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摘得果实(二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凤仪宫——

    秦氏刚刚踏进门,郑皇后坐在上首,脸色冷沉。

    “你个黑心烂肺的。”一声声呜咽响起,却见吴家一窝子从偏殿走过来。

    太子脸色冷沉,整个人都僵直了,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心被似被千万道绳轻轻地勒着一般难受。

    “哦,蔡结怎么来了?”郑皇后放下手中的茶盏来。

    “葛兰郡主的事情,皇上已经听说了。”蔡结道,“皇上说,一定会还郡主一个公道,绝不会让郡主白白失了清誉。” WWw.5Wx.ORG

    吴夫人一听,便含着泪道:“有皇上这句话就行了。”满满都是感动,果然这件事说出来,所有人都会站在他们这边。

    蔡结道:“现在褚夫人居然冒着天下大不讳做出这种事来,又说吴大人托梦,也该好好细究细究。没得吴大人死不瞑目,在地下受难啊!”

    吴夫人眼前一黑,这算什么意思?皇上居然还偏帮着秦氏?“怎么能这样……定是你胡扯,我儿子怎么没给我托梦?”

    “谁知道!”秦氏白了她一眼,“你要问,就问你儿子去。”

    “你——”

    “够了!”郑皇后冷喝一声,眸子淡淡扫了蔡结一眼,便道:“那就找高僧问问,瞧吴一义如何说,这样行了吧?”

    吴夫人脸色铁青。

    葛兰郡主便哭着道:“那就问他!问他去!呜呜呜……他这么残忍离我而去了,居然还闹出这样的事儿。皇祖父说如何,便如何。”

    吴夫人眼前一黑。

    “事情解决了。”郑皇后干咳一声,“你们都回去。回头皇上会请华法寺的方丈到吴家做法事,究竟是不是真的托梦,该如何做,便一目了然。”

    吴家几个儿媳便扶着吴夫人起来,一群人总算离开了。

    葛兰郡主回了吴家,但随后又回了平王府。

    走进自己的房间,就见平王妃迎了出来。

    平王妃笑道:“大事己定,兰儿你便安心待嫁吧。”

    葛兰郡主狠狠出了一口气:“只是……姚阳城那里……”

    “放心,消息不会这么快传到牢里。等过几天,便想法让他叫不出来。”平王妃道。

    葛兰郡主唇角翘了翘,不错,她的确是答应过姚阳城,跟姚阳城合作。

    但姚阳城只告诉她,让她撺掇正宣帝继续查褚云攀的身世。只要她做这件事,他们姚家就能翻身,而她的儿子也能继续得到姚老夫人所制的香而得以活命。

    姚阳城并没有把褚云攀的身世告诉她。

    后来,葛兰郡主把姚阳城让她撺掇正宣帝继续查之事告诉平王妃,平王妃才道:“褚云攀很可能是云霞公主的血脉。”

    别人这样说,葛兰郡主可能不信,但平王妃所说的,她却全都信。

    因为平王妃以前是萧皇后身边的二等宫女,时常近身侍候,自然常跟云霞公主相处。

    后来萧皇后被流放,宫里的魏嬷嬷被郑皇后调去洗粗活,一等宫女死的死,残的残。只有她们这些二三等的有些才逃过一劫。

    平王妃被调到平王身边当宫女,因为长得貌美,被安排给年少的平王开蒙。结果她居然怀上了。原本是要去掉的,不想平王突然意外身亡,这肚子便成了平王留在世上唯一血脉。而她生下平王血脉有功,被封为平王妃。

    平王妃在萧皇后身边的时候,见过那只赤金环珠九转玲珑镯,虽然她从未见萧皇后戴过,但平王妃还是见过它躺在檀木铺红绸盒子上的样子。

    二十多年过去了,平王妃对云霞公主的长相都有些模糊了,但还是记得一点的。觉得这名少年侯爷长得挺像,但当时并未多想。

    后来姚阳城对褚云攀身世的执着,还有偶尔看到叶棠采的镯子。平王妃觉得一切太过巧合,若说……云霞公主当初没死,那褚云攀很可能是她的血脉。

    所以,她们才得知姚阳城想要揭出这件事。

    “那些金鳞卫已经出去查了,他既然是真的,很快就会查出他的身世。就算他不是真的,姚阳城也一定做好了准备。”平王妃道,“父皇啊,最忌惮的是梁王!如果查出褚云攀是云霞公主的血脉,梁王亲姐姐的血脉,一定会非常痛心,但却会怀疑褚云攀跟梁王一伙的吧!到时褚云攀一定会被处死。”

    “但,怎么能告诉天下之人,处死他,是因为他是皇帝的外孙呢?定要有一个罪名!而与他牵连最深的就是流匪与姚阳城之案。到时父皇会给姚家翻案,说褚云攀真是流匪外孙,姚家冤枉!婉家从此翻身。”

    “啧啧,可是啊,我也想翻身啊!”葛兰郡主眼里闪过嘲讽。

    “姚阳城在前面已经种下了树。”平王妃轻笑,“这个果实就让兰儿摘了吧!”

