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第九十二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张根点头:“对,他既然有心想要上学,家里现在的情况也还可以,不是说供不起,他想去上学就让他去,不过他之前休学了一年,他现在这情况,能接着继续念初一吗?还是说要先再读一年五年级,然后再去念初中。” WWw.5Wx.ORG

    “我估计是可以的,我给他出了一些题,测试了一下,我明天去镇上问问看,你明天跟我一起去,他应该会先试试你的水平,到时候才能有一个准信。”

    张根:“这样,不知道要做什么准备。”

    苏茴到了那边,很快就步入正题。

    李满芬听到这里,问:“我记得保国他是自己带东西去那边解决的是吧?”

    苏茴嗯了一声:“是,他早上带了午饭过去,中午热一热就好了,柴火方面,每学期交一些就可以用。”

    李满芬连忙道:“这样的话,锦华到时候也自己带饭过去。”免得还要出粮票出粮食。

    眼看着他们都觉得没问题,苏茴这才点头,让他明天一起去镇上。

    “这样那就麻烦你了。”张根冲着李满芬点了点头,李满芬不是很情愿的伸手掏进兜里面,拿出一个小布包,仔仔细细的从那里面点出了5块钱,苏茴没有动。

    张根咳嗽了一声,这老婆子,怎么每次就这么扣扣缩缩?这是正经事,又不是让她给儿媳妇的,她至于这副儿媳妇要割她肉的表情吗?

    听到了张根的咳嗽声,李满芬这才又慢吞吞的从里面拿出了5块。

    苏茴这才接过了。

    看着李满芬难看的脸色,微微一笑:“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家里还有活。”

    李满芬不说话,一脸肉疼的捂着胸口。

    这还没上学就一口气花了十块,中学一学期二块五,初中两年,学费也就是十块,这是直接花了双倍的钱读初中?

    “能省则省。”看着苏茴要走了,憋出这几个字。

    现在为了节省时间就要花这么多,当初就不应该让孙子从学校回来的,这样现在这10块就能省下了。

    赵来娣也是一脸的心疼。

    十块,这就是她一个人半年多下地挣工分赚得钱了,家里一共就四个大人,能不心疼吗。

    她只能一再叮嘱儿子:“儿子啊,你可要好好学习。”不然怎么对得起付出的这些钱呢?总得读出个出息来。

    至于说能省则省。

    换成是她在苏茴这个位置上,能有钱省回来才怪。

    张锦华慎重点头。

    苏茴一回去,张安国立刻凑了过来。

    “妈妈,那边叫你什么事啊?”

    张定国也很好奇:“对啊,什么事,特意叫你过去。”

    大哥和二哥都下地去了,就他们兄弟两个在家,如果他们在家,一定也会问的。

    苏茴没有隐瞒:“你大堂哥想要去念初中,问我行不行,我明天带他去镇上问问情况,现在还没确定,你们先别在外面说。”

    什么?!

    张安国和张定国对视一眼。

    “他想要去读初中?他不是小学毕业就不想念了吗,他已经下了一年的地了,这么久不碰书的话,他那些知识不会全都忘了吗。”

    他们天天学习的,有些知识点久了不看都会忘,像这种,肯定早就忘光了。

    苏茴:“你们大堂哥还挺认真的,自己私底下复习了,还可以,以他这水平去上初中不会跟不上。”

    他自己看书!

    他们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不可思议。

    他们大堂哥可不是一个爱学习的人,他改性子了?受刺激了?

