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秘密谈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强大的安保体系和科技应用使这里可以称得上是中京甚至整个中北最为安全的地方了。

    为了确保卫生安全,整个大楼实现了主动换气,将各个入风口全部封死,在大楼的地下建立了一个巨大的氧气循环系统,通过人工制氧实现大楼内的氧气供应。

    除此之外,饮用水也是取自地下深层水源,经过高密度过滤蒸馏后供应大楼整体使用。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电梯厚重的金属大门重新打开,在正对着电梯门的走廊上挂着6F的荧光牌子。

    不夸张的说,哪怕整个中环聚落,包括高层院停电了,科学院也不会停电,甚至如果有需要的话,它甚至还可以依靠它地下的发电机组将电力回馈给高层院等主要建筑。

    整个科学院大楼就如同一个坚实堡垒一样矗立在距离高层院两个街区的西侧。

    林骁迈步走出电梯,往右一拐顺着走廊往前走了一段停在了611办公室那扇厚重的防盗门前。

    隐约间,屋里谈话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再重申一句,‘至高螺旋’绝对不能有半点差错,你们的疫苗真的能够替代科学院的吗。” WWw.5Wx.ORG

    这个声音很明显是黄雀的,林骁一下就听了出来,看起来应该是在和某人商量要事。

    黄雀刚刚升任为中北行动组组长,身上的事的确非常多,不过黄雀这句话却引起了林骁的主意。

    替代科学院?

    关于‘至高螺旋’计划,林骁倒是知道一些,可以说整个科学院存在就是为了这个所谓的‘至高螺旋’计划服务的。

    但是黄雀刚才却说‘替代科学院’?

    林骁不禁心中一怔。

    中京科学院是什么地方,那是国家最高科研机构,是绝对不可能会被任何机构所代替的,因为它不单单是一个科研机构,从政治层面上讲,中京科学院还代表着国家的科技独立和主权,替代中京科学院无异于痴人说梦。

    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想到这,林骁侧了侧身子,伸长脖子附耳倾听。

    随着黄雀说完,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黄组长,我这人说话直,您别介意,能不能替代不是我说的算的,也不是您说了算的。”

    林骁皱了皱眉。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了,在黄雀和这个神秘男人的上面,还参与了更大的权利。

    上面还有人?

    林骁心中疑惑,虽然他现在只听到这两句话,但他知道黄雀办公室的这场密谈绝对非同小可。

    事实上以黄雀国家特殊行动小组中北区正组长的身份来说,他已经完全能够算得上是国家权力核心了,但是听那个神秘男人话中的意思,似乎他和黄雀都只是行动者,而非指挥者。

    如此说来的话。

    能够指挥黄雀的,只有高层五大常驻。

    林骁心思急转,突然间,他惊出一身冷汗——

    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首先,高层目前的局势是以正国魏老为首的‘拥螺旋派’和以欧阳为首的副国‘反螺旋派’的纷争,所以黄雀和这个神秘男人必定是服务于两派其中之一。

    然而作为科学院领军人物的魏凝雨博士是和魏老有着血缘关系的,这也是之前那个酒吧卖情报的灰卫衣说的,林骁暗自猜测说不定魏博士就是魏老的女儿。

    那么于情于理,魏老都不可能私下安排一个突然冒出来的什么古怪机构去替代科学院这个国立最高研究机构的成果。

    哪怕退一万步说,这个机构的成果的确超越了目前科学院的研究,魏老再不济,也会让这个机构破格加入科学院,成为国家的人再进行研究,但如果是这样,神秘男人的这个成果顶多能算上‘替代魏博士’的研究,至于说替代整个科学院的研究,显然就无从谈起了。

    林骁意识到自己恐怕犯了一个惯性思维的错误——由于孙立很明显是魏老的人,他下意识也认为替补孙立的黄雀也应该是魏老的人。

    但是通过自己听到的谈话和手中掌握的信息,林骁觉得自己可能从一开始就错了,黄雀很有可能不是魏老的人。

    正想着,屋里的神秘男人又说话了,言语虽然恭敬,但是隐约带着一丝轻视:“黄组长就只管保证月底的事就好了,科研的事,还是我们来吧。”

    听到这句话,林骁的心跳猛地漏了一拍,如同被雷击一般险些坐在地上。

    很显然,‘月底的事’只有一个——魏老远赴瑞士参加联合国大会。

    黄雀在月底居然也会有动作!

