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局势来回颠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嗖嗖嗖嗖嗖嗖……”目不暇接,尽是光刀。

    燚瑶喝道:“月季,难道我的月牙纯钩双剑紧紧会吸收么。你错了!” WWw.5Wx.ORG

    踏在兑位,一崩月牙纯钩短剑,“唰唰唰”三下,那短剑绵柔地抖动一番,便见无形气波挡住了这百十道菊镰。

    花中皇后月季心知肚明,将尾翼一展,使得其上的眼斑一闪,既又而发射出来百十道魂符之一菊镰!

    燚瑶一云长剑,飘逸的将它一晃,压出半截后又虚晃一下,便变压为挺,既又而打出这百十道菊镰。

    双方大面积光刀撞在一起,遽然耀眼着爆裂光芒,刺痛了双方众人。

    燚瑶下意识地拦右臂挡在眼前,一眨眼功夫,被花中皇后燚瑶趁着这空挡踏艮位,闪烁在燚瑶身后,道:“燚瑶!你败了!”

    连转几圈之后,燚瑶闭着眼目,立刻仗着双剑护住要害,后退几丈,躲避花中皇后月季的再次攻击。

    燚瑶以为无甚打紧,喘着气,疼痛难忍。

    花中皇后月季诡秘一笑道:“魂符之七血红花三两朵!”

    “什么!”所向门目瞪口呆。

    “啊!”燚瑶莫名其妙中招。

    花中皇后月季离着燚瑶有几丈远的距离,依然使用近距离魂符血红花三两朵!

    此刻,那刚刚夺人眼目的光芒方才消失无踪,垍大惊失色道:“这花中皇后的摄魂之灵转变了形态?”

    蓝色的眼睛,黑色的泪痕,泛出异常寒意,一言不发。

    佟纪说道:“恐怕燚瑶凶多吉少……计划有变……”

    “在敌人身上留下印记,便可触发符术吗?”所向门顿字顿句道:

    洛神还兀自迷惑着,一听所向门之语,立刻醒悟,“花中皇后月季可以运用这么诡异的能力吗?”

    但见燚瑶被血红花三两朵再三折磨,就要香消玉殒。

    千钧一发之际,燚瑶一搅月牙纯钩短剑,朝自身臂膀一刺!

    “噗……”燚瑶口喷鲜血!

    “自杀吗?”花中皇后月季洋洋得意!

    然后,燚瑶抽出来短剑,即将绽裂出来的血红花也停止了动向。

    短剑吸收了燚瑶身体内的血红花之灵!

    “什么?不可能!”花中皇后月季大吃一惊!花中皇后月季才发现燚瑶吐出来的不光是血,还吐出了血红花之籽。

    “花中皇后月季!”燚瑶起伏双肩,“呼哧……”,咽一口淤血,“原来这孔雀舞真有剑体形态!我真愚蠢,一度被它的外表蒙蔽!”

    “将死之人,明白这些有什么用!”花中皇后月季大言不惭道:

    “月季!”燚瑶打断花中皇后的话语,“知道么?”

    “什么?要故弄玄虚吗?”花中皇后月季睥睨着燚瑶。

    “知道这月牙纯钩双剑长剑的作用吗?”燚瑶小声说道:

    “什么用都没有!”花中皇后月季喝道:

    花中皇后月季抓住时机,仗着有利时刻,迎面攻击燚瑶。

    燚瑶极力稳住这即要踉跄倒地的身躯,对准花中皇后月季就是一劈。

    黑色的灵力漫出,如同惊涛骇浪般朝着花中皇后月季劈头盖脸击来!

    花中皇后月季小看了月牙纯钩双剑,致使自己有此危厄,本来稳操胜券的她,再度失去了先机,顷刻间就要中招。

    “太天真了,”垍道,“八大古神剑岂是你这孔雀舞所能媲美的!”

    接着,垍又说道:“更何况这是八大古神剑的桂冠者月牙纯钩双剑!”

    这花中皇后月季自以为是,挺出孔雀舞,想当然来硬抗这黑色陶浪般的灵力。

    “砰!”

    “咚咚咚……”

    “啊啊啊啊啊啊……”

    花中皇后月季手中的孔雀舞只抵挡了一击便被震的粉碎!

    燚瑶眼露杀意,不给花中皇后逃生的机会,脚底黑光一闪,逸散出来三魂,踏巽位一削!

    “轰!”

    莫大的灵力如同涛浪遮天蔽日般再度威压而来!

    花中皇后月季逸散出来三魂,喝道:“燚瑶!别小看我!我可是十花——花中皇后月季!”

    “不自量力!”五极小瞧道:

    “啊!”

    燚瑶压着滔天一击,卯足了劲儿,响彻云霄地叫着。

    “啊……”

    花中皇后月季拼尽最后的希望,凭借逸散出来的三魂再次硬抗黑色凝聚的力量。

    “砰!”

    黑色灵力仿佛压垮了花中皇后的脊柱!

    “嘎嘣!”一声脆响!

    “呃!”花中皇后面色苍白!

    “啊!”燚瑶不等黑色灵力消散,再次挑起长剑,起身跃起更高,朝花中皇后又是一挥,便又打出来惊涛骇浪般的一击!