    “这也没什么,他本来就是半大的少年,之前没有什么想法,现在有想法了,而且他现在年纪也不算太大,还有时间读书,多学点知识总是好的。”

    张安国:“可是他要是去读书的话,就少了一个人挣工分,学费也不便宜,他们同意吗。”

    张安国这样说,张定国立刻就反驳了:“大伯和大伯娘就这一个儿子,他要去上学的话,他们肯定会同意的,也不缺他一个人下地干活。”

    苏茴点头:“他们都同意了。”

    “那这样子的话,那开学的时候,他不是要跟二哥做同学?”张定国眼睛稍稍瞪圆了,一开始的时候,大堂哥可是跟自己大哥一个年级的,现在都跟二哥一个年级了,说完这句话,他眼珠子一转:“妈妈,我和三哥真的不能跳级吗?要是跳级的话,我们兄弟三个就一个班了。”

    苏茴摇头:“不行,你们老老实实在在小学里面再待一年。”

    他们今年才9岁,年纪太小了,跳级跳的太频繁也不好,去到镇上很容易被孤立,还不如多在这里待一年。

    “你们是不是觉得自己什么都会什么都懂了,我之前给你们出道题你们做对了吗?”

    他们两个吐了吐舌头:“没有没有,我们现在立刻就去做!”

    随后看着苏茴忙碌,他们两个先把作业放下,欢快的跑了出去。

    作业可以待会再写,但现在这消息他们要迫不及待的告诉大哥他们了。

    他们兄弟两个就去了张保国和张卫国下地的地方找他们,把他们两个拉到了一旁去说悄悄话。

    “大哥,二哥,你们知道吗?跟你们说个消息,大堂哥他打算要重新回学校念书,明天妈妈就带他去镇上看看情况,要是可以的话就能定下来了!”张定国嘿嘿笑:“大哥,什么感觉?之前跟你是同年级的,还比你大,现在不管他能不能行,年级都会比你低。”

    张安国看着二哥:“他很有可能跟你做同班同学哦,惊喜吗?”

    惊喜,惊吓还差不多。

    张保国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他怎么突然起了这心思,之前没看出来啊。”

    张卫国也愕然:“他以前上学的时候不是能应付就应付,能凑合就凑合的吗?怎么现在还主动向学了?”

    张安国摇头:“不知道,不过妈妈说,这么一年他没有学习,知识点还在,因为他自己私底下偷偷看书了。”

    听了这话张保国真的意外了:“没有想到……”他沉默了一会儿,道:“他想上学就上学,多学点知识也好。”知道的越多,越知道自己的渺小,多学点也好,知道自己多渺小了,做事就会更加的仔细。

    这对他自己是有好处的事情,作为堂兄弟,感情是没有亲兄弟那么好,想起来上一次一起玩已经是很久的事了,但亲戚一场,希望大家都能更好。

    第二天,张锦华特意穿了自己最好的衣服,穿上了妈妈做的新鞋子,带上了几本书,纸和笔,跟着二婶出发了。

    跟着二婶走了半个小时到了镇上,跟着二婶熟门熟路的找了中学的校长。

    那是一个看上去很和气的人。

    他温声问了情况,就抽出了一套卷子给他。

    他在前面做题,二婶和那个校长在他后面,他偶尔听得到几句低声的谈话,但是声音太小了,他听不清,慢慢的,他的心神就全部放到了面前的题目里面,全神贯注,他能不能上初中,就要看这次的测试了。

    他不敢懈怠。

    他偷偷看了这么久的书,不能在这时候功亏一篑。

    他一做完,校长立刻就批改了,说这成绩还可以,让他们先回去,等他跟同事先商量,等明天再过来,没有给一个准话,不过脸上的笑容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一样的和气。

    直到离开了学校,他还有些恍恍惚惚:“二婶,就这样吗?”

    苏茴:“嗯,明天再过来看看情况就能知道怎么样了。”

    张锦华说不出自己的感觉:“……哦,这样啊。”

    他都没发现,二婶走关系了吗?

    还是以后私底下交流?

    话说起来,没想到,二婶还会认识校长。

    小学的校长听起来没什么,但是中学的校长!一听就感觉跟小学的校长不是一个层面的人。

    但是仔细想想也很正常。

    二婶今年拿到了高中毕业证,不跟这里的人打交道,当初就不会有继续进修的机会。

    不过二婶当初是怎么跟他们搭上线的?

    张锦华脑海里想着这些有的没得,沉默的走了一段路之后又跟苏茴确认:“二婶,我的成绩还可以是吧?”

