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你嫉妒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殷青黎盯着佛前明灭的长明灯,头一回觉得生在殷府是件很痛苦的事。

    说是名门世家的姑娘,可处处被嫡出的殷青筠压制着,好不容易凭借本事勾搭上了太子,父亲还将她关进祠堂,连娘亲也被禁足,不能来探望她。

    门外突然响起了说话声,看守的小厮很利索地开了锁,放了一个人进来。

    殷青筠吩咐厨房准备了饭菜,亲自提着去了探望殷青黎。

    殷青筠把青岚留在外面,自己提着食盒朝佛前的殷青黎走去,小厮关上了门,屋中光亮黯了许多,只有佛前昏黄的油灯晃着火舌,混着一股沉重的檀香味。

    殷青筠走近前去,稍稍俯下身子,把食盒里的饭菜端出来放在殷青黎面前的供香的矮桌前:“看到我很惊讶?” WWw.5Wx.ORG

    殷青黎咬了咬牙,避开飘至鼻尖的菜肴香味。

    她从昨天下午被关进祠堂,已经将近十个时辰水米未进了,不可能不饿的。

    殷青黎深深地看了殷青筠一眼,眼中涌动起一丝莫名的情绪,突然动作粗鲁地夺过筷子,捧起饭碗刨了起来。

    “太子昨日当众允了侧妃之位,你可还满意?”

    殷青黎身子僵了一下,继续狼吞虎咽。

    殷青筠低眸瞥了眼她跪得微微颤抖的双腿,想起上回因为碧珠和青岚的事,殷青黎就被关进祠堂跪了整整两日,膝盖肿得好几日走不了路。

    “平日里偷奸耍滑没人比得过你,现在这里没有旁人,你不必这么拘着。”

    殷青黎咽下了一大口饭菜,发髻散乱狼狈得不像话:“所以姐姐是来看妹妹笑话的?”

    殷青筠并不反驳:“你可以这么想。”

    话音刚落,殷青黎猛然摔了碗筷,连桌上的菜碟也一并推翻了。

    殷青筠眸光平静地望着她:“怎么,吃饱了就不认人了?”

    “你不必摆出这样假惺惺的姿态来,你不就是记恨我抢了你应得的一切吗!”

    殷青筠微有一愣,柔柔笑道:“你抢我什么了?”

    她抢她什么了?

    败坏家风的罪名?被关进祠堂的责罚?还是能嫁入东宫的机会?

    殷青黎到底是傻啊还是蠢啊。

    亏她心中有愧,怕她饿死还专程带来了饭菜,她竟是这样想的。

    殷青黎巴掌大的小脸上透着一股深浓的倔强:“太子说了,会以侧妃之礼迎我入东宫!”

    殷青筠闻声点了点头,不否认。

    萧桓平日里虽然爱玩闹嬉笑了些,却向来是言出必行。

    况且昨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为了保下殷青黎的性命亲口答应殷正业会给殷青黎一个名分,自然不会食言。

    “他迎你入东宫就入东宫,但旨意一日没有下来,你就还是殷府的姑娘。”

    “你就是在嫉妒我!”

    殷青筠眼眸微动,转头看着佛前空荡荡的两块排位失笑:“我嫉妒你什么了?”

    这殷青黎该不会是朝堂里跪久了跪傻了吧。

    区区一个太子侧妃,她哪里犯得着嫉妒。

    当初上辈子她跟萧祉退了婚,说要嫁给萧桓时,皇帝半句都没问,直接就下旨赐婚封她做了太子妃。

    殷青黎望着她略带嘲讽的笑意,突然就明白了:“哈哈哈,我晓得了,姐姐你当然不会嫉妒我,因为我所梦寐以求的东西,对你来说皆是唾手可得。”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起码我现在得到了!”

    “父亲关我只是暂时的......”

    “等太子履行诺言,将我风风光光迎进东宫之时,你充其量也就是个三皇子妃,咱们谁比谁高贵还说不定呢!”

    殷青黎犹如疯魔一般,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殷青筠站起了身来,低低骂了句疯子,低头看了眼绕过散落满地的碎瓷片和饭菜就离开了。

    她也许选错了。

    她害了萧桓,她不该把殷青黎这种只贪富贵的女子塞给他。

    青岚正小心翼翼地一点点剥开殷青筠包着指甲的绢布,盈透圆润的指甲被染成了鲜艳的海棠红,极她一身绣着银针海棠叶的长裙:“姑娘打听相爷的行踪做什么?不会是要趁相爷不在......”

    她试探地问道:“趁相爷不在,去探望二姑娘吧?”

    殷青筠晓得青岚是为了她好,怕她等会儿去见了殷青黎想起不好的事,于是抿唇笑了笑道:“林氏已经被禁足在菡芍苑不得外出,殷青黎现在好歹是太子当众许下承诺的侧妃良娣,可不能在祠堂里饿死了,省得给殷府招来灾祸。”

    殷青黎抬眸望去,却是微微一愣。

    竟然是殷青筠?

    殷青筠挥手让婢女退出去,等青岚替她把指甲边缘多余的干涸花汁用沾了水的帕子擦去,才不紧不慢地点了点头:“她好歹是为我受过,我总得去看看她,让她晓得她敬仰了半辈子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恶臭小人。”

    青岚动作顿了顿,而后神色微凛,反问道:“姑娘其实不必对二姑娘这样好的,她如今落得这般田地,都是她咎由自取,您说她帮了您一把,可这又何尝不是她在利用姑娘您?”

    “吃吧,厨房说这都是你喜欢的菜,放心,没毒。”

    殷青筠从食盒里把筷子拿出来,递到殷青黎眼前。

    青岚听着自家姑娘这样傻里傻气的话,再多劝诫的话都忍下了。

    多说无益,姑娘的决定她劝不动,那就只有等她撞了南墙再去接她了。

    若不是二十年前他进京殿试高中探花,又娶了皇帝的妻妹,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如今的位置。

    祠堂中,殷青黎身子端直地跪着面前的佛像,两侧寥落摆放着两块黑漆牌位,且都供奉着香火,分别写着她祖父母的名字。

    在大周殷姓是极小的家族,殷正业更是个旁根末枝,只挂着一个姓而已。

    翌日晨间,窗外暖阳正好,殷青筠转头看向门外走进来的婢女。

    婢女微微垂着头,如是禀告道:“启禀大姑娘,相爷刚刚吩咐管家带了好些礼品,现在已经出府去了。”

    昨天她被人打晕了,醒来后才知道殷青黎闯了怎样的塌天大祸。

    “夫人说得对,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您现在是瞧着二姑娘的可怜劲儿,心生怜惜,等日后再想起来她从前那副张狂嚣张的嘴脸,保管气得心口疼。”

阅读妙女多娇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如果恶魔对我笑[重生]东宫藏娇(重生)七零娇气美人[穿书]厮磨从修士到寡妇[七十年代]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