    紧接着,就听屋里的男人继续说道:“到时候黄组长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欧阳女士到时候自然会安排好里面的事情。”

    欧阳女士。

    林骁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果然,黄雀是欧阳的人。

    林骁心惊胆战,不由得头皮发麻。

    就在刚刚如果自己贸然敲门进去,很可能会被黄雀认为自己已经窃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到时候有没有窃听国家机密的罪名就不是自己能说了算的了,能做到黄雀这个位置上的哪一个不是面善心黑,况且在这个档口,为了保住秘密就地枪决了自己也并非不可能。

    林晓很清楚黄雀有多强,他如果铁了心想杀自己,恐怕自己很难抗衡。

    想到这,林晓不禁一阵后怕。

    然而更令他觉得恐惧和震惊的,是欧阳联合黄雀的这场哗变阴谋。

    一直以来,副国欧阳都是极力反对‘至高螺旋’计划的,她表面功夫做的太好了,蒙蔽了包括林骁在内的所有人,任何人都想不到一直服务于‘至高螺旋’研究的黄雀居然与欧阳暗通曲直。

    这时候的林骁才反应过来一个问题——高层暗地里流传的魏老是‘拥螺旋派’其实毫无依据,‘拥螺旋派’的名号完全是因为欧阳与之政治团体相悖,人们才擅自将这项关键计划分为了两派按在了两大政治团体身上。

    ‘反螺旋派’的欧阳表面功夫已然做足,让人不得不将与之相对的魏老想象成‘拥螺旋派’。

    但是回过头仔细想想,魏老实际上并没有做出任何‘拥螺旋’的举动,恰恰相反,在大会上,魏老甚至还动用了一票否决拒绝了‘至高螺旋’计划的临床应用。

    人们都搞反了。

    魏老才是真正的‘反螺旋派’,而欧阳才是一个实打实的‘拥螺旋派’。

    欧阳刻意制造了这种政治对立,表面上洗清了自己与‘至高螺旋’计划的关系,并且暗示‘至高螺旋’最大的拥护者是魏老,而这种政治厮杀又不能摆在台面上来说,并且碍于正国身份,所以魏老也只能哑巴吃黄连。

    欧阳明修栈道,一切的政治表演背后其实都是为了埋下了黄雀这条暗线。

    林骁暗自思忖,可怕的是这计暗度陈仓不仅骗过了局外的人,甚至有可能连魏老都骗过了,黄雀表现的就像是一个不知道魏老苦衷,被欧阳设局蒙蔽的局外人一样,轰轰烈烈地支持着‘拥螺旋派’的魏老,一直尽心尽力协助保护着魏凝雨团队的研究。

    这样做的结果就黄雀制造了一个‘继承孙立衣钵,继续忠于魏老’的假象。

    想到这,林晓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整个大局中还套着一个个小局,欧阳步步为营,明里暗里环环相扣,让人暗自心惊的同时不由得佩服欧阳的权谋。

    叮铃铃——

    突然间,一声刺耳的手机铃声在走廊中响了起来,如同一并刀锋划破了宁静的空气。

    干了!

    林骁被吓了一大跳,手忙脚乱慌忙从口袋中拿出电话按灭了来电,将手机调成了完全静音,与此同时脚下没停,跟兔子一样猛地蹿向了不远处的卫生间。

    就在林骁刚刚转进卫生间的时候,611的门也同时打开了。

    只见一个身穿咖啡色西装的矮胖男人率先走出了门口,左右看了看了。

    “我就先走了,”矮胖男人转回身朝着门内的黄雀点了点头。

    黄雀没说话,只是朝着矮胖男人挥了挥手,示意自己不送了,接着,便关上了大门。

    躲在卫生间小隔间里的林骁此时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了,心嘭嘭乱跳,暗自责骂自己大意,居然忘了关手机的声音。

    就在此时,只听‘吱扭’一声,卫生间的门被推开了,接着一阵皮鞋的响动从卫生间门口响了起来。

    咚——咚——咚——

    林骁坐在马桶上将脚收了起来蹬在墙上,右手死死拉住隔间的板门,同时左手将手机打开摄像功能,打开广角模式,将摄像头贴在了板门上方靠近折页一个极为隐蔽的小角上,通过手机屏幕窥探着来人。

    只见一个穿着者咖啡色西服的男人走了进来,脸上挂着一幅黑框眼镜,看样子有四十多岁的样子。

    这人走进来径直往小便池的方向走了过去,将手中的半透明格子档案袋戳在小便池上面,解开裤子方便起来。

    断断续续的水声过后,只见矮胖男人抖了抖,接着系上了裤子走到洗手台边上洗了个手,又重新将旁边小便池上面的档案袋拿起来夹在腋下。

    解决完之后,这人往门口走去,却在临进门口的地方稍稍停了一下,接着,转过身将身子转向了林骁所在的隔间——

    然而就在这个神秘男人转过来的一瞬间,林骁惊恐地看到矮胖男人的视线的眼睛似乎就在盯着板门这边的手机摄像头。

    ‘完蛋’林骁心中一震‘被发现了?’