    “他没有说什么,就是可以,你不用太紧张,明天就知道了。”

    这能不紧张吗?张锦华苦笑。

    这一天他都有些心不在焉。

    不仅是他,他家里其他人也是,忐忑的等待着一个结果。

    好不容易过完了这一天,还是他和二婶一起去的,见到了校长,他脸上的笑容还是跟昨天一样,不,仔细看看,更灿烂了一点点?

    “我们商量过了,以你的情况开学后可以直接入读初一年级,到时候按照日期前来报到交学费就可以了。”

    “真的!谢谢你,谢谢你……”张锦华有些语无伦次的道,谢。

    校长看着这个半大的少年,笑着安抚:“同学你不要这么紧张,你有一颗向学之心,我们很欣慰,少年,学习更多的知识,以后能更好的为我们国家的建设添砖加瓦,为我们国家的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心力……”

    得了校长好好的一番激励,张锦华听得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就投身国家建设,为祖国强盛添砖加瓦。

    苏茴在一旁听着,默默取经。

    这里有不少镇子里的热点,或许有机会用上……

    回去后,他激动的向家人宣布这个喜讯。

    张全到苏茴面前来,干巴巴的吐出几个字:“谢谢弟妹,这次麻烦你了。”

    赵来娣不想到她跟前来,或者说不太敢,就硬推了他过来。

    听到这可以了,张根和李满芬也为大孙子高兴,这去上学就去上学吧。

    随后李满芬想起了一件事儿,她看着老二媳妇:“这次花了多少钱?”

    “全部。”

    听到这话,李满芬脸上的欢喜都有些扭曲,一口气就全花了,这败家的儿媳妇,10块钱能买多少东西啊?

    这一口气就花出去了?!

    实际花销当然是不用这么多的,但是她去跑腿,还有人情,她拿点辛苦费也很正常啊。

    “对了,之前我听大嫂说她打算让凤华读完小学,到时候两个人一起上学,这开销有些大,以后大嫂就要更努力下地干活,好好下地挣工分了。”

    “看大嫂脸上的脸色不是很好,你不会出尔反尔了吧?这样可不好。”苏茴一挑眉:“大嫂,我之前可是听了很多人夸你疼爱女儿啊。”

    赵来娣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然后吞了回去,眼帘垂下来,硬邦邦、干瘪瘪的:“我不会说话不算话,说了让她读就让她读。”

    一听这话,张凤华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容光焕发:“谢谢妈!”

    看到她这笑容,赵来娣脸上的表情才好看了些。

    李满芬脸上的表情却更不好了:“凤华,你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做什么?你大哥去上学,家里的花销就更大了,还不如去下地多挣点工分补贴家里,再过几年你也差不多该找对象了,读书多对找对象又没什么用。”

    张凤华的眼睛里立刻盈满了泪珠:“奶奶,我想上学。”

    她又看向爷爷,声音带着哽咽:“爷爷,我想上学,我也想上学。”

    “好了好了。”张根敲断了老伴还要说的话:“说好了让她读就让她读,小学也不费几个钱,这几年行情也好了,又不是供不起。”

    张根说话了,事情那就是定下了,这才是苏茴要说那一句的源头,她还是挺喜欢张凤华这个小姑娘的。

    看着大孙女这高兴的模样,李满芬嘀咕了句:“败家,以后你可得好好干活,不干活就不准你去读了!”面对奶奶这种凶巴巴的威胁,张凤华头点的飞快:“奶奶,我不偷懒,你放心,我很勤快的!”

    ******

    张喜华闷闷不乐,张小华也闷闷不乐。

    大哥要重新去上学了,大姐也去上学,就她们两个没办法去上,这次大哥突然提出去上学,大姐都差点没有学上了,就因为大哥想要上学花销变大,收益变少,要是大姐不上学了就能贴补一些。

    要是大姐不上学的话,也没办法教她们了吧,虽然他们不是很懂为什么大姐这么热衷上学,但她们明白一件事,上学是一件好事,而现在这件好事大哥要去做,大姐差点没了机会,而她们两个是根本没有拥有过机会。

    她们想问为什么,但是根本不用问出口就知道原因,因为她们是女孩子,用奶奶和妈妈的话说,女孩子读那么多书也没用,到了年纪嫁人,生孩子,认再多的字又有什么用呢?

