宁哄过人?娘子忒也小瞧为夫了!来来来,为夫现在就和你真心实意的做过一场,让你看看为夫的诚意!”

    “呸!”

    连五娘这等性子,也忍不住啐了这无赖一口,不理他的疯言疯语,正色问道:“此时消息怕已传回蔑儿乞部,小宁,你有何打算?”

    林宁哼哼了声,伸了个拦腰……有些酸,不动声色的变了个姿势按了两下后,笑道:“还用什么打算?呵呵,到了这一步,没咱们夫妻二人的护佑,蔑儿乞部转眼就能被草原万部吃个干净,那老虔婆还有她那一大家子,还有那宝勒尔,没一个能有好下场。忽查尔太狠了,杀的人太多,他在时自然没人敢动作,连怨言都不敢说一句。可他一朝身死,想找蔑儿乞部复仇的人不知凡几。这个时候,宝勒尔那蠢丫头或许还转不过弯儿来,但那位胡族老太婆,论智慧确实还算不错。她必然已经明白过来,剩余的,也就好办了。娘子你放心,我并不好杀戮,杀光蔑儿乞部不如让他们做些大好事,弥补一下忽查尔的滔天罪孽。总之,我要让这方草原,变成咱们山寨的马场、肉场和奶场!尤其是最后一项,日后,再不会只有我一人日夜有奶吃,还要所有的山寨中人,都有牛奶喝……咦?娘子,你这样看着我作甚?”

    “小宁,你好不害臊!”

    ……

    一线天西三十里处,蔑儿乞部营地。

    此刻,原本喜意洋洋的蔑儿乞部营地上空,充斥着悲痛的大哭声。

    今日之前,蔑儿乞部还是整个草原乃至整个天下,至尊至贵的部落。

    哪怕是蔑儿乞部的奴隶,奉主人之命外出办事,都会受到外面一些大人物的礼遇。

    然而一日之间,蔑儿乞部却从云端跌落淤泥中。

    因为他们的天塌了!

    无数人放声大哭,痛不欲生。

    蔑儿乞老可敦在金帐内看着毫无生机气息的忽查尔遗体,老泪纵横。

    其她亲眷自然同样如此,尽管大部分人其实并无亲情之意,只是单纯的因为自己失去了一座巨大的靠山而难过痛哭。

    甚至连宝勒尔,因为自幼和父亲相处的时间不多,敬畏大于濡慕亲爱,所以难过归难过,却不如老可敦那般心如刀绞。

    “怎么会如此?怎么会如此?”

    老可敦满面泪流,皮肤苍老的手轻轻抚着忽查尔的脸,一遍一遍轻声呼唤着他的乳名:“白音,白音……回家了,回家了……”

    脸色苍白的图门汗闻言,巨大的悲痛再次浮上心头,大哭道:“额吉,白音回家了,国师回家了!”

    胡宁阏氏亦是满面悲色,问道:“汗王,前面不是传回大捷之音,说已经破了上谷城了吗?圣萨满他怎么会……”

    图门汗悲痛之极,连连摇头道:“中原人实在奸狡可怕,比草原上最可怕的狼群还可怕,他们的心,是石头做的,比毒蛇还毒……”

    从一向仰慕中原文化的图门汗口中听到他如此评价中原人,当真是一件稀奇事。

    没等胡宁阏氏再问,图门汗便直接说道:“为了以防有陷阱,国师攻破上谷城后,并未先入其中,而是下令怯薛军不封刀,以大肆杀戮,来逼得埋伏之人出手。朕原先一直以为中原人多心怀仁义慈悲心,只要不逼迫太甚,就绝不会凌厉反击。可没想到,怯薛军在上谷城内杀了十数万人,血气连天上的云都熏红了,也没人出来阻止。国师便以为定是平安无事的,因此奉着朕进了城。可是,就在我们进城没多久,中原三圣的气息突然出现,包围了国师,正如千年前的草原双圣,被中原三圣包围一样……最后,国师力战而亡。”说罢,又放声大哭起来。

    金帐内随着图门汗之言,一众女眷再度大哭。

    就在气氛悲切到极致时,忽然外面传报,蔑儿乞老可敦派出去的两个得用之人回来了,求见可敦。

    原本要被乱棍打出,却不想老可敦在这个时候,竟开口让人进来问话……

    满帐人都不解,亦有些不满。

    就算老可敦十分偏爱一个中原丫头,还是个山贼,可也不该这个时候还惦记着!

    只是碍于此为金帐内,且老可敦多年来的威望,才无人敢多言。

    未几,两个自青云寨归来的胡人入内,面上既有悲痛,也有激愤。

    蔑儿乞老可敦颤巍声问道:“五娘怎么没来?”