    一时间,整个卫生间里没了声音,林骁和这个神秘男人仅隔着一扇不足两公分厚的板门,借着一部手机对视着。

    林骁屏住了呼吸,极力克制着不要让自己发抖。

    林骁从未觉得时间如此漫长过。

    过了有五秒,只见这个人揉了揉肚子,似乎刚才是在考虑要不要上个大号。

    接着,他似乎放弃了这个想法,转身走出了卫生间的大门。

    呼——

    随着卫生间的大门嘭地一声重新关上,林骁不禁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心中的后怕一阵接一阵地涌上心头,他这才发觉自己的后背上的贴身衣服居然都湿了。

    虽然心中的恐惧还有些难以平复,但林骁却并没有就此止步,事到如今局势扑朔迷离,林骁虽然通过刚才黄雀的对话大致有了一个自己的判断,但是却缺乏关键性证据。

    他很清楚自己必须先要先知道这个所谓的‘至高螺旋’计划的全部细节,才能做出下一步的判断。

    而知道‘至高螺旋’所有计划细节,甚至包括药理研究和试剂性状的人就恰恰近在眼前——距离办公楼一廊之隔的研究院领头羊。

    ‘至高螺旋’计划的发起者——魏凝雨。

    各个守备都不是傻子,看得出来黄雀对于林骁很是重视,况且今天林骁回来明显是带着像回来的,显得很是着急,便也没有阻拦,只是简单地过了一下安检便让林骁进去了。

    绕过前排消毒通廊,走上楼梯穿过冗长的悬空廊桥,林晓直接进入到二号楼。

    电梯静默地缓缓上行,林骁掏出了手机看了看——茉莉没有来消息。

    整个工程全部由军队工程建设,达到了国家超一线建筑规格,不管是布管还是排线都严格按照设计蓝图进行布置,管线的误差甚至小于0.2mm。而这样做的好处就是能够最大程度减少维修难度。

    除了空气水源,整个大楼的电力也全都是由一根单独供应线供应的,这根线甚至与高层院分割开来,被列为第一供应序列。

    这里本来是科学院的办公楼,但是现在因为中北行动小组进驻,这里便临时变成了中北行动组的办公楼。

    本来四大行动组本来的任务是协助当地驻军,营救被困群众,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援救难度与日俱增,各个行动组便将执行诸如保护重要资料,守备重要人物,协助科技研究等特殊任务列为了首要任务目标。

    他稳了稳心神,举手刚要敲门,却听见门内似乎有人在说话。

    一般情况下,有人在黄雀办公室的情况下林骁都会等一会,虽然这次有紧要情报在身,但是到都到了,林骁倒也不急于这一时,于是便靠着墙依在了门口。

    看起来这个小妮子也想不出来什么好办法了。

    叮。

    想要进入到诸如研究中心和黄雀办公楼这种要地,首先必须有中北行动小组特制的‘科学院通行证’,其次还要经过由医生和士兵组成的三道固定大卡和七道流动卡的检查,并且要确保来者不携带任何严重病菌才能够进入这些关键地方,但是进入到办公楼内其实就比较轻松了,仅有的两队值岗人员也长期在办公室不常走动。

    整个楼道里鸦雀无声,甚至一个巡逻的士兵都没有。

    为了最大限度地避免军事行动给科研带来的干扰和压力,整个科学院实行了‘外紧内松’的管理办法。

    林骁一路风驰电掣,开进了科学院。

    由于黄雀时不时就会带林骁出来逛逛,林骁基本也都和各个管卡的守备混了个脸熟。

    目前中北行动组的首要目标就是保护科学院,协助魏博士进行C-10真菌研究。

    林骁乘上电梯,按亮了六楼。

阅读末世致命进化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我,RNG最强上单!超级王者荣耀网游镇魂之神级天赋我带着玩家军团收复地球提前登陆:领主时代极品飞仙网游:我有超神级血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