    但是如果没有用的话,大姐会这么热衷吗?

    还有二婶,她是她们知道的唯一一个不用下地的人,因为她是老师,她只要在教室里面站着给学生上课就好,不用给太阳晒,不用给雨淋,舒舒服服的,还能赢得大家的尊敬。

    为什么呢?因为她是老师,什么样的人能够做老师呢?

    知识丰富的人。

    由此可以推论,上学是件好事,因为上学才能学到知识,张小华还记得那时候保国堂哥说的,只要她努力的话,她也有可能让她写的文章上报纸,然后得到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认同和赞扬。

    自那之后,她更努力跟着大姐学习了,现在她自己看普通的报纸大意都能理解。

    但现在,她陷入了迷茫,她好像连努力的机会都没有,他们也从来对她没有过期待,她还要继续努力吗?

    ******

    在这个炙热的暑假,苏茴算着两个月的期限,去了一趟省城。

    是抽空去的,暑假一贯也是农忙的时节,农忙,全部人都要下地抢收,就怕天气突变毁了粮食,她也要下地。

    等收获完成之后,她才抽空去了一趟省城,跟沈家爷孙的二月之期到了。

    她是算着日子去的,另一头沈家的爷孙两个也在算着日子等他去。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那些药一开始吃了就有见效,觉得轻松些,双管齐下,越吃身体就感觉越轻松,前所未有的轻松,这药是真的有效的,再这么吃下去,他或许真的能够痊愈,把身体调养好,再多看过几年孙子!最好再看着重孙子出世!

    眼看着药越来越少,人还不来,他们就掐着时间算,要是断了,这效果会不会打了折扣?

    知道了药效,他们已经提前把东西准备好了。

    提前取了出来,放到预定的地方,只要他来了,立刻就能交易。

    这东西,相信那位神秘的同志会满意的。

    他们着急,苏茴倒是悠悠哉哉的。

    她先去了市里一趟,省城那边是新拓展的交际圈,市里面的这几个是她的“老客户”,时不时的去溜一圈,或许就能发现惊喜。

    真的是惊喜。苏茴也没有想到,她可以看见枪和军用匕首。

    这些东西一向都是管控很严的,几乎没有流落到市面上的机会,这遇见了,苏茴倒是花钱买了下来,子弹也不多,就三十多发,不过她买下来也不是说要用,要是她想要杀人的话,她有千百种不起眼又隐蔽的方法。

    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弥补曾经的那一份遗憾。

    在她还是21世纪和平时代的一名高中生的时候,对于枪这种东西只听说过,没有亲眼见过,更没有摸过,本来在高中军训的时候,她们是有摸枪的机会的,但是那一年正好举办国际会议,有关于枪的环节直接被取消了。

    现在看到了,买来研究了一下,就放在戒指空间里面当收藏品。

    对她来说收藏一把枪,跟收藏一块玉、金饰字画有什么区别吗?

    没有。

    苏茴也不想深究这枪是哪里来的,是不是真的军用品,还是说从别的地方走私过来的。

    若无其事的买下,继续。

    这一次虎哥提出加大需求量。

    他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提一次量,这说明他的摊子越铺越大了,这也说明,苏茴做的酱是真的受欢迎。

    这些酱虎哥早就不仅仅只是在这个市里面销售,他有自己的渠道,这渠道当然少不了在交通方面的人,出行在外吃什么不方便,有这酱,不知道拯救了多少人的舌头。

    而现在这些在交通系统上班的人,哪个都是大爷,这讨好了他们,送这个酱,就跟送到了他们心坎上一样,让他顺风顺水。

    看到苏茴,虎哥一直带着笑,套着近乎,希望下一次能够带给他更多的酱,拍着胸脯保证,无论苏茴有多少,他都吃得下,并且问他有没有意思想要拓展新品种。

    长盛不衰的还是那几个,但是那些新鲜的也很受欢迎。

    毫不客气的说,苏茴现在就是他的财神爷,对于财神爷,当然是要敬着的。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苏茴笑着应下:“这我也不敢打包票,不过我会尽力满足你的需求,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合作愉快。”