    到时正宣帝得知褚云攀身世,震恼之下,她们就提示正宣帝,不要用流匪之案,直接伪造意外死亡效果更好更安全。

    既然褚云攀是“意外身亡”,那褚家的军权还在。而太子才娶了褚妙书,最就露出立她为后的打算,全京城都瞧在眼内,自然不可能重新再娶一个太子妃进门,否则会被嘲无情。

    所以太子绝不希望兵权傍落,而朝中也无人可用,须得保下褚家来,最后这兵权只能落在褚妙书的亲哥哥——褚飞扬这个嫡长子之手!

    而葛兰郡主已经嫁给了褚飞扬,虽是平妻,但姜心雪这个破落户实在不够看!姜心雪和褚飞扬还同床异梦,她又是前未婚妻、皇家郡主,有着这些情宜在,她便不信拢不住褚飞扬的心。

    到时一步步地把姜心雪母子整死,最后,还是她赢了!

    想着,葛兰郡主便嘲讽地呵呵两声。

    她当初弃褚飞扬,嫁了吴一义,好不风光。又如何会甘愿落到现在这个境地,如何愿意看到前未婚夫的妻子嘲讽自己。既然如此,自己不如挤进去。

    况且,她年轻守寡,纵然是郡主,将来再嫁,也未必会如褚家来得着风光。

    让人为难的是,金鳞卫很快会回来,褚云攀的身世马上就要揭晓,她须得马上嫁才行。

    只是……

    葛兰郡主又想到牢里的姚阳城,姚阳城生怕她不合作,以不再提供药香,用她儿子的命作挟,让她一步步引着姚家翻身。

    但他们怎么不想想,她儿子以前之所以尊贵、之所以是个宝贝疙瘩,那都是因为吴一义活着,因为儿子是她在吴家立足的资本!

    现在,吴一义死了,吴家倒了,这个儿子……也就什么都不是了……

    想着,葛兰郡主还是心疼的,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啊!

    但她儿子病怏怏的,便是有那样的香,能缓解头痛,但还是连站着都费力,是个养不住的。

    既然如此,长痛不如短痛吧!

    她没有呜咽,只平静地说着,唇角带着苦笑,泪水也是平静地滑下来。

    平王妃说得声情并茂,但正宣帝却想着别的。

    平王妃喜道:“父皇英明。现在吴家人进宫见母后,此事咱们私下解决就好了,现在居然扰了母后清静。”

    吴夫人恨恨地瞪了秦氏一眼。

    郑皇后微圆的脸冷恼,手里端着一个白瓷牡丹茶盏,正要发话,蔡结就走了进来:“娘娘。”

    毕竟葛兰郡主现在要嫁的是褚家!一听“褚家”两个字,正宣帝自然就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他想起上次流匪之事,自己误会了褚云攀,而褚云攀似乎跟太子走得比自己亲近。虽然他很乐意看到太子跟褚云攀互相扶持,但现在他还是天子!

    蔡结脸上一僵,看了吴夫人一眼,又说:“皇上说,鬼神之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就好像以前先皇梦到龙遨于九天,当晚皇上就出生了。”

    “可不是。还有人梦到祖宗被水淹了,最后挖祖坟,发现真有积水。这都是神灵在说话。”秦氏连忙说,“一个热孝的寡妇,你们真以为我们想娶?实在是你家儿子在为难我啊!你们居然还倒打一耙。”

    正宣帝花白的眉一挑,回头看了蔡结一眼:“你去看看,让他们好好解决。”

    “是。”蔡结答应一声,就转身出去了。

    他好不容易才建起来的势力,父皇这是要一点点地收回手里吗?太子放在身侧的拳头紧紧地握着,看着正宣帝的目光也是冷冷的。

    父皇这是什么意思?是答应让葛兰郡主嫁给褚飞扬吗?

    以这个情况来看,若褚家乱了,那他绝不是得益者!得益者是父皇!

    “不错,葛兰真可怜。”太子立刻冷声道,“死了丈夫,心里被人给挖了一块,还要被人上门如此侮辱。”

    平王妃却答非所问,“葛兰跟褚飞扬……以前就订过亲。当时高僧给我说,葛兰跟褚飞扬是有夫妻缘份的,不能拆散。可是……都是我不好,见褚飞扬那不争气的样子,便硬生生地拆散了他们。”

    若葛兰嫁进褚家搞和搞和,还不错的样子。

    正宣帝道:“啊,以前高僧说他们缘份未尽?现在吴一义又托梦,那便不能放任不管了。”

阅读家有庶夫套路深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七零娇气美人[穿书]哥哥不要啊病态占有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穿成七十年代炮灰泼妇穿成七零极品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