    “死吧!花中皇后月季!”燚瑶喊道:

    “砰!呀呀呀……”花中皇后再也抵挡不了接二连三的冲击。

    三魂裂开缝隙,一瞬间,黑色的灵力占据巨大优势将花中皇后月季一劈为二!

    消失了!

    花中皇后月季死亡了!

    “不!”所向门生硬的说道:

    蓝色的眼睛,黑色的泪痕!

    “我看不到三魂的彻底消失!”所向门异常严肃。

    九凤说道:“连渣都不剩了,还不是死了!”

    垍听取所向门的意见疑问道:“是什么判断令你认为她没有死的!”

    所向门扭转过头,不想女娲之肠知道自己双眼的秘密,说道:“看冰花潇湘馆的反应!”

    五极大惊失色道:“她们全都不以为意!好似……好似……”

    “好似没什么可担心的……”

    燚瑶喝道:“花中皇后已死!谁来接这下一战!”

    “哼!凭你能够杀了第十花花中皇后月季?”第九花凌波仙子水仙喝道:

    燚瑶一惊,“什么?她说什么?”

    突然女娲之肠俱都惊骇这眼前的一幕。

    花中皇后月季再度虚幻在半空之中!

    燚瑶理解不了这等怪事,担精害怕喝道:“你是狐是鬼!”

    花中皇后月季闭着眼好似没有意识一般,完全对燚瑶的问话不作答复。

    燚瑶边举起月牙纯钩双剑,边喝道:“穿着着孔雀羽翼装神弄鬼吗?”

    她立刻再次挥出莫大灵力,直逼花中皇后月季!

    尾翼上的眼斑一亮,数十道缚道一时间全出。

    佟纪惊讶道:“孔雀舞不光能够使用菊镰吗?”

    “不可能!凭缚道就想拦下燚瑶纯钩剑的一击吗?”垍道:

    所向门说道:“所向门手札上记载:‘任何符术,都是灵力幻化的一种,和纯粹力量本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只要基数够大,或蓄力更大更多,击溃纯粹灵力或限制纯粹灵力不是没有可能’。”

    “看!”洛神叫道:

    众人俱都往洛神指着的方向望去,便见燚瑶施展出来的黑色灵力果真被孔雀舞羽翼释放的缚道限制住。

    “这是魂符之三十四巨门缚!”佟纪怪道:

    “缚道还可以束缚纯粹灵力!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垍饶有趣味道:

    “哎呀!你这个时候还很有趣味,燚瑶可就危险了!”洛神急道:

    “准确的说,这种束缚灵力的怪招数恐怕只有花中皇后月季有这手段了!”所向门往十花这里望去,接着说道,“我时常在想,既然是花中皇后,何意会排在冰花潇湘馆最末!”

    垍紧蹙双眉细细思量道:“是啊,按她们数字排列顺序,越往上,该是越强!但偏偏这第十花月季之名为花中皇后!她何以担任这皇后之名!”

    强良、九凤道:“你们俩可真有意思,不过是个破名字代号而已!何必当真!”

    所向门说道:“她们的战斗更加匪夷所思!”

    此时,花中皇后月季周身被孔雀幻影覆盖,身后是碧纱宫扇的翠绿荷叶衣,而在荷叶衣上点缀着蓝宝石样的眼斑。

    燚瑶心中疑惑:“她手里哪里有雪姬剑,她的摄魂之灵不是身后的孔雀舞吗?”

    燚瑶额头上火印突亮,撩起短剑,在眼前圈了一圈,再向后一退,往前一送,不仅轻而易举地截断了这百十道菊镰,还一如既往吸收了这所有光刀。

    花中皇后月季大吃一惊,不得不立刻再次后仰尾羽,发出同样数量的菊镰光刀。

    “花中皇后月季!琦白那一战,你凭借孔雀舞略胜,就让我来领教一下它有多凌厉!”燚瑶全神贯注地注视花中皇后月季说道:

    “魂符之一菊镰,魂符之一菊镰,魂符之一菊镰!”月季喝道:

    燚瑶大惊,耳中一鸣,便吃痛地闷嘤一声,着了花中皇后月季一剑。

    燚瑶反应过来,在她雪姬剑刺入皮肉二分时,咬着牙关,一搅短剑,荡开了花中皇后的摄魂之灵孔雀舞!

    三道菊镰前仆后继,一道猛似一道,一道强似一道,劈开空气,犹如包裹了炙热的外衣一般扑击燚瑶。

    燚瑶短剑挺出,长剑一挑,回击回去这花中皇后的三道魂符。

    但见那被反射回来的菊镰难以抵住这百十道菊镰光刀,瞬时化为乌有!

    “什么?”佟纪怪道,“这么多数量的魂符之一菊镰!”

    花中皇后月季自信地撇着嘴角,“看你如何吸收!”

    “诶!我怎么听这口气,有那么点的……”佟纪笑道:

    “女儿心海底针,我们是琢磨不透!”赤龙有的没得又横插这一句话说道:

    与往时不同的是这菊镰不再被尾羽上的眼斑发出。

    而是在花中皇后月季好似手握雪姬剑,凭空一刺的时候,连施了三道魂符。

阅读雪狐乾坤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快穿:被系统卖菊花从前有座灵剑山阴妻艳魂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沦陷的妻子你丫上瘾了?为了女儿,我说不定连魔王都能干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