    他现在晓得这么和气,哪里看得出他私底下做了什么呢。

    他买了许多的材料,让大厨研究,想要自己掌握秘方,不过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没有什么进展,材料是那些材料,但是做出来的味道,连这些的一半都比不上,对于普通人来说味道也不差,材料在那里,但是对于那些舌头刁钻的人来说,根本就是天与地的差别。

    他做梦都想拿到方子,到时候就直接能把这生蛋的金母鸡抱到自己怀里了,试探也没有少过,却因为不知道底细,不敢过分,怕断了货源。

    苏茴对他的觊觎心知肚明,但是对这秘方还是有自信的,不怕他研究,他要是想做别的,她也不惧。

    出门在外,遇到魑魅魍魉的机会太多了,要是都因为心不纯,就断绝往来,那可能就没有几个可以来往的人了。

    不是什么原则问题,面上平和,符合彼此的利益。

    到了省城之后,苏茴没有直接去找沈家爷孙,而是先去找了她上次买消息的那个地方。

    她现在的脸又不一样,在市里是一张脸,买消息是另一张脸,去沈家又是一张脸。

    这三个不同的样貌有个共同点,那就是普通、男性。

    背上背着个随处可见的背篓,里面装着一坛酒,是的,一坛酒。

    这是她上次来买消息的时候答应给带的。

    她酿的酒有,不过不多,种类也很少,药酒除外,这个是用来治病的,另外的一个是果酒,一个是米酒,另外一个是杂粮酒。

    这些酒都是用来作为调味料使用的,她平时不怎么喝。

    能喝,但她不是很喜欢,作为调味的话倒是接受良好。

    不过这并不代表她酿的酒味道不好,既然他爱酒,她相信她的酒能让他满意,毕竟她这酒里面都是真材实料不说,还有稀释过的灵泉水。

    市面上的那些酒,口感比得上的不多。

    她这次拿出来的是一斤杂粮酒,没有打开盖子之前,没有什么味道,打开之后,有一股幽远的香味,喝到嘴里,直接就被征服了,仰头就是一阵吨吨吨。

    这个高高大大,一身北方剽悍爽快气息的汉子说了句:“爽快,好酒!好酒!”

    苏茴脸上带着些微笑意:“我也觉得我这是好酒。”

    汉子爽快:“行,看在这坛美酒的份上,说,你有什么想知道的,这省城的消息,不是我说,不能知道个十成,也能过半。”

    这话说的好似是在谦虚,实际上是在说明自己的实力。

    能够过半,那已经很了不起了,省城这么大,这么多人,鱼龙混杂。

    “这样,恰好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苏茴唇角勾了勾:“有了些许积蓄,一贯喜欢美玉,想要买一些回去,以后还能作为传家宝传下去,不知道有没有介绍?”

    “这个容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看你面前的人是谁?”他哈哈大笑:“我这里就有。”

    能当得起情报贩子的,哪个没有关系?兼职做点别的,实在太正常了。

    “你想要什么样的玉?”

    苏茴:“样式倒不是很在意,但是手感、品质一定要好,毕竟是打算作为传家宝传下去的,要是原石也可以。”

    “哈哈哈,既然是传家宝的话,那太差的肯定不行了。”

    他笑眯眯的招手,后面就有个人走了过来,虎声虎气:“大哥。”

    “你去我房间床头第二个格子把那个褐色盒子拿过来。”

    没多久,就拿了过来。

    “这个怎么样?”他打开盒子。

    “这个啊。”中上等。

    苏茴脸上露出些许可惜的神色来。

    她的神色对面看的清清楚楚,盖上盖子:“看来兄弟的眼光不错啊,你去把我的好东西拿过来,就在下面,红色盒子的。”他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了些,背比原来挺的更直了,这说明他进入了认真的状态。

    这块不是他这里最好的,但是也能排得上是前十了,要是没办法拿出一个让人满意的,那可就被人砸招牌了。

    这次里面的是一块玉牌,苏茴看到,这下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这个是上上,距离极品有距离,但比起其他的,已经很近了。

    “还有吗?”

