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Chapter 73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你干什么?”步重华起身疾步冲下车:“站住!” WWw.5Wx.ORG

    吴雩却只向后挥了挥手,摇摇晃晃地顺着墙根走向小巷尽头,因为大腿受伤而步伐蹒跚。

    他可以抛下身后酒吧那满地狼藉不管,但这种伤势根本不可能自己一个人回家。步重华刚要上前拦住他,这时只听前方呲地一声刹车尖响,一辆黑色奥迪稳稳停在巷口,紧接着司机下车亲手打开了后门——是林炡。

    “对不起,我已经跑得很快了,但我真的……来不及……”

    “……”步重华压低声音问:“你说这件事不用我插手,由你来处理,这就是你处理的结果?”

    林炡叹了口气,“不,这是你插手的结果。”

    他们两人站在离车门两三米远的路灯下,空气中隐隐有些对峙般的意味,林炡向后指指远处警笛闪烁的酒吧:“我早就知道这个地下拳场了。你是不是想不通我为什么到最后一步才鸣枪,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干脆取缔这种高危行为?”

    像吴雩群发辞职申请,连警察都不想当了的现在。

    “野兽。”步重华讥诮地重复这两个字,抬起一边眉梢:“我没想到你竟然会用这个词来类比一个至少曾经也高度社会化过的人?”

    林炡说:“是的,没错,我用了这个词。”

    步重华一张口,还没说什么,却只见林炡向后往车门方向瞥了一眼,回过头声音极轻地问:“你听过那个关于屠龙英雄的故事吗,步支队?”

    步重华一怔。

    林炡倒退两步,向他点点头,不再说什么,转身坐进驾驶室里发动了汽车。

    ·

    “一条恶龙盘踞在深渊中,每年都要求村庄献祭少女,每年都有一名少年英雄负剑去与恶龙搏斗,但从来没人能够生还。直到有一年新的屠龙者出发时,有人偷偷尾随,发现英雄经过一番血战杀死恶龙,精疲力尽地坐在龙尸上,看着满地闪光的金银奇珍异宝,慢慢长出獠牙、鳞片与尖角,深渊屠龙的少年最终变成了恶龙。”

    ——《在缅甸寻找乔治·奥威尔》

    ·

    数日后。

    啪一声亮响,许祖新一掌拍在医院走廊的窗台上,气沉丹田对电话怒吼:“步、重、华!”

    市局欧秘书不引人注意地向后挪了挪,离唾沫星子的喷溅范围稍远一些。

    “跨区执法,先斩后奏,没备案没手续就带着一帮人去堵市中心酒吧!人家东城区分局本来打算借着这条线钓出一连串赌拳的大鱼,结果现在好了!被你一顿操作猛于虎全给报销了!你给我解释解释你跟吴雩两个那天晚上到底在酒吧拳场里干嘛?!”

    电话对面传来大街上的喧嚣声响,牧马人顶着午后骄阳,沿市中心大街向前飞驰,后视镜中映出步重华冰冷铮亮的墨镜:“没干嘛。”

    没干嘛……

    “不要学小吴说话,你们是商量好了来气我的吧?”许祖新气懵了:“商量好你也不能抢他的台词啊,你有人家那底气吗?!你有人家那么多伤吗?!你怎么能……”

    欧秘书:“咳咳咳!!”

    许祖新刚要骂他说你感冒了就离我远一点,谁料一回头,正看见吴雩从医生办公室里推门出来,一手拿着病历一手拎着药袋,大腿上是新换上雪白的绷带。

    许局差点咬着舌头,连忙对电话:“你、你、反反反正你姓步的就不能这么说话!”

    医院走廊上人来人往,吴雩听见步重华的名字,脚步蓦然一顿。

    “知道了,回去后我会就那天晚上铁血酒吧的事做书面解释的。”电话里传来步重华平淡的声音:“您还有其他事吗?”

    许祖新一手示意吴雩不要站在那里,赶紧过来坐下,另一手拿着电话:“你现在哪里?赶紧给我回来。东城区分局老杨他们昨天就上督察处哭长城去了,宋局叫我把你催回来,赶紧提两箱水果找东城区公安局赔礼道歉去。”

    “赔礼道歉?”

    “你带着一帮小弟去人家地盘上耀武扬威,你不该道歉吗?”

    前方红灯亮起,步重华随着车流缓缓踩下刹车:“老杨他们两个月前就收到举报了,养鱼养了这么久都没抓,我这是事急从权而且有补手续,我用得着道歉?”

    “嘿,你还跟我杠上了!”许祖新又气又急,终于忍不住说了真心话:“我跟你说你可千万别不把这当一回事,上季度咱们抓毒指标没完成,人家借了我们十八个人头还没还,许诺月息三分,正怕他们来催账呢!!”

