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一章 斗智斗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传令前将军、汉忠将军,主公敌军左军!” WWw.5Wx.ORG

    “喏!”

    刘秀一口气,将己方的进攻做出相应部署。

    对敌军的阵营和分部做出基本判断后,刘秀叫来传令兵,说道:“传令大司马、捕虏将军,主攻敌军中军!”

    所以,吴汉的凶猛彪悍比较克制庞萌的细致多变。

    苏茂是传统将领,排兵布阵,都犹如教科书一般,有板有眼。

    而盖延作战,通常不按常理出牌,而且苏茂以前是盖延的部下,对苏茂,盖延也相对比较了解。

    刘秀刚把命令传达下去,就听对面传来悠长的号角声,紧接着,咚咚咚的擂鼓声响起。

    再看敌军阵营,已开始全面向前推进。

    见状,刘秀嘴角勾了勾,看来这二十多天未能攻破桃城城防,当真是把庞萌、苏茂、佼强给逼急了,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与己方正面一战。

    他转头看眼身边的溪澈影,问道:“澈影对此战怎么看?”

    溪澈影先是摇了摇头,对于此战,她没什么独到见解,唯一能看出来的是,己方的兵力要比敌人多。

    她再怎么聪慧,毕竟不是军中将领出身,以前也没经历过如此大规模的两军对阵,让她判断两军的强弱、输赢,她无从下手。

    不过当她看到刘秀笑吟吟的样子时,心里顿时有了底,语气笃定地说道:“陛下,臣妾以为,此战我军必胜!”

    刘秀眨眨眼睛,哈哈大笑,抚掌说道:“说得好!我军必胜!”

    说着话,他侧头说道:“龙渊,传令击鼓!”

    随着刘秀一声令下,鼓手们纷纷抡起巨大的鼓槌,使出浑身的力气,抡起鼓槌,击打鼓面。

    咚!擂鼓声一起,汉军阵营当中战马嘶鸣声连成一片,就连刘秀、溪澈影胯下的战马,也开始不安分的在原地蹬蹄跺脚,鼻孔里一个劲的打鸣。

    判断马儿是不是一匹久经沙场的战马,只要让它听鼓声就好。

    但凡是久经沙场的战马,只要一听到鼓声,会自然而然地兴奋起来,会跃跃欲试,随时准备冲锋。

    所以战场上的擂鼓声一起,战马咴咴的叫声通常都是此起彼伏。

    擂鼓进军,鸣金收兵,这是千百年来的一直没变过的军事术语。

    随着鼓声一起,汉军阵营也开始向前推进。

    哗啦!轰隆!哗啦!轰隆!方阵在向前推进的时候,伴随着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以及甲胄的摩擦声。

    地面的尘土飞扬起来,越卷越高,遥望对面,如同刮来一大面的飓风。

    倘若是刚刚上战场的新兵,面对这种阵势,恐怕还没和敌人接触,自己的腿就先吓软了。

    即便没有直接参战,即便是在远离主战场的中军,溪澈影还是紧张地握紧缰绳,身子微微前倾,目不转睛盯着前方移动的阵营。

    刘秀柔声宽慰道:“澈影不用紧张,此战,敌军必败,而我军必胜!”

    溪澈影吁了口气,向前倾的身子慢慢坐直,她玉面一红,小声说道:“臣妾让陛下见笑了吧?”

    刘秀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道:“我刚上战场的时候,比澈影要紧张得多!”

    而且他当时骑的还是一头牛。

    听闻刘秀的话,溪澈影的心情松缓了不少。

    她正sè说道:“等会,臣妾也要上阵杀敌!”

    刘秀乐了,点点头,赞了一声:“好!”

    他倒是不是同意溪澈影上阵杀敌,而是单纯的欣赏她不畏惧强敌的勇气。

    很快,双方的前军已相距不足百步远,这时候,双方阵营里的弓箭手纷纷捻弓搭箭,将箭头对阵半空,而后运足全力,把箭矢狠狠射向空中。

    嗡!嗡!双方的箭阵几乎同时腾空,于空中画出两道长长的弧线,交叉而过,呼啸着砸入对方阵营里。

    “起盾——”各阵列的将官们卯足劲,扯着脖子大吼。

    兵卒们纷纷高举起手中的木盾,于本方阵营的头顶上,组成一面巨大的盾阵。

    砸落下来的箭阵落在盾阵上,噼啪作响,时不时有箭矢顺着盾阵之间的缝隙穿透进去,钉在人们的身上,惨叫之声于双方阵营里此起彼伏。

    双方都是在射出箭阵的同时,又举盾抵御对方的箭阵,两边推进速度非但没有减缓,反而变得更快。

    终于,两军的前排兵卒接触到了一起,轰隆隆,盾牌与盾牌的碰撞声顿是连成一片。

    双方的前排兵卒,皆是一手持盾,死死抵住对面的敌人,另只手持剑,死命的向前刺。

    后面的兵卒双手持长戟,也是死命的刺向敌军。

    在双方兵卒死死顶在一起、没有任何周旋空间的情况下,无论是长矛还是长戟,只要刺到对方的人群里,就一定能杀伤到敌军。

    两军之间爆出的喊杀声、惨叫声,顷刻之间响成了一片。

    没有人后退,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是一个心思,就是向前冲,向前挤压,只要冲散了对面的敌人,自己才有机会活着走下战场。