    听到这话,对面的人眉毛不禁一抽。

    “兄弟,这有自然是有的,不过这好东西,价格也是摆在那里……”

    他的意思明显,然后他这里前五的好玉都被买走了。

    看着面前桌子上的黄金,汉子沉着一张脸,让人去打探消息。

    这人不知来历,似乎是从土里冒出来的,不知道他来自哪里,不知道他的目的,上一次他花了不小的价钱买了不少省城半公开的情报,现在眼睛眨也不眨的就把他这里的好玉一口气买光。

    不是个普通人。

    不知道会对省城有什么影响……

    ******

    离开这里之后,苏茴换回了沈家爷孙两个熟悉的那副憨厚汉子模样,把之前准备的另一个背篓拿出来,里面除了一些吃食之外,还有的就是票据,还有药了。

    这个药要不要拿出去,拿多少出去,就要看沈家两个能够给她什么好东西了。

    她去到的时候,爷孙两个都在。

    看到他终于来了,沈尘微心里松了口气,面上不动声色,但是年轻的沈承风就有些修炼不到家,他努力的做出一副沉稳的模样,但是眼睛里的亮光还是暴露了他现在的激动心情,很容易就被牵着鼻子走,处在下风。

    苏茴进去,把门虚掩上:“好久不见,两位别来无恙。”跟上次几乎没有什么差别的开头。

    他们也不在意这个。

    沈尘微脸上也有着见到好友的愉悦:“等同志好一段时间了,让我们好等。”苏茴点点头:“不知道沈老同志现在情况怎么样?那药效果应该还行吧,我看沈老同志现在的气色可比之前好了不少。”

    “确实很有疗效,对症下药,我之前还会失眠、多思、多梦,现在好了很多,这都是同志留下的药的效果,现在日子过得比之前有滋味了不少,这都多亏了同志。”

    沈承风:“多谢同志!”

    苏茴摆摆手:“我们只是交易,钱货两清后,道谢就不用了,这是你们应得的东西,要谢的话,应该谢你们自己,你们不交易的话,东西也不会到你们手上。”

    沈承风有些尴尬,沈尘微哈哈一笑:“不管怎么说,都要谢谢你,不知道多少人,拿着黄金也没办法治病。”

    “那现在不知道方不方便跟我们两个去一个地方,家里虽然有些偏僻,但是在有些人眼里太显眼了。”

    沈尘微知道眼前人的性子。

    直来直往,不喜欢迂回。

    苏茴点头:“明白,你们在前面带路。”她先离开,过了一会他们爷孙两个出门,还带着个篮子,看样子像是去野外摘野菜的。

    苏茴跟远远的跟在他们身后,又是到了城郊,又是到了树下,不过这次东西就不是树下石头底下埋着了,沈承风直接在周围某个地方用木锹挖泥,挖出了一个里里外外包了几层布的东西来。

    沈承风把布解开,露出里面的东西,一点泥土都没占到。

    沈尘微接过:“不知道这个东西同志觉得怎么样,值不值得换我的一条命?”

    苏茴看着面前的东西,越看越满意,这个比她在情报贩子那里买的都还要好,已经是极品了,第一块极品凡玉到手,不愧是有传承的家族啊,总有些好东西。

    这一个玉镇纸。

    “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我祖上曾经是做官的,有幸得到,就作为我们家的传家宝。”看着这块镇纸,沈尘微的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黯然。

    论品质,这是他手里最好的玉了。

    其他的,不是没有,但是拿不出来,动静太大了,凡是有其他的选择,他怎么都不会选择拿出这个镇纸。

    “好,一言为定,这是你们的了,药你们也不陌生,你们看看是不是之前的,另外还有一个瓶子的药液,这个你回去后每天早上倒一小勺,空腹吞服,可以调养你的身体,那我们这次两清。”

    沈承风接过。

    沈尘微:“自然是相信同志的,不过上次我听同志说,对于治理天生体弱多病的人也有药,不知?”