    两个胡人磕头罢,将之前于青云寨内发生的事,添油加醋的说了遍。

    重点在于林宁的狂妄和痴心妄想,以及田五娘的忘恩负义……

    说罢,老可敦还未多言,长孙媳妇,也就是脱黑阿的媳妇便大声道:“这是多么无耻的人啊?长生天在上,快将惩罚降临到这两个忘恩负义的人头上吧!”

    此言一出,许多人都变了脸色。

    脱黑阿媳妇宝音原是克烈部的公主,亦是掌上明珠般的存在,然而嫁入蔑儿乞部后,地位下降的厉害,尤其和宝勒尔相比,更是远远不如。

    之前她不敢多言一句,然而现在世事变化,再加上记恨脱黑阿被幽禁之大仇,这才公然说出此言。

    明为针对青云寨田五娘夫妇二人,实则矛头指向了蔑儿乞老可敦。

    然而令她做梦都没想到的是,老可敦连解释的意思都没有,就在疲惫和痛苦中招了招手,立刻上来四个健壮的妇人,就听她道:“送宝音去伺候她男人。”

    只此一句,便将刚刚泛起的浪花直接镇压……

    金帐内对老可敦不满的人自不会只有宝音一人,但其他人见此,瞬间噤若寒蝉。

    然而令她们更想不到的是,蔑儿乞老可敦接下来之言:“你们再去青云寨,告诉五娘那丫头,她男人想要八百头牛,太小气了些,只要她来看我一天,我就给她男人八千头牛!”

    彼时图门汗还未来得及将林宁之事相告,见蔑儿乞老可敦竟有如此远见,不由钦佩之极,在一片不解和隐隐质疑声中,将忽查尔死后诸部翻浪,林宁夫妻从天而降直接镇压之事说出。

    蔑儿乞老可敦闻言心中震惊之余,目光落在忽查尔遗体之上,极度悲痛的说与众人道:“从今往后,我们便唯有靠着五娘而存了。谁再敢不敬,便是自寻死路,我不会饶了她。”

    又对那两个亲信道了声:“速去。”

    待目睹二人离帐前往青云寨后,看着满帐骨肉亲人不解乃至怨恨的目光,在一片惊呼声中,蔑儿乞老可敦缓缓仰头昏迷了过去。

    ……

    PS:做了件蠢事,昨晚和老岳父还有俩姐夫斗地主,他们本想轮流给我点压力,没想到昨晚我人品爆发,牌面一把比一把好,最后居然把那两条烟钱都赢了回来,还额外赚了些……看着他们不善的脸色,我觉得似乎做错了些什么……

    田五娘谈心劝说的方式简单明了,开门见山的告诉宁南南,想靠抢劫分红赚银子的法子是行不通的。如果她想做师门逆徒,田五娘将会清理门户。

    在宁南南老实的表示理解后,田五娘又很淡漠的告诉她,想赚银子对宁南南来说不算难事。

    待宁南南喜滋滋离去后,林宁对田五娘连声道:“放心了放心了,日后咱们孩子的教养问题,我可以放心了……”

    夫妻本为一体,相互擦下屁股,反而能增进彼此感情,娘子何不助我一臂之力?左右不过动动嘴罢了……

    田五娘眸光转为清寒,看了林宁一眼后,无情的垂下了眼帘……

    以她的力气,无论是伐木还是挖矿还是背石炭,一人都能抵得上数十人的量。

    田五娘会吩咐下去,让徐佛给宁南南也计工分,回头结算工钱,这样就可以往家里寄银子了。

    这没脸没皮之言春姨都听不下去了,啐了口后,有些脸红的站起身来,狠狠点了点林宁的眉心,道:“好,我就再等上三年,看你们能生几个!”

    等春姨走后,林宁忙对一直低头不语的田五娘道:“方才都是为了安春姨的心,娘子你……”

    田五娘清丽无双的容颜上浮现出一抹浅红,凤眸难掩羞意,没好气的瞪了林宁一眼。

    盖因一旁春姨高兴的差点没把嘴巴咧到后脑勺……

    万一日后他和田五娘的儿子被教成那副德性,岂不是怄也要怄死?

    春姨这番话别说田五娘,就是林宁都忍不住哆嗦了下。

    想想前身林小宁那极品性子……

    “明白了吗?”

    “明白了。”

    宁南南闻言大喜,丝毫没有因为田五娘如此残忍的压榨童工而不满。

    她每天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力气在暴增,吃的越多,涨的越快,这些力气浪费在扛着石头在千里沧澜山间狂奔也就浪费了,不如拿来赚钱!

阅读大王令我来巡山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三国:基因提取特种兵之神级专家特种兵之超神萌娃特种兵之神级虫皇抗战:我能复制一切装备抗战之红警基地特种兵之幽灵战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