    战斗刚刚开始,还看不出来谁占优势,谁处于劣势,双方的前排兵卒,已不是一个接一个的倒地,而是一排接着一排的倒地。

    前面的兄弟倒下,后面的同袍向前补位,再倒下,再补位,如此反复,两军之间的这一条中心线,就如同一台巨大的绞肉机,把挤压过来的所有人都撕扯个粉碎。

    很快,两军之间的尸体便已是叠叠罗罗,越累越高,但没人后退,所有人都在卯足全力的向前推进。

    吴汉、马武这边,与庞萌军打得势均力敌,盖延、王霸和王梁、王常,对阵苏茂和佼强,渐渐显露出优势。

    之所以会这样,是由于梯形阵的特点决定的。

    苏茂、佼强的部队,都是前面兵少,而后面的兵多,前方的少量兵卒,根本抵挡不住盖延和王梁二部的全力猛攻。

    随着苏茂部和佼强部被逼得节节后退,庞萌联军阵营逐渐变成凸字形。

    汉军这边的阵型,则变成了凹字形。

    见状,溪澈影面露喜sè,转头对刘秀兴奋地说道:“陛下,盖将军和王将军大优!”

    刘秀的脸上没有欣喜之sè,反而在皱眉,喃喃说道:“巨卿和君严的推进太突前了!”

    他抬了抬手,龙渊立刻催马上前,说道:“陛下!”

    “立刻派人知会盖延、王梁,不可中诱敌之计,与我军本部脱节!”

    刘秀原本还有些奇怪,庞萌为何会摆出个梯形阵,现在来看,庞萌可不是随意摆出此阵的。

    他故意把苏茂、佼强的弱兵摆在前面,强军放在后面,如此一来,进攻他二部的两支军队,会因为迅速推进,而与本部逐渐断开,如此一来,便给了庞萌军逐个击破的机会。

    坐镇中军的刘秀看得还是很清楚的,发觉不对,第一时间派人给盖延、王梁传去口信。

    在得到刘秀的提醒后,盖延和王梁二部的推进立刻停止了下来,对于前方节节溃败的敌军不再盲目追击,而是等拖后的吴汉部跟上来。

    庞萌这边都已经准备好了,正琢磨着是先集中兵力击盖延,还是集中兵力击王梁,结果盖延和王梁双双停止冒进,这让庞萌事先安排好的计划一下子化为乌有。

    看到盖延、王梁二部一同停止推进,庞萌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他喃喃说道:“是刘秀!一定是刘秀看破了我的战术!”

    在庞萌身旁的苏茂和佼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问道:“东平王,现在当如何?”

    庞萌叹了口气,苦笑道:“刘秀用兵,神鬼莫测,想让他上当,难如登天!”

    稍顿,他深吸口气,正sè说道:“苏将军、佼将军,现在你二人可以率部全力反击了,与盖延、王梁二贼,做正面交锋,决一死战!”

    苏茂和佼强没有二话,向庞萌拱了拱手,去往各自的本部。

    随着苏茂和佼强的到来,苏茂军和佼强军同时对汉军发起了反击。

    正打得顺风顺水的汉军,没想到敌人会展开如此凶狠的反扑,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盖延军和王梁军被迫后撤。

    一番交锋下来,双方的战损都是不计其数,结果场上的战斗又回到了原点。

    汉军将士久经沙场,可庞萌军、苏茂军、佼强军,又何尝不是如此?

    就战斗经验而言,双方几乎没有差别,就临阵指挥和战场谋略而言,庞萌也不见得比吴汉、盖延、王梁这些名将差多少。

    刘秀是有带着夫人出征的习惯,不过在双军阵前的战场上,刘秀是从不让自己夫人上阵的,通常都会把夫人留在大营里,这次,他肯带着溪澈影参战,也是开了先河。

    当然,刘秀之所以敢带着溪澈影上阵,主要也是因为溪澈影具备一身不俗的本领,真动起手来,七八个壮汉也到不了她的近前。

    刘秀一眼便能辨认出来,这是庞萌军。

    庞萌作战,比较细致,特别讲究各阵列的配合和变化。

    而吴汉作战极为凶猛,不管敌军阵型怎么变化,我就是要以凶狠异常的攻势把你打崩、压碎。

    举目望向对面,庞萌联军的阵型是前面窄,后面宽,这是典型的梯形阵。

    汉军这边摆出的是规规矩矩的矩形阵。

    佼强冲动易怒,性情暴躁,沉不住气,打起仗来,也和他人一样,大开大合,不讲究太多的战法,用作战严谨,心细如丝的王梁,正好可以克制佼强。

    别看刘秀的部署很快,但他下的每一道命令,都有经过深思熟虑,既考虑到己方将领的特点,也有考虑到敌方将领的特点。

    联军的左军阵型,比较粗犷,就是一块大方阵,也看不出来具体细分成几块,刘秀估计,这应该是佼强军。

    联军右军的阵型,中规中矩,十分的正统,这应该是苏茂军。

    “喏!”

    “喏!”

    “传令虎牙大将军、讨虏将军,主攻敌军右军!”

    汉军,中军。

    刘秀骑在马上,他的身边还有一位,正是一身戎装的溪澈影。

    矩形阵对阵梯形阵,也不存在阵法相克的原理,双方只能单纯的比拼战力。

    刘秀眯缝起眼睛,仔细观望,庞萌联军的中军阵型,看似比较松散,一块一块的小方阵,如同鱼鳞一般。

阅读汉天子最新章节 请关注舞文小说网(www.5wx.org)



随机推荐: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为了女儿,我说不定连魔王都能干掉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快穿初恋之男神撩不停总裁老公,请深爱!误惹冷boss:总裁请自重盾之勇者成名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