    苏茴脸上带了笑意:“这确实有,不过这个要对症下药,沈同志是我见过的,我知道什么药合适,没有见过乱开药,可能不仅没有疗效,还会出岔子。”

    听了这话沈尘微有些失望,但很快就振作了起来

    道理确实就是这样,他好好活着,活着把儿子接回来,到时候就能把儿子的病治好了。

    “不知道同志有多少把握。”

    “这方面我还是挺有自信的。”

    “那以后同志还会再来吗?”玉已经给他了。这样品质的东西,他短时间内都拿不出来第二样。

    苏茴:“如果还有生意做的话,自然会来,出去大生意,小生意其实我也做的……”

    这个炙热的暑假过去,到了开学的时候,张锦华和张卫国成为同班同学,在调座位的时候,因为他们身高不是差的很远,张卫国就坐在张锦华的前面,时时刻刻被后面的大堂哥注视着,这让张卫国实在有些压力。

    在确认他会念初一的时候,他就已经做了心理准备了,但是,事到临头的时候他才发现,心理准备还是不太充足。

    大堂哥比自己大哥还要大一岁,也就是说,他今年15了,而他今年11,这不能说15岁在这班里年纪太大,这年纪其实正常,是他的年纪小了,他在班里是最小的,不过因为他的个头,也没多少人会把他当做小屁孩来看待。

    而且他还挺受欢迎的。

    张卫国一直就是外向的性格,不至于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但他想要打成一片的时候,几乎没有失败过。

    他能说,在别人说的时候不会跟不上,相比起一直在村里没有见过世面的其他乡下人,他见过的世面或许比这些城里的人还要多。

    他可是去过市里,还去过省城的人!

    他不至于吹嘘这个,但是他们说到一些东西的时候,他不会说不上话来,还能说一些他们都不知道的东西,这一来二去,谁也不会把他忽略。

    就算他说自己家普通,他们都觉得不可能。

    不比张保国,他几乎不说家里的事情,大家对他的了解很少,他又没有深交的意思,所以没有交下什么朋友,张卫国他这样跟谁都能搭上话,很快大家就知道了他烈士儿子的身份,纷纷对他另眼相待,这时候大家最尊敬的不是穿着工装的工人,而是军人,保家卫国的军人。

    不停的问他一些他知道的事情,想要知道军人的生活,他们在听到他说他还有军装的时候,更羡慕了。

    这可是军装啊,不是买的那种假的军装,而是真正的军装改的,这太荣耀了!

    看着张卫国这样跟人打成一片,张锦华也想插进去,他这么受欢迎,结交了那么多镇上的朋友,自己也想,但是他们都不主动跟自己聊天,都跟他说话去了。

    说起二叔的事情,他插不上嘴,他对二叔其实也没有什么印象,毕竟时间过去了好几年,而在好几年之前,二叔也很少回来,就只记得二叔回来的时候,家里都十分的热闹,后来他牺牲了,二婶带着几个堂弟搬出去,当时奶奶还闹了一阵,他妈也说了不少的酸话,因为二叔他是有补贴的,就是那补贴,建起了张保国他们家现在这个房子。

    他不知道具体数目,但想来也少不了。

    “军装我也穿过,我二叔那时候也有给我爸,现在我身量长了,把袖子挽起来也能穿。”

    “你怎么也有,你跟他是什么关系呀?”