    步重华:“……”

    天可怜见,法律也只保护两分以下的月息,各公安分局却被抓毒指标逼得借起了高利贷,这个季度南城分局除了18个人头本金之外,还要再多抓1.62个吸毒人员还给东城分局……

    绿灯亮起,牧马人再次打灯转向,减速驶进医院门前的停车场,步重华叹了口气说:“知道了。”

    “知道了你还不赶紧给我回来——等等,”许局听见手机对面拐弯打灯的滴答声,突然意识到什么:“你这是开车上哪去?”

    “……”

    “步、重、华??”

    走廊长椅上,原本正闷头坐着的吴雩突然一抬眼,眼珠黑白敏锐,望向许局耳边那个音量巨大的国产手机,只听通话对面传来一声轮胎与地面摩擦的锐响。

    牧马人稳稳停下,步重华望向车前窗外不远处的医院大楼,无奈地呼了口气:

    “——津海医大总院肿瘤专科住院部。”

    许局愕然道:“你去那干嘛?”

    “我从学术网上看见一篇分析匿名通讯技术安全漏洞的论文,作者是公大退休的张志兴教授,内容是通过浏览器漏洞,对暗网使用者的IP进行定位,我觉得对追溯秦川那条买家评价有很大帮助。”

    隔着门诊部走廊上的喧闹杂音,张志兴三个字清清楚楚传来,吴雩面色突然微变。

    但许局没有注意到,他冲着电话就急了:“我不是告诉你不要再掺和——”

    “张教授来津海做手术,他女儿女婿在医院陪床,王九龄托他熟人帮我牵了个线来登门请教,如果顺利的话下午我就回支队开案情会。”

    许局气得稀疏头毛倒竖:“什么?你还没放弃?我说叫你停职审查三天你忘了吗?!喂喂喂……”

    嘟嘟嘟——那个姓步的王八蛋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嘿呀,我高血压都是被这帮小兔崽子气得!”许局忿忿把手机塞回口袋里,深呼吸一口冷静下来,整理了一下思路,尽量和颜悦色转向吴雩:“小吴啊,你的辞职申请我已经看了,今天我和市局欧秘书来医院呢,第一是想了解你的伤势和身体情况,第二就是想通过开诚布公的谈话,来疏通疏通你的这个思想和心结……小吴?”

    吴雩脸色微微发白,如果再靠近一些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他瞳孔正紧缩成一线。

    ——张志兴。

    公大退休的系主任张志兴。

    “小吴?”许祖新毕竟三十多年的老公安,那瞬间察觉到什么异样:“你没事吧?”

    “……哦,没事。”吴雩回过神来,起身向左右看了一眼:“不好意思许局,洗手间在哪?”

    “啊?”

    吴雩说:“我突然想去方便一下,失陪。”

    他一点头,把病历药袋等物放在长椅上,没有看许局和欧秘书两人,掉头就向长廊另一头走去,步伐非常快,仿佛大腿上的伤完全不对行动造成任何影响。

    这个时候医院里人非常多,排队等待的、来回拿药的、推着小车匆匆走过的护士比比皆是;吴雩神情脚步都毫无异状,就这么背对着许局等人走到长廊尽头,却没有去推洗手间的门,而是身影忽转,径直下楼,三步并作两步冲下楼道。

    刚换药的伤口隐隐作痛,但他不在乎。他的脚步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促,到最后几乎是硬挤出楼下大厅排队的缴费处,呼地冲出医院大门,满大街炙热阳光和喧嚣尘上都瞬间扑面而来。

    哔哔——

    吴雩招手叫停一辆出租车,坐进去嘭地带上车门,本能地低头把脸偏向车里。

    “您好您去哪儿?”

    “去……”33更新最快 电脑端:/

    不知什么力量让吴雩话音突然顿住,喉结轻轻一滑,咽下了即将脱口而出的他自己家的地址。

    “……津海医科大学总院。”他声音平直,尾音有一丝难以辨别的紧绷:“肿瘤专科住院部。”

    司机应了声,开始打表计费,车头调转驶向繁忙的大街。

    没有人注意到医院门前,一个背着双肩包的“大学男生”正注视着出租车尾灯渐行渐远,眼底浮出一丝冰冷的笑意,然后扣下头盔,发动摩托跟了上去。

    ·

    津海医科总院,住院部大楼。

    宽敞的走廊上到处是轮椅,护工们推着病人,在洒满午后阳光的窗台下慢慢散步。步重华提着水果篮穿过长廊,来到尽头处一间高干单人病房门前,只见门上写着姓名三个字,张志兴。

    下午两点整,正好是他之前托人约定的时间。

    步重华摘下墨镜敲了敲门,然后轻轻推开——

    宽敞的单人套间里,座椅、沙发、两侧床头柜上摆满了鲜花礼品果篮等物,放眼望去琳琅满目;房间正中摆着一张病床,雪白被褥间躺着一名满头华发的老人,手上吊着输液袋,正阖目沉沉熟睡。

    一名年轻人站在病床前,看着约莫三十出头,长相十分俊秀,手里拿着一个相框正低头端详,闻声抬起头,正撞见病房门口提着果篮的步重华。

    “你是……”

    “您好,不好意思叨扰了。”步重华礼貌地放轻声音,向病床一执意:“您是张教授的……?”