    张卫国笑着介绍:“他是我堂哥,我爸是他二叔,他爸是我大伯。”

    “哦,原来你们是堂兄弟呀,怪不得他也有军装啊,改天你们穿来看看啊,军装肯定很威风。”

    “对呀对呀。”

    于是等到不放心弟弟的张保国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被同学包围在中间,兴高采烈的弟弟,张锦华也在其中。

    看样子弟弟适应的还不错,大概听了一下,弟弟也没说什么不该说的,他就跟静悄悄来的时候一样,静悄悄的走了。

    要是能多交几个朋友,也好,不过他目前实在没有觉得哪个人值得真心相交,那样还不如维持着不咸不淡的表面良好关系。

    弟弟现在说的好,时间长了肯定也会发现更多,原先的朋友或许就会渐行渐远,他会注意着,有他在旁,总不会让他吃了大亏。

    张卫国没发现自己亲大哥来了又走了,倒是张锦华不经意的看到了张保国离开的背影。

    他看了眼说个不停的张卫国,眼神有些复杂。

    他是不放心他吧。

    不等他想更多,有人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你在想什么?叫你好几遍了。”

    张锦华:“刚刚走神了,你说什么?”

    “我说,你们在家里平时都做什么啊?我在家有时候无聊,都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电影好看,但是来来回回就那几部,都看腻了。”

    看腻了?

    张锦华只看过一次。

    至今想起来还十分向往,他不知道看腻了是什么滋味,他的心,就像是被一只看不见得大手揪住了一般,让人难受的几乎喘不过起来。

    他们不一样,他是城里人,爸妈都是工人,据说他爸爸还是个拿高薪资的老资历……

    作者有话要说:兴奋叉腰,今天不用四舍五入,朕宠~幸了万贵妃这个小`妖`精!

    继续走评论,另外,可以求白白的灌溉嘛?(营养液疯狂暗示中……......  ..     ,....

    【新网址,姐姐文学网变更成读文族,麻烦请重新收藏一下,每日更新,更多无错精彩的】

    张凤华去了二婶家,二婶就在家里面,有空,抬脚就出门了。

    走在路上, 沉默的走了一段路后,张凤华问二婶:“二婶,你觉得大哥去上学怎么样?”

    “这样啊。”她轻声喃喃,连苏茴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因为她说的很含糊,脸上的表情怔怔的,只有她自己知道含糊不清的音节说的是什么。

    苏茴:“我也不知道,到时候才清楚。”

    她转向兴奋的张锦华:“既然你决定要去了,有些话要说在前面,上初中可没有上小学那么轻松,小学上半天,中学下午也要上课,我们这里距离镇上的学校也有一段距离,走路大概要半个小时,来回一个小时,不比在村里上学方便,去到镇上中午那顿,每天回来吃的话会很赶,可以自己带饭,也可以提着粮食交给饭堂,或者是用粮票买。”

    苏茴看到了她眼里的惶恐不安。

    “我欣赏上进的人, 不管是你, 还是你大哥, 或者是其他人。”

    张锦华兴奋的表情微微收敛:“二婶,这些我都知道。”

    苏茴:“那好,这样,明天一早,你去我家等我。”

    “凤华,路是靠自己走的,不要轻易屈服。”

    张凤华不知道听懂了没有,接下来一路无话。

    苏茴笑了一笑:“爸妈是同意了是吗?”

    张锦华兴奋的看着二婶:“二婶,我该怎么做?”

    张根咳嗽了一声:“你先别急。”

    张凤华对男女之间的差异从未像今天这样了解的深刻, 但是她什么也不能说, 什么也不能做,哪怕她有些惶恐, 惶恐为了减少家里的学费,会不会让妈之前说好的同意让她去念完小学的打算就这么取消。

    她怕自己问了, 迎接她的,就是这么一个自己不想接受的结果,只能抱着鸵鸟的心理,能躲一时是一时。

    张凤华又沉默了一会儿, 看着前方的路:“……大哥说要去上学, 爸爸妈妈, 还有爷爷奶奶,全部都同意了,是不是很快他就要去念初一了?”

    “或许吧,他想上进, 你爸妈他们也同意,学校方面没意见的话,就是了。”

阅读从修士到寡妇[七十年代]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万界后宫系统她一笑我就想造作[综]母仪天下七零娇气美人[穿书]你如烈酒配奶糖病态占有影帝总想跟我秀恩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