    他之前听王九龄打听说张志兴开刀是他在津海工作的女儿女婿陪床,便以为这年轻人是张教授的女婿,谁料年轻人放下相框,轻轻地“噢”了声:“你来得不巧,师妹夫妇刚上班去了,老师吃了药才睡下。你是哪一级的师弟,方便的话留个卡片,回头我帮你转告可以吗?”

    步重华瞬间就明白过来,这一屋子鲜花果篮应该都是学生登门慰问送的,而年轻人是把自己也顺理成章当成来探病的公大学生之一了。33首发

    “不好意思让您误会了,我是刑院的,在津海公安局工作。”步重华礼节性与年轻人握了握手,说:“我姓步,之前跟张教授约定今天登门,是冒昧觍颜来请教些问题。不过显然来得不是时候了。”

    不知是错觉还是多心,步重华感觉年轻人在听到自己不是公大同门时表情淡了淡,接下来听到他是本地公安系统里的人,神情又有一点不易察觉的绷,再开口时那师出同门的隐约亲切感果然已经散了:“原来是本地的领导,失敬失敬。”

    步重华说:“当不起当不起,就是一普通办案的。请问您怎么称呼?”

    这只是最简单不过的问题,那年轻人却犹豫了下,虽然那仅仅只是瞬间的停顿:

    “免贵姓严,在西南工作,出差路过罢了。”

    ——姓严。

    步重华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心想:竟然跟严峫那家伙同姓。

    ·

    “现在你满意了?”吴雩嘶哑地问。

    ——我本来就不应该遇见你。

    “没事,”林炡示意吴雩上车,然后向步重华点点头:“我送他回去。”

    步重华开口就一哽,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见吴雩已经低头上了车,把头仰在后座靠背上,车窗外大街上的灯光勾勒出突兀的、弯折的咽喉线条。

    “……”

    “我盲目的信心跟林炡无关,跟任何人都无关,是因为我自己。那信心来源于我人生中没有你的那么多年。”吴雩自上而下盯着步重华的脸,一脚站在地上,一膝顶着座椅,这姿势让他肩背、窄腰、结实修长的大腿线条格外悍利而明显:“你只看到今天这一次,就觉得我需要你出手相救,那之前那么多年呢?这种生活我已经习惯了,你改变不了。你想把我从夹缝那边拉回来,但那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我本来就属于夹缝的另一边。”

    这简直是明知故问。

    “因为我明白堵不如疏的道理。你把一头猛兽囚禁在由各种规则、制度、文法条例构成的陌生社会框架里,这是不人道的,你得给它找个发泄的出口,一味控制和劝阻会导致矛盾最终爆发并且很难收拾——比方说像现在。”

    步重华像是被烧红了的刀子一下捅穿了肺,几乎要霍然起身,但紧接着被本能中强大到极点的冷静难住了,种种疑窦突然升了起来,像是给他兜头泼了盆冷水。

    “……多年不见,缘悭一面,……”

    一个朦胧不成形的、堪称荒唐的念头逐渐从步重华脑海中升起来,让他一向清醒的思维罕见地乱成一团。就在这片刻间,吴雩用力低头吸了口气,终于压制住所有情绪,起身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多年前发生过什么让他们彼此见过,但又没有真正见过一面?

    来不及是什么意思,来不及做什么还是来不及见到谁?

    这章开头有赠送400字

    下接本文内容

    步重华脱口而出:“你在胡说什……”

    “无论什么时候开始的都不重要,你只是不该说出来,你说出来就该结束了。”吴雩疲惫地笑了一声,慢慢站起来,摇摇晃晃地退后半步,向后指着车门:“出了那扇门,太阳明天照样升起,你还是那个完美、优秀、荣光耀眼的步重华,我怎么样跟你没多大关系。我们本来就不应该……我本来就不应该遇见你。”33首发

阅读破云2吞海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她一笑我就想造作[综]母仪天下七零娇气美人[穿书]你如烈酒配奶糖病态占有影帝总想跟我秀恩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